..:.:.:: 阿 梅 日 報 - January 2004 ::.:.:..
資 料 來 源 : 明 報
13/01/2004 | 巨 星 為 阿 梅 愁 眉 逾 600 親 朋 送 別 一 代 天 后 :.::.:..
梅 艷 芳 這 一 生 , 身 邊 都 未 缺 少 過 朋 友 , 她 怕 寂 寞 、 故 愛 熱 鬧 , 更 需 要 別 人 扶 持 , 亦 都 因 為 她 一 向 對 朋 友 有 義 氣 , 所 以 她 不 論 人 生 在 高 低 潮 期 , 總 有 朋 友 在 左 右 。 她 患 重 病 , 朋 友 在 其 背 後 打 氣 。 病 逝 當 日 , 亦 由 一 班 好 友 代 表 向 外 宣 布 。 而 當 她 向 大 家 告 別 的 今 天 , 同 樣 她 生 前 的 圈 外 、 圈 內 好 朋 友 、 合 作 伙 伴 、 電 台 及 電 視 台 高 層 代 表 等 , 超 過 600 位 親 朋 一 起 送 別 她 , 尤 其 是 很 多 鮮 有 露 面 的 巨 星 閨 中 密 友 , 都 為 了 她 而 來 , 相 信 阿 梅 若 泉 下 有 知 , 定 會 對 這 個 高 朋 滿 座 的 送 別 禮 感 到 開 心 。

繼 前 晚 已 有 過 百 位 朋 友 到 場 致 祭 , 昨 日 到 場 悼 念 阿 梅 的 朋 友 可 說 是 星 光 雲 集 , 從 早 上 8 時 開 始 已 陸 續 到 殯 儀 館 。 阿 梅 生 前 為 人 豪 氣 如 男 兒 , 所 以 她 的 紅 顏 知 己 也 真 的 不 少 , 即 使 許 多 都 可 能 在 電 影 上 未 有 合 作 過 , 但 卻 惺 惺 相 惜 , 私 底 下 是 好 朋 友 的 , 如 林 青 霞 , 昨 日 與 髮 型 師 Kim Robinson 一 起 往 追 悼 這 位 好 友 , 同 時 還 有 陳 寶 珠 與 張 艾 嘉 , 兩 人 與 阿 梅 關 係 同 樣 是 互 相 欣 賞 的 朋 友 。

鍾 楚 紅 張 曼 玉 結 伴 到 場

而 生 前 和 阿 梅 合 作 過 電 影 《 一 妻 兩 夫 》 的 鍾 楚 紅 , 亦 偕 同 張 曼 玉 與 鍾 鎮 濤 一 起 到 場 , 久 未 露 面 的 陳 玉 蓮 亦 為 故 友 而 來 , 關 之 琳 、 葉 蒨 文 都 獨 自 前 來 拜 祭 , 據 沙 麗 表 示 , 因 為 阿 Lam 去 了 羅 馬 , 日 前 已 到 過 殯 儀 館 拜 阿 梅 。

曾 與 阿 梅 組 成 過 「 九 龍 女 」 的 曾 華 倩 , 因 陳 百 強 而 成 好 友 的 何 超 瓊 , 也 強 忍 哀 傷 之 情 ﹔ 近 年 與 阿 梅 常 深 宵 夜 話 的 鄭 秀 文 , 沉 默 中 難 掩 傷 感 , 至 於 作 為 後 輩 的 張 芝 、 陳 慧 琳 亦 向 「 一 代 天 后 」 作 最 後 致 敬 , 而 張 柏 芝 入 靈 堂 前 被 記 者 問 及 她 最 欣 賞 阿 梅 哪 方 面 ﹖ 她 深 情 的 說 ﹕ 「 阿 梅 的 勇 敢 、 她 的 善 心 , 她 對 社 會 的 付 出 , 甚 至 她 所 有 的 一 切 一 切 ........ 」

羅 美 薇 淚 水 失 控 送 契 姊

梅 艷 芳 活 到 人 生 終 站 , 最 遺 憾 的 仍 是 沒 有 一 個 伴 , 所 以 她 生 前 不 時 提 醒 身 邊 朋 友 要 「 抱 緊 眼 前 人 」 , 而 她 的 一 班 好 朋 友 也 秉 承 了 阿 梅 的 格 言 , 偕 同 另 一 半 出 席 她 的 舉 殯 儀 式 。

羅 美 薇 自 息 影 後 一 直 過 著 低 調 生 活 , 令 傳 媒 難 以 拍 難 得 與 丈 夫 學 友 一 起 的 情 景 , 過 往 即 使 她 前 往 探 阿 梅 時 亦 一 定 是 走 後 門 或 特 別 通 道 ﹔ 但 昨 天 為 了 送 誼 姐 最 後 一 程 , 堅 持 過 低 調 生 活 的 May May 也 站 出 來 送 誼 姐 最 後 一 程 , 雖 說 要 開 心 地 送 阿 梅 上 路 , 但 到 誼 姐 火 葬 的 最 後 一 刻 , May May 的 淚 水 終 控 制 不 住 流 了 下 來 , 已 淚 流 滿 臉 的 學 友 既 要 安 慰 妻 子 , 還 要 照 顧 身 邊 的 哭 得 近 乎 虛 脫 的 蘇 小 姐 , 他 心 情 如 何 的 難 受 , 實 在 不 言 已 喻 。

