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004 年 1 月 3 日 | 明 報 周 刊 1834 期 | 劉 培 基 親 撰 : 阿 梅 患 病 歲 月 的 心 路 「 俾 我 決 定 自 己 一 次 啦 好 嗎 ? 」

梅 艷 芳 自 從 新 秀 冠 軍 , 進 至 樂 壇 天 后 , 除 了 憑 著 自 己 的 努 力 與 天 賦 , 一 手 把 她 塑 造 成 「 百 變 梅 艷 芳 」 的 著 名 時 裝 設 計 師 劉 培 基 , 著 實 居 功 不 小 。 二 十 年 來 , 梅 艷 芳 視 劉 培 基 為 長 輩 、 至 親 、 知 己 , 彼 此 之 間 , 無 事 不 可 談 , 當 她 得 悉 自 己 不 幸 患 上 子 宮 頸 癌 , 她 隱 瞞 著 全 世 界 , 唯 獨 告 知 劉 培 基 , 他 傷 痛 地 保 守 著 這 個 秘 密 , 陪 伴 她 往 外 地 四 處 求 醫 , 遺 憾 地 藥 石 無 靈 , 他 只 得 與 她 共 度 剩 餘 的 寶 貴 日 子 。 沒 有 人 比 劉 培 基 更 了 解 阿 梅 , 透 過 這 篇 悼 念 文 章 , 我 們 終 於 明 白 了 阿 梅 在 最 後 歲 月 中 的 心 態 與 感 受 。

我 曾 經 跟 梅 艷 芳 和 羅 文 說 : 「 我 無 親 無 故 , 假 如 有 一 天 , 我 走 了 , 我 的 身 後 事 就 交 托 給 你 們 了 。 」 做 夢 也 沒 想 到 , 他 們 都 比 我 先 走 了 。

我 原 以 為 退 休 生 活 優 游 自 在 , 開 心 快 樂 , 想 不 到 , 我 的 好 朋 友 接 二 連 三 出 事 了 。 由 02 年 5 月 接 到 羅 記 的 電 話 , 告 訴 我 他 患 了 肝 癌 ; 然 後 , Leslie 突 然 離 開 ; 連 Anita 也 竟 然 得 了 重 病 。 這 兩 年 多 來 所 發 生 的 一 切 , 令 我 身 心 疲 累 , 我 很 痛 。

讓 她 自 己 作 決 定

99 年, 梅 艷 芳 曾 跟 我 說 , 她 做 例 行 檢 查 的 時 候 發 覺 患 上 婦 科 病 ,子 宮 長 了 個 水 瘤 。 我 對 婦 科 病 並 不 了 解 , 她 輕 描 淡 寫 的 說 :「 只 是 平 常 事 , 醫 生 說 會 自 自 然 然 痊 癒 的 。 」

02 年 12 月 6 日 , 這 是 我 一 生 都 不 會 忘 記 的 日 子 。 那 天 我 剛 替 羅 記 做 完 頭 七 , 離 開 香 港 回 到 家 , 原 以 為 鬆 一 口 氣 , 但 在 凌 晨 兩 點 多 , 收 到 阿 梅 的 電 話 , 她 說 :「我 剛 收 到 身 體 檢 查 報 告 , 醫 生 說 不 太 好 。 」 我 知 道 事 態 嚴 重 , 翌 日 , 立 刻 返 港 。

見 到 阿 梅 , 她 告 訴 我 她 患 了 子 宮 頸 癌 , 但 她 出 奇 地 平 靜 , 她 跟 我 說 : 「 Eddie 哥 哥 , 這 一 生 人 我 都 很 尊 敬 你 , 很 聽 你 的 話 , 但 這 次 希 望 你 讓 我 自 己 做 一 個 決 定 。 人 生 , 也 不 過 是 這 樣 , 都 是 辛 苦 的 。 我 會 接 受 治 療 , 但 如 果 要 我 受 很 多 痛 苦 , 那 我 就 不 想 了 , 因 為 我 覺 得 我 已 經 很 辛 苦 。 我 想 先 試 中 醫 , 我 比 較 相 信 中 醫 , 而 且 中 藥 治 療 沒 那 麼 辛 苦 。」


