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006 年 12 月號 | 明 日 風 尚 | 梅 艷 芳 逝 世 三 周 年 專 題 - 似 是 故 人 來
291-1.jpg以 是 故 人 來 - 梅 艷 芳 和 她 的 朋 友 們

不 止 一 次 , 梅 艷 芳 在 演 唱 會 或 表 演 節 目 中 , 渴 望 觀 眾 “ 某 一 晚 ,當 你 推 開 窗 , 看 見 滿 天 的 星 星 , 希 望 你 會 記 得 其 中 一 粒曾 給 你 帶 來 歡 樂 的 星 星 , 她 喚 作 ‘ 梅 艷 芳 ’ ” 。 轉 瞬 間 , 這 位 “ 歌 之 女 ” 已 離 開 我 們 三 年 , 但 她 一 班 花 團 錦 簇 的 朋 友 們 還 是 對 她 念 念 不 忘 , 因 為 , 她 留 下 給 他 們 的 不 只 是 思 念 , 還 有 一 段 段 美 麗 的 回 憶 。

撰 文 : Alex Lai

形 容 梅 艷 芳 的 詞 匯 有 很 多 ; 豪 邁 、 敢 言 、 有 情 有義 、 妖 艷 、 性 感 、 百 變 , 因 為 她 在 舞 台 的 歌 聲 和 形 象 永 遠 是 那 麼 壓 台 、 耀 目 , 但 她 一 群 朋 友 給 她 最 貼 切 的 形 容 詞 會 是 “ 真 誠 ” 。

這 一 份 功 力 來 自 她 四 歲 便 登 台 唱 歌 的 經 歷 , 浪 蕩 江 湖 十 年 , 再 到 十 七 歲 參 加 《 新 秀 歌 唱 大 賽 》 時 已 是 百 年 身 的 職 業 歌 手 , 技 惊 四 座 。 這 就 是 獨 一 無 二 的 梅 艷 芳 。

梅 姐 比 同 齡 女 子 來 得 世 故 風 霜 , 但 她 外 剛 內 柔 , 是 個 倔 強 但 也 逞 強 的 人 , 同 時 內 心 卻 十 分 脆 弱 , 極 需 要 朋 友 關 懷 。 初 出 道 的 她 喜 歡 熱 鬧 , 也 是 因 為 害 怕 寂 寞 , 是 缺 乏 安 全 感 的 一 種 反 射 。

回 想 起 童 年 , 阿 梅 曾 硬 咽 著 說 : 「 其 實 我 是 很 喜 歡 交 朋 友 的 。 可 是 , 童 年 的 我 就 像 怪 物 一 樣 , 小 朋 友 和 同 學 都 不 願 跟 我 玩 , 也 許 因 為 我 跟 他 們 有 區 別 吧 。 那 時 的 我 , 感 到 很 痛 苦 , 很 孤 獨 。 」

后 來 , 她 的 朋 友 們 說 她 是 個 裝 了 顆 男 人 心 的 女 人 身 , 豪 氣 干 云 , 情 長 義 更 長 , 所 以 她 身 邊 是 從 來 不 缺 朋 友 的 。

1982 年 10 月 10 日 , 剛 勝 出 第 一 屆 新 秀 歌 唱 大 賽 兩 個 月 的 Anita 趁 著 19 歲 生 日 , 宴 請 其 他 29 位 新 秀 參 賽 歌 手 , 還 有 “ 斌 仔 ” 羅 君 左 、 港 姐 鄺 美 雲 、 董 瑋 等 到 尖 沙 咀 海 洋 皇 宮 一 起 慶 祝 。 這 樣 的 “ 孟 嘗 三 千 食 客 ” 梅 艷 芳 式 佳 話 , 曾 一 度 在 80 年 代 佔 據 了 不 少 報 紙 雜 誌 的 娛 樂 版 。

