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別 人 眼 中 的 梅 艷 芳 ::.:.:..
1986年 | 明 報 周 刊 | 張 國 榮 救 了 梅 艷 芳 一 命 ( 節 錄 )
張 國 榮 美 加 之 行 有 甚 麼 趣 事 , 他 說 : 「 有 一 回 , 我 們 在 台 上 唱 歌 , 忽 然 有 個 男 歌 迷 走 到 台 下 拉 阿 梅 的 腳 , 她 當 時 穿 的 還 是 裙 子 , 幸 虧 我 連 忙 拉 她 一 把 , 要 不 然 她 被 拉 下 台 了 , 事 後 她 說 多 謝 我 救 了 她 一 命 。 」

阿 梅 一 擲 千 金

全 組 人 都 說 我 孤 寒 , 米 高 ( 黎 小 田 ) 最 好 , 說 我 節 儉 。 我 買 衣 服 也 不 算 太 省 , 但 我 覺 得 男 孩 子 不 必 太 姿 整 。 跟 阿 梅 相 比 , 我 是 差 得 太 遠 了 , 她 簡 直 是 一 擲 千 金 , 陪 她 在 滿 地 可 買 兩 雙 皮 靴 , 已 經 超 過 一 萬 港 元 了 , 不 過 她 是 女 孩 , 又 這 麼 top , 多 買 點 時 裝 和 飾 物 也 很 應 該 。 阿 梅 比 我 小 八 歲 , 她 比 我 有 更 長 的 路 可 走 。 誰 又 知 道 將 來 會 怎 樣 呢 , 所 以 賺 到 了 就 儲 起 來 , 將 來 就 算 不 做 事 也 不 必 依 靠 人 家 。

走 埠 期 間 , 張 國 榮 帶 著 一 堆 中 英 文 的 小 說 解 悶 , 白 天 大 夥 兒 逛 公 司 , 他 只 買 了 一 兩 雙 鞋 子 , 連 衣 服 也 沒 買 一 件 ; 晚 上 登 台 完 畢 , 阿 梅 與 工 作 人 員 泡 的 士 高 , 他 就 回 酒 店 睡 覺 。 難 怪 阿 梅 說 : 「 Leslie 好 乖 仔 , 很 靜 , 不 合 群 , 我 們 做 完 show , 去 吃 宵 夜 , 大 癲 大 肺,他 卻 立 刻 就 走 , 除 了 工 作 以 外 , 甚 少 碰 面 。」

張 國 榮 與 梅 艷 芳 雖 然 是 好 拍 擋 , 但 兩 人 的 性 恪 和 嗜 好 很 不 相 同 。 在 三 藩 市 和 羅 省 , 由 於 天 氣 好 , 他 們 遊 迪 士 尼 , 阿 梅 面 對 高 度 刺 激 的 機 動 遊 戲 , 玩 個 不 亦 樂 乎 , 張 國 榮 只 有 看 的 份 兒 , 他 說 : 「 阿 梅 敢 玩 的 我 都 不 敢 玩 , 我 不 能 接 受 高 度 刺 激 , 遊 樂 場 對 我 來 說 是 遊 樂 的 , 我 不 想 死 細 胞 。 翻 幾 個 圈 的 過 山 車 我 不 敢 玩 , 像 香 港 那 種 輕 微 刺 激 的 我 才 玩 。 還 有 一 種 從 十 層 樓 掉 下 來 的 玩 意 , 我 更 不 敢 , 但 阿 梅 玩 得 很 開 心 。 」

非 賢 妻 良 母 型

梅 艷 芳 忙 過 了 美 加 之 事 , 返 港 又 忙 於 與 草 蜢 仔 練 舞 , 準 備 往 新 加 坡 義 演 和 登 台 。 她 在 香 港 聘 的 私 人 保 鑣 姓 苗 , 跟 她 出 門 的 卻 又 另 有 其 人 , 她 說 : 「 那 是 華 星 聘 的 , 每 次 出 門 他 都 跟 著 我 , 經 驗 豐 富 。 」

既 然 有 他 , 為 什 麼 還 要 自 己 掏 腰 包 另 聘 一 個 ?

「 他 在 香 港 的 時 候 坐 寫 字 樓 , 替 我 做 紀 錄 。 我 自 己 僱 用 的 那 一 位 替 我 打 點 外 邊 的 事 情 , 做 雙 重 紀 錄 , 減 低 出 錯 的 機 會。」

為 甚 麼 不 用 女 孩 ?

「 男 孩 子 可 以 做 粗 重 功 夫 嘛 , 我 拍 戲 要 帶 很 多 衣 服 , 如 果 用 女 孩 子 , 我 可 能 捨 不 得 要 她 辛 苦 , 結 果 自 己 動 手 。 而 且 , 男 孩 好 更 有 保 護 能 力 。 」

外 國 的 海 倫 萊 蒂 和 香 港 的 葉 麗 儀 都 嫁 了 給 經 理 人 , 你 和 兩 個 保 鑣 出 雙 入 對 , 會 不 會 也 有 這 個 可 能 ?

