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004 年 12 月25 日 | 明 報 周 刊 1885 期 | 許 志 安 : 沒 有 了 安 全 感
事 隔 一 年 了 , 如 果 你 問 在 許 志 安 生 命 起 了 什 麼 變 化 ? 我 可 以 告 訴 大 家 , 就 像 沒 有 了 一 份 安 全 感 。 還 記 得 , 從 前 有 什 麼 開 心 或 不 開 心 , 我 會 打 電 話 給 師 父 , 甚 至 即 時 到 她 的 家 , 與 她 傾 訴 、 聊 天 。 我 們 什 麼 也 談 , 會 談 足 球 、 會 談 愛 情 、 會 談 事 業 。 現 在 的 分 別 就 是 , 當 我 開 心 想 跟 她 說 的 時 候 , 我 只 能 在 心 跟 她 說 。 現 在 , 我 的 手 提 電 話 內 , 還 留 著 師 父 的 電 話 號 碼 , 但 我 就 像 沒 有 膽 量 再 撥 號 似 的 , 我 就 是 沒 有 了 這 種 安 全 感 。

要 數 她 與 我 的 經 典 事 , 大 家 或 許 也 知 道 , 但 在 我 心 底 , 永 遠 永 遠 的 難 忘 。 那 年 我 參 加 新 秀 , 梅 艷 芳 當 評 判 , 結 果 我 拿 了 個 第 二 , 事 後 《 將 冰 山 劈 開 》 這 首 歌 想 找 男 聲 唱 數 句 時 , 她 跟 人 說 : 「 不 如 給 許 志 安 試 試 , 我 做 評 判 時 給 這 單 眼 皮 細 路 最 高 分 , 我 想 給 他 冠 軍 , 現 在 就 讓 他 試 試 吧 。 」 我 從 來 沒 想 過 她 找 我 唱 , 還 記 得 當 時 是 剛 放 學 穿 著 校 服 跑 到 魚則 魚 涌 錄 音 , 雖 然 我 跟 師 父 是 分 開 錄 , 她 一 聽 便 approve 了 , 這 便 將 我 們 的 關 係 拉 在 一 起 。

之 後 , 她 帶 我 們 登 台 走 埠 , 讓 我 有 機 會 跑 遍 世 界 ; 我 第 一 次 開 演 唱 會 , 她 當 我 的 嘉 賓 ; 甚 至 我 拿 「 最 受 歡 迎 男 歌 手 」 時 , 也 是 她 頒 獎 給 我 ; 以 至 前 年 我 找 師 父 合 唱 《 女 人 之 苦 》 , 只 要 我 開 一 句 聲 , 她 永 遠 義 不 容 辭 。

師 父 是 義 氣 的 代 表

師 父 在 我 心 目 中 是 義 氣 的 代 表 , 只 要 她 疼 惜 的 人 說 一 聲 , 她 不 會 想 別 的 也 要 幫 上 忙 。 有 一 次 我 找 師 父 幫 忙 我 一 個 朋 友 出 席 活 動 , 她 只 問 了 我 一 聲 : 「 這 個 是 不 是 你 朋 友 ? 」 我 答 是 , 她 立 即 便 答 : 「 得 ! 何 時 ? 地 點 在 哪 ? 」 事 實 上 , 她 不 需 要 這 樣 做 , 就 是 因 為 那 是 我 的 朋 友 , 而 她 認 定 我 是 她 的 徒 弟 , 她 會 當 我 身 邊 的 朋 友 也 是 她 疼 惜 的 人 , 這 樣 的 為 朋 友 , 我 覺 得 是 更 高 了 一 層 意 義 。

約 九 五 至 九 六 年 , 我 事 業 的 低 潮 時 , 她 總 是 叮 囑 我 , 我 欠 的 只 是 運 , 她 說 運 氣 這 回 事 好 得 意 , 總 有 一 天 會 回 來 , 但 回 來 前 你 自 己 到 底 有 沒 有 努 力 為 自 己 去 準 備 ? 她 教 導 我 , 人 們 不 會 看 不 起 沒 運 的 人 , 但 運 氣 一 到 必 須 好 好 把 握 。