吳 君 如 拖 陳 可 辛 送 好 友

本 曾 是 好 友 但 因 拍 戲 問 題 , 引 致 與 阿 梅 留 下 心 結 的 吳 君 如 , 昨 與 陳 可 辛 也 是 拖 手 進 入 靈 堂 。 君 如 前 日 為 有 線 任 主 持 阿 梅 的 公 祭 儀 式 時 , 淚 流 滿 臉 泣 訴 對 阿 梅 的 記 憶 , 不 過 昨 日 她 心 情 已 稍 為 平 復 , 昔 日 留 下 未 解 的 心 結 , 隨 阿 梅 走 到 人 生 最 後 終 站 亦 只 好 告 一 段 落 。

偉 仔 惜 取 眼 前 嘉 玲

另 一 對 經 歷 了 不 少 風 雨 的 梁 朝 偉 與 劉 嘉 玲 亦 是 聯 袂 出 席 , 猶 記 當 嘉 玲 有 事 時 阿 梅 即 站 出 來 作 出 支 持 , 所 以 這 對 情 侶 也 手 拖 手 聯 袂 到 殯 儀 館 送 阿 梅 。 他 倆 感 情 之 穩 固 , 足 以 表 達 到 「 抱 緊 眼 前 人 」 這 句 話 , 縱 使 靈 堂 上 有 緋 聞 女 主 角 的 張 曼 玉 , 不 過 梁 朝 偉 對 劉 嘉 玲 的 專 注 照 顧 , 已 知 他 的 確 做 到 惜 取 眼 前 人 。

昨 日 一 起 到 靈 堂 的 現 任 或 過 氣 情 侶 包 括 有 ﹕ 林 文 龍 與 郭 可 盈 、 上 山 詩 鈉 與 丈 夫 、 蔡 立 與 歐 陽 德 勛 、 向 華 強 與 太 太 、 何 超 儀 與 陳 子 聰 、 謝 賢 與 狄 波 拉 。

此 外 , 阿 梅 生 前 一 班 好 友 昨 亦 到 殯 儀 館 致 祭 , 包 括 有 俞 琤 、 杜 德 偉 、 許 冠 文 、 張 衛 健 。 譚 詠 麟 、 林 利 、 馬 德 鐘 等 。

梅 艷 芳 靈 車 遲 出 600 親 友 致 祭 安 排 需 時

梅 艷 芳 喪 禮 於 昨 晨 11 時 舉 行 大 殮 儀 式 , 按 照 原 定 計 劃 , 出 殯 時 間 應 是 中 午 12 時 。 記 者 與 歌 迷 一 直 在 殯 儀 館 外 守 候 , 前 往 拜 祭 的 嘉 賓 亦 已 分 批 離 開 。 等 了 又 等 , 仍 遲 遲 未 見 見 靈 車 影 蹤 , 最 終 在 12 時 45 分 才 見 靈 車 慢 慢 駛 出 , 保 持 梅 姐 的 一 貫 的 壓 軸 氣 派 。 根 據 梅 姐 生 前 習 慣 , 出 席 活 動 時 總 是 「 遲 少 少 」 , 靈 車 的 出 車 時 間 也 是 一 樣 。

治 喪 委 員 會 負 責 人 何 錦 華 被 問 到 , 為 何 靈 車 這 樣 遲 才 離 開 殯 儀 館 ﹖ 何 錦 華 稱 時 間 跟 原 定 計 劃 相 差 少 許 而 已 。 因 為 到 場 致 祭 的 嘉 賓 多 達 600 人 , 部 分 會 送 梅 姐 上 山 , 又 有 些 會 先 離 開 。 故 交 通 安 排 上 比 較 費 時 , 但 強 調 出 車 時 間 只 是 遲 了 少 許 。

至 於 殯 儀 館 方 面 , 出 車 時 也 有 特 別 安 排 , 在 停 車 場 出 口 , 由 工 作 人 員 掛 上 白 色 的 輕 紗 , 並 有 專 人 看 守 。 在 外 等 候 的 記 者 便 看 不 到 停 車 內 的 情 況 , 梅 姐 的 親 屬 上 靈 車 時 也 不 會 受 騷 擾 。

徒 弟 好 友 送 上 路

有 說 梅 姐 性 格 好 客 熱 情 , 最 重 視 朋 友 。 在 喪 禮 上 , 梅 姐 也 安 排 到 場 致 祭 的 朋 友 先 離 開 , 自 己 才 上 路 。 昨 日 梅 姐 的 徒 弟 與 朋 友 在 殯 儀 館 出 入 時 也 保 持 情 緒 平 服 。 許 志 安 、 蔡 一 傑 、 蔡 一 智 、 梁 漢 文 、 劉 德 華 、 梁 朝 偉 與 劉 嘉 玲 等 , 各 人 均 佩 戴 太 陽 眼 鏡 , 以 遮 掩 憂 傷 的 神 情 。

阿 梅 化 作 一 縷 輕 煙 遺 屬 摯 友 悲 慟 淚 決 堤

一 代 舞 台 女 王 梅 艷 芳 昨 日 舉 殯 , 遺 體 隨 即 移 奉 哥 連 臣 角 火 葬 場 火 化 , 化 作 一 縷 輕 煙 , 正 式 與 塵 世 告 別 ﹗ 再 無 任 何 煩 憂 、 牽 掛 。