吃 喝 只 能 消 一 時 之 閑 , 彼 時 的 情 義 卻 往 往 更 教 人 惦 記 。 羅 君 左 憶 述 : 『 1987 年 , 我 媽 媽 過 世 , 而 我 的 積 蓄 只 有 12,000 元 , 不 夠 錢 辦 喪 事 , 當 時 Anita 要 出 埠 , 卻 不 忘 托 人 送 了 一 張 沒 有 銀 碼 的 支 票 過 來 給 我 周 轉 應 急 . . . . 我 實 在 很 感 謝 她 。 』

291-2.jpg淡 淡 去 但 無 言

張 國 榮 是 阿 梅 在 華 星 時 代 便 結 識 的 好 友 , 拍 了 《 緣 份 》 一 片 后 , 1984 年 一 起 到 澳 洲 、 紐 約 和 吉 隆 坡 走 埠 登 台 , 入 住 酒 店 也 是 只 隔 一 扇 門 那 種 , 方 便 張 國 榮 照 顧 他 眼 中 的 小 妹 妹 阿 梅 ; 他 們 拍 《 胭 脂 扣 》 中 的 接 吻 戲 時 因 太 熟 稔 而 尷 尬 , 笑 到 吐 才 拍 到 一 個 鏡 頭 , 出 來 的 效 果 叫 導 演 關 錦 鵬 喜 出 望外 , 更 替 兩 位 巨 星 留 下 代 表 作 。

張 國 榮 1990 年 的 “ 告 別 演 唱 會 ” 影 嚮 到 阿 梅 , 她 也 感 到 在 娛 樂 園 混 很 久 了 , 倦 了 , 一 年 后 隨 著 哥 哥 宣 佈 告 別 舞 台 , 但 兩 位 巨 星 始 終 不 捨 歌 迷 的 厚 愛 相 繼 于 數 年 后 復 出 了 。 張 國 榮 曾 形 容 阿 梅 是 一 個 永 遠 要 她 自 己 作 為 焦 點 的 女 孩 子 , 他 曾 經 試 過 與 阿 梅 出 席 好 友 聚 會 , 因 為 要 跟 其 他 朋 友 寒 暄 而 冷 落 了 她 , 阿 梅 就 很 不 開 心 。 他 說 : 『 因 為 她 很 緊 張 我 , 以 我 更 要 疼 愛 她 。 』

2002 年 , 阿 梅 入 行 20 年 , 找 來 不 同 唱 片 公 司 11 位 好 友 歌 手 出 紀 念 合 唱 大 碟 《 With 》 , 張 國 榮 更 操 刀 為 他 倆 合 唱 的 《 芳 華 絕 代 》 擔 任 MTV 導 演 , 到 張 國 榮 最 后 一 次 的 舞 台 表 演 也 是 亮 相 于 阿 梅 紀 念 入 行 20 年 的 《 極 夢 幻 演 唱 會 》 。 那 陣 子 剛 巧 阿 梅 跟 朋 友 發 生 誤 會 , 忽 有 所 感 地 拉 著 哥 哥 的 手 說 他 是 她 最 好 的 朋 友 , 所 以 張 國 榮 的 離 世 對 她 造 成 很 大 的 打 擊 , 傷 心 得 一 直 躲 在 家 中 , 哭 著 跪 在 佛 前 為 哥 哥 念 經 , 助 他 早 登 極 樂 。 當 時 別 人 還 不 知 道 她 身 患 重 病 , 只 看 到 她 在 哥 哥 葬 禮 上 顯 得 極 為 悲 慟 , 看 得 人 心 酸 , 但 這 一 役 令 她 對 人 生 、 對 朋 友 看 得 更 透 。

