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6.1.2004 | 明 報 周 刊 1834 期 | 《 明 周 》 與 阿 梅 廿 載 情
「 麗 玲 , 我 係 阿 梅 啊 ! 」 每 當 梅 艷 芳 在 電 話 裡 說 這 開 場 白 時 , 她 的 聲 音 都 是 軟 綿 綿 的 。

打 從 八 二 年 七 月 , 她 獲 得 「 第 一 屆 新 秀 歌 唱 大 賽 」 冠 軍 , 便 成 為 《 明 報 周 刊 》 的 常 客 , 廿 一 年 來 上 過 三 十 次 封 面 , 有 關 她 的 報 導 更 是 多 不 勝 數 。 由 於 她 工 作 忙 , 要 訪 問 她 , 並 不 一 定 可 以 坐 下 面 對 面 談 , 因 而 跟 她 煲 過 不 少 長 氣 電 話 粥 。

我 第 一 次 訪 問 她 , 就 是 她 獲 獎 的 時 候 , 連 我 自 己 也 已 經 差 點 記 不 起 來 了 。 直 至八 三 年 四 月 , 她 在 東 京 音 樂 節 奪 得 亞 洲 區 特 別 賞 與 TBS 獎 , 在 她 返 港 那 夜 凌 晨 二 時 , 我 跟 她 初 次 「 煲 電 話 粥 」 , 一 個 新 人 與 一 群 天 王 巨 星 比 賽 , 還 要 用 日 語 演 繹 , 對 只 諗 過 三 個 月 日 文 初 班 的 梅 艷 芳 來 說 , 當 然 有 一 定 難 度 , 但 天 生 屬 於 舞 台 的 她 , 表 現 了 大 將 之 風 , 「 人 家 唱 了 這 麼 久 , 而 我 只 是 新 人 , 如 果 說 有 壓 力 , 也 是 自 己 給 自 己 的 。 這 首 《 強 吻 之 前 》 ( 參 賽 歌 ) , 我 練 習 了 兩 個 月 , 歌 詞 是 別 人 替 我 拼 音 , 再 把 內 容 告 訴 我 , 所 以 我 很 明 白 歌 曲 說 的 是 什 麼 。 」

感 情 生 活 高 度 透 明

觀 眾 對 藝 人 最 感 興 趣 的 , 莫 過 於 他 們 的 感 情 事 , 而 大 多 數 的 偶 像 派 藝 人 卻 最 不 願 意 把 戀 情 公 開 , 擔 心 影 響 票 房 又 或 是 唱 片 銷 量 。 梅 艷 芳 完 全 有 別 於 一 般 偶 像 派 , 她 的 感 情 生 活 自 入 行 以 來 便 高 度 透 明 , 「 如 果 有 男 朋 友 , 我 必 定 說 出 來 , 拍 拖 應 該 大 大 方 方 , 公 開 了 免 得 大 家 胡 亂 猜 度 。 如 果 『 收 埋 』 , 被 人 碰 見 反 而 尷 尬 。 」

她 的 名 字 一 次 又 一 次 跟 異 性 扯 上 , 她 都 有 問 必 答 , 連 當 中 細 節 也 不 介 意 跟 大 家 分 享 。 八 六 年 九 月 , 阿 梅 忽 然 自 爆 有 個 做 模 特 兒 的 日 俄 混 血 男 友 , 他 叫 高 橋 雅 宏 , 還 派 發 她 跟 他 的 合 照 給 傳 媒 刊 登 。 《 明 周 》 派 人 在 日 本 調 查 高 橋 先 生 的 背 景 , 卻 得 悉 約 在 八 月 , 曾 有 人 委 託 日 本 方 面 , 找 一 個 高 大 有 型 但 毋 須 太 英 俊 的 男 士 , 扮 演 阿 梅 男 友 , 並 要 求 來 港 協 助 宣 傳 。 我 奉 命 採 訪 這 樁 「 虛 構 男 友 」 的 新 聞 , 阿 梅 堅 稱 「 真 有 其 人 」 , 「 要 不 然 我 怎 會 說 得 出 他 的 名 字 ? 如 果 聖 ? 節 我 跟 他 尚 未 分 手 , 他 來 探 望 我 的 時 候 , 我 會 介 紹 給 大 家 認 識 。 」 據 聞 那 是 唱 片 公 司 的 宣 傳 招 數 , 阿 梅 只 是 奉 命 行 事 , 高 橋 最 終 也 沒 現 身 。