阿 梅 生 前 遺 願 叮 囑 大 家 不 要 為 她 的 去 世 傷 痛 , 但 眾 多 好 友 面 對 生 離 死 別 一 刻 已 不 能 自 控 , 更 陷 於 崩 潰 。 在 進 行 火 化 按 鈕 儀 式 一 瞬 間 , 禮 堂 內 傳 出 一 陣 陣 男 女 的 悽 厲 叫 聲 , 並 有 人 大 叫 ﹕ 「 走 啦 ﹗ 阿 姐 , 睇 火 呀 ﹗ 我 愛 你 呀 ﹗ 拜 拜 ﹗ 」 其 間 又 有 小 朋 友 嚎 哭 之 聲 , 聞 者 心 酸 。

霆 鋒 捧 遺 照 咬 牙 忍 淚

昨 日 由 阿 梅 侄 兒 梅 金 城 負 責 捧 遺 照 , 謝 霆 鋒 因 是 誼 弟 身 分 亦 同 坐 靈 車 到 火 葬 場 。 火 化 儀 式 後 , 梅 金 城 與 霆 鋒 及 阿 梅 契 仔 黃 皓 亭 捧 阿 梅 遺 照 先 步 出 , 帶 領 親 友 進 行 跨 火 盆 , 用 柚 葉 洗 手 及 利 市 禮 儀 。 見 霆 鋒 咬 緊 牙 關 強 忍 淚 水 , 難 掩 哀 傷 之 情 。 阿 梅 歌 迷 及 好 友 蘇 小 姐 哭 至 虛 脫 , 要 友 人 攙 扶 。 王 敏 慧 哭 得 用 手 巾 遮 臉 、 何 韻 詩 更 哭 得 滿 臉 通 紅 。 張 學 友 一 邊 安 慰 太 太 羅 美 薇 , 一 臉 用 手 為 自 己 抹 眼 淚 , 氣 氛 傷 感 。 鄭 秀 文 痛 失 好 友 傷 心 , 步 往 旅 遊 巴 時 腳 步 浮 浮 。

趙 文 卓 哀 傷 送 別 舊 愛

阿 梅 在 情 路 上 兜 兜 轉 轉 , 但 她 走 到 人 生 終 結 時 , 仍 獲 多 位 舊 愛 送 最 後 一 程 , 應 該 感 到 安 慰 。 舊 愛 阿 Paul 、 近 藤 真 彥 越 洋 來 港 到 殯 儀 館 拜 祭 , 雖 然 未 有 到 火 葬 場 , 亦 相 當 有 心 。 至 於 視 她 為 一 生 至 愛 的 趙 文 卓 , 昨 日 到 火 葬 場 送 別 舊 愛 時 神 情 哀 傷 , 但 仍 保 持 冷 靜 。 林 國 斌 、 鄒 世 龍 亦 有 在 火 葬 場 與 阿 梅 話 別 , 傷 心 不 時 抹 淚 水 。

舊 情 人 緋 聞 男 友 含 淚 送 阿 梅

梅 艷 芳 對 愛 情 的 執 著 是 她 堅 持 的 真 心 付 出 。 她 渴 望 獲 得 愛 神 的 眷 顧 , 但 愛 神 邱 比 達 偏 要 跟 她 開 玩 笑 , 祂 的 箭 總 是 射 歪 了 少 少 , 未 能 一 矢 中 的 。 連 累 梅 艷 芳 成 緋 聞 中 的 女 人 , 最 後 真 真 假 假 的 戀 情 一 切 已 成 過 去 式 。 可 以 肯 定 的 是 梅 艷 芳 為 朋 友 付 出 的 真 心 情 意 獲 眾 舊 情 人 、 緋 聞 男 友 與 好 朋 友 以 愛 作 回 報 。

阿 Paul 靈 堂 悼 故 人

昨 日 梅 艷 芳 的 告 別 禮 中 , 一 眾 舊 情 人 、 緋 聞 男 友 與 好 朋 友 齊 集 , 由 初 拍 電 視 劇 因 合 作 而 傳 緋 聞 的 苗 僑 偉 、 異 國 戀 的 舊 情 人 近 藤 真 彥 、 情 深 義 重 的 趙 文 卓 , 還 有 鍾 鎮 濤 、 劉 坤 銘 、 王 敏 德 、 成 龍 與 劉 德 華 。 曾 與 阿 梅 的 感 情 發 展 至 談 論 嫁 的 阿 Paul 昨 日 也 在 靈 堂 上 出 現 , 悼 念 故 人 。

曾 經 談 婚 論 嫁

梅 艷 芳 比 阿 Paul 年 長 幾 歲 , 他 們 的 認 識 始 於 健 身 室 。 阿 Paul 是 由 英 國 返 港 的 大 學 生 , 兩 人 相 遇 對 方 也 不 知 道 眼 前 人 是 香 港 樂 壇 的 天 后 , 阿 梅 與 他 交 往 壓 力 也 減 輕 。 戀 情 公 開 後 , 他 們 享 受 了 一 段 短 暫 的 甜 蜜 日 子 , 兩 人 出 雙 入 對 ﹔ 阿 梅 坦 言 視 對 方 為 結 婚 對 象 , 由 於 梅 姐 的 工 作 量 愈 多 而 他 們 相 處 的 時 間 愈 少 , Paul 忍 不 住 投 訴 , 他 們 的 愛 情 漸 疏 而 終 結 。 阿 梅 曾 說 沒 有 欠 過 男 人 什 麼 , 唯 一 欠 的 是 Paul , 因 為 Paul 對 感 情 的 付 出 比 她 多 。 他 們 還 是 保 持 朋 友 關 係 , 據 知 阿 Paul 結 婚 時 也 有 請 梅 姐 飲 喜 酒 。 昨 日 他 突 然 在 靈 堂 出 現 , 記 者 見 他 離 開 時 一 臉 哀 傷 。

