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.1.2004 | 經 濟 日 報 | 拾 不 得 你 走
踏 入 二 零 零 四 , 陽 光 依 然 燦 爛 。 沒 想 到 , 卻 傳 來 梅 艷 芳 的 死 訊 , 令 人 心 底 一 沉 。

阿 梅 是 我 唯 一 買 票 聽 過 演 唱 會 的 歌 手 。

那 該 是 八 十 年 代 的 事 了 。 做 設 計 的 朋 友 告 訴 我 , 阿 梅 的 演 唱 會 是 視 與 聽 的 擴 闊 與 享 受 , 不 聽 是 一 種 遺 憾 。 於 是 , 買 了 票 去 聽 , 還 偷 偷 拍 了 一 卷 菲 林 , 覺 得 所 言 不 虛 。

舞 台 上 的 阿 梅 , 百 變 風 姿 教 人 迷 醉 , 還 有 那 深 沉 縈 迴 的 歌 聲 , 是 個 天 生 的 表 演 天 才 。

這 天 , 不 停 接 到 友 人 打 來 的 電 話 , 開 口 就 是 一 聲 嗟 嘆 : 「 為 甚 麼 張 國 榮 走 了 , 她 也 要 走 ? 」 被 阿 梅 歌 聲 伴 著 成 長 的 一 代 , 提 到 她 時 總 是 滿 口 難 捨 。

「 為 甚 麼 她 不 等 過 了 今 年 ? 一 不 知 道 , 真 的 不 明 白 。 只 能 說 , 生 死 禍 福 , 從 來 不 在 我 們 掌 握 之 中 。

傳 媒 公 布 阿 梅 的 死 訊 , 總 將 她 與 張 國 榮 放 在 一 起 。 雖 然 同 是 天 王 巨 星 , 同 樣 才 華 蓋 世 , 但 兩 者 的 離 開 , 本 質 與 意 義 上 是 有 別 的。

張 的 死 是 自 己 的 選 擇 , 孤 單 的 躍 下 , 阿 梅 卻 是 用 足 全 力 , 行 畢 最 後 一 里 路 , 在 友 人 送 別 下 含 笑 離 開 。 如 果 說 張 國 榮 繪 畫 了 年 輕 一 代 叛 逆 的 圖 騰 , 那 梅 艷 芳 所 標 誌 著 的 , 是 除 了 才 華 成 就 以 外 , 一 種 不 向 寒 微 出 身 或 頑 疾 低 頭 的 奮 勇 精 神 。 阿 梅 的 堅 強 自 信 , 是 這 一 個 年 代 容 易 受 傷 的 女 孩 所 缺 乏 與 嚮 往 的 。

阿 梅 走 了 , 身 邊 聽 到 多 少人 難 捨 。 然 而 , 哀 傷 之 餘 別 忘 記 , 她 留 下 的 精 神 榜 樣 , 卻 更 需 要 有 人 去 繼 承 呢 !

文 : 羅 仍 萱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