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個 人 專 訪 ::.:.:..
1984年 | - | 梅 艷 芳 誘 供 吐 露 第 七 度 戀 情
1984-16a.jpg 廿 歲 的 女 子 , 能 有 甚 麼 成 就 ? 她 們 多 是 尚 在 爹 娘 膝 下 詐 嬌 ; 或 尚 在 學 府 裡 苦 讀 ; 或 正 開 始 自 立 謀 業 , 就 算 是 野 心 勃 勃 的 , 廿 歲 的 女 子 , 尚 是 簡 單 而 力 薄 的 。

然 而 , 梅 艷 芳 卻 是 個 例 外 。

她 的 成 就 不 止 唱 歌 , 還 包 括 待 人 和 處 世 。

相 信 凡 是 接 觸 過 她 的 娛 樂 記 者 , 皆 會 領 首 道 : 「 這 女 子 的 確 不 簡 單 , 圈 裡 有 誰 能 比 ? 」 許 多 人 喜 歡 她 不 單 是 她 的 歌 , 還 有 她 的 言 談 、 態 度 和 性 恪 。

梅 艷 芳 不 愛 說 人 是 非 , 但 也 不 愛 被 人 說 是 非 。 她 應 付 謠 言 的 方 法 , 並 不 像 兩 類 極 端 的 藝 人 , 一 是 縮 起 頭 來 任 人 講 , 抱 著 「 謠 言 止 於 智 者 」 ; 另 一 是 滿 腔 怒 火 的 召 開 記 者 招 待 會 或 發 律 師 信 。

「 我 不 犯 人 , 但 這 並 不 表 示 我 必 須 委 屈 求 全 的 做 人 。 」 梅 艷 芳 一 臉 坦 蕩 蕩 的 說 。

所 以 , 當 上 回 有 謠 言 說 她 吸 毒 、 墮 胎 或 產 子 過 , 說 她 虛 報 年 齡 , 她 沒 有 縮 起 頭 來 , 也 未 曾 著 緊 公 開 澄 清 , 只 是 輕 描 淡 寫 的 說 : 「 是 非 者 大 可 分 秒 不 離 的 跟 進 跟 出 , 他 再 要 任 何 最 齊 全 的 檢 驗 報 告 , 我 都 會 呈 上 , 至 於 懷 疑 年 齡 , 我 也 可 出 示 出 世 紙 和 身 份 證 。 」

梅 艷 芳 就 是 此 十 足 十 男 人 豪 爽 寬 豁 的 性 恪 , 結 交 了 許 多 純 粹 友 情 的 男 朋 友 , 反 而 女 子 友 情 較 少 。 甚 至 她 比 許 多 男 子 更 慷 慨 大 方 , 膽 肝 重 義 。

她 並 沒 有 向 記 者 自 跨 她 的 江 湖 義 氣 。 只 是 別 人 告 訴 了 筆 者 , 而 向 她 誘 供 的 。 她 借 錢 給 人 , 連 眉 頭 都 不 皺 一 下 , 又 以 自 己 的 名 氣 助 同 行 新 秀 在 餐 廳 唱 歌 賺 外 快 。

「 舉 手 之 勞 , 何 樂 而 不 為 呢 ! 」 她 說 : 「 我 們 是 好 兄 弟 姊 妹 , 該 是 共 患 難 共 享 福 的 嘛 ! 」

1984-16b.jpg 說 來 令 人 萬 分 感 動 , 難 怪 羅 君 左 、 胡 渭 康 等 人 一 旦 獲 悉 她 的 緋 聞 時 , 便 馬 上 護 著 她 的 向 記 者 開 炮 反 擊 。 那 種 友 愛 , 圈 內 有 幾 人 配 享 有 ? 」

我 們 幾 乎 誤 信 梅 艷 芳 的 外 表 ; 冷 漠 、 滄 桑 、 成 熟 , 原 來 全 都 是 虛 有 的 外 在 形 象 。 其 實 , 經 過 那 些 歲 月 和 經 歷 , 她 的 感 情 仍 如 她 的 年 紀 , 年 輕 得 飛 揚 。

梅 艷 芳 對 朋 友 是 有 著 熱 情 的 , 她 常 把 朋 友 帶 回 家 吃 飯 , 所 以 她 的 家 人 對 她 的 朋 友 一 目 了 然 。 而 最 近 , 她 租 了 個 單 位 , 也 時 而 留 朋 友 過 夜 , 男 男 女 女 一 大 班 的 。

我 有 點 吃 驚 於 她 的 開 放 。 她 反 應 敏 捷 的 馬 上 解 釋 : 「 在 我 家 留 夜 , 男 的 都 是 做 廳 長 , 睡 沙 發 及 地 板 , 我 分 配 好 女 的 在 睡 房 , 沒 有 人 敢 在 我 屋 子 裡 亂 來 , 他 們 在 外 面 要 怎 樣 , 我 眼 不 見 為 淨 。 」 她 特 別 強 調 :
「 但 在 我 這 裡 就 要 聽 我 的 , 否 則 斷 絕 來 往 ! 」

談 到 戀 愛 . 她 自 嘲 的 說 : 「 我 永 遠 是 個 失 敗 者 。 」

筆 者 糾 正 她 : 「 那 可 斷 然 說 永 遠 呢 ? 妳 才 廿 歲 罷 了 。 」

廿 歲 的 女 子 , 愛 情 開 花 不 結 果 多 的 是 , 這 是 必 然 的 現 象 , 何 必 耿 耿 於 懷 ?