《 心 肝 寶 貝 》 贈 卓 卓

趙 文 卓 、 林 國 斌 與 近 藤 真 彥 也 是 舊 男 友 之 列 。 記 得 梅 艷 芳 有 一 年 的 生 日 會 上 , 卓 卓 在 座 , 她 說 要 送 一 位 歌 給 一 個 人 , 接 著 便 唱 出 了 《 心 肝 寶 貝 》 , 眾 人 也 期 待 他 們 的 愛 情 開 花 結 果 ﹕ 可 惜 天 不 從 人 願 , 但 卓 卓 對 梅 的 關 心 未 間 斷 過 。

仙 姐 痛 失 得 寵 後 輩

阿 梅 雖 然 得 不 到 男 朋 友 的 寵 愛 , 但 得 到 前 輩 的 愛 惜 , 即 使 德 高 望 重 的 仙 姐 ( 白 雪 仙 ) 也 來 送 這 位 小 妹 妹 的 最 後 一 程 , 而 且 在 阿 梅 最 後 的 個 唱 , 仙 姐 更 兩 度 捧 場 , 這 種 愛 寵 可 惜 阿 梅 不 能 再 親 身 感 受 了 。

仙 姐 一 向 對 梅 艷 芳 與 張 國 榮 這 兩 位 後 輩 甚 為 愛 護 , 幾 乎 兩 人 的 演 唱 會 也 必 然 接 受 邀 請 捧 場 。 阿 梅 曾 經 為 慈 善 向 仙 姐 討 教 唱 粵 曲 , 仙 姐 亦 樂 意 提 點 。

仙 姐 在 8 個 月 內 看 兩 位 得 寵 的 後 輩 先 後 離 去 , 心 情 大 受 影 響 。 上 次 在 哥 哥 的 喪 禮 上 , 仙 姐 未 有 出 現 , 不 知 是 否 太 過 傷 心 ﹖ 而 今 次 仙 姐 堅 持 親 自 到 場 , 並 由 陳 善 之 、 許 鞍 華 、 楊 凡 等 陪 同 下 抵 達 , 實 在 是 情 深 義 重 。

至 於 哥 哥 的 摰 友 唐 鶴 德 亦 對 梅 艷 芳 非 常 情 重 , 他 連 續 兩 天 也 有 到 殯 儀 館 拜 祭 。 昨 日 唐 唐 與 哥 哥 前 度 經 理 人 , 亦 是 在 華 星 時 代 栽 培 阿 梅 的 陳 太 ( 陳 淑 芬 ) 及 肥 姐 一 起 到 靈 堂 。 唐 唐 更 到 火 葬 場 , 為 已 故 好 友 盡 上 最 後 一 程 的 敬 意 。

千 手 哀 舞 送 梅 上 路

別 矣 ﹗ 我 們 最 愛 的 。 殯 儀 館 外 , 梅 艷 芳 的 Fans 忍 著 淚 水 , 靜 待 載 梅 艷 芳 遺 體 的 靈 車 由 殯 儀 館 駛 出 。 有 歌 迷 在 人 堆 中 哼 《 夕 陽 之 歌 》 , 追 憶 梅 艷 芳 在 舞 台 上 的 艷 影 。 不 要 哭 、 不 要 叫 喊 她 的 名 字 , 這 是 尊 重 梅 艷 芳 的 遺 願 , 讓 她 寧 靜 上 路 。 阿 梅 的 歌 迷 使 勁 地 揮 手 , 等 待 靈 車 駛 出 , 要 跟 她 默 默 惜 別 。

終 等 到 靈 車 駛 出 , 經 過 群 眾 時 , 車 駛 得 特 別 慢 , 有 人 忍 不 住 大 叫 Anita 、 梅 姐 的 名 字 , 又 有 人 向 她 說 ﹕ 「 好 好 上 路 ﹗ 」 難 忍 別 離 淚 , 目 送 靈 車 離 開 , 歌 迷 哭 得 崩 潰 了 。 在 歌 迷 的 祝 福 聲 中 , 梅 艷 芳 遠 去 了 … …

梅 艷 芳 傳 奇 在 歌 迷 心 目 中 不 會 被 忘 懷 , 沒 錯 ﹗ 猶 如 火 鳳 凰 般 … … 不 死 的 傳 奇 。

手 持 白 玫 瑰 永 別 不 朽 女 王

「 我 的 生 命 有 你 的 歌 聲 把 我 燃 亮 、 世 界 變 得 精 彩 。 」 200 位 梅 迷 哭 唱 《 不 朽 女 皇 》 , 送 別 永 遠 偶 像 - - 梅 艷 芳 。