2003 年 9 月 阿 梅 公 開 病 情 后 , 出 席 《 梅 艷 芳 經 典 金 曲 演 唱 會 》 記 者 會 , 說 : 「 哥 哥 走 了 對 我 有 很 大 的 打 擊 。 他 有 病 , 我 幫 不 到 他 , 令 我 更 珍 惜 身 邊 人 。 這 段 時 間 發 生 了 很 多 事 , 我 想 過 究 竟 能 否 繼 續 開 演 唱 會 ? 能 否 戰 勝 病 魔 ? 真 的 不 知 道 。 我 只 能 覺 得 要 好 好 地 過 日 子 , 無 論 遇 到 任 何 痛 苦 都 要 好 好 生 活 , 哥 哥 一 定 會 在 某 地 看 著 我 。 哥 哥 的 事 至 今 未 能 完 全 釋 懷 , 這 又 如 何 , 日 子 還 是 要 過 下 去 , 要 走 的 人 已 經 走 了 , 悲 傷 消 極 他 也 不 會 回 來 , 唯 一 方 法 是 給 他 一 份 安 心 , 自 已 繼 續 活 得 開 心 , 不 要 為 哥 哥 留 下 憂 慮 。 」

曾 為 你 更 比 星 星 笑 得 多

譚 詠 麟 曾 執 筆 寫 道 : 「 在 一 班 朋 友 裡 面 , 阿 梅 是 最 令 我 放 不 下 的 . . . . 認 識 她 有 一 段 很 長 的 日 子 。 她 玩 起 來 很 癲 , 但 她 工 作 時 , 又 會 完 全 投 入 去 做 , 絕 不 欺 場 。 大 家 有 沒 有 留 意 到 香 港 明 星 足 球 隊 的 成 員 , 阿 梅 是 我 們 的 成 員 。 她 不 是 女 子 足 球 隊 員 , 明 星 足 球 隊 也 沒 有 女 子 隊 , 但 阿 梅 卻 為 我 們 足 球 隊 的 活 動 做 了 不 少 工 作 , 也 帶 來 不 少 佳 績 。 就 算 是 慈 善 活 動 , 只 要 在 阿 梅 的 號 召 下 , 善 款 就 會 滾 滾 來 。 她 是 老 資 格 的 明 星 足 球 隊 隊 員 。 20 多 年 前 , 明 星 足 球 隊 成 立 晚 會 上 , 她 是 唯 一 在 現 場 表 演 打 氣 的 女 隊 員 。 那 一 夜 , 我 們 和 阿 梅 情 同 手 足 , 結 拜 為 兄 弟 。

憑 著 一 首 《 心 仍 是 冷 》 , 倫 永 亮 于 頒 獎 台 上 感 激 Anita 給 他 合 唱 的 機 會 , 但 自 從 阿 梅 走 了 之 後 , 倫 曾 表 示 不 會 再 同 其 他 歌 手 合 唱 , 因 為 這 首 歌 是 他 和 阿 梅 的 “ baby ”。 她 就 是 這 樣 樂 於 提 攜 后 輩 , 就 像 給 機 會 還 是 身 穿 校 服 的 許 志 安 跟 她 灌 錄 《 將 冰 山 劈 開 》 , 更 不 要 說 她 怎 樣 悉 心 栽 培 草 蜢 和 何 韻 詩 。

曾 經 , 早 已 大 紅 大 熱 的 梅 艷 芳 和 不 同 唱 片 公 司 的 新 晉 歌 手 李 中 浩 合 唱 過 一 曲 《 邁 向 新 一 天 》 , 歌 曲 卻 被 收 錄 在 李 中 浩 當 時 的 新 碟 中 , 訪 問 她 的 查 小 欣 如 此 寫 道 : 「 她 我 行 我 素 , 理 直 氣 壯 : 「 既 然 可 以 幫 為 何 不 幫 , 要 朋 友 來 做 什 麼 ? 」

阿 梅 有 時 會 對 友 誼 感 到 失 望 : 「 我 是 很 真 心 地 對 我 的 朋 友 , 但 到 頭 來 卻 被 很 多 朋 友 出 賣 。 不 過 , 我 仍 然 會 不 斷 去 認 識 朋 友 。 因 為 我 覺 得 你 要 別 人 對 你 好 , 你 先 得 對 別 人 好 。 你 想 認 識 別 人 , 你 便 要 先 伸 出 手 , 讓 人 家 覺 得 你 是 有 心 去 認 識 的 , 要 存 有 一 份 很 真 的 感 覺 。 因 此 我 時 常 都 是 主 動 去 認 識 別 人 的 。 」