阿 梅 跟 我 說 過 不 少 她 的 愛 情 故 事 , 更 向 我 詳 細 道 出 最 刻 骨 銘 心 的 戀 情 , 說 的 時 候 沒 有 指 名 道 姓 , 可 是 , 一 切 資 料 都 顯 示 他 是 近 藤 真 彥 。

一 年 七 次 赴 日 拍 拖

「 八 五 年 , 他 來 過 香 港 兩 次 。 第 一 次 , 我 們 在 酒 會 碰 見 , 由 人 家 介 紹 認 識 。 第 二 年 他 來 開 演 唱 會 , 我 去 看 他 表 演 , 之 後 在 酒 會 又 見 到 他 , 當 別 人 介 紹 時 , 他 說 : 『 我 去 年 已 認 識 她 了 。 』 沒 想 到 他 還 記 得 我 。 」

「 酒 會 後 , 大 夥 兒 去 的 士 高 , 那 一 夜 , 他 跟 我 跳 舞 最 多 , 在 舞 池 , 他 問 : 『 我 可 不 可 以 吻 你 一 下 ? 』 我 點 頭 , 就 這 樣 一 吻 定 情 。 」

「 他 說 打 算 翌 日 到 置 地 廣 場 購 物 , 邀 我 陪 他 。 低 達 的 時 候 , 他 早 到 了 , 買 了 一 個 巨 型 鑽 石 心 口 針 送 給 我 , 我 至 今 也 捨 不 得 用 , 鎖 在 保 險 箱 裡 。 」

「 第 二 天 他 去 澳 門 拍 照 , 又 邀 我 同 行 。 當 晚 我 一 直 『 囉 囉 攣 』 , 結 果 又 去 了 。 多 年 來 我 都 戴 著 一 隻 手 鐲 , 卻 在 臨 去 澳 門 的 時 候 碰 碎 了 , 我 心 有 不 祥 之 兆 。」

他 返 低 日 本 當 天 晚 上 已 致 電 阿 梅 , 此 後 每 夜 都 跟 她 通 電 話 , 一 談 便 一 句 鐘 , 「 不 到 半 個 月 , 我 便 飛 去 日 本 見 他 , 恍 如 隔 世 , 很 癡 纏 。 我 去 了 一 個 星 期 , 臨 走 那 夜 , 他 哭 了 , 問 我 為 什 麼 要 走 , 我 說 要 工 作 , 我 陪 了 他 一 夜 。 」

「 回 來 後 , 依 舊 是 每 晚 通 電 話 。 不 到 一 個 月 , 我 又 『 囉 囉 攣 』 , 再 飛 去 見 他 。 我 們 如 此 痴 纏 , 又 無 法 公 開 , 是 很 痛 苦 的 經 歷 。 」

「 他 到 北 海 道 開 演 唱 會 , 我 去 陪 他 。 最 難 忘 在 車 程 上 , 他 倚 在 我 身 上 , 對 我 說 : 『 我 從 沒 試 過 這 麼 好 的 感 覺 。 』 他 在 工 作 人 員 、 樂 隊 、 朋 友 面 前 公 開 我 們 的 戀 情 。」

事 實 上 , 近 藤 真 彥 當 時 另 有 女 友 , 那 是 跟 他 名 氣 相 若 的 中 森 明 菜 , 他 欺 騙 了 梅 艷 芳 , 「 他 說 他 已 經 沒 跟 那 女 孩 子 一 起 , 我 才 跟 他 來 往 。 幾 個 月 後 , 我 發 覺 他 們 往 還 未 斷 , 我 問 他 , 他 依 然 否 認 。 」

「 他 帶 我 去 見 他 母 親 , 和 一 群 青 梅 竹 馬 的 朋 友 , 他 在 車 上 對 我 許 下 很 多 承 諾 。 」

苦 戀 持 續 了 一 年 , 其 間 阿 梅 七 次 飛 到 日 本 跟 他 見 面 。 由 於 阿 梅 愈 來 愈 紅 , 工 作 忙 碌 , 通 電 話 的 次 數 逐 漸 減 少 , 加 上 明 知 道 他 有 女 友 , 彼 此 的 感 情 變 得 很 不 穩 定 , 「 直 至 有 一 次 . . . 」 阿 梅 把 說 到 口 邊 的 話 吞 回 去 , 「 我 不 想 說 出 來 。 因 為 往 常 我 也 不 喜 歡 想 這 個 結 局 , 我 只 愛 想 開 心 的 那 部 份 , 保 留 甜 蜜 回 憶 。 」