「 保 重 ﹗ 唔 使 掛 住 我 ] ﹗ 」

200 位 梅 迷 昨 日 自 發 性 組 團 到 歌 連 臣 角 火 葬 場 , 送 別 偶 像 最 後 一 程 。 早 上 9 時 許 Fans 分 乘 3 部 旅 遊 巴 士 抵 達 火 葬 場 , 他 們 穿 上 整 齊 黑 色 T 恤 及 手 持 白 玫 瑰 , 拉 起 「 不 朽 女 皇 永 留 心 中 」 橫 額 , 在 場 高 唱 改 自 《 情 歸 何 處 》 的 《 不 朽 女 皇 》 悼 念 偶 像 。 由 於 阿 梅 生 前 不 想 好 友 以 傷 心 情 緒 送 別 及 呼 喊 其 名 字 , 因 此 Fans 希 望 默 默 地 向 阿 梅 揮 手 道 別 。 但 當 靈 車 到 達 時 , Fans 們 情 緒 已 不 能 自 控 , 大 聲 哭 叫 ﹕ 「 保 重 ﹗ 唔 使 掛 住 我 ] ﹗ 我 ] 會 永 遠 愛 妳 ﹗ 支 持 妳 ﹗ 」 火 葬 儀 式 結 束 , 歌 迷 望 著 阿 梅 的 遺 照 再 忍 不 住 大 哭 , 哭 著 唱 《 不 朽 女 皇 》 , 以 及 將 手 中 白 玫 瑰 掉 在 地 上 哀 悼 , 場 面 悽 酸 。

租 車 印 T 恤 花 費 萬 元

歌 迷 們 今 次 自 發 性 組 團 送 別 偶 像 , 事 前 未 有 知 會 歌 迷 會 , 因 為 阿 梅 病 逝 後 , 負 責 統 籌 的 人 員 忙 碌 , 所 以 歌 迷 便 私 下 發 起 今 次 行 動 , 租 車 、 印 T 恤 費 用 約 萬 多 元 。 問 到 對 前 日 公 祭 安 排 是 否 滿 意 , Fans 們 均 表 示 滿 意 。

阿 梅 已 離 人 世 , 歌 迷 會 會 否 解 散 ﹖ Fans 們 表 示 不 知 道 會 否 解 散 , 之 前 歌 迷 會 發 信 表 示 遲 些 才 決 定 如 何 運 作 , 但 他 們 希 望 歌 迷 會 繼 續 運 作 , 以 及 每 年 辦 悼 念 活 動 。

陶 吉吉 早 被 列 入 扶 靈 名 單

在 扶 靈 名 單 中 , 陶 F 是 認 識 阿 梅 最 短 的 朋 友 , 昨 天 送 完 梅 姐 最 後 一 程 , 他 情 緒 仍 很 低 落 , 他 表 示 整 個 儀 式 很 感 人 , 亦 很 依 依 不 捨 。 陶 F 表 示 阿 梅 病 逝 當 晚 , 他 到 醫 院 見 阿 梅 最 後 一 面 後 曾 說 過 有 需 要 時 可 以 聯 絡 幫 手 , 他 在 翌 日 已 接 到 通 知 為 梅 姐 扶 靈 。

好 友 睹 灰 飛 煙 滅 飲 泣

梅 艷 芳 圈 中 好 友 眾 多 , 昨 日 大 部 分 都 有 到 火 葬 場 陪 伴 她 走 完 人 生 最 後 一 程 , 包 括 有 ﹕ 陳 寶 珠 、 梁 朝 偉 、 劉 嘉 玲 、 吳 君 如 、 陶 F 、 陳 慧 琳 、 張 曼 玉 、 關 之 琳 、 劉 德 華 、 楊 紫 瓊 、 劉 培 基 等 。

楊 紫 瓊 與 阿 梅 情 如 姊 妹 , 她 步 出 火 葬 場 傷 心 飲 泣 , 在 旁 的 劉 德 華 即 拿 出 紙 巾 為 她 拭 淚 。 與 阿 梅 因 誤 會 尚 未 冰 釋 前 嫌 感 到 遺 憾 的 君 如 , 眼 見 昔 日 好 友 離 開 , 不 禁 傷 心 落 淚 。 張 曼 玉 與 鍾 楚 紅 一 同 步 出 , 張 曼 玉 表 現 較 冷 靜 , 鍾 楚 紅 則 眼 濕 濕 。

悼 生 前 點 滴 湧 出 淚 眼

梅 艷 芳 生 前 摯 友 鄭 裕 玲 、 劉 培 基 、 倫 永 亮 、 關 錦 鵬 、 張 敏 儀 和 師 父 寧 波 車 在 舉 殯 時 分 別 致 悼 辭 , 接 近 700 名 來 送 別 阿 梅 的 親 朋 戚 友 、 徒 弟 都 盡 量 遵 照 阿 梅 的 遺 願 - - 不 流 淚 , 不 呼 叫 阿 梅 的 名 字 , 令 阿 梅 早 登 樂 土 , 但 當 聽 到 阿 梅 生 前 的 一 點 一 滴 , 思 潮 起 伏 , 許 多 人 都 忍 不 住 淚 盈 於 睫 , 低 泣 聲 此 起 彼 落 , 靈 堂 上 愁 雲 慘 霧 , 聞 者 心 酸 。 以 下 為 部 分 致 悼 辭 的 內 容 :