291-3.jpg幸 運 遇 著 你 經 過

阿 梅 很 真 , 是 個 極 念 舊 的 人 , 在 一 些 重 要 場 合 裡 , 她 總 是 唱 前 輩 歌 手 或 朋 友 的 歌 多 於 表 演 自 己 的 首 本 名 曲 。 阿 梅 演 釋 別 人 的 歌 是 一 個 悅 耳 的 享 受 , 就 像 她 跟 阿 Lam 對 唱 《 最 愛 是 誰 》 , 用 低 沉 的 聲 線 帶 出 感 情 的 滄 桑 。 而 阿 Lam 寫 給 她 的 一 首 《 抱 緊 眼 前 人 》 是 她 很 鍾 愛 的 一 首 歌 。 梅 艷 芳 曾 說 她 第 一 張 買 的 唱 片 便 是 阿 Lam 的 。 這 兩 首 他 都 在 年 前 的 演 唱 會 中 哭 著 唱 了 給 遠 方 的 她 聽 。 這 樣 的 阿 Lam 很 少 見 , 可 見 他 倆 交 情 非 淺 。

梅 艷 芳 跟 劉 德 華 的 友 情 多 年 來 被 描 繪 成 “ 神 女 有 心 ” , 但 無 損 兩 人 間 的 相 知 相 惜 。 在 阿 梅 患 病 期 間 , 劉 德 華 更 每 晚 致 電 提 醒 她 吃 葯 。 他 在 2004 自 己 的 演 唱 會 中 , 巧 妙 地 投 射 了 一 朵 朵 黃 玫 瑰 在 台 上 , 並 唱 了 梅 姐 最 喜 歡 的 《 愛 你 一 萬 年 》 , 遙 寄 他 這 位 相 識 於 微 時 的 紅 顏 知 己 。

成 龍 亦 很 疼 惜 阿 梅 這 位 小 妹 妹 , 阿 梅 又 愛 捉 弄 這 個 無 人 敢 戲 弄 的 ‘ 大 哥 ’ , 拍 電 影 又 能 忍 受 她 遲 到 的 習 慣 ; 連 曾 志 偉 在 最 近 一 個 電 視 訪 問 裡 憶 起 這 位 故 友 , 也 鼻 頭 一 酸 , 說 : 「 她 是 我 圈 中 最 投 緣 的 女 性 朋 友 。 」 畢 竟 , 能 夠 壓 住 愛 搗 蛋 的 曾 志 偉 , 其 中 一 個 就 是 阿 梅 。

陶 吉吉 說 , 很 多 人 不 了 解 他 跟 梅 姐 的 交 情 , 其 實 他 跟 梅 姐 一 直 都 有 聯 絡 。 梅 姐 本 來 跟 他 約 好 , 等 她 做 完 演 唱 會 、 拍 完 電 影 《 十 面 埋 伏 》 就 到 美 國 制 作 新 專 輯 , 沒 想 到 這 個 計 劃 已 永 遠 無 法 實 現 。

我 懷 念 懷 念 往 年

楊 紫 瓊 與 梅 艷 芳 其 實 早 在 拍 攝 《 東 方 三 俠 》 之 前 , 便 通 過 劉 培 基 的 介 紹 而 認 識 , 兩 人 因 為 性 恪 都 很 爽 朗 , 相 當 投 緣 而 結 成 好 友 , 並 常 常 結 伴 玩 樂 ; 至 於 前 香 港 廣 播 署 長 張 敏 儀 則 是 梅 艷 芳 認 識 超 過 20 年 的 好 朋 友 , 梅 艷 芳 治 喪 委 員 會 特 別 邀 請 她 致 掉 詞 及 扶 靈 。

