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個 人 專 訪 ::.:.:..
1987年 | 電 視 周 刊 | 梅 艷 芳 終 於 一 走 了 之
1987-10.jpg梅 姑 姑 自 入 院 開 始 , 就 不 斷 的 傳 出 有 關 她 入 院 的 各 種 推 測 , 致 令 梅 姑 姑 對 此 感 到 極 端 的 煩 惱 !

但 , 就 我 筆 者 所 認 識 的 她 而 言 , 對 她 入 院 的 消 息 , 已 不 再 感 到 有 甚 麼 稀 奇 了 !

記 得 初 認 識 她 時 , 她 常 常 都 對 我 訴 苦 說 :
「 這 幾 天 我 又 病 倒 了 ! 」

差 不 多 每 次 見 到 她 , 她 也 總 是 抱 病 的 狀 態 !

而 我 最 初 常 與 梅 姑 姑 見 面 的 地 方 , 總 是 在 醫 院 的 ! 可 是 , 當 時 的 我 , 祇 是 代 表 公 司 去 探 望 她 而 已 , 而 且 在 梅 姑 姑 的 懇 求 下 , 我 通 常 都 不 會 把 這 些 消 息 發 出 去 的 , 因 為 站 在 朋 友 立 場 而 言 , 我 總 希 望 她 能 夠 有 充 份 時 間 休 息 的 , 而 且 , 她 入 院 的 原 因 , 也 沒 有 甚 麼 大 不 了 , 祇 是 胃 部 不 適 或 抽 筋 而 已 !


可 是 , 這 次 梅 姑 姑 入 院 的 消 息 , 似 乎 是 發 通 全 世 界 一 樣 ! 究 其 原 因 , 原 來 有 一 位 曾 當 個 護 士 的 記 者 姐 姐 , 因 有 線 眼 在 醫 院 , 所 以 才 會 搞 到 那 麼 大 件 事 !

唉 ! 這 次 可 害 慘 了 梅 姑 姑 呢 ! 因 為 全 世 界 的 記 者 也 要 見 她 , 弄 得 疲 憊 不 堪 的 她 , 也 沒 息 可 休 !

她 氣 憤 的 對 我 說 : 「 以 後 有 甚 麼 病 痛 , 打 死 也 不 會 入 醫 院 的 ! 」

「 為 甚 麼 呢 ? 醫 院 是 個 養 病 的 好 地 方 啊 ! 」 我 關 心 她 說 。

「 才 不 是 呢 ! 一 天 到 晚 , 整 班 記 者 守 在 門 外 , 不 見 他 們 , 又 怕 令 他 們 太 辛 苦 , 要 是 逐 一 接 見 , 我 可 怕 體 力 上 , 應 付 不 來 ! 既 然 入 院 更 加 忐 忑 不 安 , 倒 不 如 留 在 家 中 養 病 更 佳 ! 所 以 , 以 後 我 即 使 有 甚 麼 大 病 , 我 也 不 會 進 院 的 , 我 即 使 要 死 , 也 寧 可 死 在 家 中 ! 」

「 為 何 要 這 麼 說 呢 ? 」

「 唉 , 我 不 說 妳 是 不 明 的 了 ! 我 這 次 小 小 事 入 了 醫 院 , 就 傳 我 自 殺 呀 , 一 時 又 說 我 家 宅 風 水 不 佳 , 再 不 是 就 說 我 是 為 一 位 男 朋 友 而 自 殺 ! 嘿 , 一 下 子 , 甚 麼 新 聞 也 給 我 對 頭 的 衝 過 來 , 不 煩 死 我 才 怪 啊 ! 」

「 那 麼 , 究 竟 妳 位 居 跑 馬 地 的 住 所 怎 樣 呢 ? 是 不 是 真 的 很 邪 呢 ? 」

「 唉 , 他 們 要 說 甚 麼 就 甚 麼 吧 ! 」

「 但 , 我 也 不 甚 喜 歡 妳 那 所 住 宅 , 雖 然 裝 修 及 設 備 各 方 面 都 很 豪 華 , 但 不 知 怎 的 , 卻 有 一 種 不 大 舒 服 之 感 ! 」

「 我 可 不 覺 得 , 但 不 知 為 何 , 竟 然 有 很 多 人 說 我 因 為 家 宅 風 水 不 好 及 很 邪 , 所 以 要 急 於 賣 掉 房 子 ! 可 是 , 根 本 就 沒 有 這 回 事 ! 」

「 然 而 , 消 息 卻 是 甚 囂 塵 上 啊 ! 」

「 我 也 知 道 ! 但 , 我 知 所 以 曾 經 想 過 要 把 房 子 賣 出 , 就 是 因 為 我 的 門 外 , 常 常 也 有 一 班 小 朋 友 呀 , 歌 迷 呀 在 等 我 , 弄 得 我 好 像 常 被 監 視 似 的 , 出 出 入 入 , 簽 名 也 簽 到 手 軟 ! 妳 要 我 怎 樣 應 付 才 好 ! 然 而 , 最 近 卻 有 人 出 相 當 理 想 的 價 錢 , 要 買 我 的 房 子 , 但 , 我 也 遲 遲 未 覆 。 其 實 也 無 它 的 , 我 祇 是 為 了 一 口 氣 , 怕 別 人 說 我 怕 自 己 的 住 宅 邪 , 所 以 才 壓 低 價 錢 賣 掉 ! 莫 說 我 家 不 是 如 外 傳 的 邪 , 即 使 是 真 的 , 我 也 不 會 怕 , 是 絕 對 不 迷 信 的 ! 」

「 那 麼 , 妳 沒 有 考 慮 過 , 怎 樣 處 置 這 所 房 子 呢 ? 」

「 暫 時 會 繼 續 住 下 去 的 ! 而 最 目 前 的 大 計 , 就 是 要 到 外 地 散 一 散 心 呢 ! 妳 可 知 道 , 我 自 出 院 後 , 胃 抽 筋 也 有 發 作 過 好 幾 次 , 但 我 卻 不 敢 再 入 醫 院 了 ! 所 以 , 我 決 定 了 稍 後 , 會 飛 赴 法 國 休 息 一 下 疲 累 的 身 心 , 因 為 目 前 的 我 , 不 知 是 否 疲 勞 過 度 及 精 神 緊 張 之 故 , 常 常 腦 海 也 是 一 片 空 白 的 ! 故 此 , 我 好 希 望 去 到 法 國 的 一 段 時 間 , 能 夠 精 神 過 來 , 同 時 可 以 度 一 度 在 年 底 搞 的 演 唱 會 , 該 出 些 甚 麼 新 招 及 花 樣 ! 」

阿 梅 的 奮 鬥 心 及 博 殺 精 神 , 真 是 無 懈 可 擊 矣 ! 聽 她 才 說 出 去 法 國 休 息 一 下 疲 累 的 身 心 , 那 邊 則 已 說 要 在 彼 邦 度 橋 ! 可 想 而 知 , 成 功 的 藝 人 , 絕 非 僥 倖 得 來 的 !

撰 文 : 小 詩


網 主 感 想 : 「 同 意 筆 者 所 言 , 一 位 成 功 的 藝 人 , 絕 非 僥 倖 得 來 的 ! 」

..:.:.::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