愛 芳 的 病 令 她 留 陰 影

我 內 心 急 得 不 得 了 , 但 我 不 敢 在 香 港 有 所 動 作 。 我 知 道 北 京 有 一 位 姚 教 授 , 是 這 方 面 的 專 家 , 便 請 他 飛 來 香 港 看 阿 梅 , 吃 了 幾 次 中 藥 後 , 姚 教 授 建 議 阿 梅 接 受 中 西 配 合 的 治 療 。 然 而 , 阿 梅 姐 姐 愛 芳 的 病 令 她 留 下 陰 影 , 愛 芳 一 開 始 便 看 西 醫 , 她 覺 得 她 姐 姐 很 辛 苦 , 她 不 喜 歡 這 種 感 受 。 而 且 , 她 擔 心 施 手 術 會 令 中 氣 受 損 , 影 響 唱 歌 , 又 擔 心 接 受 電 療 , 化 療 會 大 量 脫 髮 , 影 響 儀 容 , 無 法 工 作 。

在 朋 友 介 紹 下 , 我 陪 著 她 到 蘇 州 , 上 海 看 其 他 中 醫 。 她 很 積 極 的 配 合 , 但 我 發 現 效 果 不 大 。

到 蘇 州 求 醫 的 日 子 , 閒 著 無 聊 , 我 教 阿 梅 用 手 機 發 短 訊 , 她 很 聰 明 , 一 學 就 會 了 , 從 那 時 起 , 我 便 經 常 接 到 她 的 短 訊 。 有 一 回 我 收 到 她 的 一 首 詩 , 我 看 得 傻 了 , 我 驚 訝 於 她 如 此 有 文 采 , 她 一 定 度 過 了 很 多 個 寂 寞 的 夜 晚 , 才 會 看 到 這 樣 的 詩 , 我 當 時 覺 得 她 很 凄 涼 , 良 久 也 不 懂 答 她 , 因 為 真 的 感 覺 很 心 痛 。

腫 瘤 嚴 重 出 血

一 天 友 人 致 電 問 好 , 我 心 憋 不 住 , 說: 「 其 實 我 很 不 好 , 很 辛 苦 ,因 為 一 個 朋 友 有 事 。 」 朋 友 沒 有 追 問 是 甚 麼 事 , 倒 勸 我 找 個 人 分 擔 一 下 , 但 我 說 : 「 不 可 以 , 我 對 任 何 人 也 不 能 說 。 」 我 一 直 替 阿 梅 保 守 著 這 個 秘 密 。

在 這 過 程 中 , 發 生 了 張 國 榮 事 件 , 我 和 阿 梅 沉 重 到 不 得 了 。

我 開 始 跟 阿 梅 研 究 , 不 如 轉 看 西 醫 , 剛 巧 有 圈 中 好 友 致 電 阿 梅 , 她 把 病 情 告 訴 了 這 位 好 友 , 好 友 介 紹 了 張 醫 生 ( 阿 梅 的 主 診 醫 生 ) 給 阿 梅 認 識 , 03 年 7 月 23 日 , 阿 梅 第 一 次 接 受 電 療 。

梅 艷 芳 是 個 很 神 奇 的 人 。 當 時 她 的 情 況 其 實 已 經 很 嚴 重 , 腫 瘤 出 血 得 很 厲 害 , 也 不 明 白 她 那 麼 瘦 弱 的 人 竟 可 以 支 持 得 住 。 接 受 電 療 後 , 她 的 腫 瘤 消 失 了 。

病 中 情 緒 反 覆

在 打 這 場 仗 的 過 程 中 , 阿 梅 的 情 緒 很 反 覆 , 希 望 各 位 朋 友 看 到 這 篇 文 章 時 , 能 了 解 到 每 個 人 對 生 死 的 看 法 都 不 同 。 我 與 阿 梅 除 了 在 工 作 上 合 拍 外 , 對 生 死 的 看 法 也 很 接 近 。 如 果 可 以 健 康 地 生 活 , 那 是 最 好 的 , 但 可 能 因 為 我 們 經 歷 得 多 , 覺 得 生 死 並 不 是 太 重 要 。 阿 梅 有 時 候 會 開 心 地 說 : 「 好 番 囉 ! 」 有 時 候 不 太 樂 觀 便 會 說 : 「 無 所 謂 喇 ! 」 我 們 曾 跟 對 方 說 , 無 論 誰 先 走 , 到 了 天 國 , 都 會 回 來 告 訴 對 方 , 那 邊 是 怎 樣 的 一 個 世 界 。 我 們 的 話 題 盡 量 積 極 , 但 也 難 免 有 脆 弱 的 時 刻 。

