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007 年 10 月8 日 | 蘋 果 日 報 - 美 娓 道 來 | 阿 梅 白 色 婚 禮 夢 永 沒 完
「 重 重 心 中 痴 債 , 原 是 欠 下 你 一 世 , 無 限 無 盡 愛 , 在 我 心 底 … 」 昨 夜 下 班 在 車 廂 內 聽 到 這 歌 , 歌 起 詞 落 , 不 由 自 主 就 想 起 這 位 舞 台 女 王 ─ 梅 艷 芳 ( Anita ) 。

眉 宇 間 流 露 風 霜

認 識 梅 艷 芳 那 年 , 她 剛 得 到 了 新 秀 冠 軍 , 我 放 學 之 後 去 訪 問 她 , 心 情 是 充 滿 著 好 奇 , 怎 麼 一 個 才 十 幾 歲 的 女 孩 子 , 唱 起 歌 來 , 會 有 著 一 股 難 以 解 釋 的 「 風 霜 」 在 眉 宇 間 呢 ? 也 許 , 她 確 是 心 債 重 重 !

第 一 次 見 面 , 在 銅 鑼 灣 某 咖 啡 店 , Anita 打 扮 略 見 成 熟 , 看 得 出 是 十 分 重 視 這 個 專 訪 , 一 身 略 帶 隆 重 的 衣 飾 顯 得 她 尚 未 懂 包 裝 , 但 一 個 人 提 著 化 妝 箱 到 來 , 瀟 灑 有 型 , 誠 意 十 足 。 甫 見 面 , Anita 就 問 我 : 「 做 乜 ? 讀 緊 書 要 做 專 訪 ? 」 我 說 : 「 想 認 識 你 同 想 賺 一 ? 稿 費 ! 」 Anita 竟 鬼 馬 地 笑 了 一 下 : 「 好 , 咁 寫 長 ? 、 賺 多 ? , 自 己 會 養 自 己 係 好 ! 」 然 後 哈 哈 哈 的 大 笑 三 聲 , 三 言 兩 語 就 足 見 她 是 一 個 豪 邁 、 心 地 善 良 的 揚 眉 女 子 , 而 透 過 她 的 眼 神 , 我 看 得 出 她 很 羨 慕 別 人 可 以 念 書 和 擁 有 可 玩 樂 的 童 年 。

理 想 當 警 司 懲 奸


那 個 午 後 , 我 們 談 得 很 開 心 , 很 投 契 , 言 談 間 , 我 覺 得 Anita 本 身 仍 有 著 一 份 19 歲 的 純 真 , 談 到 人 生 , 她 還 是 和 一 般 少 女 無 異 , 幻 想 白 色 婚 禮 , 追 捧 Hello Kitty 掛 飾 , 甚 或 看 到 我 有 加 菲 貓 碎 錢 包 , 也 嚷 著 要 一 個 , 率 真 得 像 個 同 學 , 午 後 一 起 搶 搶 鬧 鬧 。

不 說 不 知 , 梅 艷 芳 的 少 年 志 願 , 是 想 當 一 個 「 警 司 」 , 原 因 她 愛 抱 打 不 平 , 想 儆 惡 懲 奸 , 她 甚 至 想 出 用 永 不 脫 色 噴 漆 來 嚴 懲 重 犯 , 聽 她 手 舞 足 蹈 的 說 , 笑 得 翻 前 仰 後 , 在 那 一 刻 , 讓 我 發 現 梅 艷 芳 在 滄 桑 背 後 , 還 有 濃 濃 的 赤 子 心 !

及 後 , 我 也 在 這 個 圈 子 工 作 , 大 家 不 時 有 碰 頭 , Anita 總 扁 著 嘴 說 : 「 小 美 ! 做 乜 仲 未 同 我 填 詞 ? 」 我 就 一 臉 靦 腆 的 說 : 「 係 … … 係 … … 要 有 好 歌 先 得 啊 ! 」 沒 多 久 , 我 碰 上 倫 永 亮 , 他 跟 我 說 : 「 小 美 , 我 有 首 歌 , 好 ? 梅 艷 芳 , 但 係 好 趕 , 可 唔 可 以 聽 日 有 ? 」 我 當 時 心 想 , 欠 歌 還 詞 正 是 時 候 了 , 於 是 就 為 Anita 寫 下 了 《 心 仍 是 冷 》 !

