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005 年 12 月31 日 | 明 報 周 刊 1938 期 | 梅 艷 芳 兩 個 小 故 事
十 二 月 三 十 日 , 是 思 念 的 日 子 。

兩 年 前 的 這 天 , 梅 艷 芳 離 開 了 ; 不 過 , 她 的 一 顰 一 笑 , 都 深 深 烙 在 每 一 個 喜 愛 她 的 人 的 腦 海 中 。

今 天 , 我 們 帶 來 了 她 喜 愛 的 鮮 花 、 奶 茶 、 三 文 魚 刺 身 、 杯 麵 . . . 就 讓 大 家 好 好 的 閒 話 家 常 , 回 味 昔 日 的 片 段 。 而 她 最 好 的 朋 友 劉 培 基 , 也 特 地 撰 文 抒 發 心 中 感 受 。

撰 文 : 黃 麗 玲


本 來 沒 打 算 找 劉 培 基 寫 梅 艷 芳 , 因 為 不 想 觸 動 他 的 痛 。 但 他 還 是 寫 了 , 因 為 他 的 腦 海 裡 盡 是 她 。 文 章 很 短 很 短 , 他 說 : 「 其 實 每 一 段 都 可 以 加 長 , 但 我 盡 了 力 , 只 寫 到 這 麼 多 。 」

我 聽得 出 他 聲 音 裡 的 難 過 , 知 道 安 慰 的 說 話 根 本 起 不 了 作 用 。

「 朋 友 都 說 , 她 其 實 沒 有 離 開 過 , 她 依 然 活 在 我 們 心 裡 , 我 們 永 遠 懷 念 她 。 但 我 不 要 永 遠 懷 念 她 , 我 要 的 是 一 個 實 體 。 永 遠 懷 念 是 一 件 很 殘 忍 的 事 。 她 的 七 情 六 慾 都 曾 經 在 我 面 前 演 繹 過 , 每 一 個 擁 抱 、 每 一 個 笑 容 、 每 一 句 說 話 , 我 都 真 真 正 正 的 感 受 過 . . . 。 她 每 次 打 電 話 給 我 , 那 聲 音 都 是 很 特 別 的 , 『 Eddie , 你 在 哪 裡 呀 ! 』 我 知 道 她 又 有 事 了 . . . 」 他 忘 不 了 每 個 細 節 。

瞞 天 過 海

其 實 我 不 想 那 麼 沉 重 地 悼 念 梅 艷 芳 , 我 選 擇 寫 兩 個 她 不 為 人 知 的 小 故 事 ─

有 一 回 , 梅 家 樓 下 的 住 客 搬 家 , 留 下 了 一 隻 黃 色 的 彩 雀 , 阿 梅 知 道 了 , 便 收 養 了 牠 。 一 天 , 助 手 發 覺 彩 雀 死 了 , 為 免 她 傷 心 , 便 用 布 把 鳥 籠 蓋 著 , 到 旺 角 雀 仔 街 偷 偷 買 了 一 隻 一 模 一 樣 的 回 來 , 來 個 瞞 天 過 海 。 但 不 久 , 鳥 兒 又 死 去 了 , 他 故 技 重 施 , 再 買 一 隻 . . . . . 。 可 是 , 當 第 三 隻 鳥 兒 也 死 去 之 時 , 終 於 來 不 及 給 牠 找 替 身 , 還 是 給 阿 梅 知 道 了 , 她 當 然 很 不 開 心 。

返 魂 無 術

阿 梅 喜 歡 小 動 物 , 家 裡 養 了 一 缸 鹹 水 魚 , 當 中 有 一 條 雞 泡 魚 , 是 她 最 喜 歡 的 , 因 為 只 要 她 把 手 指 放 在 缸 邊 , 牠 便 會 隨 著 她 的 手 游 來 游 去 。 或 許 因 為 菲 傭 不 懂 照 顧 , 不 久 , 雞 泡 魚 的 健 康 出 了 問 題 , 阿 梅 看 見 牠 「 唔 妥 」 , 立 刻 致 電 助 手 Donny , 要 他 救 魚 , 但 他 家 居 西 貢 , 趕 往 港 島 壽 山 村 道 需 要 一 段 時 間 , 當 他 抵 達 時 , 雞 泡 魚 已 經 魂 歸 天 國 , 阿 梅 很 傷 心 , 也 很 生 氣 , 躲 在 睡 房 裡 哭 , 「 佢 嬲 左 我 足 足 一 個 星 期 。 」 Donny 有 點 無 奈 。

她 是 一 充 滿 愛 心 的 人 , 對 人 如 是 , 對 小 動 物 如 是 。

相 聚 總 有 時

情 不 忘 也 , 義 不 悔 也 , 親 愛 的 , 你 確 確 實 實 的 讓 我 感 覺 到 , 你 已 離 我 遠 去 ! 心 中 總 是 痛 苦 的 , 回 憶 總 是 難 過 的 , 夜 愈 深 , 天 愈 冷 , 我 總 是 默 默 的 忍 受 著 「 永 遠 懷 念 你 」 , 這 是 多 麼 情 何 以 堪 的 事 呀 。

今 日 , 身 不 由 己 , 與 你 天 上 . . . . 人 間 , 只 是 為 情 義 二 個 字 , 你 是 知 道 的 ! 我 深 信 「 真 的 」 , 我 們 只 有 今 生 , 沒 來 世 了 , 我 們 雙 方 都 承 諾 了 一 句 「 人 間 有 愛 」 。

可 是 , 梅 , 那 只 是 往 事 , 那 年 頭 , 沒 有 為 什 麼 的 , 就 拚 命 為 對 方 做 好 該 做 的 事 , 真 的, 沒 有 為 什 麼 。

唉 , 我 在 乎 生 命 中 , 經 歷 的 每 段 酸 、 甜 、 苦 、 辣 , 在 乎 人 生 中 隨 處 可 見 的 真 誠 和 感 動 , 我 雖 不 完 美 , 但 我 可 懂 得 珍 惜 生 命 中 每 一 位 牽 手 走 過 的 朋 友 。

望 極 天 涯 . . . . 不 見 家 , 親 愛 的, 相 聚 總 有 時 !

劉 培 基 - 寒 夜 05

網 主 想 當 年 : 「 閱 讀 這 兩 個 小 做 事 會 想 起 ANITA 的 可 愛 , 多 謝 EDDIE 的 分 享 。 」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