她 一 直 渴 望 找 個 共 度 一 生 的 人 , 甚 至 早 已 買 下 嫁 妝 首 飾 , 兩 套 都 是 Buccellati , 其 中 一 套 於 八 九 年 十 一 月 王 儲 伉 儷 訪 港 時 , 劉 培 基 跟 她 一 起 出 席 不 列 顛 尼 號 舉 行 的 洒 會 時 戴 出 來 亮 過 相 , 另 一 套 更 「 重 型 」 的 , 就 是 她 在 最 後 一 個 演 唱 會 上 , 穿 婚 紗 時 佩 戴 的 那 一 套 。

阿 梅 在 樂 壇 紅 了 那 麼 多 年 , 賺 過 的 錢 不 少 , 但 支 出 也 多 。 早 年 阿 梅 居 住 在 廣 播 道 , 家 中 已 是 經 常 高 朋 滿 座 , 就 算 她 不 在 家 , 朋 友 也 喜 歡 在 她 家 聚 會 , 發 展 下 來 , 朋 友 又 把 自 己 的 朋 友 帶 上 門 來 , 客 廳 坐 滿 , 更 索 性 坐 進 睡 房 。 終 於 有 一 天 , 阿 梅 發 覺 , 她 隨 手 丟 在 化 妝 桌 上 的 首 飾 不 翼 而 飛 , 沒 有 人 知 道 為 什 麼 。

預 立 遺 囑 有 備 無 患

年 紀 漸 長 , 阿 梅 開 始 明 白 儲 蓄 的 重 要 , 賺 到 錢 便 置 業 , 除 了 香 港 的 房 子 , 她 在 加 拿 大 、 英 國 、 日 本 等 地 也 曾 擁 有 物 業 。

她 每 年 對 香 港 庫 房 的 貢 獻 也 不 少 , 在 她 最 活 躍 的 年 代 , 每 年 納 稅 過 百 萬 , 九 三 年 ,她 更 跟 我 說 : 「 破 晒 紀 錄 , 大 約 等 於 往 年 的 三 倍 。 」 大 拿 拿 三 百 萬 , 也 難 怪 她 牙 痛 咁 聲 。

她 忽 然 杞 人 憂 天 的 說 : 「 如 果 沒 有 遺 囑 , 萬 一 忽 然 死 了 , 遺 產 豈 不 是 被 政 府 充 公 ( 當 然 不 會 ) ? 」 為 了 確 保 辛 苦 賺 來 的 錢 按 自 己 的 意 願 分 配 , 她 決 定 趁 著 年 輕 力 壯 、 頭 腦 清 晰 的 時 候 立 遺 囑 , 「 中 國 人 可 能 覺 得 大 吉 利 市 , 其 實 有 備 無 患 ? ! 」 誰 是 受 益 人 ? 「 起 碼 一 半 損 給 慈 善 構 關 。 」

她 不 止 打 算 損 出 遺 產 , 更 有 意 捐 出 器 官 , 「 人 死 了 , 把 器 官 留 著 也 沒 有 用 , 能 夠 幫 助 別 人 , 可 以 減 輕 罪 孽 。 我 早 已 打 算 做 這 件 事 , 待 遲 些 時 有 空 , 便 去 拿 器 官 捐 贈 卡 。 」

梅 艷 芳 一 向 是 「 義 氣 仔 女 」 , 八 九 年 初 , 商 台 ? ? 頒 獎 禮 過 後 , 她 在 錄 音 室 跟 我 見 面 , 就 是 因 為 無 法 認 同 商 台 的 做 法 , 更 為 譚 詠 麟 不 平 鳴 , 「 阿 倫 已 宣 佈 了 他 不 再 拿 獎 , 為 什 麼 還 要 迫 他 拿 個 銀 獎 呢 ? 現 在 的 做 法 令 阿 倫 很 尷 尬 , 他 坐 在 台 下 ( 阿 倫 是 新 人 獎 頒 獎 嘉 賓 ) , 無 形 中 替 他 注 射 了 一 口 毒 針 。 」 而 她 , 索 性 缺 席 那 個 頒 獎 禮 。