她 經 常 跟 我 分 享 , 男 人 必 定 要 做 到 「 愛 你 的 女 人 心 目 中 的 英 雄 」 , 而 不 是 單 憑 錢 財 及 樣 貌 , 要 讓 女 人 覺 得 你 可 以 保 護 她 、 擔 起 一 切 , 這 些 亦 是 她 在 愛 情 上 跟 我 的 說 話 。 所 以 梅 艷 芳 不 單 是 我 舞 台 上 的 師 父 , 也 是 我 水 銀 燈 下 的 智 者 。

對 於 師 父 , 我 是 有 遺 憾 ,就 是 98 年 至 01 年 間 , 我 為 了 事 業 的 衝 刺 , 有 一 段 間 不 再 像 從 前 般 與 師 父 經 常 電 話 聯 絡 , 這 個 遺 憾 讓 我 知 道 就 算 多 忙 , 都 要 抽 時 間 珍 惜 眼 前 人 , 或 許 男 人 就 是 這 樣 , 往 往 為 事 業 而 忽 略 身 邊 重 要 的 人 , 當 然 師 父 從 來 沒 怪 責 我 , 但 在 我 內 心 深 處 , 我 一 直 自 責 。 另 外 , 在 我 腦 的 畫 面 , 是 她 睡 在 病 床 上 的 樣 子 , 不 過 , 現 在 這 個 picture 我 已 經 delete 了 , 在 我 心 目 中 , 她 永 遠 都 是 那 樣 靚 。

我 的 心 好 酸 亦 溫 暖

看 回 去 年 的 演 唱 會 , 我 覺 得 是 一 個 legend 。 雖 然 事 前 開 會 時 一 部 分 人 認 為 不 該 做 , 一 部 分 人 認 為 「 show must go on 」 。 然 而 作 為 徒 弟 , 在 我 角 度 來 看 , 我 是 贊 成 唱 。 事 關 我 知 道 梅 艷 芳 除 非 撐 不 住 , 否 則 怎 樣 都 會 做 , 她 是 為 了 歌 迷 什 麼 都 不 要 而 付 出 的 人 , 她 從 來 沒 有 想 過 自 己 , 在 台 上 發 揮 到 最 盡 , 沒 絲 毫 保 留 , 換 轉 是 我 也 恐 怕 做 不 到 。 不 過 , 事 後 亦 證 明 看 過 這 個 show 的 人 絕 對 無 憾 。

打 從 我 出 道 , 她 永 遠 都 是 「 睇 住 我 」 。 甚 至 在 她 走 後 這 一 年 , 有 兩 個 幕 後 人 跟 我 說 , 師 父 走 之 前 再 三 跟 他 們 說 「 記 得 睇 住 許 志 安 」 , 我 聽 完 這 些 話 , 我 的 心 好 酸 但 亦 好 溫 暖 , 所 以 我 說 沒 有 了 安 全 感 , 就 是 這 個 意 思 。

一 年 了 ! 希 望 藉 這 一 年 大 家 都 能 笑 看 風 雲 變 , 有 些 事 在 心 已 足 夠 , 沒 有 必 要 不 開 心 。 我 們 要 知 道 師 父 她 喜 歡 帶 娛 樂 及 歡 樂 給 大 家 , 亦 應 該 知 她 想 我 們 繼 續 笑 。 張 敏 儀 說 得 沒 錯 , 她 是 「 香 港 的 女 兒 」 , 身 為 香 港 人 為 她 好 為 自 己 好 , 也 要 開 心 面 對 未 來 , 這 亦 是 她 的 spirit , 讓 我 們 永 遠 記 得 她 最 光 輝 的 一 面 吧 。

口 述 : 許 志 安 / 筆 錄 : 梁 肇 宗

網 主 想 當 年 : 「 成 為 阿 姐 的 徒 弟 都 是 幸 福 的 , 多 年 來 安 仔 都 有 師 父 照 顧 , 師 徒 情 盡 在 不 言 中 。 」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