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004年 | 給 阿 梅 的 信 , 編 號 001 - 寫 在 梅 艷 芳 的 四 十 一 歲 誕 辰
小 說 《 半 生 緣 》 中 , 曼 楨 寫 給 世 鈞 的 信 中 有 這 樣 一 段 : 「 隨 便 看 見 甚 麼 , 或 者 聽 見 別 人 說 一 句 甚 麼 話 , 完 全 不 相 干 的 , 我 腦 子 裡 會 馬 上 轉 幾 個 彎 , 立 刻 就 想 到 你 ...... 」 想 不 到 張 愛 玲 筆 下 的 戀 人 思 念 , 竟 發 生 在 一 個 觀 眾 與 一 個 藝 人 之 間 。

你 是 泰 姬 陵 , 你 是 世 貿

是 的 , 這 大 半 年 來 , 我 總 在 最 不 相 干 的 地 方 , 莫 名 其 妙 地 想 起 你 。 印 度 的 泰 姬 陵 是 一 個 痴 心 的 國 王 為 亡 妻 而 建 的 , 都 說 那 是 世 上 代 表 愛 情 的 最 偉 大 建 築 。 遊 泰 姬 陵 , 身 旁 剛 經 歷 分 手 之 痛 的 好 友 幽 幽 地 說 : 世 間 上 那 麼 脆 弱 的 愛 情 , 竟 用 了 那 麼 永 恆 的 方 式 去 紀 念 。 而 我 , 瞬 即 想 到 的 是 你 。 在 最 後 的 演 唱 會 中 , 你 穿 上 的 那 套 婚 紗 , 那 純 潔 的 莊 嚴 的 童 話 一 般 的 潔 白 , 就 好 像 泰 姬 陵 。 然 後 , 你 穿 上 這 套 婚 紗 在 華 麗 的 舞 台 上 唱 了 幾 首 歌 , 就 讓 人 們 一 輩 子 都 記 得 你 , 這 正 是 把 太 短 暫 的 生 命 擴 大 至 永 恆 不 滅 的 境 界 。

更 想 不 到 的 是 , 我 竟 在 失 去 了 世 貿 中 心 的 紐 約 想 到 了 你 。 沒 有 了 世 貿 中 心 的 曼 克 頓 風 景 , 的 確 大 為 失 色 。 登 上 帝 國 大 廈 頂 樓 , 語 音 導 覽 介 紹 曼 克 頓 下 城 時 , 有 這 樣 感 性 的 話 : 世 貿 中 心 聳 立 時 , 很 多 人 都 說 不 喜 歡 它 , 有 人 嫌 它 造 型 不 夠 優 美 , 有 人 不 喜 歡 它 氣 勢 太 囂 張 , 但 是 , 一 旦 它 消 失 了 , 大 家 才 又 深 深 懷 念 它 , 因 它 代 表 了 一 個 時 代 。 我 在 想 , 這 不 正 是 你 的 寫 照 嗎 ? 你 有 太 強 的 個 人 風 格 , 你 的 表 演 與 裝 扮 挑 戰 大 眾 口 味 , 你 沒 有 惹 人 憐 愛 的 美 女 胚 子 , 以 致 很 多 人 都 不 見 得 懂 得 欣 賞 你 , 大 家 只 見 你 高 高 在 上 的 站 在 台 上 , 一 如 世 貿 。 但 是 , 到 你 要 離 開 了 , 大 家 才 明 瞭 一 個 時 代 的 代 表 竟 已 逝 去 , 一 個 時 代 的 回 憶 竟 已 遠 去 。

萬 呎 高 空 上 的 眼 淚

我 也 料 不 到 , 在 萬 呎 高 空 , 我 竟 巧 遇 一 個 同 樣 思 念 你 的 知 音 人 。 今 年 的 七 月 和 八 月 , 我 都 乘 坐 國 泰 航 空 出 國 , 而 航 班 上 的 空 中 DJ , 連 續 兩 個 月 在 節 目 中 紀 念 你 ( 航 機 上 的 音 樂 節 目 一 個 月 更 新 一 次 ) 。 七 月 的 那 一 次 , 她 播 的 是 《 朦 朧 夜 雨 裡 》 , 一 首 不 算 大 熱 但 卻 是 梅 迷 深 愛 的 作 品 。 她 還 花 心 思 為 此 歌 製 作 一 個 劇 場 版 , 令 歌 聲 更 為 動 人 。 八 月 那 一 次 更 不 得 了 , 她 巧 妙 地 用 三 首 歌 組 成 一 個 小 特 輯 ; 首 先 是 你 的 《 何 日 》 , 然 後 是 張 學 友 為 你 而 寫 的 《 給 朋 友 》 , 最 後 是 杜 麗 莎 翻 唱 你 的 《 心 仍 是 冷 》 。 萬 呎 高 空 上 的 靜 悄 機 艙 , 有 人 在 睡 眠 , 有 人 在 看 電 影 , 有 人 在 玩 電 腦 遊 戲 , 而 我 , 在 三 首 歌 中 , 不 能 抑 止 的 掩 著 臉 偷 泣 。

