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別 人 眼 中 的 梅 艷 芳 ::.:.:..
2004 年 1 月 17 日 | 明 報 周 刊 1836 期 | 摯 友 披 露 兩 巨 星 苦 戀 經 過 阿 梅 死 前 秘 密 赴 日 陪 近 藤 真 彥 過 生 辰
正 如 張 敏 儀 所 說 , 樂 壇 女 王 梅 艷 芳 一 生 有 一 個 情 意 結 , 她 只 想 當 山 口 百 惠 , 只 想 結 婚 生 子 , 有 過 多 段 感 情 , 但 平 常 女 子 也 可 完 成 的 平 凡 願 望 , 對 她 來 說 始 終 遙 不 可 及 。 在 阿 梅 離 我 們 而 去 的 喪 禮 上 , 八 個 在 她 生 命 中 有 著 重 要 位 置 的 男 人 也 出 現 了 , 讓 阿 梅 不 需 孤 身 走 我 路 。

最 叫 人 意 外 的 , 是 八 十 年 代 紅 極 一 時 的 日 本 偶 像 歌 手 近 藤 真 彥 亦 一 連 三 日 現 身 靈 堂 , 雖 然 他 不 曾 開 腔 , 但 亦 為 早 年 與 阿 梅 拍 拖 的 傳 聞 交 下 了 一 個 無 聲 答 案 。 原 來 , 這 次 近 藤 來 港 , 由 阿 梅 認 識 了 廿 多 年 的 好 友 連 炎 輝 代 為 通 知 , 而 他 亦 是 阿 梅 跟 近 藤 之 間 的 媒 人 。 阿 梅 在 去 年 七 月 , 更 赴 日 為 舊 愛 慶 祝 生 辰 , 了 結 生 前 一 大 心 願 。

梅 艷 芳 喪 禮 過 後 的 凌 晨 , 既 是 阿 梅 的 保 險 代 理 , 又 是 阿 梅 認 識 了 廿 一 年 的 知 心 好 友 連 炎 輝 , 懷 著 沉 重 的 心 情 , 剖 白 了 與 阿 梅 一 生 最 難 忘 的 事 , 他 感 嘆 說 : 「 我 最 欣 慰 的 , 是 介 紹 了 兩 個 阿 梅 認 為 是 她 一 生 最 重 要 的 男 人 讓 她 認 識 。 一 個 是 我 們 的 師 父 , 九 二 年 就 給 阿 梅 皈 依 的 第 十 四 世 紅 寶 法 王 夏 瑪 巴 寧 波 車 , 第 二 個 就 是 近 藤 真 彥 。 」 阿 梅 早 年 在 本 刊 訪 問 中 曾 沒 指 名 道 姓 的 透 露 : 「 八 五 年 , 他 來 香 港 兩 次 。 第 一 次 , 我 們 在 酒 會 碰 見 , 由 人 家 介 紹 認 識 。 」 這 個 人 家 , 就 是 連 炎 煇 。

九 七 久 別 重 逢

連 炎 輝 更 透 露 , 八 六 年 , 阿 梅 與 Matchy 分 手 後 , 雙 方 便 沒 有 再 見 面 , 不 過 二 人 一 直 很 想 再 見 對 方 , 「 九 七 年 Matchy 在 日 本 再 開 演 唱 會 , 我 替 阿 梅 聯 絡 了 他 , 阿 梅 便 飛 了 過 日 本 見 了 Matchy 一 次 , 之 後 便 再 有 電 話 聯 絡 , 那 次 之 後 大 家 都 待 對 方 是 好 朋 友 , 是 會 互 想 思 念 對 方 的 。 」

而 阿 梅 最 後 一次 與 Matchy 見 面 是 去 年 七 月 , 當 時 阿 梅 已 經 知 道 自 己 患 了 子 宮 頸 癌 , 「 阿 梅 入 院 前 的 心 願 , 就 是 想 到 日 本 見 這 個 朋 友 , 這 亦 是 阿 梅 在 非 工 作 上 , 最 後 一 次 外 遊 , 我 約 了 Matchy 七 月 十 九 日 在 日 本 東 京 與 阿 梅 見 面 , 因 為 那 天 亦 是 Matchy 的 生 日 , 同 行 的 還 有 蘇 小 姐 。 我 們 十 七 號 到 , 二 十 號 走 , 逗 留 了 四 天 , 那 天 ( 十 九 號 ) 她 跟 Matchy 吃 完 一 頓 飯 談 了 一 會 便 跟 他 話 別 。 我 好 記 得 , 我 問 阿 梅 : 『 有 沒 有 告 訴 他 你 的 病 情 ? 』 她 瀟 洒 的 說 : 『 沒 有 ! 』 我 想 阿 梅 沒 有 告 訴 Matchy 的 原 因 , 一 來 是 知 對 方 有 太 太 , 二 來 亦 是 成 就 一 個 淒 美 的 愛 情 故 事 , 讓 這 個 男 人 一 世 懷 念 她 。 」

來 港 送 別 舊 愛

連 炎 輝 亦 承 認 這 次 近 藤 來 港 為 阿 梅 奔 喪 , 是 他 代 為 通 知 及 作 出 安 排 。 不 過 Matchy 認 為 今 次 只 是 送 別 好 友 , 所 以 沒 要 求 大 家 要 為 他 安 排 什 麼 秘 密 通 道 , 只 要 不 太 高 調 便 成 !