鄭 裕 玲:演 藝 界 瑰 寶

鄭 裕 玲 是 首 個 致 悼 辭 的 人 , 在 過 程 中 , 夾 雜 了 梅 艷 芳 生 前 接 受 商 台 或 港 台 節 目 訪 問 的 片 段 , 既 令 人 懷 念 , 又 教 人 惋 惜 。 Do Do 用 演 藝 界 瑰 寶 來 形 容 阿 梅 , 認 為 演 藝 界 失 去 這 瑰 寶 無 疑 是 沉 重 的 打 擊 , 但 阿 梅 在 「 臨 走 」 時 , 帶 給 他 們 很 寶 貴 的 禮 物 - - 就 是 叫 他 們 要 積 極 、 堅 強 地 面 對 人 生 。

阿 梅 說 ﹕ 「 無 論 這 分 鐘 開 心 、 不 開 心 , 這 分 鐘 過 去 了 便 算 。 」

Do Do 謂 和 阿 梅 做 朋 友 非 一 時 , 而 是 一 生 一 世 的 , 因 阿 梅 待 身 邊 每 個 朋 友 都 太 好 了 。

阿 梅 說 ﹕ 「 與 人 做 朋 友 首 先 要 付 出 愛 , 以 心 待 人 , 千 萬 不 要 抱 太 大 希 望 和 莫 問 回 報 , 不 要 在 她 危 難 時 還 落 井 下 石 便 算 了 。 」

阿 梅 有 限 的 生 命 , 帶 來 無 限 回 憶 , 是 他 們 心 目 中 永 遠 的 女 主 角 。 猶 記 得 阿 梅 看 完 西 城 秀 樹 演 出 後 對 她 表 示 , 藝 人 和 觀 眾 原 來 是 互 動 的 , 只 要 全 心 全 意 、 演 出 專 業 , 觀 眾 一 定 感 受 得 到 , 以 及 帶 給 他 們 歡 樂 。

Do Do 透 露 阿 梅 渴 望 自 己 是 火 鳳 凰 , 有 重 生 的 一 天 , 同 時 亦 讚 阿 梅 在 任 演 藝 人 協 會 會 長 兩 年 , 對 協 會 和 慈 善 公 益 活 動 不 遺 餘 力 。

阿 梅 說 ﹕ 「 我 希 望 自 己 是 火 鳳 凰 , 有 無 窮 力 量 , 發 光 發 熱 , 燃 燒 過 後 可 重 生 。 我 希 望 演 藝 人 協 會 的 透 明 度 較 高 , 多 些 藝 人 入 會 , 聚 積 更 多 力 量 , 在 大 家 攜 手 努 力 下 , 將 協 會 由 細 沙 堆 積 成 巨 石 , 甚 至 變 成 一 座 山 。 」

關 錦 鵬:懷 念 的 傳 奇

關 錦 鵬 ( 阿 關 ) 說 約 翰 連 儂 逝 世 當 日 , 泰 迪 羅 賓 對 我 說 ﹕ 「 我 當 時 在 飛 機 上 聽 到 約 翰 連 儂 的 死 訊 , 我 哭 成 淚 人 , 因 為 約 翰 的 逝 世 代 表 一 個 時 代 的 終 結 。 」 當 時 他 未 能 體 會 , 現 在 隨 著 阿 梅 的 逝 世 , 他 終 於 體 會 得 到 了 ﹗也 代 表 一 個 時 代 終 結 。 」

阿 關 續 說 ﹕ 「 我 與 梅 艷 芳 合 作 拍 了 一 部 電 影 《 胭 脂 扣 》 。 「 如 夢 如 幻 月 , 若 即 若 離 花 」 。 我 覺 得 是 她 成 就 了 《 胭 脂 扣 》 。 這 部 電 影 為 她 帶 來 好 多 獎 項 , 全 部 是 她 應 得 的 。 《 胭 脂 扣 》 之 後 , 我 開 拍 《 阮 玲 玉 》 , 第 一 個 想 到 的 人 選 就 是 梅 艷 芳 。 我 跟 她 說 : 「 我 在 你 臉 上 看 到 了 阮 玲 玉 的 哀 傷 。 」 大 家 都 記 得 阿 梅 為 甚 麼 不 演 《 阮 玲 玉 》 , 我 在 此 不 再 多 說 了 。 《 阮 玲 玉 》 後 來 取 得 不 錯 成 績 , 阿 梅 有 些 朋 友 頗 為 她 不 值 , 但 由 始 至 終 , 我 從 未 聽 過 阿 梅 有 半 句 後 悔 說 話 。 她 勇 於 承 擔 自 己 所 做 決 定 的 後 果 , 勇 氣 勝 過 好 多 男 人 。 阿 梅 拍 不 成 《 阮 玲 玉 》 , 但 她 用 自 己 的 生 命 成 就 了 與 阮 玲 玉 一 樣 的 傳 奇 。 這 兩 個 不 同 年 代 的 女 人 , 都 用 短 暫 璀 璨 生 命 成 就 了 無 數 令 人 懷 念 的 傳 奇 。 阮 玲 玉 留 下 的 只 有 無 聲 電 影 , 阿 梅 除 了 有 電 影 、 百 變 形 象 , 還 有 感 動 的 聲 音 。 我 相 信 , 好 多 人 永 遠 都 會 記 得 如 花 。 阿 梅 , 你 在 另 一 個 世 界 不 會 寂 寞 , 我 們 的 思 念 會 陪 你 。」

