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004 年 1 月 17 日 | 明 報 周 刊 1836 期 | 阿 梅 好 友 愛 徒 默 默 回 味 過 去 情 意
阿 梅 在 圈 中 出 名 人 緣 好 , 她 曾 說 : 「 我 總 相 信 , 人 與 人 之 間 能 夠 做 情 侶 及 朋 友 , 都 是 憑 著 一 份 緣 , 如 果 沒 有 緣 , 大 家 又 怎 會 什 麼 心 底 話 都 說 呢 ? 所 以 朋 友 有 什 麼 要 求 , 我 都 盡 量 幫 忙 。 」 所 以 , 不 論 劉 培 基 或 是 梁 家 輝 , 都 嘆 息 阿 梅 關 心 所 有 人 , 只 是 不 懂 愛 惜 自 己 。

成 就 食 客 三 千 , 豪 氣 干 雲 , 而 實 際 上 , 在 徒 弟 及 朋 友 心 目 中 , 阿 梅 對 他 們 付 出 的 一 點 一 滴 , 均 銘 記 於 心 , 此 生 難 忘 , 誰 說 阿 梅 對 友 情 的 付 出 沒 有 回 報 ?


譚 詠 麟 : 兩 件 難 過 事

梅 艷 芳 去 世 後 , 無 線 製 作 了 特 備 節 目 《 梅 艷 芳 最 美 麗 的 回 憶 》 , 由 一 班 好 友 憶 述 她 生 前 點 滴 。 當 主 持 人 鄭 裕 玲 請 譚 詠 麟 發 言 時 , 阿 倫 卻 說 : 「 請 其 他 人 說 吧 ! 」 其 實 他 當 時 心 裡 想 起 兩 件 事 , 但 他 覺 得 不 適 合 說 出 來 。

其 中 一 件 事 , 他 在 這 裡 也 不 打 算 公 開 , 只 可 以 說 : 「 那 件 事 令 我 覺 得 阿 梅 很 勇 敢 。 」

至 於 第 二 件 事 , 發 生 在 梅 艷 芳 最 後 演 唱 會 開 騷 之 日 , 身 為 特 別 嘉 賓 的 阿 倫 與 阿 梅 排 練 之 時 , 「 當 時 她 根 本 無 聲 , 我 實 在 很 心 酸 。 但 到 了 正 式 表 演 , 她 愈 唱 愈 好 , 她 全 靠 死 頂 。 作 為 一 個 歌 手 , 阿 梅 當 然 不 希 望 人 家 覺 得 她 在 台 上 不 夠 氣 、 無 聲 , 所 以 我 沒 說 出 這 件 事 , 沒 想 到 節 目 的 尾 聲 卻 播 出 她 尾 場 show , 不 太 夠 氣 的 片 段 。 」 阿 倫 難 過 地 說 。

連 炎 輝 : 不 問 收 穫 無 私 付 出

阿 梅 出 殯 , 保 險 代 理 連 炎 輝 是 八 名 扶 靈 者 中 的 其 中 一 人 , 但 甚 少 人 知 道 他 原 來 認 識 了 阿 梅 逾 二 十 一 年 。 「 那 年 她 贏 了 新 秀 , 我 也 是 剛 入 保 險 這 行 , 羅 君 左 告 訴 我 阿 梅 想 買 保 險 , 自 此 我 們 就 成 為 好 友 。 她 對 朋 友 很 熱 心 , 最 記 得 我 初 入 行 怕 羞 , 她 就 不 斷 介 紹 朋 友 給 我 買 保 險 , 給 我 在 事 業 上 的 發 展 有 很 多 信 心 及 鼓 勵 。 」

在 阿 梅 唱 酒 吧 酒 廊 的 時 候 , 連 炎 輝 表 示 最 愛 一 大 群 朋 友 到 場 支 持 , 其 後 再 到 新 世 界 酒 店 聊 天 , 「 那 時 只 得 我 與 阿 梅 住 在 港 島 , 喝 至 凌 晨 我 倆 總 夾 錢 乘 的 士 回 香 港 , 但 她 從 不 計 較 , 我 不 夠 錢 時 , 她 總 連 我 的 一 份 也 支 付 , 到 我 還 她 時 , 她 又 嚷 著 不 要 。 」