八 七 年 五 月 , 梅 艷 芳 忙 於 替 《 胭 脂 扣 》 趕 戲 , 《 明 周 》 在 拍 攝 現 場 替 她 拍 了 輯 照 片 , 用 作 封 面 , 廿 三 歲 的 她 , 在 專 訪 中 說 : 「 廿 八 歲 的 時 候 , 無 論 如 何 要 退 休 了 。 如 果 別 人 認 為 我 只 曉 得 唱 歌 , 我 是 不 甘 心 的 , 我 的 理 想 , 是 憑 演 技 拿 個 獎 回 來 。 」 結 果 , 她 真 的 憑 這 部 電 影 奪 八 八 年 金 馬 獎 、 金 龍 獎 、 八 九 年 亞 洲 影 展 及 香 港 電 影 金 像 獎 最 佳 女 主 角 獎 ; 九 一 年 十 二 月 , 她 更 突 然 舉 行 告 別 演 唱 會 , 她 在 台 上 含 著 淚 說 : 「 你 們 也 不 希 望 見 到 我 八 十 歲 時 依 然 孤 單 一 人 . . . 」 當 時 她 才 廿 七 歲 。

「 如 花 」 的 封 面 面 世 後 一個 星 期 , 《明 周》 同 寅 「 夜 蒲」 尖 沙 咀 水 車 屋 ( 這 是 罕 有 的 事 ) , 凌 晨 兩 點 , 我 們 見 到 梅 艷 芳 與 鍾 鎮 濤、 阿 梅 女 友 Anita Wong 正 在 等 位 。 當 時 阿 梅 顯得 有 點 累 , 但 神 情 並 無 異 樣 , 因 為 人 人 都 讚 封 面 那 輯 照 片 拍 得 她 有 味 道 , 阿梅 跟 我 們 說 : 「 你 們 最 好 替 我 把 照片 放大 , 等 我 用 黎 做 車 頭 相 。 」

301-1.jpg張 國 榮 帶 出 的 信 息

當 時 只 是 一 番 戲 言 , 沒 料 到 幾 小 時 後 , 突 傳 來 梅 艷 芳 昏 迷 送 院 急 救 的 消 息 , 醫 生 在 她 胃 內 發 現 極 多 酒 精 、 藥 物 及 大 量 白 花 油 , 有 人 揣 測 她 自 殺 , 但 她 身 邊 的 人 都 說 她 只 是 胃 部 不 適 。

阿 梅 大 步 跨 過 , 事 業 更 上 一 層 樓 ; 可 是 , 不 止 一 次 有 相 士 推 算 她 活 不 過 三 十 歲 , 甚 至 有 人 推 測 她 會 自 殺 。 但 阿 梅 把 這 些 人 的 招 牌 都 給 拆 了 , 她 活 得 愈 來 愈 積 極 , 把 自 己 貢 獻 給 演 藝 事 業 之 餘 , 更 騰 出 不 少 時 間 服 務 社 會 , 雖 然 不 幸 被 癌 魔 纏 上 了 , 她 依 然 在 香 港 最 不 幸 的 一 年 為 沙 士 的 受 害 家 庭 出 力 , 她 接 受 《 明 周 》 的 獨 家 訪 問 時 說 : 「 哥 哥 ( 張 國 榮 ) click 醒 左 我 個 腦 , 我 在 佛 壇 跟 哥 哥 說 , 請 他 賜 給 我 力 量 , 我 不 想 浪 費 時 間 , 希 望 替 香 港 人 做 些 事。 」

在 張 國 榮 離 世 後 , 阿 梅 的 情 緒 尚 未 完 全 平 伏 之 時 , 曾 跟 我 說 過 這 樣 的 話 : 「 哥 哥 的 離 去 帶 出 一 個 信 息 , 病 人 是 需 要 關 心 的 , 他 提 醒 我 們 要 多 關 心 身 邊 的 人 , 要 更 加 珍 惜 親 人 、 朋 友 。 」

不 過 , 我 當 時 並 沒 有 想 過 阿 梅 也 是 一 個 病 人 。 為 了 不 想 讓 愛 她 的 人 擔 心 , 阿 梅 還 是 選 擇 盡 量 隱 瞞 自己 的 病 況 , 沒 有 讓我 們 及 早 關 心她 。

阿 梅 走 了 , 她 只 活 了 短 短 四 十 年 ; 然 而 , 她 活 得 豐 盛 , 她 令 愛 她 的 人 都 替 她 感 到 驕 傲 。

撰 文 : 黃 麗 玲

網 主 想 當 年 : 「 《 明 報 周 刊 》 除 了 是 伴 著 ANITA 一 起 成 長 的 雜 誌 外 , 我 也 是 《 明 周 》 的 支 持 者 , 小 時 候 跟 媽 媽 上 酒 樓 飲 茶 已 經 一 邊 看 一 邊 飲 茶 , 多 年 來 明 周 都 沒 有 令 讀 者 失 望 , 是 目 前 市 面 上 唯 一 本 仍 然 令 我 感 動 的 娛 樂 雜 誌 。 」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