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阿 梅 日 報 - January 2004 ::.:.:..
資 料 來 源 : 明 報
04/01/2004 | 梅 艷 芳 喪 禮 安 排 落 實 靈 堂 播 片 段 緬 懷 天 后 :.::.:..
梅 艷 芳 的 喪 禮 於 本 月 11 日 在 香 港 殯 儀 館 設 靈 , 於 下 午 四 時 至 七 時 舉 行 公 祭 。 當 日 殯 儀 館 附 近 的 北 角 渣 華 街 遊 樂 場 將 設 定 為 輪 候 區 , 晚 上 七 時 始 禁 止 進 入 。 致 祭 完 畢 須 立 刻 離 開 , 不 得 在 靈 堂 逗 留 。 喪 禮 採 佛 教 儀 式 進 行 , 12 日 大 殮 後 梅 艷 芳 遺 體 隨 即 運 歌 連 臣 角 火 葬 場 火 化 。

懇 辭 花 圈

治 喪 委 員 會 呼 籲 歌 迷 或 有 心 人 士 敬 辭 花 圈 , 亦 以 免 花 圈 太 多 無 處 安 放 , 將 善 款 捐 予 梅 艷 芳 生 前 成 立 的 四 海 一 心 慈 善 基 金 。 據 知 , 劉 培 基 為 梅 艷 芳 設 計 的 壽 衣 是 象 牙 白 色 晚 裝 , 靈 堂 亦 以 白 色 花 海 作 布 置 , 百 合 花 與 白 玫 瑰 、 白 蘭 花 分 別 代 表 了 懷 念 、 純 潔 與 美 麗 。 靈 堂 又 會 安 排 播 放 梅 艷 芳 的 歌 曲 與 片 段 。 負 責 喪 禮 播 放 短 片 剪 輯 的 金 廣 誠 表 示 片 段 會 有 梅 艷 芳 的 工 作 與 生 活 片 段 , 喪 禮 是 溫 馨 與 嚴 肅 , 不 會 傷 感 。

新 靈 車 運 載 遺 體

據 稱 殯 儀 館 方 面 安 排 了 一 輛 新 靈 車 運 送 梅 艷 芳 遺 體 , 全 車 以 白 花 鋪 滿 , 梅 艷 芳 的 喪 禮 會 是 隆 重 與 華 麗 的 。

歌 迷 網 上 聯 名 要 求 製 梅 艷 芳 蠟 像

雖 然 梅 艷 芳 生 前 的 遺 願 是 大 家 不 必 褒 揚 她 , 但 正 如 葉 蒨 文 所 說 , 她 是 「 香 港 的 女 兒 」 , 所 以 大 家 都 希 望 把 她 的 風 采 永 遠 流 傳 在 世 , 她 的 一 班 忠 心 歌 迷 更 在 網 上 發 起 簽 名 信 , 要 求 「 香 港 旅 遊 發 展 局 」 與 「 香 港 杜 莎 夫 人 蠟 像 館 」 可 以 製 造 梅 艷 芳 的 蠟 像 , 令 大 家 永 遠 記 得 她 。

阿 梅 手 印 或 留 星 光 大 道

同 時 梅 艷 芳 為 舞 台 女 王 , 故 正 在 籌 備 中 的 星 光 大 道 , 若 欠 了 她 的 手 印 實 在 遺 憾 , 但 現 在 如 何 得 到 阿 梅 的 手 印 ﹖ 有 人 建 議 在 多 年 前 於 香 港 開 業 的 「 繽 紛 荷 里 活 」 , 當 時 阿 梅 曾 為 該 店 打 過 手 印 留 念 , 可 否 相 借 作 為 星 光 大 道 之 用 ﹖ 不 過 亦 有 指 因 「 繽 紛 荷 里 活 」 已 結 業 , 所 以 阿 梅 當 時 留 下 的 手 印 也 不 知 所 蹤 。

記 者 就 此 事 向 「 星 光 大 道 評 選 組 」 成 員 張 同 祖 了 解 過 , 他 表 示 因 為 「 星 光 大 道 」 涉 及 很 多 合 作 機 構 , 故 有 待 開 會 後 才 可 以 決 定 做 法 , 他 也 有 聽 聞 該 批 明 星 手 印 下 落 不 明 , 但 也 是 大 家 估 計 而 已 。