阿 梅 一 句 「 做 人 不 用 計 那 麼 多 , 先 付 出 , 不 需 問 收 穫 。 」 連 炎 輝 表 示 影 響 他 最 深 , 「 九 二 年 , 她 不 如 意 時 , 跟 林 國 斌 在 新 加 坡 , 我 介 紹 了 師 父 ( 第 十 四 世 紅 寶 冠 法 王 夏 瑪 巴 寧 波 車 ) 讓 阿 梅 認 識 皈 依 , 她 翌 年 即 到 了 印 度 , 不 理 巨 星 身 份 , 不 出 名 做 了 很 多 弘 揚 佛 教 的 善 事 。 另 外 , 她 要 求 我 幫 手 做 《 1:99 音 樂 會 》 , 很 多 大 牌 也 叫 她 唱 歌 , 她 卻 跟 我 說 : 『 我 一 落 場 就 變 了 群 星 拱 照 梅 艷 芳 。 我 是 沒 私 心 的 統 籌 一 件 事 , 何 需 要 出 此 鋒 頭 。 』 可 見 她 的 專 業 及 不 問 收 獲 的 無 私 付 出 。 」

鍾 鎮 濤 : 老 婆 與 新 抱

鍾 鎮 濤 與 梅 艷 芳 合 作 過 七 部 電 影 , 很 可 能 是 跟 她 在 銀 幕 上 拍 擋 最 多 的 男 演 員 。 阿 B 說 : 「 阿 梅 常 常 演 我 的 老 婆 , 所 以 私 底 下 我 也 叫 她 做 老 婆 , 我 媽 就 叫 她 做 新 抱 仔 。 我 們 的 感 情 很 好 , 但 不 是 拍 拖 。 」

阿 B 很 少 喝 酒 , 更 甚 少 喝 醉 , 「 但 有 好 幾 年 阿 梅 生 日 , 我 都 喝 醉 了 , 那 時 候 玩 得 很 盡 興 , 很 多 朋 友 都 醉 ; 而 當 阿 梅 忽 然 開 始 講 英 文 , 我 就 知 道 她 也 醉 了 。 」

「 阿 梅 從 來 沒 變 , 反 而 是 我 變 了 , 我 婚 後 很 少 跟 老 朋 友 見 面 , 但 離 婚 又 恢 復 往 來 。 」

「 去 年 阿 梅 去 美 國 演 唱 , 我 媽 打 電 話 來 要 我 替 她 安 排 門 票 ( 鍾 母 住 在 美 國) , 又 說 要 跟 阿 梅 見 面 。 我 媽 一 直 都 很 疼 阿 梅 , 很 喜 歡 聽 她 唱 歌 。 」

梁 漢 文 : 神 奇 清 音 丸

「 我 是 在 華 星 年 代 認 識 梅 姐 , 她 是 一 個 很 偉 大 的 人 , 如 果 任 何 一 個 人 有 需 要 幫 忙 的 話 , 她 會 想 盡 一 切 辦 法 去 幫 忙 。 最 深 刻 的 是 有 一 次 , 我 們 ( 華 星 歌 手 ) 一 起 去 大 陸 做 慈 善 籌 款 的 表 演 , 到 達 當 日 一 切 安 好 很 順 利 , 綵 排 時 我 把 聲 仍 在 狀 態 , 但 不 知 什 麼 原 因 , 到 開 show 前 一 刻 , 我 突 然 感 覺 到 喉 嚨 好 痛 , 接 著 就 已 失 聲 。 我 當 時 不 知 發 生 什 麼 事 , 只 擔 心 即 將 要 表 演 , 失 聲 根 本 唱 不 到 。 主 辦 單 位 當 時 與 唱 片 公 司 的 同 事 表 示 , 要 找 其 他 歌 手 頂 替 我 表 演 的 那 一 部 分 , 我 聽 到 之 後 心 情 很 低 落 ; 而 梅 姐 由 其 他 人 口 中 得 知 這 件 事 , 她 很 神 奇 的 , 不 知 在 哪 兒 找 來 一 粒 清 音 丸 給 我 , 吩 咐 我 吞 下 去 , 不 消 一 會 兒 , 我 把 聲 神 奇 地 開 番 , 喉 嚨 都 不 再 痛 。 我 當 時 只 是 一 個 微 不 足 道 的 人 , 但 梅 姐 的 真 誠 幫 助 令 我 很 感 動 , 而 這 件 神 奇 的 失 聲 事 件 亦 是 令 我 最 深 刻 的 事 。 」

