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個 人 專 訪 ::.:.:..
1987年 | 新 時 代 | 金 馬 銅 像
1987-16.jpg重 重 的 壓 力 不 輕 的 鼓 勵

梅 艷 芳 近 年 來 在 事 業 上 的 成 績 , 似 乎 在 告 知 我 們 什 麼 叫 做 運 氣 , 她 的 成 就 沒 有 止 息 的 延 續 下 去 , 首 先 是 唱 歌 , 後 來 是 電 影 , 連 奪 了 兩 年 全 港 最 佳 女 歌 手 不 止 , 剛 從 台 灣 回 來 的 她 , 更 牢 牢 的 握 著 一 座 金 馬 銅 像 。

一 向 見 慣 大 場 面 的 她 , 面 對 數 萬 歌 迷 似 是 那 麼 輕 鬆 , 但 今 次 從 機 場 的 閘 口 走 出 來 的 她 , 見 到 數 十 名 記 者 和 歌 迷 , 竟 然 也 高 興 得 差 點 兒 流 下 淚 , 甚 至 說 不 出 話 來 , 一 直 被 人 群 簇 擁 至 記 者 室 坐 下 後 , 她 始 能 定 定 的 笑 , 手 的 緊 握 那 銅 像 , 連 忙 的 吻 過 不 停 , 以 下 的 就 是 她 的 幾 段 說 話 。

「 在 頒 獎 那 天 , 我 本 來 已 準 備 好 講 詞 , 要 多 謝 這 個 多 謝 那 個 , 可 是 當 時 我 一 聽 到 司 儀 叫 我 的 名 字 , 嚇 得 腦 袋 一 片 空 白 , 上 到 台 時 , 我 真 的 想 哭 , 只 是 當 晚 穿 了 華 貴 旗 袍 , 化 了 濃 , 一 旦 哭 出 來 就 會 變 成 大 花 面 , 什 麼 儀 態 也 沒 有 了 。 」

「 當 天 晚 上 , 我 們 一 伙 人 在 酒 店 房 中 大 事 慶 祝 , 電 話 響 個 不 停 , 全 都 是 朋 友 們 祝 賀 我 得 獎 , 連 日 本 富 士 電 視 台 的 朋 友 也 打 長 途 電 話 來 , 我 實 在 高 興 到 不 得 了 。 」

「 講 真 , 今 次 的 得 獎 , 一 半 當 然 是 運 氣 , 另 一 半 則 是 自 己 的 努 力 , 我 相 信 的 是 , 只 要 你 願 意 付 出 努 力 , 假 以 時 日 , 一 定 會 收 到 成 果 的 , 比 方 今 次 我 為 了 這 部 《 胭 脂 扣 》 , 我 看 了 不 少 書 , 如 《 阮 玲 玉 》 , 我 發 覺 自 己 的 身 世 如 阮 玲 玉 有 點 相 似 , 又 似 《 胭 脂 扣 》 的 如 花 , 由 於 太 著 迷 於 這 兩 個 人 物 , 所 以 曾 經 有 段 時 間 , 差 點 走 火 入 魔 , 當 正 自 己 是 如 花 。 」

「 雖 然 我 今 次 憑 《 胭 脂 扣 》 這 部 比 較 上 藝 術 成 份 高 的 電 影 得 獎 , 並 不 代 表 我 以 後 會 全 拍 這 種 戲 , 間 中 也 要 拍 番 兩 部 比 較 賣 座 的 喜 劇 之 類 , 我 也 要 吃 飯 的 嘛 。 」

「 話 雖 我 在 電 影 方 面 有 所 成 就 , 但 我 決 不 會 全 身 投 入 拍 戲 , 唱 歌 仍 是 我 最 愛 , 以 後 我 仍 會 作 歌 影 兩 棲 , 直 至 我 退 休 為 止 。 」

「 今 次 我 得 獎 , 可 以 說 是 對 本 港 的 女 演 員 的 一 種 鼓 舞 , 香 港 的 電 影 一 向 是 以 男 性 為 中 心 , 例 如 《 英 雄 本 色 》 這 類 電 影 , 而 《 胭 脂 扣 》 是 一 部 以 女 性 為 主 的 電 影 , 我 自 己 非 常 慶 幸 可 以 飾 演 如 花 一 角 , 我 希 望 自 我 得 獎 後 , 香 港 的 女 演 員 以 後 更 加 努 力 , 為 香 港 電 影 爭 取 更 多 殊 榮 。 」

記 者 不 斷 的 叫 她 提 起 那 個 金 馬 銅 像 , 但 梅 艷 芳 卻 說 「 很 重 啊 , 是 不 是 真 銅 做 的 ? 」 不 錯 , 這 尊 銅 像 真 的 給 予 阿 梅 很 重 壓 力 , 又 有 不 輕 的 鼓 勵 。

文 : Minna


網 主 想 當 年 : 「 我 喜 歡 Anita 的 歌 , 也 同 樣 愛 看 她 的 電 影 , 她 的 演 技 更 是 越 演 越 好 , 在 香 港 影 壇 上 是 一 位 不 可 多 得 的 女 演 員 。 」

轉 載 自 "My Mui" 網 頁 , 感 謝 Carina 受 權 本 網 轉 載 。 ( 註 : My Mui 網 頁 現 已 關 閉 )

..:.:.::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