沒 有 體 力 應 付 綵 排

她 能 夠 在 生 命 最 後 期 舉 行 演 唱 會 , 可 說 是 個 奇 蹟 , 她 是 全 憑 意 志 支 持 完 成 這 件 事 。 她 一 定 要 開 個 唱 , 我 想 有 兩 個 原 因 , 最 重 要 的 是 她 希 望 在 台 上 跟 歌 迷 再 聚 一 次 , 其 次 是 她 真 的 希 望 穿 一 次 婚 紗 , 她 選 擇 嫁 給 舞 台 。

演 唱 會 前 十 多 天 , 她 因 為 剛 做 過 化 療 , 身 體 很 弱 , 雖 然 安 排 了 綵 排 時 間 , 但 她 根 本 沒 有 體 力 去 應 付 。

開 show 前 一 星 期 , 我 到 她 睡 房 , 摟 著 睡 在 床 上 的 她 , 說 : 「 小 妹 妹 , 起 身 啦 ! 」 她 一 轉 身 , 抱 著 我 , 看 見 她 這 麼 累 , 我 說 : 「 如 果 真 的 太 累 , 遲 些 才 做 吧 ( 演 唱 會 ) ! 」 但 她 說 : 「 一定 要 做 , 不 做 無 得 做 啦 ! 」 她 的 話 猶 如 在 我 心 上 插 了 一 刀 。

在 那 刻 , 我 還 能 說 甚 麼 呢 ? 我 跟 她 說 : 「 我 了 解 你 的 堅 持 , 但 你 不 要 告 訴 任 何 人 , 這 是 我 和 你 做 的 決 定 , 你 天 生 屬 於 舞 台 , 任 何 綵 排 你 也 不 必 理 會 , 你 把 所 有 關 於 演 唱 會 的 工 作 押 後 , 反 正 不 必 跟 舞 蹈 藝 員 綵 排, 你 保 留 體 力 至 開 show 前 兩 三 天 ,才 跟 上 海 管 弦 樂 團 綵 排 , 不 必 向 其 他 人 解 釋 原 因 。 」 有 幸 看 過 這 個 演 唱 會 的 人 , 都 知 道 阿 梅 已 經 盡 了 全 力 , 做 了 個 好 show 。

如 有 毒 藥 會 喝 下 去

每 晚 完 場 後 , 我 都 在 她 家 陪 她 吃 宵 夜 , 當 時 她 已 經 吃 不 下 , 因 為 吃 了 東 西 便 覺 得 不 舒 服 , 需 要 吃 很 多 胃 藥 , 我 很 擔 心 她 的 肝 或 胃 出 現 問 題 。 她 吃 得 那 麼 少 , 卻 需 要 大 量 體 力 應 付 表 演 , 發 燒 也 照 樣 演 唱 。 其 實 她 很 應 該 去 檢 查 , 但 她 抽 不 出 時 間 。

為 了 替 阿 梅 做 演 唱 會 服 裝 , 我 已 經 在 香 港 留 了 個 半 月 , 因 此 並 沒 有 陪 阿 梅 去 京 都 。 我 以 為 只 要 待 她 回 港 , 繼 續 治 療 便 可 以 了 。 可 是 , 當 她 入 院 檢 查 , 醫 生 要 求 阿 梅 給 他 們 更 多 時 間 。 要 她 留 院 開 始 療 程 , 醫 生 說 她 能 夠 做 演 唱 會 已 是 奇 蹟 , 是 上 天 特 別 賜 給 她 的 , 但 阿 梅 早 已 安 排 了 很 多 工 作 , 在 朋 友 力 勸 下 , 她 發 了 個 短 訊 給 我 : 「 如 果 我 現 在 不 工 作 , 我 會 胡 思 亂 想 , 做 的 話 就 不 會 想 太 多 。 你 知 否 我 做 完 化 療 有 多 辛 苦 ? 我 想 , 如 果 事 情 發 生 在 你 身 上 , 要 是 面 前 有 一 碗 毒 藥 , 我 相 信 你 一 定 會 喝 下 去 ; 如 果 是 我 , 我 也 會 那 樣 做 。 」 我 理 解 她 的 想 法 。