聽 完 試 唱 即 錄 音

那 一 夜 倫 永 亮 將 自 己 作 曲 、 小 美 填 詞 的 《 心 仍 是 冷 》 試 唱 給 阿 梅 聽 , 阿 梅 縱 倦 極 也 走 進 錄 音 室 錄 歌 。

翌 夜 , 當 歌 詞 傳 真 到 錄 音 室 時 , Anita 剛 拍 完 戲 , 人 有 點 累 , 本 想 延 後 一 夜 才 錄 , 倫 永 亮 便 企 圖 試 唱 一 次 給 她 作 藍 本 , Anita 在 休 息 間 聽 到 倫 永 亮 的 試 唱 版 , 當 中 一 段 : 「 對 你 仍 著 緊 , 但 痛 心 , 無 奈 愛 在 最 後 最 終 轉 交 別 人 , 冷 冷 長 夜 深 , 夢 更 深 , 明 日 我 又 繼 續 愛 路 浮 沉 ! 」 她 立 時 放 下 本 無 心 細 看 的 報 紙 , 走 入 錄 音 室 問 倫 永 亮 , 說 : 「 首 歌 邊 個 寫 ? 」 倫 永 亮 答 : 「 曲 係 我 寫 ! 詞 係 小 美 說 為 你 而 寫 ? ! 」 Anita 垂 下 眼 點 了 一 下 頭 , 無 語 半 響 , 說 : 「 我 可 以 錄 啦 ! 」 旋 即 進 入 錄 音 室 , 把 《 心 仍 是 冷 》 融 情 入 歌 地 唱 得 如 泣 如 訴 。 及 後 , 我 知 道 Anita 很 喜 歡 這 歌 , 因 她 感 受 到 我 的 歌 詞 似 說 進 她 的 心 去 ! 特 別 一 段 : 「 情 人 伴 著 到 老 始 終 不 多 , 情 愛 每 捉 弄 我 , 常 在 跌 跌 碰 碰 處 境 來 渡 過 ! 」

由 新 秀 冠 軍 到 成 為 舞 台 女 王 , Anita 的 事 業 是 空 前 成 功 的 , 但 她 的 人 生 卻 似 背 負 無 比 重 擔 , 不 少 擔 子 放 下 了 又 要 抬 起 ! 令 她 的 人 生 曲 也 有 著 不 少 欷 歔 !

為 幫 人 甘 被 利 用

但 Anita 絕 對 是 一 個 豪 情 壯 志 的 真 好 人 , 她 心 地 善 良 , 不 記 仇 , 有 時 還 因 為 過 度 善 良 而 被 人 利 用 了 , 她 偶 爾 和 我 聊 天 , 也 會 為 此 而 嘆 氣 , 但 又 總 說 : 「 幫 得 人 就 幫 啦 , 冇 所 謂 ! 」 其 胸 懷 豁 達 , 是 可 見 一 斑 。

此 外 , Anita 對 朋 友 真 是 一 等 一 的 好 , 記 得 有 一 回 大 家 在 一 個 慶 功 宴 碰 上 , 我 玩 遊 戲 輸 了 要 喝 酒 , Anita 見 到 立 時 便 說 : 「 小 美 ? 酒 由 我 ? 飲 ! 佢 唔 識 飲 ! 」 令 當 時 已 滿 臉 通 紅 的 我 真 是 萬 分 感 激 ! 酒 酣 耳 熱 , 話 口 未 完 , Anita 已 將 我 輸 了 的 酒 一 飲 而 盡 , 她 那 份 豪 邁 , 我 至 今 仍 記 憶 猶 新 !

人 漸 漸 地 長 大 , 思 歌 念 友 是 在 所 難 免 , 翻 出 《 似 水 流 年 》 , 想 起 梅 艷 芳 , 想 到 「 天 王 巨 星 」 真 的 不 易 為 , 更 何 況 是 一 個 女 人 ?

今 天 , 她 留 下 給 大 家 的 亦 只 有 思 念 , 一 片 片 , 永 遠 纏 … … 但 肯 定 是 ─ ─ 永 不 改 變 !

撰 文 : 小 美

網 主 感 想 : 「每 個 星 期 都 會 留 意 小 美 的 專 欄 , 看 看 她 會 否 寫 一 個 關 於 阿 梅 的 故 事 , 終 於 等 到 了 , 多 謝 小 美 分 享 左 『 心 仍 是 冷 』 背 後 的 故 事 。 『 心 仍 是 冷 』 是 合 唱 歌 的 經 典 , 是 一 首 我 永 遠 都 深 愛 的 作 品 。

記 得 Anthony 在 訪 問 中 說 過 , 永 遠 都 唔 會 同 其 他 女 歌 手 合 唱 這 首 歌 , 因 為 這 是 他 與 Anita 的 Baby , 就 算 好 友 葉德 欄 曾 要 求 在 演 唱 會 中 合 唱 , A nthony 也 拒 絕 了 , 只 答 允 讓 葉 德 欄 獨 唱 , 我 很 欣 賞 Anthony 這 份 堅 持 。 」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