倫 永 亮 : 跳 舞 拾 假 髮

「 跟 阿 梅 認 識 十 八 年 , 期 間 經 歷 過 很 多 難 忘 事 , 記 得 阿 梅 重 返 樂 壇 舉 行 十 五 場 《 一 個 美 麗 的 迴 響 》 演 唱 會 , 在 綵 緋 期 間 曾 經 出 現 塌 台 、 機 件 故 障 和 機 關 不 配 合 等 很 多 不 順 利 的 事 情 , 臨 開 show 前 一 晚 阿 梅 好 upset 、 好 難 過 , 她 很 擔 心 演 唱 會 舉 行 時 出 現 同 樣 的 錯 誤 , 幸 而 第 一 場 演 唱 會 能 夠 順 利 完 成 , 還 記 得 她 在 台 上 跟 觀 眾 道 別 , 在 降 台 的 一 刻 流 著 淚 望 著 我 , 她 的 眼 神 告 訴 我 I did it , 這 個 情 景 至 今 仍 很 難 忘

「 其 實 這 麼 多 年 跟 阿 梅 一 起 工 作 , 也 發 生 過 很 多 趣 事 , 記 得 六 、 七 年 前 , 我 們 到 拉 斯 維 加 斯 登 台 , 阿 梅 唱 《 黑 夜 的 豹 》 時 假 髮 脫 掉 , 她 本 想 一 邊 跳 舞 一 邊 拾 起 假 髮 , 誰 知 舞 蹈 藝 員 見 狀 即 為 阿 梅 解 圍 將 假 髮 愈 踢 愈 遠 , 阿 梅 唯 有 一 面 跳 舞 一 面 追 住 個 假 髮 , 場 面 其 實 很 搞 笑 , 最 後 她 還 拿 著 假 髮 對 唱 , 但 最 厲 害 的 是 台 下 的 觀 眾 完 全 不 知 道 出 了 錯 , 我 們 還 為 這 件 事 笑 上 好 一 段 時 間 呢 ! 」

杜 貞 貞 : 臘 肉 腸 與 蟑 螂

杜 貞 貞 和 阿 梅 認 識 了 二 十 年 , 她們 同 樣 愛 熱 鬧 愛 玩 , 所 以 投 契 得 很 。 「 是 八 三 年 在 朋 友 介 紹 下 認 識 , 但 要 說 真 正 交 往 , 就 是 當 年 我 們 在 Disco Disco ( 的 士 高 ) 跳 舞 , 初 時 大 家 各 自 一 個 人 跳 , 完 全 不 用 別 人 陪 伴 , 我 和 她 愈 跳 愈 埋 、 跳 下 跳 下 大 家 就 你 眼 望 我 眼 , 這 樣 就 閞 始 友 誼 。 我 們 可 以 一 跳 就 跳 幾 個 鐘 , 水 都 唔 飲 一 啖 。 」 貞 貞 說 她 的 家 就 是 party house , 堪 稱 為 「 貞 貞 俱 樂 部 」 , 而 阿 梅 和 一 班 朋 友 就 喜 歡 常 到 「 俱 樂 部 」 談 天 說 地 , 而 阿 梅 間 中 更 會 和 貞 貞 一 起 下 廚 。

直 到 八 六 年 貞 貞 到 日 本 讀 書 , 阿 梅 跟 她 的 友 誼 未 有 因 地 域 分 隔 而 淡 下 來 , 反 而 有 增 無 減 。 「 有 年 Anita 偕 同 草 蜢 及 一 位 朋 友 到 日 本 來 探 我 , 她 還 帶 來 我 最 愛 的 豬 仔 牌 臘 肉 腸 。 最 令 我 感 動 及 開 心 的 , 就 是 Anita 說 不 住 酒 店 , 要 住 在 我 那 只 有 百 多 呎 的 家 ( 那 是 open studio flat ) 。 行 李 就 放 在 露 台 , 我 們 六 個 人 就 打 橫 打 直 的 目訓 , 就 連 廚 房 的 走 廊 都 是 睡 的 地 方 。 要 上 洗 手 間 的 就 輪 流 排 隊 去 , 那 種 感 覺 就 好 像 去 露 營 。 」

而 阿 梅 笑 足 貞 貞 廿 年 的 , 就 是 阿 梅 住 廣 播 道 時 , 有 晚 貞 貞 在 她 家 留 宿 兼 孖 舖 。 「 我 很 怕 蟑 螂 的 , 那 晚 我 發 夢 夢 見 一 隻 大 蟑 螂 , 嚇 得 大 叫 : 『 好 大 隻 蟑 螂 呀 ! 』 Anita 以 為 真 的 有 蟑 螂 , 嚇 得 跳 落 床 。 多 年 來 她 常 說 起 這 件 事 來 取 笑 我 ! 」