不 過 , 結 果 她 依 然 要 入 院 留 醫 , 她 當 時 的 血 小 板 很 低 。

眼 神 充 滿 不 捨 與 無 奈

希 望 大 家 不 要 怪 責 我 們 在 那 時 候 撒 謊 , 試 問 有 誰 願 意 每 天 都 有 一 群 人 站 在 你 家 門 前 , 看 看 你 病 成 甚 麼 樣 子 ? 我 們 唯 有 用 盡 不 同 的 方 法 和 途 徑 進 出 醫 院 , 那 是 很 不 好 的 經 歷 。 病 人 是 不 應 該 受 到 騷 擾 的 , 應 該 待 她 病 好 了 , 才 出 來 跟 大 家 見 面 ; 加 上 未 免 影 響 到 醫 院 的 病 人 和 他 們 的 家 屬 , 我 們 更 加 不 得 不 這 樣 做 。

過 去 的 一 個 月 真 的 很 難 受 。 阿 梅 幾 乎 整 個 12 月 都 住 在 醫 院 , 我 只 得 不 停 進 出 香 港 , 每 次 陪 她 三 , 四 天。

12 月 20 日 , 收 到 消 息 說 阿 梅 要 進 深 切 治 療 部 接 受 一 些 療 程 , 只 因 為 那 些 儀 器 都 在 深 切 治 療 部 , 而 不 是 因 為 她 有 生 命 危 險 。

翌 日 我 回 港 看 她 , 其 他 人 都 出 去 了 , 我 坐 在 她 床 邊 , 她 把 手 伸 給 我 , 我 捉 著 她 的 手 說 : 「 小 妹 妹 , 不 用 擔 心 , 小 事 而 已 , 俾 心 機 , 好 好 休 息 便 沒 事 了 , 醫 生 說 你 很 堅 強 。 今 天 晚 上 我 就 走 了 , 因 為 沒 帶 衣 服 , 也 沒 訂 酒 店 。 」 她 叫 我 到 她 家 住 , 說 可 以 叫 助 手 替 我 買 衣 服 。 剛 巧 醫 生 進 來 看 她 , 我 怕 她 不 許 我 走 , 就 趁 那 機 會 離 開 了 , 當 我 走 的 那 刻 , 她 看 著 我 的 那 種 眼 神 , 我 這 一 輩 子 也 不 會 忘 記 , 她 的 眼 神 是 矛 盾 的 , 充 滿 不 捨 與 無 奈 。

我 離 開 病 房 時 , 覺 得 有 點 後 悔 , 但 我 跟 自 己 說 , 我 坐 著 也 於 事 無 補 , 只 會 騷 擾 其 他 病 人 。

最 難 忘 的 平 安 夜

臨 行 前 , 我 答 應 24 日 回 港 陪 她 度 聖 誕 。 當 我 在 下 午 四 時 多 抵 達 醫 院 , 發 覺 氣 氛 很 有 點 異 樣 , 當 時 陪 著 她 的 有 契 媽( 何 冠 昌 太 太 ) 、 蘇 小 姐 、 連 炎 輝 , 每 個 人 都 好 像 「 有 些 事 情 」 。 不 知 道 是 否 由 於 醫 生 替 她 用 了 鎮 靜 劑 和 止 痛 藥 , 阿 梅 大 部 分 時 間 都 在 睡 覺 , 如 果 你 大 聲 跟 她 說 話 , 她 會 醒 一 會 兒 , 然 從 又 再 入 睡 。

