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個 人 專 訪 ::.:.:..
1987年 | 姊 妹 | 梅 艷 芳 臨 出 院 前 會 見 記 者 揭 露 她 可 以 公 開 的 入 院 真 相
1987-21.jpg 她 表 示 入 院 是 因 為 胃 病 發 作 , 否 認 為 成 龍 而 自 殺 ......

日 益 消 瘦 的 梅 艷 芳 , 健 康 令 人 擔 心 , 尤 其 是 近 年 來 , 進 出 醫 院 的 次 數 頻 密 。

五 月 廿 六 日 , 接 到 一 位 行 家 的 電 話 , 她 說 : 「 阿 梅 進 了 醫 院 。 」

「 不 出 奇 呀 , 準 又 是 胃 病 發 作 。 」

「 不 知 道 甚 麼 原 因 , 但 聽 說 今 次 情 況 很 嚴 重 。 」

聽 到 她 這 樣 說, 便 立 即 往 養 和 醫 院 看 看 情 況 怎 樣 。

甫 踏 出 電 梯 , 便 看 到 一 大 班 記 者 聚 集 , 原 來 今 次 不 准 進 病 房 內 採 訪 。 以 往 阿 梅 進 院 , 她 都 很 體 諒 記 者 的 , 情 願 犧 牲 少 許 休 息 時 間 也 讓 記 者 拍 照 交 差 , 但 這 次 卻 採 取 強 硬 態 度 , 增 加 了 情 況 嚴 重 的 可 信 性 。

第 二 天 阿 梅 入 院 的 消 息 見 報 , 傳 說 紛 紜 , 說 她 仰 藥 自 殺 , 又 說 她 的 腸 胃 及 腎 臟 捐 害 很 大 。

看 到 這 些 報 導 , 梅 媽 媽 很 不 高 興 , 立 即 走 出 病 房 向 記 者 訴 說 阿 梅 入 院 經 過 。

「 她 沒 有 吃 過 量 藥 物 , 也 沒 有 洗 胃 , 那 些 都 是 謠 言 。 」

但 因 為 阿 梅 始 終 未 肯 見 人 , 相 信 梅 媽 媽 說 話 的 人 並 不 多 。

廿 八 日 下 午 一 時 半 , 阿 梅 的 一 位 女 朋 友 走 出 病 房 , 向 記 者 說 阿 梅 已 肯 接 受 訪 問 及 拍 照 。

坐 在 病 房 梳 化 上 的 阿 梅 , 雖 然 化 了 , 但 仍 難 掩 臉 上 的 蒼 白 。

「 很 多 謝 大 家 的 關 心 , 不 過 有 許 多 報 導 都 不 是 真 確 的 。 」

阿 梅 憶 述 當 日 進 院 的 經 過 , 她 說 本 來 廿 六 日 , 她 有 拍 片 早 班 的 通 告 , 但 前 一 晚 貪 玩 , 跟 阿 B 及 陳 友 等 人 去 吃 飯 飲 酒 , 一 飲 就 飲 到 凌 晨 四 時 許 才 回 家 , 因 為 第 二 天 晨 早 六 時 通 告 , 她 怕 起 不 了 床 , 便 叮 囑 她 的 助 手 阿 成 , 六 時 許 到 她 家 中 叫 她 起 床 。

誰 知 她 甫 上 睡 床 , 胃 病 就 發 作 , 劇 痛 很 厲 害 。

「 我 的 胃 一 向 有 事 , 胃 病 時 時 發 作 , 所 以 我 也 不 為 意 , 隨 即 便 吃 了 醫 生 開 的 胃 藥 , 平 時 胃 病 發 作 , 吃 了 這 些 胃 藥 很 快 就 無 事 , 但 這 次 卻 相 反 , 吃 了 之 後 , 胃 痛 更 厲 害 , 而 直 流 冷 汗 。 」

「 這 樣 辛 苦 , 為 甚 麼 不 叫 菲 傭 ? 」

「 我 好 想 叫 , 但 痛 得 我 捲 作 一 團 出 不 了 聲 , 幸 好 過 了 不 久 , 阿 成 來 我 家 , 見 我 這 樣 便 立 即 送 我 入 醫 院 。 」

進 了 醫 院 , 醫 生 替 她 打 了 支 止 痛 針 , 她 便 睡 著 了 , 可 能 因 為 這 樣 人 家 以 為 她 昏 迷 。

「 既 然 你 沒 大 問 題 , 為 甚 麼 不 肯 見 記 者 , 讓 他 們 亂 猜 ? 」


「 一 來 自 己 子 太 憔 悴 , 不 想 見 報 , 二 來 太 多 不 忠 實 的 報 道 , 我 的 情 緒 降 至 最 低 點 , 不 想 見 人 。 」


對 於 外 間 傳 她 為 成 龍 自 殺 , 她 很 介 意 。

「 我 跟 他 是 好 朋 友 , 不 希 望 因 這 件 事 影 響 大 家 的 友 誼 。 」

她 這 次 入 院 , 純 粹 是 胃 病 發 作 , 她 強 調 已 經 沒 事 。

「 醫 生 說 我 吃 了 刺 激 性 食 物 才 會 出 事 , 叫 我 以 後 飲 食 要 小 心 。 」

有 人 說 她 今 次 的 主 診 醫 生 , 是 泌 尿 專 科 , 所 以 有 人 擔 心 , 她 的 腎 臟 有 問 題 。

「 我 一 向 都 患 有 輕 微 腎 病 , 這 點 是 真 的 , 但 今 次 我 只 是 胃 部 有 問 題 , 別 無 其 他 原 因 。 」

醫 生 說 她 吃 刺 激 性 食 物 對 胃 便 有 影 響 , 叮 囑 她 不 要 喝 酒 , 但 有 時 在 多 個 場 合 見 她 , 她 都 喝 酒 , 把 醫 生 的 說 話 當 作 耳 邊 風 。