蔡 一 傑 : 巨 星 派 棉 被

「 沒 有 梅 艷 芳 , 就 不 會 有 草 蜢 。 」 是 蔡 一 傑 經 常 掛 於 口 邊 的 說 話 , 「 八 五 年 新 秀 初 賽 時 , 阿 梅 是 評 判 , 我 們 三 人 在 利 舞 台 試 音 中 途 碰 上 停 電 , 她 那 時 已 是 天 王 巨 星 , 卻 先 安 慰 我 們 『 不 用 怕 』 , 其 後 更 主 動 跟 我 們 聊 天 。 雖 然 落 敗 了 , 但 數 個 月 後 , 華 星 致 電 給 我 們 , 說 阿 梅 希 望 找 我 們 作 十 五 場 個 唱 的 嘉 賓 , 就 是 這 樣 , 相 識 就 是 十 八 年 。

「 最 難 忘 是 她 台 上 的 那 股 淡 定 , 那 年 在 新 加 坡 走 埠 , 有 女 性 觀 眾 飲 醉 酒 把 高 跟 鞋 踢 上 台 , 我 們 不 知 所 措 , 阿 梅 卻 一 面 跳 舞 , 一 面 擺 pose 把 鞋 踢 開 , 那 種 風 範 是 她 in born 的 , 我 相 信 沒 有 人 能 取 代 , 跟 她 合 作 , 也 讓 我 們 獲 益 良 多 。

「 她 做 的 善 事 不 計 其 數 , 有 一 年 天 氣 很 冷 , 氣 溫 得 攝 氏 六 度 , 她 打 電 話 約 我 們 三 人 到 她 家 吃 飯 , 原 來 她 飯 後 準 備 了 兩 輛 載 滿 棉 被 的 貨 車 , 與 我 們 一 起 到 灣 仔 天 橋 底 派 棉 被 給 乞 兒 , 她 真 的 落 手 落 腳 替 他 們 蓋 被 。 她 做 了 這 些 事 也 不 要 讓 人 知 , 我 是 很 以 阿 梅 為 傲 的 。 」

羅 君 左 : 兩 個 眼 鏡

很 多 人 都 知 道 羅 君 左 母 親 過 身 時 , 阿 梅 開 了 一 張 沒 銀 碼 的 支 票 讓 他 周 轉 應 急 , 而 回 想 起 與 阿 梅 生 前 的 難 忘 事 , 羅 君 左 說 : 「 當 年 她 拍 攝 電 視 劇 《 香 江 花 月 夜 》 時 , 住 在 廣 播 道 , 即 無 線 對 面 , 我 突 然 間 收 到 她 的 電 話 , 原 來 她 腸 胃 炎 不 舒 服 , 希 望 我 可 以 送 她 入 院 , 於 是 我 乘 的 士 趕 到 她 的 家 , 一 心 想 陪 她 到 附 近 的 浸 會 醫 院 。 我 到 步 後 便 抱 起 她 , 但 在 臨 出 門 口 之 際 , 她 突 然 用 力 抓 著 門 , 說 要 入 屋 取 東 西 , 當 時 我 跟 她 說 : 『 你 要 取 什 麼 , 我 替 你 辦 , 就 算 是 女 性 用 品 , 我 都 不 怕 尷 尬 。 』 但 阿 梅 當 時 堅 持 要 自 己 回 房 , 原 來 她 要 拿 的 是 兩 副 眼 鏡 , 其 一 是 太 陽 眼 鏡 , 入 了 醫 院 後 便 換 了 平 光 眼 鏡 , 她 解 釋 戴 平 光 是 因 為 自 己 沒 有 化 妝 , 其 實 阿 真 是 非 常 貪 靚 。 」

廿 多 年 來 , 羅 君 左 與 阿 梅 總 是 保 持 聯 絡 及 見 面 , 他 說 : 「 過 時 過 節 , 我 們 會 去 她 的 家 開 大 食 會 , 有 時 每 人 負 責 一 道 ? , 十 多 人 便 有 十 多 道 菜 吃 , 很 開 心 的 , 現 在 真 是 不 想 說 太 多 不 開 心 的 事 , 而 這 個 『 兩 個 眼 鏡 』 的 故 事 , 現 在 回 想 起 來 , 都 很 得 意 。 」

撰 文 : 齊 森

網 主 想 當 年 : 「每 個 接 觸 過 阿 姐 的 人 都 會 有 一 些 很 美 好 的 回 憶 。 」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