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9.1.2004 | 溫 暖 人 間 116 期 | 在 台 上 我 覓 理 想
金 廣 誠 , 是 「1 : 99 」 及 「 梅 艷 芳 Classic Moment Live 」 演 唱 會 的 監 製 , 與 梅 艷 芳 互 相 支 持 , 攜 手 為 世 間 播 下 善 的 種 子 , 創 造 完 美 的 作 品 , 令 人 永 遠 懷 念 !

是 是 非 非 , 名 名 利 利 的 娛 樂 圈 , 也 有 默 默 傳 送 的 溫 暖 , 無 言 深 刻 的 情 義 。

掛 念 他 們 夠 暖 嗎 ?

十 多 年 前 , 金 廣 誠 仍 然 任 職 無 線 電 視 的 時 候 , 已 經 開 始 加 入「 兒 童 癌 病 基 金 」 的 義 工 行 列 , 每 星 期 利 用 午 飯 的 時 間 , 駕 車 穿 梭 廣 播 道 、 清 水 灣 和 伊 利 沙 伯 醫 院 , 探 望 患 病 的 孩 子 , 但 不 久 , 放 棄 了 。 金 廣 誠 回 憶 放 棄 的 原 因 : 「 很 難 受 ! 才 好 好 的 一 起 玩 著 、 聊 著 天 , 這 天 去 到 , 竟 說 孩 子 已 經 離 開 了 ! 就 如 『 呯 』 然 一 響 , 陰 影 很 大 ! 實 在 不 願 再 看 著 孩 子 一 個 個 的 離 去 。 」

後 來 , 因 為 工 作 的 關 係 , 與 梅 艷 芳 熟 絡 了 , 又 再 開 始 參 與 他 們 一 直 探 訪 的 南 塱 末 期 癌 症 病 人 : 「 一 切 都 是 羅 美 薇 , 她 主 動 地 致 電 邀 請 各 人 參 與 , 組 織 安 排 , 又 經 常 先 墊 錢 , 出 錢 出 力 , 集 合 大 夥 兒 每 逢 節 日 便 去 派 餅 , 與 病 人 聊 天 、 餵 飯 。 記 得 有 位 婆 婆 , 無 人 照 顧 , 捉 著 我 當 是 『 仔 仔 』 的 說 個 不 停 , 她 不 肯 吃 飯 , 我 便 餵 她 吃 蛋 撻 、 喝 水 、 抹 咀 ... 就 是 因 為 羅 美 薇 的 衝 勁 和 投 入 , 自 己 更 要 做 好 本 分 。 還 在 聖 誕 節 前 後 , 寒 冷 的 日 子 裡 , 大 家 又 取 出 基 金 會 的 錢 , 或 者 再 加 點 吃 飯 剩 下 來 的 錢 , 買 衫 買 被 , 親 自 駕 車 , 四 處 派 給 露 宿 者 , 記 得 學 友 曾 被 露 宿 者 罵 , 喝 令 他 『 走 ! 』 但 學 友 依 然 繼 續 照 派 。 看 見 露 宿 的 人 攬 著 自 己 派 的 衫 被 , 感 到 他 們 很 溫 暖 , 自 己 也 很 溫 暖 , 心 裡 感 到 很 溫 暖 ! 有 人 問 : 『 不 怕 他 們 拿 了 你 的 衫 去 賣 嗎 ? 』 我 便 答 , 就 算 他 們 真 的 拿 了 去 賣 , 我 也 亳 不 介 意 , 假 如 他 們 真 的 賣 到 錢 , 幫 到 他 們 , 就 由 他 們 去 賣 , 我 做 好 了 自 己 本 分 , 已 經 足 夠 ! 」 就 是 這 樣 , 他 們 年 年 默 默 地 做 , 直 到 南 塱 情 況 有 變 , 羅 美 薇 懷 了 孕 , 金 廣 誠 又 結 了 婚 , 這 便 停 了 。 然 而 , 金 廣 誠 十 分 懷 念 那 段 日 子 : 「 現 在 停 了 , 實 在 有 種 空 虛 感 , 每 逢 到 了 天 氣 冷 的 日 子 , 還 是 掛 念 那 些 露 宿 者 是 否 夠 暖 ? 」