Matchy 這 次 來 港 送 別 阿 梅 表 現 極 度 傷 感 ,首 天 早 上 ( 一 月 十 日 ) 到 靈 堂 , 雖 然 只 逗 留 約 四 十 五 分 鐘 , 但 離 開 時 已 傷 痛 得 四 肢 無 力 , 要 由 連 炎 輝 及 日 藉 翻 譯 攙 扶 下 離 開 靈 堂 。 這 個 雄 霸 八 十 年 代 的 一 代 偶 像 , 連 續 三 天 也 懷 著 沉 默 哀 痛 的 心 情 送 別 舊 情 人 ; 雖 然 他 每 次 出 入 亦 帶 著 墨 鏡 , 但 不 難 察 覺 那 雙 痛 哭 過 後 的 通 紅 眼 睛 。 Matchy 這 次 來 港 入 住 半 島 酒 店 , 告 別 禮 翌 日 ( 一 月 十 三 日 ) 下 午 便 乘 機 返 回 日 本 。

演 唱 會 邂 逅

梅 艷 芳 跟 近 藤 相 識 , 是 源 自 八 五 年 近 藤 來 港 舉 行 巡 迴 演 唱 會 , 連 炎 輝 回 憶 說 : 「 那 年 近 藤 真 彥 來 港 開 演 唱 會 , 蘇 孝 良 和 陳 淑 芬 做 搞 手 , 他 們 知 道 我 懂 一 些 日 文 及 做 保 險 , 便 找 我 負 責 該 演 唱 會 的 保 單 , 那 次 酒 會 我 要 找 Matchy 簽 單 , 我 問 哥 哥 ( 張 國 榮 ) 及 阿 梅 有 沒 有 興 趣 一 起 去 看 這 位 日 本 來 的 巨 星 。 那 時 阿 梅 還 嚷 著 說 : 『 看 小 朋 友 , 又 有 什 麼 好 看 ? 』 而 當 我 介 紹 阿 梅 是 香 港 山 口 百 惠 , Matchy 即 時 反 應 是 『 嘩 ! 真 的 很 榮 幸 認 識 你 ! 』 Matchy 很 尊 重 阿 梅 , 事 後 阿 梅 亦 說 : 『 原 來 他 不 是 想 像 中 般 小 朋 友 。 」 翌 年 演 唱 會 , Matchy 再 遇 阿 梅 , 那 時 他 們 便 開 始 在 一 起 了 , 阿 梅 還 陪 他 到 北 海 道 開 演 唱 會 。 」

甘 願 當 小 女 人

兩 位 巨 星 秘 密 拍 拖 已 經 是 難 事 , 兩 地 相 思 再 加 彼 此 的 母 語 不 同 , 他 們 又 如 何 聯 繫 ? 「 他 們 用 有 限 的 日 文 及 英 文 溝 通 , 但 不 要 以 為 這 是 一 件 難 事 , 他 們 可 以 談 上 兩 至 三 個 小 時 的 電 話 ! 」 那 時 已 是 香 港 樂 壇 大 姐 大 、 在 港 有 傭 人 服 侍 的 阿 梅 , 於 留 日 期 間 紆 尊 降 貴 , 不 但 親 手 為 Matchy 收 拾 清 潔 屋 子 , 甚 至 為 他 到 超 級 市 場 買 食送 做 飯 , 對 於 這 一 切 , 連 炎 輝 沒 有 否 認 的 說 : 「 阿 梅 是 很 開 心 , 很 樂 意 的 為 Matchy 做 一 個 稱 職 的 小 女 人 , 事 實 上 , 阿 梅 是 用 真 心 真 情 同 認 真 的 對 待 他 , 她 對 每 一 個 男 人 都 是 認 真 ! 」

阿 梅 曾 透 露 她 與 「 這 個 男 人 」 苦 戀 一 年 , 期 間 七 次 往 日 本 見 他 , Matchy 更 帶 她 去 見 他 的 母 親 , 雖 然 一 直 有 指 近 藤 真 彥 當 年 另 有 女 朋 友 中 森 明 菜 , 但 連 炎 輝 表 示 Matchy 並 不 是 辜 負 了 阿 梅 , 「 其 實 真 的 不 可 以 這 樣 說 Matchy , 他 與 阿 梅 當 年 也 這 般 紅 這 般 忙 , 這 又 是 一 段 分 隔 兩 地 的 關 係 , 根 本 一 開 始 就 唔 work ,之 後 又 各 有 各 忙 , 真 的 好 難 再 發 展 。 其 實 在 Matchy 心 目 中 , 他 是 很 思 念 及 懷 念 阿 梅 的 。

撰 文 : 梁 肇 宗

網 主 想 當 年 : 「2003 年 3 月 Anita 接 受 明 週 專 訪 這 樣 說 過 : 『 過 去 了 的 感 情 , 值 得 再 重 來 的 , 只 有 一 段 。 我 不 講 是 誰 , 只 可 以 說 是 異 地 戀 的 那 一 段 。 如 果 再 揀 一 次 , 我 還 是 會 再 去 愛 一 次 , 也 可 以 說 是 最 值 得 去 緬 懷 的 一 段 。 」 雖 然 Anita 從 不 會 提 那 男 人 的 名 字 , 但 大 家 都 知 道 她 所 講 的 是 近 藤 真 彥 。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