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個 人 專 訪 ::.:.:..
1984年 | 活 力 電 視 | 梅 艷 芳 在 舞 台 中 長 大
1984-10a.jpg梅 艷 芳 演 唱 會 梅 開 八 度 , 歌 迷 購 票 極 之 踴 躍 , 證 明 這 小 妮 子 著 實 在 她 過 人 的 魅 力 。 為 了 籌 備 演 唱 會 , 她 萬 分 緊 張 , 裡 裡 外 外 的 事 情 都 要 過 問 , 歌 迷 倒 是 擔 心 她 如 此 單 薄 的 身 子 , 要 連 續 這 麼 多 晚 拚 命 的 演 出 , 是 否 能 捱 得 住 。

梅 艷 芳 掛 著 平 日 一 貫 的 爽 朗 笑 容 說 :
「 放 心 吧 ! 我 頂 得 住 的 , 別 忘 了 我 是 在 舞 台 上 長 大 的 , 連 續 幾 晚 登 台 於 我 是 平 常 事 而 已 ! 」

這 倒 是 真 的 , 梅 艷 芳 四 歲 便 開 始 在 舞 台 上 演 唱 , 幾 乎 一 直 沒 有 停 過 , 說 她 在 舞 台 上 長 大 , 一 點 沒 有 誇 張 。 問 梅 艷 芳 何 以 年 紀 這 麼 小 便 愛 上 唱 歌 , 她 自 己 也 莫 明 奇 妙 。

「 我 相 信 這 是 天 生 的 , 或 許 因 為 媽 媽 太 愛 聽 歌 了 , 所 以 有 胎 教 , 我 一 出 世 便 愛 唱 歌 , 很 奇 妙 的 ! 小 時 候 , 媽 媽 是 粵 劇 發 燒 友 , 最 愛 組 織 劇 團 演 出 , 我 年 紀 小 小 便 跟 著 阿 哥 阿 胰 們 唱 小 曲 , 又 不 怕 醜 , 四 歲 就 學 上 爬 上 台 演 唱 , 真 笑 壞 人 。 」 梅 艷 芳 回 憶 著 說 , 又 忍 不 住 掩 咀 而 笑 。

眼 前 的 梅 艷 芳 和 初 成 名 之 時 , 真 是 判 若 兩 人 。 有 人 說 從 前 的 她 清 純 樸 素 , 不 失 少 女 矜 持 , 如 今 則 治 艷 成 熟 , 性 恪 豪 放 。 梅 艷 芳 對 此 不 以 為 然 , 她 說 :
「 我 覺 得 自 己 的 本 質 從 來 沒 變 , 可 能 是 外 表 有 令 人 脫 胎 換 骨 之 感 吧 , 這 是 一 個 藝 人 所 要 做 的 。 另 一 種 變 , 可 能 是 我 感 覺 機 會 來 了 , 我 必 須 加 把 勁 去 把 握 , 所 以 比 從 前 更 加 努 力 。 」

成 名 之 前 梅 艷 芳 捱 過 不 少 苦 日 子 。
「 香 港 的 夜 總 會 我 唱 過 多 少 間 已 經 數 不 清 了 , 我 唱 歌 只 為 興 趣 , 當 時 沒 有 想 過 什 麼 成 名 不 成 名 , 但 有 些 人 對 我 們 這 些 唱 夜 總 會 的 十 分 鄙 視 , 常 在 背 後 說 些 不 好 聽 的 說 話 , 又 說 我 們 永 遠 沒 有 出 頭 。 那 時 我 暗 下 決 心 , 如 果 將 來 我 有 機 會 成 名 的 時 候 , 一 定 要 努 力 做 好 , 不 能 衰 給 那 些 人 看 。 」

從 四 歲 登 台 , 九 歲 跟 張 雲 老 師 學 唱 歌 , 到 賣 唱 於 各 夜 總 會 , 十 五 歲 時 的 梅 艷 芳 忽 然 感 到 對 唱 歌 有 厭 倦 之 感 。
「 可 能 因 為 讀 書 成 績 不 太 好 , 又 覺 得 自 己 唱 了 這 麼 多 年 , 似 乎 沒 有 什 麼 突 破 , 就 有 一 種 收 拾 心 情 , 專 心 讀 書 的 想 法 。 可 是 命 往 往 很 難 抗 拒 , 恰 巧 那 個 時 候 , 我 在 夜 總 會 認 識 了 杜 平 、 胡 楓 和 鍾 珍 妮 等 一 大 班 藝 人 , 他 們 都 鼓 勵 我 繼 續 唱 下 去 , 別 把 過 去 的 努 力 白 費 。 我 的 媽 媽 與 森 森 的 母 親 是 世 交 , 後 來 我 還 跟 斑 斑 、 森 森 和 李 振 輝 一 道 到 吉 隆 坡 登 台 , 頗 受 歡 迎 。 」 梅 艷 芳 一 口 氣 地 說 。