電 影 導 演 關 錦 鵬 說 : 「 我 們 都 用 一 句 話 來 形 容 梅 艷 芳 - ‘ 熱 鬧 中 的 孤 寂 ’ 。 大 家 都 說 梅 艷 芳 是 屬 於 舞 台 的 、 屬 於 表 演 的 , 離 開 這 個 她 可 能 就 找 不 到 繼 續 生 存 下 去 的 支 撐 點 。 我 願 意 相 信 這 一 點 。 我 跟 梅 艷 芳 交 往 , 我 知 道 她 承 受 不 了 到 了 五 六 十 歲 、 六 七 十 歲 時 沒 人 理 她 、 沒 人 認 識 她 - ‘ 梅 艷 芳 是 誰 呀 ? ’ 那 種 情 景 對 她 是 很 殘 忍 的 。」

2003 年 8 月 , 梅 艷 芳 公 布 病 情 前 一 個 月 , 英 國 萬 人 碧 咸 與 皇 馬 隊 員 到 香 港 訪 問 , 並 與 香 港 隊 進 行 友 誼 賽 。 阿 梅 的徒 弟 們 與 朋 友 都 為 她 賣 了 球 票 。 結 果 , 徒 弟們 籌 錢 賣 了 最 好 的 觀 眾 席 門 票 送 給 她 ; 那 邊 廂 , 朋 友 又 特 地 為 她 包 下 10 多 萬 港 幣 的 包 廂 供 其 欣 賞 碧 咸 , 就 等 她 選 擇 是 做 ‘ 平 民 ’ Fans , 還 是 ‘ 富 豪 ' Fans 。 阿 梅 的 經 理 人 Marianne 說 : 「 阿 梅 很 想 近 距 離 看 碧 咸 , 但 又 想 和 徒 弟 們 一 起 玩 , 真 的 很 難 選 擇 。 」

Let's Just Kiss....and say Goodbye

梅 艷 芳 離 世 前 所 有 工 作 上 的 鋪 排 , 不 管 演 唱 會 也 好, 拍 廣 告 也 好, 義 不 容 釋 出 來 做 1:99 演 唱 會 的 統 籌 也 好 , 其 實 是 一 步 步 地 給 自 已 作 一 個 藝 術 的 總 結 , 給 愛 她 的 人 一 個 交 代 , 給 朋 友 一 個 更 疼 惜 她 的 理 由 。

導 演 杜 琪 峰 也 說 : 「 她 的 早 逝 是 演 藝 界 最 大 的 損 失 , 她 是 近 代 唯 一 可 以 做 到 唱 歌 與 演 技 同 樣 出 色 的 藝 人 。 阿 梅 是 天 生 的 演 藝 家 , 演 戲 時 很 投 入 , 唯 一 缺 點 是 接 早 班 通 告 給 她 , 跟 她 談 一 輪 , 還 是 會 遲 , 但 她 一 到 位 就 十 分 壓 場 , 令 大 家 無 話 可 說 。 」

舞 台 上 的 梅 艷 芳 形 象 和 聲 線 百 變 , 曲 風 多 元 , 情 感 的 發 揮 更 是 千 變萬 化 ,但 不 變 的 是 她 每 分 每 秒 的 無 私 精 神 , 為 她 贏 得 一 段 又 一 段 真 摯 的 友 誼 。 這 篇 文 章 只 是 一 堆 朋 友 中 的 冰 山 一 角 , 亦 總 算 彌 補 了 她 找 不 著 一 個 終 生 伴 侶 的 遺 憾 - 最 后 演 唱 會 上 , 聚 光 燈 下 的 一 ? 斜 陽 , 縱 然 “ 將 消 失 在 可 見 未 來” , 但 她 的 一 班 好 朋 友 , 還 是 會 常 常 惦 念 著 “ 梅 姑 姑 ” 跟 他 們 共 處 的 時 光 。

291-4.jpg

網 主 想 當 年 : 「一 篇 結 集 了 Anita 好 朋 友 在 其 他 訪 問 或 電 視 中 談 過 Anita 的 文 章 , 整 篇 文 章 最 吸 引 的 是 一 幅 又 一 幅 Anita 生 前 與 她 的 好 朋 友 珍 貴 的 合 照 。 」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