賺 錢 只 是 用 來 花 的 ── 這 是 金 廣 誠 向 來 的 想 法 , 但 十 多 年 前 在 澳 洲 的 一 次 外 之 後 , 令 他 改 變 了 整 個 人 生 觀 : 「 我 一 直 對 錢 的 觀 念 很 差 , 接 工 作 時 談 到 了 錢 , 便 馬 上 靜 了 , 要 請 人 替 自 已 去 講 , 有 時 甚 至 貼 錢 工 作 。 從 前 賺 錢 好 像 很 容 易 , 甚 麼 都 可 以 賺 到 錢 , 甲 台 找 我 , 乙 台 又 找 我 , 很 風 光 , 錢 賺 了 之 後 又 花 清 光 , 沒 有 儲 蓄 , 當 時 完 全 沒 有 結 婚 的 打 算 , 甚 至 認 為 可 以 不 結 婚 , 青 年 嘛 ! 覺 得 自 己 無 懈 可 擊 ! 一 次 在 澳 洲 遇 到 意 外 , 突 然 想 到 : 如 果 我 走 了 , 誰 來 照 顧 母 親 ? 我 沒 有 留 下 半 個 仙 ! 我 若 不 在 , 母 親 吃 甚 麼 ? 住 在 哪 裡 ? 我 有 照 顧 她 的 責 任 , 但 卻 沒 有 做 到 。 於 是 , 賣 掉 當 時 那 棟 較 貴 的 房 子 , 換 了 另 一 棟 較 便 宜 的 , 把 部 份 錢 套 現 。 手 上 拿 著 點 錢 , 這 才 有 了 安 全 感 , 就 算 誰 不 在 也 好 , 母 親 有 點 錢 拿 著 。 自 此 以 後 , 會 想 到 人 生 、 計 劃 、 儲 蓄 , 走 了 如 何 ? 不 走 又 如 何 ? 整 個 人 生 觀 都 改 變 了 。 」

近 年 , 金 廣 誠 的 人 生 觀 又 繼 續 改 變 , 面 對 太 多 的 生 生 死 死 , 令 金 廣 誠 將 生 死 看 得 愈 來 愈 淡 , 認 為 「 死 」 只 是 一 個 過 程 : 「 像 阿 梅 說 的 『 不 用 哭 』 ! 如 果 大 家 認 同 她 是 值 得 尊 敬 的 , 便 更 應 該 讓 她 舒 舒 服 服 的 快 快 上 路 , 誰 知 她 的 前 路 不 會 是 更 好 ? 」

緊 握 人 生 的 一 分 一 秒

金 廣 誠 眼 中 的 梅 艷 芳 , 是 一 位 令 人 肅 然 起 敬 的 戰 士 : 「 回 頭 再 看 1 : 99 , 才 知 道 她 的 『 厲 害 』 。 當 時 , 她 已 經 知 道 自 己 的 病 況 、 但 卻 反 而 從 未 有 過 的 勤 力 , 原 來 , 她 正 在 緊 握 人 生 餘 下 的 每 分 每 秒 , 盡 自 己 仍 有 的 力 幫 助 香 港 和 SARS 遺 孤 , 不 想 浪 費 時 間 。 她 很 清 楚 自 己 的 路 , 很 清 楚 人 生 的 意 義 和 價 值 。 」 事 實 上 , 金 廣 誠 與 梅 艷 芳 , 在 前 年 演 唱 會 合 作 時 , 曾 經 意 見 不 合 , 當 時 金 廣 誠 不 認 為 應 該 妥 協 , 到 了 前 年 年 底 的 聖 誕 , 梅 艷 芳 邀 請 金 廣 誠 參 加 聖 誕 晚 會 , 他 去 了 , 梅 艷 芳 向 他 道 歉 , 金 廣 誠 回 憶 說 : 「 她 , 一 個 女 人 , superstar ( 天 皇 巨 星 ) , 能 夠 這 樣 敢 於 面 對 , 肯 面 對 , 我 還 能 怎 樣 ? 還 怎 能 再 有 執 著 ? 所 以 1 : 99 演 唱 會 , 她 致 電 找 我 , 我 一 口 答 應 , 義 不 容 辭 ! 」