一 時 的 想 法 沒 有 令 梅 艷 芳 放 棄 唱 歌 , 但 一 次 大 病 就 幾 乎 使 她 永 遠 不 能 再 唱 。 十 七 歲 那 年 她 因 為 辛 勞 過 度 , 一 度 失 聲 , 聲 帶 發 炎 , 這 對 熱 愛 歌 唱 的 梅 艷 芳 真 是 一 記 不 輕 的 打 擊 。 醫 生 曾 規 勸 她 以 後 別 再 唱 歌 了 , 她 死 也 不 肯 相 信 , 向 醫 生 求 情 , 最 後 醫 生 只 好 說 , 唱 還 可 以 唱 , 但 一 定 不 能 再 像 以 前 那 樣 唱 高 調 子 的 歌 , 必 須 轉 唱 低 調 的 , 而 且 不 能 令 聲 帶 過 勞 。 為 了 繼 續 歌 唱 , 她 只 好 聽 醫 生 的 吩 咐 , 然 而 她 很 擔 心 自 己 的 歌 路 從 此 狹 窄 , 不 再 受 聽 眾 歡 迎 。

1984-10b.jpg終 於 , 她 又 復 出 演 唱 , 想 不 到 轉 唱 低 調 歌 曲 , 居 然 無 心 插 柳 地 使 她 形 成 了 一 種 個 人 的 歌 唱 風 格 , 更 顯 出 她 歌 聲 的 獨 特 韻 味 和 魅 力 , 這 是 她 始 料 不 及 的 。

參 加 無 線 第 一 屆 新 秀 歌 唱 比 賽 可 說 是 梅 艷 芳 歌 唱 事 業 的 一 大 突 破 。 她 回 憶 起 當 時 的 情 況 :
「 參 加 比 賽 是 我 姊 姊 鼓 勵 我 的 , 本 來 我 沒 有 想 過 參 加 , 她 卻 說 既 然 唱 了 這 麼 多 年 , 何 不 以 比 賽 方 式 讓 有 專 業 水 準 的 人 來 肯 定 一 下 我 們 的 成 績 呢 ? 我 聽 了 覺 得 她 說 得 很 有 道 理 , 便 和 她 一 道 參 加 , 後 來 我 入 選 決 賽 , 姊 姊 則 落 選 了 。 」

進 入 決 賽 後 梅 艷 芳 感 到 壓 力 很 大 , 因 為 她 唱 了 這 麼 多 年 歌 , 假 若 輸 了 , 真 怕 受 不 起 打 擊 , 而 且 面 對 的 對 手 個 個 實 力 高 強 , 她 有 一 種 只 許 勝 不 許 敗 的 決 心 。 結 果 , 她 以 出 色 的 歌 藝 和 獨 特 的 台 風 , 憑 一 首 「 風 的 季 節 」 勝 出 , 成 為 第 一 屆 新 秀 歌 后 。

得 獎 以 後 的 梅 艷 芳 , 得 到 華 星 的 力 捧 , 有 如 坐 白 金 升 降 台 似 的 , 知 名 度 直 線 上 升 , 她 的 聲 、 色 、 藝 在 全 新 的 包 裝 下 , 發 揮 得 淋 漓 盡 致 , 迷 住 了 無 數 歌 迷 。 她 的 「 心 債 」 、 「 赤 色 梅 艷 芳 」 、 「 梅 艷 芳 飛 躍 舞 台 」 等 暢 銷 唱 片 , 使 她 成 為 了 超 級 的 白 金 巨 星 , 又 獲 得 、 「 IFPI 」 新 人 獎 。 去 年 她 被 提 名 為 最 受 歡 迎 女 歌 手 , 結 果 被 甄 妮 擊 敗 , 但 今 年 她 卻 被 認 為 是 必 然 的 得 獎 人 選 , 真 可 謂 前 途 未 可 限 量 。

在 電 影 方 面 梅 艷 芳 亦 有 涉 獵 , 而 且 表 現 出 色 , 曾 演 過 「 緣 份 」 、 「 歌 舞 昇 平 」 等 多 部 電 影 , 更 奪 得 香 港 電 影 金 像 獎 最 佳 女 配 角 的 榮 譽 。 梅 艷 芳 真 可 謂 天 生 的 表 演 材 料 , 儘 管 未 有 正 式 學 過 演 技 , 卻 有 如 此 驕 人 的 成 績 。

「 今 後 我 會 在 歌 唱 和 演 戲 兩 方 面 繼 續 努 力 , 我 絕 不 會 辜 負 對 我 有 所 期 望 的 朋 友 ! 」

梅 艷 芳 作 出 V 字 型 的 勝 利 手 勢 , 表 示 她 的 決 心 。 我 們 且 看 這 果 光 燦 燦 的 耀 目 巨 星 , 如 何 再 發 光 發 熱 吧 ! 在 此 謹 祝 她 的 演 唱 會 得 到 絕 對 的 成 功 !


撰 文 : 小 燕 子


網 主 感 想 : 「真 的 很 懷 念 Anita 在 舞 台 上 的 風 采 。 」

..:.:.::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