後 來 , 有 位 接 近 她 的 人 說 : 「 阿 梅 本 身 不 喜 喝 酒 , 亦 常 提 點 別 人 制 止 她 喝 酒 , 但 她 很 重 視 朋 友 , 對 於 別 人 敬 酒 , 她 是 從 不 推 卻 的 。 」

所 以 , 作 為 阿 梅 的 朋 友 , 為 了 她 的 健 康 著 想 , 最 好 別 向 她 敬 酒 。 除 了 喝 酒 之 外 , 她 很 依 從 醫 生 的 吩 咐 。

以 前 , 阿 梅 恃 著 自 己 捱 得 , 試 過 三 、 四 天 不 吃 東 西 , 還 自 封 為 「 亞 洲 鐵 人 」 , 但 上 次 胃 病 入 院 , 醫 生 說 她 的 胃 幾 乎 穿 了 , 她 才 感 覺 到 健 康 的 重 要 。


「 你 這 麼 辛 苦 , 應 該 多 點 休 息 。 」

「 你 估 我 唔 想 咩 , 不 過 有 時 真 是 人 在 江 湖 , 身 不 由 己 , 就 如 去 年 底 , 以 為 今 年 三 月 可 以 休 息 一 下 , 誰 知 到 三 月 又 有 一 大 堆 工 作 , 以 為 六 月 有 假 期 , 誰 知 又 是 妄 想 。 」

工 作 太 緊 張 , 是 阿 梅 胃 病 的 致 命 傷 。

「 我 也 不 期 望 胃 病 完 全 康 復 , 總 之 不 常 發 作 就 已 心 滿 意 足 。 」

「 阿 梅 , 聽 說 你 近 期 情 緒 很 低 落 。 」

「 是 真 的 , 因 為 先 陣 子 我 去 了 日 本 工 作 , 那 期 間 香 港 常 下 大 雨 , 我 的 家 中 有 十 頭 犬 隻 , 我 對 牠 們 是 如 珠 如 寶 的 , 有 一 天 大 雨 , 我 家 的 菲 傭 不 准 大 頭 的 犬 隻 進 屋 , 有 兩 隻 就 被 雨 水 淋 病 , 到 我 回 家 之 時 已 經 死 了 。 另 外 有 一 頭 牧 羊 狗 也 淋 病 , 拖 到 近 期 也 死 了 , 我 好 傷 心 。 」

阿 梅 是 出 名 愛 狗 之 人 , 這 位 菲 傭 累 死 她 三 頭 狗 , 她 氣 死 了 。

「 我 問 她 為 甚 麼 不 讓 狗 隻 進 屋 , 她 持 的 理 由 竟 是 怕 弄 污 傢 俬 , 在 我 面 前 , 她 對 狗 隻 的 態 度 很 好 , 但 背 著 我 , 她 竟 是 這 麼 沒 愛 心 , 在 我 眼 中 , 這 三 條 生 命 比 傢 俬 重 要 得 多 。 」

阿 梅 今 時 今 日 的 地 位 , 身 上 穿 的 衣 服 往 往 價 值 數 萬 元 , 但 她 卻 從 不 穿 皮 草 , 更 不 曾 擁 有 過 一 件 皮 草 。

「 我 覺 得 一 件 皮 草 等 如 一 條 生 命 , 少 一 個 人 穿 皮 草 等 於 少 殺 一 頭 動 物 , 所 以 我 對 皮 草 沒 有 好 感 , 也 不 曾 想 過 要 擁 有 一 件 皮 草 。 」

阿 梅 是 個 愛 惜 生 命 的 人 , 她 不 會 做 傻 事 的 。

休 息 了 幾 天 , 六 月 一 日 她 又 恢 復 工 作 。

「 這 樣 工 作 法 , 幾 時 才 可 有 多 點 休 息 ? 」

「 廿 八 歲 咯 , 我 知 道 自 己 的 樣 貌 容 易 『 殘 』 , 到 廿 八 歲 就 沒 姿 色 了 , 所 以 到 時 無 論 如 何 都 要 退 出 , 現 在 唯 有 搏 殺 多 五 年 , 到 時 才 慢 慢 嘆 。」

阿 梅 這 次 進 院 , 令 全 港 報 章 雜 誌 的 記 者 虛 驚 一 場 , 希 望 工 作 狂 的 她 , 在 這 五 年 間 小 心 身 體 , 免 愛 護 她 的 人 擔 心 。


文 : 阿 佩

網 主 想 當 年 : 「 工 作 忙 碌 加 上 應 酬 多 , 休 息 時 間 少 之 又 少 , 因 此 常 常 都 有 Anita 身 體 不 適 病 倒 的 報 導 ,Fans 看 了 有 關 報 導 自 然 心 痛 。 」

轉 載 自 "My Mui" 網 頁 , 感 謝 Carina 受 權 本 網 轉 載 。 ( 註 : My Mui 網 頁 現 已 關 閉 )

..:.:.::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