「 我 並 無 耿 耿 於 懷 , 對 愛 情 我 看 得 很 開 的 , 拉 倒 就 拉 倒 了 。 」 梅 艷 芳 一 派 酒 脫 不 在 乎 的 表 情 。 她 是 個 豪 爽 而 坦 蕩 蕩 的 女 子 , 決 不 甘 為 男 女 私 情 要 生 要 死 。

「 只 是 當 人 家 問 及 我 的 戀 愛 時 , 我 才 就 會 想 起 那 六 次 的 失 敗 , 說 了 也 不 會 再 放 在 心 裡 。 」

她 輕 描 淡 寫 的 表 示 , LOVE IS OVER , 但 她 依 然 不 會 孤 獨 , 主 要 的 是 因 為 她 沒 有 放 深 濃 的 感 情 下 去 。

她 說 : 「 那 幾 次 的 失 敗 , 其 實 都 是 由 於 性 恪 、 思 想 的 不 投 契 , 沒 有 第 三 者 存 在 , 所 以 彼 此 好 好 的 聚 , 也 好 好 的 散 。 」

所 以 , 她 在 台 上 唱 LOVE IS OVER 唱 得 凄 凄 楚 楚 , 但 心 裡 並 無 傷 痛 。 「 也 只 有 像 甄 妮 那 般 情 形 的 人 , 才 會 把 失 去 丈 夫 的 那 份 悲 絕 的 傷 情 完 全 投 入 歌 中 , 聲 淚 俱 下 的 唱 出 來 , 扯 痛 全 場 聽 眾 的 心 。 」 甄 妮 在 日 前 開 演 唱 會 , 一 唱 及 此 歌 七 天 中 哭 足 六 天 。

而 梅 艷 芳 , 她 唱 得 雖 也 好 , 但 因 為 是 個 幸 福 的 人 , 而 且 又 正 沐 浴 愛 河 , 心 底 裡 就 完 全 不 會 有 傷 痛 的 感 情 。

幾 經 誘 供 , 才 知 梅 艷 芳 又 覓 獲 情 人 。

「 他 大 我 幾 歲 而 已 , 剛 從 海 外 留 學 回 港 , 如 今 為 商 , 我 們 認 識 才 只 三 個 多 月 。 」 她 簡 單 的 描 述 。

「 三 個 多 月 的 日 子 , 就 足 以 令 妳 接 受 和 付 出 感 情 ? 」 筆 者 訝 異 的 問 道 。

「 這 是 眼 緣 嘛 ! 」 她 笑 說 : 「 那 種 心 底 觸 電 的 感 情 並 不 會 因 時 空 的 長 短 距 離 來 肯 定 , 有 情 緣 的 話 , 一 旦 初 識 便 鍾 情 上 了 , 反 而 相 識 長 久 的 , 時 常 相 處 也 不 會 來 電 。 」

最 近 , 梅 艷 芳 除 了 忙 於 拍 拖 外 , 也 忙 於 自 我 進 修 , 因 為 英 文 底 字 不 夠 基 礎 , 她 請 了 一 位 英 語 教 師 來 教 她 英 文 。

「 我 諗 書 諗 得 不 多 , 如 今 知 道 書 到 用 時 方 恨 少 。 」 對 此 , 她 是 頗 為 遺 憾 的 。

「 至 於 日 文 , 我 已 學 了 差 不 多 , 最 近 因 為 忙 才 暫 停 , 改 日 才 繼 續 學 習 高 級 文 。 」 梅 艷 芳 學 會 皮 毛 就 往 日 本 逛 了 幾 趟 , 且 還 有 唱 日 語 歌 , 也 和 偶 像 西 城 秀 樹 結 交 朋 友 。

說 到 日 文 , 她 就 一 股 激 奮 的 告 訴 我 , 她 有 多 愛 日 本 這 個 國 家 。 她 說 : 「 如 果 『 九 七 問 題 』 要 以 走 解 決 的 話 , 我 會 選 擇 移 民 日 本 。 」 但 日 本 要 不 要 接 受 她 , 那 也 是 一 個 問 題 哩 !

梅 艷 芳 表 示 , 任 何 國 家 都 比 不 上 香 港 , 而 也 只 有 香 港 最 適 合 她 這 種 性 恪 的 人 。

「 加 拿 大 太 閒 悶 、 英 國 太 死 氣 沉 沉 、 美 國 太 浮 。 」

「 唉 , 不 說 這 些 了 , 我 不 想 先 杞 人 憂 天 , 到 時 才 打 算 。 」 她 輕 輕 揮 揮 手 。

而 訪 問 也 在 此 告 一 段 落 。 梅 艷 芳 這 廿 歲 的 女 子 , 還 有 大 把 青 春 任 她 用 , 我 們 且 拭目 以 待 她 的 將 來 吧 !

文 : 圈 中 人

網 主 想 當 年 : 「 Anita 的 才 華 和 真 性 情 , 贏 得 很 多 記 者 的 支 持 和 愛 護 。 」

..:.:.::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