歌 迷 穿 黑 衣 拿 黃 玫 瑰 祭 偶 像

梅 艷 芳 生 前 曾 提 過 , 她 最 開 心 就 是 有 一 班 對 她 從 未 離 棄 的 歌 迷 , 她 們 對 她 的 愛 惜 , 自 己 是 深 深 感 受 到 的 , 從 而 可 知 阿 梅 與 一 班 歌 迷 的 感 情 有 多 深 厚 。 而 歌 迷 們 也 欣 喜 治 喪 委 員 會 安 排 了 公 祭 時 間 , 讓 歌 迷 及 大 眾 市 民 入 內 向 阿 梅 作 最 後 的 致 敬 , 同 時 歌 迷 也 透 過 網 上 傳 送 訊 信 , 希 望 阿 梅 的 歌 迷 , 當 日 穿 著 黑 色 衫 手 持 一 支 偶 像 生 前 最 愛 的 黃 玫 瑰 , 大 家 一 起 追 思 這 位 永 在 心 中 的 偶 像 。

阿 倫 唏 噓 面 對 當 年 戰 友 相 繼 去 世

梅 艷 芳 喪 禮 的 公 祭 儀 式 設 於 本 月 11 日 , 翌 日 ( 12 日 ) 出 殯 。 譚 詠 麟 於 11 日 那 天 要 到 內 地 工 作 , 他 稱 完 成 工 作 後 會 漏 夜 返 港 , 望 趕 及 送 阿 梅 最 後 一 程 。 被 問 及 傳 聞 劉 培 基 與 阿 梅 經 理 人 王 敏 慧 不 和 ﹖ 他 稱 不 清 楚 事 件 , 做 朋 友 的 只 想 讓 阿 梅 寧 靜 上 路 , 讓 她 舒 服 些 。 為 免 阿 梅 失 去 方 向 或 不 捨 得 , 故 出 席 喪 禮 時 不 要 哭 亦 不 要 叫 她 的 名 字 。

對 於 80 年 代 多 位 有 代 表 性 的 歌 手 如 陳 百 強 、 羅 文 、 張 國 榮 與 梅 艷 芳 相 繼 辭 世 。 對 於 這 些 當 日 戰 友 一 個 個 的 離 去 , 阿 倫 稱 雖 感 到 唏 噓 , 但 也 要 面 對 。 他 保 持 性 格 開 朗 , 日 子 是 一 日 算 一 日 , 不 會 為 昨 日 的 事 影 響 今 日 或 明 日 。 他 表 示 自 己 是 豁 達 並 非 睇 化 , 不 會 執 著 鑽 牛 角 尖 ﹔ 而 做 人 不 應 孤 立 自 己 , 交 朋 友 是 交 心 的 , 不 會 計 較 回 報 , 多 欣 賞 別 人 的 優 點 並 忍 耐 朋 友 的 缺 點 。

華 仔 決 定 壓 抑 悲 痛

劉 德 華 飽 受 痛 失 好 友 梅 艷 芳 去 世 的 傷 痛 , 但 一 直 堅 守 阿 梅 「 Show Must Go On ﹗ 」 這 句 話 。 前 晚 華 仔 於 馬 來 西 亞 雲 頂 雲 星 劇 場 舉 行 演 唱 會 , 他 同 樣 選 唱 《 月 亮 代 表 我 的 心 》 及 《 笨 小 孩 》 獻 給 已 故 好 友 梅 艷 芳 及 柯 受 良 , 但 沒 有 像 上 海 演 唱 時 般 傷 感 , 因 為 他 決 定 壓 抑 悲 痛 , 選 擇 將 歡 樂 帶 給 觀 眾 。 演 唱 期 間 華 仔 提 及 過 去 一 年 發 生 很 多 不 開 心 的 事 , 希 望 一 切 已 過 去 , 新 的 一 年 大 家 要 開 開 心 心 。 未 知 是 否 因 阿 梅 逝 世 , 前 晚 他 在 演 唱 會 服 裝 以 黑 、 白 及 淺 藍 素 色 為 主 。

阿 梅 用 工 作 麻 醉 痛 苦 劉 培 基 憶 述 摯 友 最 後 歲 月

2003 年 9 月 梅 艷 芳 親 身 證 實 患 了 子 宮 頸 癌 , 同 年 12 月 30 日 她 乘 風 而 去 了 。 短 短 幾 個 月 , 只 知 道 梅 艷 芳 全 情 投 入 工 作 , 以 最 佳 狀 態 舉 行 演 唱 會 、 拍 廣 告 。 想 不 到 接 來 的 是 她 的 死 訊 。 誰 知 道 這 是 一 個 患 重 病 者 的 最 後 決 定 , 她 不 想 自 己 或 別 人 知 道 她 是 一 個 病 人 , 她 不 要 朋 友 為 她 憂 心 , 生 命 最 後 一 刻 還 是 這 樣 體 貼 朋 友 。


