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個 人 專 訪 ::.:.:..
1983年 | - | 一 珠 勁 草
1983-02.jpg愛 草, 說 不 上 原 因 。

亂 草 也 好 , 如 茵 的 草 也 好 ; 但 , 我 不 愛 枯 草 , 我 厭 惡 那 頹 萎 的 顏 色 。 我 只 愛 鮮 妍 的 、 綠 嫩 的 草 。

曾 經 有 過 睡 草 床 的 日 子 。 那 時 , 我 挺 喜 歡 躺 在 高 高 、 長 長 的 青 草 叢 裡 , 凝 看 風 中 草 兒 的 舞 姿 。

青 春 的 草 象 微 著 青 春 不 老 的 氣 息 。 愛 它 的 隨 處 應 生 , 永 不 低 屈 的 性 情 ; 我 愛 它 樸 實 無 華 、 恬 寡 淡 欲 的 心 志 。

曾 幻 想 自 己 有 一 座 絕 世 孤 樓 , 而 樓 前 芳 草 接 連 天 涯 的 景 象 ! 我 欣 羡 慕 草 兒 的 剛 柔 並 致 , 忍 氣 吞 聲 , 絕 不 為 強 力 所 屈 服 的 精 神 。 可 別 小 看 那 小 小 的 綠 草 , 卻 可 以 使 我 從 中 暫 忘 煩 惱 、 憂 愁 , 對 它 凝 思 半 日

有 人 說 草 最 賤 ; 但 ,小 草 真 賤 嗎 ? 我 常 自 問 。

若 僅 看 小 草 的 一 面 而 責 其 低 賤 , 這 豈 不 是 以 偏 概 全 、 抹 殺 事 實 嗎 ? 像 小 草 這 樣 具 有 高 尚 堅 實 的 內 涵 , 卻 因 生 存 之 微 不 足 道 而 被 歧 視 , 那 麼 高 低 貴 賤 的 區 分 又 如 何 來 明 辨 ?

在 如 此 波 濤 洶 湧 的 社 會 裡 , 我 甘 願 做 一 株 無 名 小 草 , 學 習 它 那 隨 處 應 生 , 永 不 低 屈 的 性 情 , 在 人 生 漫 長 的 旅 途 中 , 默 默 的 耕 耘 一 生 。

雖 無 立 大 功 建 大 業 的 輝 煌 成 就 ; 但 , 若 能 終 身 抱 定 不 屈 不 移 的 精 神 , 縱 使 渺 小 一 如 小 草 者 , 而 此 生 又 有 何 憾 呢 ?


撰 文 : 梅 艷 芳



網 主 感 想 : 「 越 舊 的 訪 問 就 越 罕 有 , 由 Anita 寫 的 就 更 見 珍 貴 了 , 本 訪 問 由 【 鳳 梨 酥 】 提 供 。
http://hk.myblog.yahoo.com/jw_bb2002 」

..:.:.::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