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個 人 專 訪 ::.:.:..
1990 年10 月 16 日 | 金 電 視 792 期 | 吞 下 苦 酒 滿 杯 梅 艷 芳 戀 愛 初 嘗 甘 露

「 大 牌 」 都 分 好 幾 種 。

有 些 教 人 擁 戴 喜 愛 , 亦 有 令 人 厭 惡 的 。

亞 梅 是 前 者 的 一 個 好 代 表 。

儘 管 她 經 常 遲 到 , 且 遲 得 離 晒 大 譜 , 大 家 仍 然 一 次 又 一 次 的 寬 恕 她 。

能 夠 次 次 都 大 遲 特 遲 , 但 依 然 是 大 部 份 人 心 目 中 偶 像 中 的 偶 像, 且 怕 就 祇 有 亞 梅 一 個 。

「 可 能 我 的 最 大 好 處 是 夠 合 作 。 」 她 說 。

此 話 非 虛 。

記 者 特 別 寵 她

回 想 過 往 日 子 , 不 論 她 無 化 、 入 醫 院 、 捲 入 緋 聞 旋 渦 、 甩 拖 之 類 , 亞 梅 從 不 逃 避 記 者 的 接 觸 , 這 是 她 可 愛 和 有 性 恪 之 處 。

因 此 , 大 家 都 格 外 寵 縱 她。

對 於亞 梅 的 戀 情 問 題 , 向 是 大 眾 最 最 關 心 的 。

她 老 是 說 : 「 何 止 你 們 , 我 一 樣 心 急 如 焚 , 祇 是 急 不 來 , 沒 法 子 。 」

曾 經 數 度 交 上 男 朋 友 的 她 , 祇 遺 憾 每 一 段 戀 情 都 來 得 快 時 去 得 易 ; 縱 使 更 投 入 , 亞 梅 亦 唯 有 嘆 句 「 無 力 挽 」 。

她 說 : 「 每 次 分 手 , 我 都 好 難 過 , 不 是 出 於 自 願 的 。 基 於 種 種 問 題 , 如 性 恪 不 合 、 環 境 因 素 , 又 一 些 講 不 出 來 的 原 因 , 祇 好 選 揀 分 開 這 條 路 。 」 真 真 令 人 搖 頭 嘆 息 。

最 難 忘 鄒 與 劉

過 去 的 情 史 上 , 有 人 說 , 亞 梅 最 難 忘 鄒 世 龍 , 而 劉 米 高則 未 能 忘 情 。

她 卻 說 : 「 問 我 最 愛 是 誰 ? 恐 怕 這 個 問 題 連 我 自 己 也 答 不 上 。 」

「 會 是 目 前 發 展 中 那 一 位 嗎 ? 」

此 人 曾 出 現 於 亞 梅 的 演 唱 會 之 上 , 更 送 花 獻 吻 , 事 後 被 她 親 口 證 實 有 對 方 的 存 在 , 並 承 認 雙 方 在 了 解 階 段 。

亞 梅 回 答 : 「 祇 不 過 在 進 展 中 , 距 離 最 愛 尚 差 很 遠 很 遠 , 暫 時 仍 未 談 得 上 。 」

問 她 對 新 戀 情 的 看 法 : 「 有 無 信 心 ? 」

「 不 知 道 。 」 亞 梅 以 不 變 應 萬 變 : 「 總 之 盡 力 。 我 想 , 如 果 外 間 不 再 如 過 往 般 將 焦 點 過 份 集 中 於 我 的 拍 拖 , 令 我 和 另 外 那 一 位 不 需 要 承 受 太 大 壓 力 , 情 況 可 能 會 好 一 些 。 」

不 再 曇 花 一 現

縱 非 一 定 有 結 果 , 亦 不 至 於 祇 是 曇 花 一 現

新 近 的 這 段 情 , 亞 梅 希 望 能 在 不 受 監 視 之 下 繼 續 下 去 。 要 是 好 , 固 然 皆 大 歡 喜 ; 縱 是 相 處 不 來 , 大 家 起 碼 曾 經 輕 輕 鬆 鬆 交 往 過 , 一 切 來 得 舒 服 多 。

「 我 已 學 會 希 望 越 大 失 望 越 大 , 其 他 事 尚 且 如 此 , 遑 論 是 好 姻 緣 」 她 說 。

撰 文 : 阿 嫣
網 主 感 想 : 「 Anita 與 阿 Paul 當 年 愛 得 甜 蜜 , 只 可 惜 未 能 開 花 結 果 。 」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