「 當 然 不 會 , 我 做 事 公 私 分 明 。 況 且 , 他 們 陪 我 工 作 , 看 到 我 惡 的 一 面 , 做 起 事 來 不 順 遂 , 我 便 會 發 ? , 他 們 知 道 我 不 是 賢 妻 良 母 型 , 怎 會 喜 歡 我 ? 除 非 是 被 虐 狂 。 」

處 高 便 要 隨 和

梅 艷 芳 說 自 己 的 性 恪 愈 來 愈 倔 強 , 但 沒 有 從 前 那 麼 反 叛 。 我 說 : 「 你 的 位 置 愈 來 愈 高 , 大 家 都 疼 你 , 不 是 更 有 條 件 反 叛 嗎 ? 」

她 說 : 「 人 愈 站 高 才 愈 要 隨 和 , 因 為 站 高 了 與 人 的 距 離 已 經 拉 遠 , 如 果 不 隨 和 , 距 離 更 大 , 更 高 不 可 攀 了 。 」

阿 梅 一 向 都 知 道 很 多 女 孩 子 喜 歡 她 , 但 不 知 道 自 己 也 有 很 多 男 歌 迷 , 她 說 : 「 女 孩 子 比 較 大 膽 和 直 接 , 男 孩 子 大 多 深 藏 不 露 , 香 港 男 孩 尤 其 害 羞 。 這 次 去 到 美 加 , 很 多 男 孩 給 我 送 公 仔 , 上 面 寫 滿 LOVE 之 類 的 愛 慕 之 言 。 香 港 歌 迷 常 常 見 到 我 , 把 我 當 作 朋 友 , 很 熟 絡 似 的 ; 外 地 歌 迷 比 較 狂 , 為 了 見 我 一 面 , 可 以 從 早 等 到 晚 。 」

又 說 : 「 原 來 芝 加 哥 很 多 華 人 姓 梅 , 六 十 人 之 中 有 六 個 , 勢 力 很 大 , 梅 氏 宗 親 會 對 我 們 熱 烈 歡 迎 , 我 咁 大 個 女 第 一 次 收 到 銀 紙 牌 。 」

張 國 榮 說 你 膽 大 , 連 從 十 樓 掉 下 來 的 機 動 遊 戲 也 去 玩 。

「 是 呀 。 」 她 興 緻 勃 勃 的 說 : 「 我 覺 得 這 是 享 受 , 人 生 是 富 挑 戰 性 的 。 我 本 來 有 畏 高 症 , 膽 小 , 我 就 告 訴 自 己 一 定 要 克 服 。 我 第 一 次 接 受 挑 戰 是 在 日 本 的 Space Mountain , 當 時 一 顆 心 都 跳 出 來 了 , 後 來 明 知 道 安 全 便 愈 玩 愈 膽 大 。 人 們 說 美 國 羅 省 那 個 遊 戲 很 刺 激 , 問 我 想 不 想 試 試 跳 樓 的 滋 味 , 我 於 是 便 試 了 。 」

滋 味 如 何 ?

「 好 像 死 了 一 半 , 掉 下 去 的 時 候 , 想 叫 也 叫 不 出 聲 , 那 感 覺 很 有 趣 的 。 我 玩 了 幾 次 。 」

視 露 臂 為 突 破

你 沒 聽 過 三 藩 市 摔 死 了 一 個 肥 婆 嗎 ?

「 有 呀 , 但 他 們 已 經 加 強 安 全 設 施 。 而 且 我 很 信 命 運 ,天 叫 我 死 我 是 不 會 生 的 。 」

Leslie 在 台 上 開 玩 笑 說 你 的 身 材 像 峇 里 島 機 場 , 你 介 意 嗎 ?

「 他 講 就 不 介 意 , 我 們 習 慣 開 玩 笑 , 我 又 不 覺 得 是 恥 辱 , 有 報 刊 居 然 說 我 只 得 三 十 一 吋 , 那 次 見 到 記 者 , 我 就 說 不 是 呀 , 不 止 三 十 一 呀 , 不 過 我 並 不 是 那 麼 介 懷 的 。 」

你 在 演 唱 會 欲 露 不 露 , 我 們 始 終 沒 見 過 你 的 上 臂 , 到 底 甚 麼 時 候 才 露 一 露 呢 ?

「 要 胖 一 點 才 可 以 , 這 對 我 來 說 是 新 突 破 , 我 自 己 也 很 期 待 。 不 過 , 這 麼 忙 , 要 胖 也 太 難 了 , 除 非 結 了 婚 , 那 時 候 我 也 許 會 偶 然 亮 相 。 」

自 走 紅 以 來 , 阿 梅 要 不 忙 也 難 了 , 忙 起 來 試 過 一 星 期 加 起 來 只 躺 在 床 上 睡 過 八 小 時 , 她 說 : 「 每 次 回 家 只 洗 過 臉 便 走 了 , 也 不 必 依 賴 安 眠 藥 , 我 是 隨 時 隨 地 都 睡 得 著 的 。 」

撰 文 : 翁 海 韻

網 主 想 當 年 : 一 篇 屬 於 張 國 榮 的 專 訪 , 但 內 容 大 部 份 也 有 提 及 阿 梅 , 因 此 節 錄 阿 梅 部 份 給 大 家 分 享 。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