倫 永 亮 : 阿 梅 就 是 舞 台

梅 艷 芳 在 樂 壇 所 獲 得 的 獎 項 和 榮 譽 之 多 , 都 盡 在 不 言 中 , 她 和 我 在 錄 音 室 和 舞 台 上 的 一 點 一 滴 , 我 都 記 得 歷 歷 在 目 。

有 一 次 , 我 們 要 錄 一 首 新 歌 , 叫 做 《 為 甚 麼 是 你 》 在 錄 音 室 面 , 我 們 一 齊 對 住 傳 真 機 , 等 一 份 歌 詞 傳 真 過 來 , 歌 詞 到 了 , 梅 艷 芳 只 需 凝 聚 地 念 新 歌 詞 , 跟 音 樂 唱 三 、 四 遍 , 然 後 就 同 我 講 : 「 我 錄 啦 ! 好 嗎 ? 」 第 一 次 試 錄 完 , 她 那 一 份 滄 桑 、 磁 性 , 那 一 份 真 , 令 到 我 淚 盈 滿 眶 , 因 為 阿 梅 的 音 樂 面 , 不 是 只 是 唱 曲 或 唱 詞 那 麼 簡 單 , 她 是 將 自 己 的 心 路 歷 程 , 將 自 己 的 千 愁 萬 緒 , 將 自 己 的 愛 恨 , 好 真 地 披 露 在 我 們 眼 前 。 我 敢 大 膽 地 說 : 《 似 水 流 年 》 、 《 胭 脂 扣 》 、 《 心 債 》 等 等 , 如 換 作 他 人 演 繹 , 只 會 落 得 一 個 東 施 效 顰 的 效 果。

在 一 個 音 樂 頒 獎 禮 上 , 我 為 她 編 寫 了 《 封 面 女 郎 》 這 一 首 歌 , 台 上 的 她 , 一 舉 手 一 投 足 都 盡 顯 她 那 份 忘 我 的 真 性 情 , 我 事 後 問 她 是 哪 一 位 為 她 編 舞 , 她 說 : 「 無 , 我 打 天 才 波 ! 」 我 相 信 她 那 次 的 天 才 波 不 是 她 唯 一 的 一 次 。 梅 艷 芳 表 演 時 的 生 命 力 顯 示 , 梅 艷 芳 就 是 舞 台 。

我 前 後 做 六 次 梅 艷 芳 演 唱 會 的 音 樂 總 監 , 最 先 的 四 次 , 我 們 大 家 都 好 享 受 整 個 過 程 , 但 是 , 在 上 年 第 六 次 她 最 後 一 次 演 唱 會 , 我 是 從 來 無 笑 過 , 每 一 晚 當 她 唱 《 夕 陽 之 歌 》 之 前 , 她 都 會 說 : 「 夕 陽 無 限 好 , 只 是 近 黃 昏 」 , 而 我 每 次 聽 到 她 說 這 兩 句 話 的 時 候 , 我 覺 得 好 沉 重 , 就 會 湧 起 一 股 熱 淚 , 彷 彿 她 和 我 們 說 再 見 。 梅 艷 芳 , 梅 艷 芳 , 我 記 得 我 們 合 作 的 時 候 , 您 一 定 會 遲 到 , 有 一 次 您 令 我 在 錄 音 室 等 了 五 個 小 時 , 您 還 幽 我 一 默 : 「 Anthony , 如 果 你 要 做 大 牌 , 您 就 要 遲 到 ! 」 Anita , 為 甚 麼 在 您 人 生 的 最 後 旅 程 上 , 不 繼 續 做 大 牌 , 不 繼 續 遲 到 呢 ?

寧 波 車 師 父 :真 正 的 慈 悲

寧 波 車 師 父 說 ﹕ 「 阿 梅 於 90 年 代 初 期 成 為 我 的 學 生 , 在 我 心 目 中 她 是 個 出 色 的 學 生 , 她 用 僅 有 的 休 息 時 間 去 修 練 , 並 成 功 將 領 悟 融 入 生 活 中 , 當 知 道 有 阿 彌 陀 佛 淨 土 後 , 她 一 直 很 嚮 往 這 個 境 界 , 以 我 所 知 , 她 不 單 只 為 自 己 , 亦 為 眾 生 謀 福 祉 。 她 在 日 常 生 活 上 做 很 多 功 德 、 結 善 緣 , 帶 給 別 人 歡 樂 的 使 命 實 在 崇 高 , 很 不 平 凡 , 很 偉 大 , 我 尊 敬 阿 梅 扶 貧 濟 弱 的 情 懷 , 是 真 正 慈 悲 心 的 人 。 大 家 不 要 為 阿 梅 離 去 而 悲 傷 , 只 要 默 默 祝 禱 , 做 些 正 面 、 有 價 值 的 事 , 那 才 是 幫 到 阿 梅 結 善 緣 。 」

寧 波 車 師 父 又 指 阿 梅 是 位 真 性 情 的 人 , 真 心 對 人 , 工 作 認 真 , 為 觀 眾 帶 來 歡 樂 。

劉 培 基 : 阿 梅 一 生 重 情 義

阿 梅 一 生 四 十 年 , 我 跟 她 認 識 了 二 十 一 年 , 可 以 說 是 過 了 她 的 大 半 生 。 這 二 十 一 年 仍 恍 如 昨 日 的 事 , 但 已 經 是 阿 梅 的 一 生 了 。

