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個 人 專 訪 ::.:.:..
1989 | - | 歌 者 非 歌 「 夕 陽 之 歌 」 的 一 份 黯 淡 滄 茫
樂 壇 就 是 這 樣 的 一 個 有 趣 的 地 方 , 每 時 每 刻 都 有 不 同 而 吸 引 人 的 事 情 發 生 , 一 會 兒 某 某 與 某 某 的 歌 迷 相 互 謾 罵 , 甚 至 在 廣 播 道 的 一 條 長 樓 梯 的 兩 旁 牆 壁 之 上 , 也 長 期 見 到 一 些 兒 童 不 宜 但 極 過 癮 的 標 語 。 有 時 候 , 又 會 有 某 組 合 揚 言 分 手 , 私 底 下 也 真 的 是 不 相 為 謀 , 但 在 群 眾 面 前 , 又 可 以 攬 頭 攬 頸 地 友 善 一 番 。 還 有 其 他 太 多 、 太 多 場 面 是 有 趣 而 醜 陋 的 。

然 而 , 這 陣 子 這 種 種 糾 纏 不 清 的 關 係 , 又 似 颱 風 般 來 的 猛 烈 , 卻 又 消 失 得 無 影 無 縱 , 最 最 微 少 的 紛 爭 , 傅 言 也 沒 有 出 現 , 大 家 都 像 老 年 夫 婦 般 舉 按 齊 眉 , 不 是 這 個 做 喜 事 , 就 是 那 個 在 哭 民 主 。 難 道 , 北 京 學 生 運 動 所 帶 來 的 後 果 , 真 把 人 的 思 想 驅 快 了 這 許 多 , 大 家 一 時 間 明 白 到 少 爭 少 吵 的 無 意 義 。

如 果 你 相 信 生 命 是 一 個 循 環 不 息 的 輪 , 我 們 只 是 排 著 隊 , 等 待 安 排 進 入 這 個 循 環 內 , 重 複 幾 千 、 萬 年 來 無 數 人 行 過 的 軌 跡 的 話 , 那 樂 壇 也 應 該 有 一 個 同 樣 的 動 力 , 推 動 著 一 個 大 同 小 異 的 輪 。

不 是 o麻 , 早 幾 年 , 不 是 很 作 興 舊 歌 重 唱 o麻 , 那 這 一 年 半 載 , 這 潮 流 不 是 曾 經 再 現 o麻 。 早 幾 年 , 不 是 鬧 過 雙 胞 胎 、 三 胞 胎 o麻 , 今 年 我 們 不 是 又 可 以 聽 到 梅 艷 芳 及 陳 慧 嫻 一 同 把 近 藤 真 彥 的 夕 陽 之 歌 重 唱 成 為 英 雄 本 色 第 三 集 的 主 題 曲 及 千 千 闕 歌 o麻 。

完 全 基 於 個 人 感 覺 , 我 選 了 夕 陽 之 歌 , 即 是 梅 艷 芳 的 版 本 , 我 曾 經 嘗 試 理 知 地 去 分 析 , ( 當 然 這 分 析 結 果 也 未 必 百 分 之 一 百 的 理 想 ) , 找 出 一 些 我 喜 歡 夕 陽 之 歌 的 原 因 。

我 想 與 兩 位 歌 者 的 唱 腔 無 關 , 也 許 是 演 繹 方 法 合 這 兩 首 歌 分 出 高 下 吧 ! 而 言 所 謂 的 演 繹 除 了 是 歌 者 要 負 責 任 外 , 監 製 的 舖 排 也 佔 了 一 定 的 分 數 。

我 是 在 第 一 次 聽 到 梅 艷 芳 的 一 個 版 本 後 , 便 毫 不 遲 疑 地 愛 上 了 它 。

它 於 歌 曲 開 場 後 , 用 一 種 淡 入 的 方 法 把 梅 艷 芳 那 滄 桑 的 歌 聲 引 進 曲 內 , 予 人 一 種 黯 淡 滄 茫 之 感 。 之 後 的 音 樂 與 歌 手 平 衡 音 量 , 梅 艷 芳 就 如 濃 霧 散 後 的 出 現 眼 前 , 這 之 後 , 是 純 粹 個 人 感 覺 , 難 以 訴 諸 筆 墨 。

但 , 奇 怪 , 每 次 聽 這 歌 時 , 我 均 只 感 覺 到 梅 艷 芳 的 聲 音 與 音 樂 的 相 拍 和 , 卻 完 全 不 感 覺 到 歌 詞 的 含 意 或 所 帶 來 的 訊 息 , 真 的 這 首 歌 的 成 功 , 完 全 是 歌 者 與 監 製 的 一 次 成 功 結 合 。

莫 非 「 歌 者 非 歌 」 真 的 於 某 種 程 度 上 有 真 理 。

文 : 何 嘉 麗

網 主 想 當 年 : 「何 喜 麗 是 80 年 代 很 受 歡 迎 的 DJ 。 她 說 得 很 對 , " 夕 陽 之 歌" 的 一 份 黯 淡 滄 茫 只 有 Anita 才 能 演 釋 出 來 ! 」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