我 渡 過 了 一 生 最 難 忘 的 平 安 夜 。 醫 生 告 訴 我 們 : 「 梅 小 姐 的 情 況 不 太 好 , 但 我 們 已 經 出 動 每 個 部 門 最 好 的 醫 生 , 我 們 一 直 搶 救 她 的 每 一 部 分 , 這 是 緊 要 關 頭 , 很 多 事 情 都 要 看 這 幾 天 了 。 」 我 看 著 醫 生 替 阿 梅 插 喉 , 真 是 心 都 碎 了 , 因 為 之 前 她 只 需 要 吊 營 養 水 , 若 果 不 是 危 急 , 也 不 會 替 她 插 喉 , 我 知 道 這 是 唯 一 的 , 也 是 最 好 的 方 法 給 她 營 養 和 增 強 抵 抗 力 。

我 是 如 此 的 疼 愛 她 。 如 果 我 不 是 個 非 常 鎮 定 、 理 智 的 人 , 如 果 我 稍 為 衝 動 , 我 會 寧 願 就 此 死 掉 , 有 甚 麼 比 愛 莫 能 助 更 難 過 ? 看 著 自 己 一 手 培 養 了 這 麼 多 年 的 人 受 這 樣 的 苦 , 我 一 點 也 幫 不 上 她 。

把 關 心 她 的 人 拒 諸 門 外

往 後 的 幾 天 , 我 不 知 道 自 己 是 怎 樣 過 的 。 我 們 不 停 收 到 電 話 , 朋 友 都 說 要 來 探 望 阿 梅 , 我 也 不 明 白 他 們 的 消 息 從 何 而 來 。 可 是 , 這 是 危 急 關 頭 , 越 少 人 接 觸 她 , 她 便 越 少 機 會 受 到 感 染 , 為 她 好 , 我 只 得 硬 著 頭 皮 , 不 住 替 她 擋 駕 , 我 把 我 沒 有 必 要 開 罪 的 人 都 開 罪 了 。 凡 事 沒 有 絕 對 , 阿 梅 多 朋 友 本 來 是 好 事 , 但 想 不 到 今 天 會 要 我 替 她 承 擔 , 把 關 心 她 的 人 拒 諸 門 外 。

還 有 一 點 , 很 多 朋 友 在 那 關 頭 都 想 給 阿 梅 介 紹 醫 生 , 認 為 可 以 「 搏 一 搏 」 , 但 我 覺 得 應 該 尊 重 病 者 意 願 , 這 位 主 診 醫 生 是 阿 梅 自 己 選 的 , 而 且 已 經 有 七 、 八 個 全 港 最 頂 尖 的 醫 生 照 顧 她 , 若 然 在 那 時 候 突 然 加 入 其 他 醫 生 , 反 而 打 亂 陣 腳。

她 的 眼 珠 不 停 轉 動

12 月 29 日 , 下 午 四 點 , 醫 生 說 : 「 陪 她 多 些 , 她 應 該 是 這 個 鐘 頭 的 事 了 。 」 我 的 心 很 急 , 但 急 也 沒 用 。 很 多 愛 惜 阿 梅 的 朋 友 要 來 看 她 , 我 也 不 再 阻 止 了 , 當 她 還 有 得 救 治 的 機 會 , 我 不 希 望 有 人 打 擾 她 , 但 如 果 這 時 候 再 不 讓 朋 友 見 她 , 是 太 不 近 人 情 了 。

我 陪 在 她 身 邊 , 朋 友 每 三 個 三 個 的 到 床 邊 看 她 , 我 告 訴 她 誰 、 誰 、 誰 來 了 , 也 不 知 道 她 是 否 聽 得 到 。 在 那 七 、 八 個 小 時 , 她 的 眼 珠 不 停 轉 動 , 醫 生 解 釋 說 是 腦 神 經 線 的 自 然 反 應 , 不 等 於 她 看 得 見 人 。 我 看 著 她 的 心 電 圖 、 血 壓 、 呼 吸 , 她 不 斷 鬥 爭 , 她 真 的 很 堅 強 。

直 到 凌 晨 兩 點 多 , 梅 媽 的 情 緒 很 不 穩 定 , 我 盡 力 安 撫 她 。 突 然 , 我 看 見 Donny ( 阿 梅 的 助 手 ) 衝 出 病 房 , 我 心 知 不 妙 , 他 一 定 是 去 找 醫 生 , 我 看 見 阿 梅 的 心 電 圖 已 成 一 直 線 , 我 立 刻 捉 著 她 的 手 , 叫 她 放 心 , 不 要 牽 掛 , 有 緣 總 會 再 見 。 她 走 了 , 她 的 樣 子 很 安 詳 , 沒 有 半 點 掙 扎 。