「 在 1 : 99 演 唱 會 之 中 , 我 再 一 次 發 現 梅 艷 芳 的 另 一 面 , 就 是 她 的 魄 力 、 堅 毅 、 決 心 , 她 認 定 甚 麼 事 是 應 該 做 、 值 得 做 的 , 便 誰 也 不 能 阻 擋 , 她 對 每 件 事 都 有 power ( 能 量 ) , 對 每 個 人 都 產 生 影 響 力 , 她 像 大 軍 師 令 , 支 撐 我 們 整 隊 工 作 人 員 , 全 力 去 做 , 她 清 除 一 切 障 礙 , 支 持 我 製 作 一 個 最 好 的 演 唱 會 , 『 有 梅 姐 在 』 就 是 整 隊 人 的 信 心 。 不 論 晚 上 十 時 開 會 , 十 二 時 開 會 , 阿 梅 都 到 得 比 所 有 助 手 早 。 演 唱 會 當 日 , 她 不 需 演 出 , 但 一 直 從 早 上 站 到 晚 上 , 就 是 為 了 做 大 家 的 精 神 後 盾 , 向 大 家 說 聲 『 多 謝 』 。 我 曾 經 看 見 她 胃 痛 、 辛 苦 , 也 曾 經 問 過 她 是 否 生 病 了 , 但 她 仍 然 不 透 露 , 一 直 憑 個 人 堅 毅 的 意 志 , 默 默 擔 起 整 件 事 , 然 而 , 她 都 一 一 做 到 了 。 誰 也 再 無 法 做 到 這 個 show , 除 了 梅 艷 芳 ! 」

再 一 次 義 不 容 辭

到 了 去 年 十 一 月 , 籌 辦 Classic Moment Live 演 唱 會 , 梅 艷 芳 的 病 情 已 經 公 開 了 , 金 廣 誠 又 再 一 次 義 不 容 辭 : 「 為 了 這 位 朋 友 , 為 了 她 對 我 的 信 心 和 信 任 , 義 不 容 辭 ! 除 了 全 力 替 她 籌 辦 演 唱 會 之 外 , 還 替 她 接 辦 了 兩 個 本 來 準 備 做 的 演 唱 會 , 一 個 在 瀋 陽 , 一 個 在 美 加 。 瀋 陽 演 唱 會 , 是 應 鄧 樸 方 邀 請 為 殘 疾 人 做 的 , 一 切 已 替 她 談 妥 , 宣 傳 和 售 票 亦 已 經 開 始 , 反 應 熱 烈 , 瀋 陽 的 市 民 都 渴 望 見 到 梅 艷 芳 , 我 們 準 備 包 一 架 私 人 飛 機 去 做 。 就 在 事 情 談 妥 的 時 候 , 醫 生 警 告 , 阿 梅 不 能 出 埠 , 否 則 有 中 風 的 危 機 , 輕 者 終 身 殘 癈 , 重 者 就 像 現 在 這 樣 , 她 的 血 小 板 愈 來 愈 少 。 我 聽 著 , 很 想 幫 她 , 卻 不 知 可 以 如 何 幫 , 能 為 她 做 的 , 就 是 幫 她 推 掉 這 個 演 唱 會 , 但 她 竟 然 對 我 說 : 『 我 不 想 你 揹 鑊 ! 』 大 家 在 擔 心 她 的 身 體 , 她 卻 仍 然 擔 心 連 累 我 會 揹 鑊 。 當 然 , 結 果 還 是 推 掉 了 。 」

梅 艷 芳 在 完 成 Classic Moment Live 之 後 不久 , 離 世 往 生 。

有 意 義 的 一 生

「 她 是 值 得 的 ! 」 金 廣 誠 不 悲 不 慟 地 欣 賞 讚 嘆 梅 艷 芳 的 一 生 : 「 她 的 一 生 , 讓 全 世 界 都 銘 記 不 忘 。 『 死 在 舞 台 』 是 她 的 理 想 、 專 業 , 也 是 她 的 遺 願 。 我 一 定 支 持 ! 我 不 能 讓 她 有 遺 憾 ! 人 人 都 不 應 讓 自 己 遺 憾 , 當 下 就 去 做 自 己 值 得 做 的 事 ! 認 定 自 己 值 得 走 的 路 , 勇 敢 的 走 , 不 枉 此 生 , 死 亦 英 雄 。 」

那 麼 1 : 99 和 Classic Moment Live 是 否 金 廣 誠 與 梅 艷 芳 合 作 最 難 忘 的 演 唱 會 ? 金 廣 誠 回 味 良 久 , 說 : 「 梅 艷 芳 ! 實 在 很 Dramatic( 傳 奇 ) , 她 的 每 個 演 唱 會 都 影 響 我 很 多 很 多 , 喜 、 怒 、 哀 、 樂 , 我 們 吵 也 吵 過 , 開 心 也 開 心 過 , 摟 著 哭 也 哭 過 ... 梅 艷 芳 , 不 枉 此 生 ! 值 得 的 ! 」

文 : 劉 潔 芬 / 訪 問 嘉 賓 : 金 廣 誠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