在 這 大 半 年 來 , 我 做 了 很 愚 蠢 的 事 。 新 聞 系 出 身 的 我 , 從 來 不 相 信 娛 樂 新 聞 , 但 因 為 你 , 我 竟 從 你 過 身 前 後 的 娛 樂 新 聞 中 尋 找 蛛 絲 馬 跡 , 找 出 誰 是 真 正 對 你 好 的 人 , 誰 又 可 能 是 借 你 的 名 見 報 宣 傳 , 誰 的 言 辭 懇 切 , 誰 又 不 小 心 的 露 出 虛 情 假 意 。 我 , 把 自 己 弄 得 神 經 兮 兮。

我 又 嘗 試 從 各 種 報 導 去 多 了 解 你 的 心 事 、 你 的 人 生 。 其 中 最 觸 動 我 的 , 是 你 在 自 知 病 入 膏 肓 之 時 , 去 了 日 本 為 那 個 你 最 放 不 下 的 男 人 慶 祝 生 日 , 你 當 然 對 生 病 一 事 絕 口 不 提 。 這 就 是 你 對 愛 情 的 態 度 吧 : 把 美 麗 的 回 憶 留 給 對 方 , 把 悲 傷 留 給 自 己 。 然 而 , 更 令 我 驚 訝 的 發 現 是 , 你 在 死 前 的 一 個 月 執 意 穿 上 最 華 麗 的 歌 衫 踏 上 最 華 美 的 舞 台 開 演 唱 會 , 你 還 自 信 滿 滿 的 說 你 一 定 會 打 贏 這 一 仗 ; 你 跟 歌 迷 的 最 後 告 別 , 不 正 是 跟 你 隱 瞞 病 情 會 見 日 本 男 友 如 出 一 轍 ? 我 很 高 興 , 歌 迷 在 你 心 目 中 的 地 位 , 跟 你 畢 生 最 珍 惜 的 一 段 感 情 比 較 , 是 旗 鼓 相 當 的 。

不 只 是 歌 , 不 只 是 電 影

我 感 謝 你 在 我 的 生 命 中 留 下 的 。 不 只 是 歌 , 不 只 是 電 影 。 你 提 醒 我 , 我 要 常 常 自 省 : 我 在 工 作 上 可 有 你 的 專 業 忘 我 ? 我 可 有 像 你 為 朋 友 兩 脅 插 刀 ? 我 可 有 像 你 有 滿 腔 熱 誠 關 心 社 會 ? 每 年 生 日 時 三 省 三 問 , 甚 至 是 每 天 的 三 省 三 問 , 是 你 留 給 我 的 人 生 至 寶 。 今 年 你 的 誕 辰 , 梅 迷 組 織 了 很 多 紀 念 活 動 , 其 中 最 特 別 的 , 是 有 一 群 梅 迷 不 組 飯 局 , 不 看 電 影 , 不 聽 舊 歌 。 他 們 組 成 一 隊 義 工 隊 , 在 你 的 誕 辰 當 天 探 訪 獨 居 老 人 , 並 計 畫 以 後 定 期 發 動 類 似 的 公 益 活 動 。 為 的 , 就 是 簡 單 的 一 句 「 延 續 阿 梅 精 神 」 。 你 的 生 命 , 化 作 春 泥 更 護 花。

當 然 還 有 那 些 歌 那 些 電 影 。 因 為 你 , 我 終 於 知 道 藝 術 的 最 高 境 界 是 : 一 個 藝 術 家 用 他 的 生 命 去 成 就 那 些 作 品 。 你 的 歌 藝 當 然 出 色 , 你 的 演 技 當 然 出 眾 , 但 更 重 要 的 , 是 你 用 了 你 的 生 命 去 令 這 些 歌 這 些 角 色 活 起 來 。 誰 都 認 同 , 你 在 《 胭 脂 扣 》 中 的 淒 楚 眼 神 , 你 在 《 夕 陽 之 歌 》 中 的 滄 桑 歌 聲 , 不 只 是 演 技 與 歌 藝 , 而 是 你 真 真 實 實 的 人 生 歷 練 , 是 一 個 女 人 用 血 與 汗 與 淚 換 來 的 一 顆 心 。

你 , 從 來 沒 有 離 開

去 年 你 離 開 後 , 我 就 跟 自 己 有 個 約 定 , 就 是 每 年 為 你 寫 一 篇 紀 念 的 文 章 。 這 一 篇 , 寫 在 你 的 誕 生 之 日, 編 號 是 001 。 你 的 身 體 雖 然 已 經 朽 壞 , 但 在 我 們 身 上 可 以 體 現 到 , 你 的 精 神 不 死 。 如 果 「 精 神 」 也 是 一 種 廣 義 的 生 命 , 我 們 就 大 概 可 以 抱 著 這 樣 的 信 念 精 神 百 倍 地 活 下 去 : 你 , 從 來 沒 有 離 開 。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