八 二 年 , 我 在 蘇 孝 良 手 上 接 過 阿 梅 。 我 們 在 工 作 上 是 好 拍 檔 , 私 下 是 好 朋 友 。 初 出 道 阿 梅 已 經 好 任 性 , 但 這 種 任 性 是 開 心 的 、 天 真 可 愛 的 、 帶 有 童 真 的 。 十 年 後 , 九 二 年 的 阿 梅 比 以 前 更 任 性 , 但 卻 是 一 種 不 快 樂 、 反 叛 、 逃 避 的 任 性 。

阿 梅 最 大 的 特 點 , 是 她 的 善 良 和 重 情 義 。 這 是 她 的 優 點 , 也 是 她 的 致 命 傷 。 感 情 上 的 傷 害 , 讓 她 失 望 、 猜 疑 。 近 幾 年 , 阿 梅 待 人 處 世 變 得 聰 明 和 圓 滑 。 你 跟 她 說 一 句 , 她 馬 上 已 經 懂 得 怎 樣 處 理 你 。 我 好 傷 心 , 為 甚 麼 一 個 原 本 有 童 真 的 人 改 變 成 這 樣 ? 一 定 是 她 經 歷 了 好 多 。 今 日 阿 梅 離 開 痛 苦 塵 世 , 希 望 她 去 到 一 個 快 樂 開 心 淨 土 。

小 梅 妹 , 你 贏 盡 舞 台 光 輝 , 雖 然 我 覺 得 你 無 好 好 愛 惜 你 自 己 。 今 日 在 座 的 都 是 你 的 好 朋 友 。 如 果 你 要 記 住 , 請 記 住 這 一 刻 , 這 一 刻 大 家 都 是 最 真 的 。 請 你 記 住 , 人 世 間 是 有 真 愛 的 。

張 敏 儀 :留 給 世 人 最 美 麗 一 面

梅 艷 芳 是 真 正 的 香 港 傳 奇 , 她 公 布 有 病 的 時 候 , 她 曾 經 講 過 , 我 一 定 要 打 贏 這 場 仗 , 她 打 贏 了 , 而 且 贏 得 好 漂 亮 。 許 多 人 悼 念 梅 艷 芳 不 單 因 為 她 的 聲 、 色 、 藝 , 她 有 情 有 義 , 有 始 有 終 , 她 把 最 美 麗 一 面 留 給 世 人 。 她 在 短 短 四 十 年 的 人 生 路 上 有 許 多 波 折 、 失 意 。 但 她 最 終 成 為 一 位 非 常 值 得 尊 敬 的 演 藝 人 協 會 會 長 。 梅 艷 芳 和 成 龍 一 樣 , 由 無 到 有 , 在 成 功 之 後 不 斷 回 饋 社 會 。

梅 艷 芳 一 直 堅 持 立 場 , 一 直 鮮 明 表 示 立 場 , 支 持 民 運 , 支 持 賑 災 。 香 港 是 一 個 小 地 方 , 但 香 港 演 藝 界 的 影 響 力 和 凝 聚 力 是 全 世 界 獨 一 無 二 。 她 為 爭 取 公 平 、 公 義 , 亦 不 在 乎 付 出 代 價 。 但 私 底 下 , 她 自 己 都 說 自 己 是 一 個 很 傳 統 的 女 人 , 《 胭 脂 扣 》 的 如 花 。 其 實 台 前 幕 下 , 她 還 可 以 演 無 數 的 角 色 , 可 以 是 茶 花 女 , 紅 拂 女 , 秋 瑾 , 貝 隆 夫 人 , 昂 山 蘇 姬 , 但 她 有 一 個 情 意 結 , 總 是 想 做 山 口 百 惠 , 一 個 平 凡 的 願 望 ─ ─ 結 婚 生 子 , 卻 是 遙 不 可 及 。 一 個 可 以 把 冰 山 劈 開 的 女 人 , 偏 偏 在 最 平 凡 的 地 方 跌 倒 。

梅 艷 芳 的 百 變 形 象 , 超 越 了 性 別 , 更 超 越 國 界 , 但 她 一 直 在 香 港 成 長 , 也 許 正 因 為 如 此 , 她 的 光 芒 更 難 能 可 貴 , 她 是 香 港 女 兒 , 在 荔 園 長 大 的 Edith Piaf 。 我 一 直 希 望 等 到 看 她 演 張 藝 謀 的 電 影 , 看 到 她 演 歌 舞 劇 , 也 希 望 她 拋 開 心 結 , 拋 開 滿 身 色 彩 , 終 於 穿 上 一 身 黑 衣 , 瀟 灑 地 唱 : To all the Boys I've Loved Before , 誰 配 ?

梅 艷 芳 在 離 開 前 三 星 期 , 劉 培 基 帶 我 去 看 她 , 我 告 訴 她 穿 上 劉 培 基 做 的 婚 紗 很 美 , 全 世 界 也 會 記 。 全 世 界 也 知 道 她 的 心 意 , 雖 然 全 世 界 都 幫 不 了 她 。 梅 艷 芳 已 經 去 到 一 個 更 好 的 地 方 , 她 和 張 國 榮 一 起 , 他 們 為 世 界 增 添 色 彩 , 留 下 無 數 思 念 。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