喜 歡 她 的 一 個 表 情

回 想 八 二 年 , 我 在 當 時 的 華 星 總 經 理 蘇 孝 良 手 中 接 過 梅 艷 芳 。 廿 年 來 , 我 是 盡 心 盡 力 去 協 助 她 。 ( 編 者 按 : 當 時 劉 培 基 已 是 全 港 最 有 名 的 時 裝 設 計 師 , 許 冠 傑 、 羅 文 、 汪 明 荃 、 葉 麗 儀 等 紅 歌 星 的 演 唱 會 服 裝 , 由 他 一 手 包 辦 。 )

我 和 梅 艷 芳 第 一 次 見 面 , 對 她 來 說 是 印 象 難 忘 , 她 經 常 對 人 說 : 「 當 時 真 是 給 Eddie 嚇 死 。」

那 時 候 我 的 工 作 很 忙 , 我 約 了她 到 我 寫 字 樓 見 面 。 她 參 賽 那 夜 , 我 在 螢 幕 上 見 過 她 , 但 因 為 沒 專 心 看 , 對 她 無 甚 麼 印 象 。

我 只 把 她 當 作 一 般 模 特 兒 處 理 , 「 你 坐 下 先 啦 ! 」 打 個 招 呼 便 繼 續 忙 手 邊 的 事 情 , 忙 完 了 , 才 跟 她 說 : 「 你 是 Anita ? 你 除 衫 啦 ! 」 她 被 我 嚇 了 一 跳 , 其 實 我 的 意 思 是 叫 她 把 外 褸 脫 下 , 她 穿 得 那 麼 密 實 , 我 怎 看 得 清 楚 她 的 身 形 ? 她 很 害 怕 , 脫 下 外 褸 , 面 竟 是 一 件 恤 衫 。 其 實 我 需 要 看 的 是 她 的 骨 架 , 她 的 鎖 骨 位 置 , 我 於 是 丟 了 一 件 tube top 給 她 , 她 顯 得 很 害 羞 , 但 還 是 去 換 上 了 。 我 看 後 便 讓 她 離 開 。

我 對 她 的 第 一 個 印 象, 談 不 上 喜 不 喜 歡 , 但我 喜 歡 她 一 個 表 情 , 就 是 當 她 不 笑 時 , 她 的 嘴 巴 令 她 看來 有 點 驕 傲 , 那 種 味 道 很 特 。

這 個 人 不 會 怯 場

兩 、 三 個 星 期 後 , 蘇 孝 良 告 訴 我 , 梅 艷 芳 要 參 加 東 京 音 樂 節 , 因 為 是 代 表 香港 , 我 覺 得 服 裝 要 有 點 民 族 色 彩 , 所 以 給 她 做 了 一 件 白 色 棉 襖 , 但 配 一 條 有 型 的 皮 褲 , 加 一 塊 大 披 肩 。 我 到 她 銅 鑼 灣 家 替 她 試 身 ,叫 她 試 演 參 賽 時 會 怎 樣 唱 , 怎 樣 做 動 作 , 她 做 得 非 常 好 , 那 刻 , 我 就 知 道 這 個 人 不 會 怯 場 。 她 果 然 贏 了 。

她 出 版 的 第 一 張 個 人 大 碟 《 赤 的 疑 惑 》 , 從 形 象 、 服 裝 到 封 面 設 計 , 都 是 由 我 負 責 。 阿 梅 一 下 子 就 走 紅 了 。 我 跟 她 合 作 期 間 , 朋 友 說 我 們 這 個 組 合 , 真 是 百 年 難 得 一 見 , 可 說 是 雙 劍 合 璧 , 天 下 無 敵 。

