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個 人 專 訪 ::.:.:..
1990 年4 月 12 日 | 香 港 電 視 1171 期 | 梅 艷 芳 夏 日 耀 光 華

除 了 八 二 年 「 心 債 」 這 張 雜 錦 碟 外 , 梅 艷 芳 總 共 推 出 了 十 一 張 個 人 大 碟 。

步 入 九 十 年 代 , 梅 艷 芳 踏 足 娛 樂 圈 已 歷 九 個 寒 暑 。

與 此 同 時 , 她 以 一 個 全 新 姿 態 示 人 。

過 去 , 梅 艷 芳 的 百 變 形 象 , 均 予 人 一 種 目 迷 五 色 的 感 覺 。

新 大 碟 「 封 面 女 郎 」 , 依 然 求 變 , 然 形 象 成 熟 中 是 優 雅 ─ 沒 有 妖 艷 的 化 , 也 無 誇 張 的 配 飾 服 裝 , 純 然 是 反 璞 歸 真 。

簡 單 , 但 一 點 也 沒 有 苟 且 , 效 果 獲 一 致 好 評 。

「 應 該 記 劉 培 基 一 功 , 於 平 凡 中 尋 求 突 破 , 顯 現 其 不 平 凡 處 , 是 設 計 奧 妙 之 所 在 。 」 阿 梅 說 。

一 言 以 蔽 之 , 愈 是 簡 單 的 設 計 , 愈 考 驗 設 計 師 的 功 力 。

芸 芸 形 象 中 , 最 教 梅 艷 芳 鍾 愛 的 , 是 八 五 年 推 出 的 「 似 水 流 年 」 和 八 八 年 推 出 的 「 夢 裡 共 醉 」 。

「 『 似 水 流 年 』 的 形 象 是 極 為 男 性 化 , 短 髮 、 淡 、 西 裝 加 長 大 褸 , 『 夢 裡 共 醉 』 則 正 好 百 分 百 極 端 , 充 份 表 現 出 三 十 年 代 女 性 的 醉 人 情 懷 。 」

兩 種 不 同 的 形 象 設 計 , 把 梅 艷 芳 內 裡 的 潛 藏 性 恪 特 質 表 露 無 遺 。

「 還 記 得 所 出 過 的 唱 片 名 稱 及 每 個 不 同 的 形 象 嗎 ? 」 嘿 , 考 考 阿 梅 的 記 性 。

「 你 難 不 倒 我 的 , 第 一 張 是 『 心 債 』 , 跟 著 是 『 赤 色 梅 艷 芳 』 、 『 飛 躍 舞 台 』 、 『 似 水 流 年 』 、 『 壞 女 孩 』 、 『 妖 女 』 、 『 似 火 探 戈 』 、 『 烈 焰 紅 唇 』 、 『 夢 裡 共 醉 』 、 『 淑 女 』 、 『 梅 艷 芳 In Brasil 』以 及 剛 推 出 的 『 封 面 女 郎 』 。 至 於 形 象 .... 」

「 可 以 了 , 佩 服 ! 佩 服 ! 」 阿 梅 的 記 憶 力 果 真 驚 人 。

「 失 禮 ! 」 阿 梅 笑 著 還 以 顏 色

乘 著 新 大 碟 的 推 出 , 梅 艷 芳 同 時 宣 佈 在 這 個 夏 天 , 將 在 紅 磡 體 育 館 開 廿 四 場 個 人 演 唱 會 。

「 已 經 兩 年 沒 有 開 演 唱 會 了 , 而 且 , 我 不 曾 在 夏 天 做 演 唱 會 , 所 以 特 別 重 視 之 。 」 她 正 容 道 。

「 但 為 甚 麼 場 數 這 麼 少 ? 」

「 廿 四 場 是 暫 定 , 加 場 與 否 , 要 看 票 房 反 應 如 何 。 」 她 眼 珠 子 一 溜 。

可 以 肯 定 , 阿 梅 早 有 心 理 準 備 加 場 , 否 則 , 相 信 她 的 歌 迷 必 然 抗 議 。

「 香 港 支 持 者 外 , 我 尚 希 望 一 些 在 美 、 加 的 朋 友 能 夠 來 香 港 看 我 這 個 夏 日 演 唱 會 , 同 時 我 已 經 有 兩 年 時 間 沒 有 在 美 加 登 台 了 。 」

七 月 二 十 日 , 是 演 唱 會 的 第 一 場 , 距 離 現 刻 時 間 倒 也 急 迫 , 除 了 拍 戲 , 阿 梅 已 積 極 作 準 備 , 包 括 練 氣 、 準 備 演 唱 會 的 服 飾 和 排 舞 , 忙 得 她 喘 不 過 氣 來 。

「 我 已 經 在 歐 洲 訂 了 一 批 飾 物 , 劉 培 基 也 買 了 好 多 好 多 的 布 , 準 備 為 我 造 衫 。 」

每 次 做 演 唱 會 , 阿 梅 均 會 迅 速 減 磅 。

「 不 祇 我 , 劉 培 基 也 和 我 一 樣 瘦 成 一 排 骨 。 所 以 , 每 次 演 唱 會 後 , 我 即 要 休 息 整 整 一 個 月 , 才 能 恢 復 元 氣 。 」 阿 梅 笑 著 說 。

前 陣 子 , 有 關 阿 梅 跳 槽 的 傳 言 甚 囂 塵 上 , 即 使 她 再 三 強 調 , 否 認 傳 聞 , 但 半 信 半 疑 仍 大 有 人 在 。

「 要 怎 樣 證 明 , 難 道 要 發 毒 誓 麼 ! 」
阿 梅 賭 氣 說 。

阿 梅 力 言 在 這 兩 年 內 不 會 離 開 。

「 有 時 , 人 不 能 向 錢 看 , 需 要 顧 全 大 局 , 更 何 況 , 我 在 這 裡 成 長 , 我 永 遠 也 無 法 忘 記 。 」

傳 言 鑿 鑿 , 或 多 或 少 由 於 傳 拉 攏 阿 梅 過 檔 的 是 她 契 爺 鄒 文 懷 。

因 此 , 更 為 繪 影 繪 聲 。

「 老 實 說 , 也 因 為 他 是 我 的 契 爺 , 更 加 了 解 我 做 人 處 世 的 立 場 , 我 向 你 保 證 , 契 爺 從 來 沒 有 向 我 提 出 過 檔 的 要 求 , 一 切 純 然 是 傳 媒 過 度 敏 感 而 已 。 」

撰 文 : 杜
網 主 感 想 : 「 阿 梅 重 情 重 義 , 這 也 是 我 喜 歡 她 的 原 因 之 一 。 」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