在 病 重 的 日 子 , 跟 梅 艷 芳 亦 師 亦 友 的 劉 培 基 一 直 陪 她 走 過 最 艱 難 的 日 子 。 兩 人 以 Eddie 哥 哥 與 小 妹 妹 相 稱 , Eddie 哥 哥 是 梅 艷 芳 首 個 告 訴 患 了 子 宮 頸 癌 的 人 。 劉 培 基 為 《 明 報 周 刊 》 撰 文 , 憶 述 與 梅 艷 芳 走 過 患 病 的 最 後 歲 月 。

決 定 接 受 中 醫 治 療

劉 培 基 稱 在 1999 年 , 梅 艷 芳 告 之 她 的 子 宮 長 了 水 瘤 。 2002 年 的 12 月 , 他 接 梅 艷 芳 的 電 話 說 自 己 患 了 子 宮 頸 癌 。 當 時 阿 梅 決 定 要 接 受 中 醫 治 療 , 她 說 希 望 自 己 做 一 次 決 定 。 人 生 也 不 過 是 這 樣 , 都 是 辛 苦 的 。 她 會 接 受 治 療 , 但 如 果 她 要 受 很 多 痛 苦 便 不 想 了 。 因 為 她 已 經 很 辛 苦 , 她 比 較 相 信 中 醫 , 故 先 試 中 藥 治 療 。 在 2003 年 梅 艷 芳 給 劉 培 基 的 新 年 卡 , 她 寫 「 人 生 在 世 只 是 一 場 夢 , 一 切 皆 有 天 意 。 」 她 希 望 可 以 和 最 好 的 朋 友 歡 度 可 能 是 短 暫 但 多 姿 多 采 及 豐 富 的 時 光 。 「 只 要 我 感 覺 不 到 痛 就 已 好 , 更 有 可 能 我 完 全 好 晒 呢 ﹗ 我 相 信 自 己 一 定 得 , 求 求 你 啦 Eddie , 畀 我 決 定 一 次 啦 好 嗎 ﹖ 」

首 次 電 療 腫 瘤 消 失

在 梅 艷 芳 最 後 的 歲 月 中 , 她 沒 有 以 病 人 的 狀 態 公 開 露 面 。 期 間 劉 培 基 介 紹 北 京 的 教 授 給 她 治 病 , 又 陪 她 到 蘇 州 與 上 海 求 醫 , 他 亦 一 直 為 梅 艷 芳 保 守 她 病 重 的 秘 密 。 劉 培 基 教 阿 梅 用 手 機 發 短 訊 , 他 們 便 以 深 情 短 訊 溝 通 。 2003 年 7 月 , 梅 艷 芳 接 受 了 首 次 電 療 , 腫 瘤 出 血 很 嚴 重 , 但 電 療 後 腫 瘤 竟 然 消 失 了 。 當 時 她 的 情 緒 反 覆 , 有 時 會 開 心 地 說 自 己 好 番 了 , 但 又 感 到 死 亡 的 接 近 , 只 淡 然 地 說 無 所 謂 。

「 唔 做 無 得 做 啦 ﹗ 」

阿 梅 堅 持 完 成 最 後 的 演 唱 會 , 因 為 她 想 跟 歌 迷 再 聚 一 次 。 其 次 是 她 真 的 希 望 穿 一 次 婚 紗 , 她 選 擇 嫁 給 舞 台 。 開 Show 前 她 虛 弱 得 無 法 綵 排 , 堅 持 要 舉 行 演 唱 會 是 因 為 ﹕ 「 唔 做 無 得 做 啦 ﹗ 」

演 唱 會 後 , 阿 梅 仍 未 肯 停 下 來 , 她 說 如 果 不 工 作 , 她 會 胡 思 亂 想 , 做 的 話 不 會 想 太 多 。 她 說 ﹕ 「 做 完 化 療 後 很 辛 苦 … … 要 是 面 前 有 一 碗 毒 藥 , 一 定 會 喝 下 去 … … 」

2003 年 12 月 , 梅 艷 芳 幾 乎 整 個 月 在 醫 院 , 平 安 夜 劉 培 基 再 探 她 時 , 她 已 大 部 分 時 間 在 睡 覺 , 醫 生 亦 為 她 插 喉 。 12 月 29 日 下 午 4 時 , 醫 生 叫 親 屬 多 陪 她 , 應 該 是 這 個 鐘 頭 的 事 了 。 梅 艷 芳 的 朋 友 陸 續 到 醫 院 見 她 最 後 一 面 , 她 堅 持 到 12 月 30 日 的 凌 晨 2 時 50 分 才 離 開 。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