巴 黎 倫 敦 的 分 別

我 和 梅 艷 芳 有 太 多 難 忘 的 第 一 次 。 八 三 年 , 我 們 一 起 去 巴 黎 和 倫 敦 , 讓 她 見 見 世 面 。 我 們 走 進 玩 具 店 , 她 選 中 一 隻 毛 毛 狗 , 放 在 收 銀 處 , 再 走 開 挑 其 他 的 。 當 我 在 收 銀 處 見 到 那 頭 毛 毛 狗 , 一 看 就 喜 歡 了 , 也 不 知 道 是 阿 梅 放 在 那 , 便 付 錢 買 下 。 阿 梅 回 頭 發 覺 毛 毛 狗 不 見 了 , 急 得 呱 呱 叫 , 我 說 那 頭 狗 我 已 經 買 了 , 幸 好 店 還 有 存 貨 , 店 員 便 再 拿 一 隻 給 她 。 我 們 高 高 興 興 拿 著 毛 毛 狗 返 酒 店 , 俞 琤 替 我 們 拍 照 留 念 , 照 片 的 阿 梅 , 一 臉 純 真 。

然 後 , 我 們 去 了 倫 敦。 我 問 她 : 「 你 覺 得 巴 黎 和 倫 敦 有 什 麼 分 別 ? 」 她 天 真 地 答 : 「 差 不 多 o者 ! 」 我 當 時 心 想 : 「 呢 個 女 有 排 湊 ! 」

只 在 乎 曾 經 擁 有

就 這 樣 , 晃 眼 過 了 廿 一 年 。 阿 梅 也 曾 跟 朋 友 說 : 「 Eddie 已 經 照 顧 了 我 這 麼 多 年 , 我 也 不 好 意 思 再 麻 煩 他 。 我 這 個 女 子 , 要 照 顧 自 己 了 。 」

話 雖 如 此 , 我 依 然 很 樂 意 照 顧 她 , 我 曾 經 跟 她 說 : 「 人 世 間 , 無 論 有 多 少 人 欺 騙 過 你 , 但 Eddie 哥 哥 從 來 沒 有 欺 騙 過 你 。 我 從 第 一 次 做 你 開 始 , 都 不 是 用 腦 來 做 你 , 而 是 用 心 來 做 。 人 間 仍 是 有 真 愛 的 。 」

我 還 會 替 阿 梅 做 最 後 一 套 衣 服 , 這 件 衣 服 一 定 是 她 喜 歡 的 。

她 走 了 以 後 , 我 一 直 為 她 的 事 忙 著 。 喪 禮 過 後 , 人 靜 下 來 , 肯 定 比 此 刻 更 痛 , 但 我 寧 願 有 這 個 痛 , 也 比 沒 有 的 好 , 起 碼 我 跟 她 一 起 經 歷 過 。 不 在 乎 天 長 地 久 , 只 在 乎 曾 經 擁 有 。

撰 文 :劉 培 基


梅 艷 芳 給 劉 培 基 最 後 的 信

親 愛 的 Eddie 哥 哥 :

我 知 道 你 為 我 的 事 , 非 常 勞 心 勞 力 , 這 真 的 令 我 感 到 不 安 。 從 我 出 道 至 今 , 我 一 直 令 你 擔 心 , 實 在 感 到 十 二 分 抱 歉 , 於 心 不 安 , 但 請 Eddie 你 聽 我 講 句 說 話 好 嗎 ? 人 生 在 世 只 是 夢 一 場 , 一 切 皆 有 天 意, 我 只 希 望 可 以 和 我 的 最 好 朋 友 歡 度 可 能 是 短 暫 但 多 姿 采 及 豐 富 的 時 光 。 當 我 向 你 說 了 這 件 事 , 我 好 後 悔 , 令 你 為 我 這 樣 費 神 , 心 情 低 落 , 真 對 不 起 , 可 否 答 應 我 不 管 將 來 會 如 何 , 都 請 不 要 難 過 和 傷 心 , 只 要 我 感 覺 不 到 痛 就 已 好 , 更 有 可 能 我 完 全 好 哂 呢 ! 我 相 信 自 己 一 定 得 求 求 你 啦 Eddie ,俾 我 決 定 我 自 己 一 次 啦 好 嗎 ? 我 不 想 知 道 我 是 個 病 人 , 我 會 積 極 去 做 好 每 件 事 , 你 話 我 一 路 都 很 聽 話 的 , 是 嗎 ? 這 件 事 我 好 希 望 得 到 你 的 支 持 。 請 保 重 , 否 則 你 病 了 會 令 我 一 世 內 疚 。

永 遠 咁 敬 重 及 愛 你

妹 艷 芳 03









阿 梅 Eddie 深 情 短 訊

27-3-03
阿 梅 剛 學 會 發 短 訊 。 在 蘇 州 分 手 後 , 她 返 港 , 他 回 泰 國 , 途 中 她 已 發 了 兩 個 短 訊 給 他 。

「 我 要 回 港 了 , 請 保 重 。 I miss you 」

「 我 愛 你 , 培 基 哥 哥 。 」

19-4-03: 阿 梅 給 劉 培 基 一 首 詩 , 劉 培 基 看 得 傻 , 驚 訝 於 她 的 文 采,他 想 她 一 定 度 過 了 很 多 個 寂 寞 的 晚 上 , 才 會 看 到 這 樣 的 詩 , 他 當 時 覺 得 阿 梅 很 淒 涼 。

「 親 愛 的 , 今 夜 又 再 失 眠 了 , 想 起 了 一 首 詩 送 給 你 。 花 自 飄 零 水 自 流 , 一 種 相 思 , 兩 處 閒 愁 , 此 情 無 計 可 消 除 , 繞 上 眉 頭 , 卻 上 心 頭 。 」

2-5-03 : 劉 培 基 看 了 阿 梅 送 的 詩 , 心 中 痛 苦 , 不 懂 回 答 她 。 阿 梅 收 不 到 劉 培 基 的 回 音 , 再 度 發 出 短 訊 。

「 親 愛 的 , 你 到 底 在 哪 , 我 打 過 很 多 訊 息 給 你 , 但 始 終 沒 有 你 的 音 訊 , 非 常 掛 念 , 非 常 擔 心 , 可 以 的 話 , 給 我 訊 息 。 」

劉 培 基 給 梅 艷 芳 的 回 覆

「 曾 經 滄 海 , 除 卻 巫 山 . . . 一 首 花 自 飄 零 水 自 流 . . . 良 久 不 能 語 . . . . 多 個 晚 上 , 已 惘 然 . . . 若 問 生 涯 原 是 夢 , 除 夢 , 沒 人 知 。 」

4-6-03: 梅 艷 芳 短 訊

「 親 愛 的 , 無 論 月 圓 月 缺 , 我 也 祝 福 你 , 心 常 滿 足 。 念 你 的 人 。 」

5-7-03 :梅 艷 芳 短 訊

「 有 人 說 , 人 生 如 舞 台 , 不 必 太 認 真 , 但 每 一 次 我 的 演 出 都 會 全 心 全 力 , 佛 經 說 : 生 又 何 嘗 生 , 死 又 何 嘗 死 , 人 世 間 一 切 是 無 常 , 早 日 脫 離 苦 海 , 願 上 淨 土 懺 悔 心 。 」

6-7-03 : 梅 艷 芳 短 訊

「 歲 月 蒼 蒼 , 前 路 茫 茫 , 苦 海 人 生 , 回 頭 無 岸 , 不 敢 抱 怨 , 怎 可 遺 忘 。 」

11-9-03 : 中 秋 節 , 劉 培 基 答 應 返 港 陪 伴 阿 梅 , 當 他 尚 未 抵 達 , 已 收 到 阿 梅 短 訊 。

「 今 夕 是 何 年 , 鎖 在 心 田 , 人 月 何 時 會 團 圓 , 問 蒼 天 , 但 願 人 長 久 ,千 里 共 嬋 娟 。 」

劉 培 基 回 覆 阿 梅

「 十 年 生 死 兩 茫 茫 , 不 思 量 , 自 難 忘 , 無 處 話 淒 涼 , 明 月 夜 , 鬢 如 霜 , 料 得 年 年 斷 腸 處 , 獨 自 無 言 。 」

網 主 想 當 年 : 「重 看 這 篇 文 章 , 沒 有 如 當 年 般 再 淚 流 滿 面 , 但 個 心 仍 然 覺 得 很 痛 , Anita 我 很 想 念 你 啊 ! 」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