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9.1.2004 | 壹 週 刊 | 演 藝 人 生
鄭 裕 玲 小 姐 在 悼 念 梅 艷 芳 的 特 備 節 目 內 說 : 「 相 信 二 十 年 內 , 都 很 難 有 一 個 能 有 梅 艷 芳 那 般 高 表 演 水 準 的 藝 人 出 現 。 」

這 個 說 法 , 我 相 信 , 但 我 不 希 望 發 生 。

兩 年 前 , 跟 梅 艷 芳 小 姐 合 作 過 一 部 電 影 , 劉 偉 強 導 演 , 我 編 劇 。

劇 本 一 早 寫 好 , 可 是 一 直 找 不 到 女 主 角 , 劉 德 華 提 議 找 梅 艷 芳 , 大 家 都 知 阿 梅 對 劇 本 要 求 嚴 謹 , 我 有 點 怕 , 因 為 當 時 電 影 已 開 鏡 , 下 一 組 就 拍 我 們 希 望 梅 艷 芳 演 的 角 色 , 時 間 無 多 。

有 天 , 劉 德 華 告 訴 我 們 , 梅 艷 芳 對 角 色 有 興 趣 , 想 完 整 地 聽 一 次 故 事 , 再 作 決 定 。 我 知 這 是 一 次 重 要 的 約 會 , 因 為 有 乜 差 錯 , 成 組 人 停 工 。

相 約 在 陽 明 山 莊 會 所 餐 廳 , 梅 姐 比 約 定 時 間 早 , 我 們 遲 到 了 , 梅 姐 見 到 遲 到 的 我 們 輕 輕 一 笑 , 一 看 就 知 是 個 很 有 禮 貌 的 人 。 當 時 她 有 點 疲 倦 , 她 說 她 有 小 病 , 所 以 精 神 不 大 好 ! 可 是 她 的 雙 眼 卻 是 精 光 閃 閃 , 我 更 害 怕 !

在 害 怕 的 情 況 下 , 我 將 劇 本 講 到 亂 七 八 糟 , 幸 好 劉 德 華 、 劉 偉 強 一 邊 從 旁 解 畫 , 幸 好 梅 姐 是 一 個 講 古 唔 駁 古 的 人 , 結 果 一 個 簡 簡 單 單 的 故 事 被 我 講 到 複 雜 不 已 , 但 梅 姐 竟 又 能 簡 簡 單 單 講 番 故 事 重 點 出 來 !

她 對 我 微 笑 , 做 了 一 個 「 你 個 死 o靚 仔 ! 」 的 表 情 !

劉 德 華 和 劉 偉 強 都 微 笑 , 分 別 對 我 做 出 「 陣 間 你 就 死 ! 」 的 表 情 !

正 當 我 諗 住 陣 間 點 死 之 際 , 梅 姐 開 口 , 她 應 承 接 這 部 電 影 。 我 聽 後 如 釋 重 負 , 只 顧 抹 去 頭 上 的 冷 汗 , 也 聽 不 清 楚 梅 姐 跟 兩 位 劉 生 講 些 什 麼 條 件 。

梅 姐 開 工 當 日 , 全 組 人 在 現 場 高 度 戒 備 , 聽 說 梅 姐 的 病 還 未 好 得 清 , 所 以 領 導 層 下 令 必 須 要 以 最 高 速 度 完 成 當 日 梅 姐 的 戲 份 ! 我 立 即 趕 緊 對 劇 本 作 最 後 修 改 , 以 免 陣 間 要 一 眾 演 員 勞 心 勞 力 。

梅 姐 來 到 , 趁 住 化 妝 時 間 , 我 向 她 講 解 一 次 劇 本 , 她 有 點 疲 倦 , 閉 起 眼 不 知 有 沒 有 在 聽 ! 我 講 完 , 她 沒 有 說 一 句 話 , 依 舊 閉 著 眼 讓 髮 型 師 吹 頭 。

好 ! 我 等 !

等 了 不 夠 一 分 鐘 , 梅 姐 就 張 開 眼 , 然 後 開 口 , 她 向 我 搞 清 楚 場 戲 的 先 後 次 序 , 然 後 指 出 幾 個 劇 本 的 問 題 , 幾 個 我 沒 考 慮 過 的 問 題 。 我 啟 動 腦 袋 , 搜 尋 解 決 方 法 之 際 , 梅 姐 氣 定 神 閒 地 說 出 幾 個 解 決 方 案 , 輕 輕 解 釋 過 她 的 演 法 , 之 後 就 跟 我 說 OK , 然 後 又 閉 上 眼 。

我 回 到 攝 影 機 旁 , 其 實 O 唔 OK , 我 實 在 唔 係 咁 清 楚 , 不 過 導 演 兇 神 惡 煞 咁 問 我 , 我 梗 係 話 OK 。

開 機 前 , 梅 姐 最 後 來 到 , 好 像 變 了 另 一 個 人 一 樣 , 精 神 奕 奕 ! 我 和 劉 德 華 試 一 次 走 位 給 她 看 , 她 看 了 說 可 以 開 始 。

開 機 時 , 劉 德 華 先 和 其 他 演 員 演 一 小 段 , 梅 姐 隨 後 踏 進 , 但 她 竟 踏 著 不 是 預 先 設 計 走 位 , 幸 好 攝 影 師 反 應 快 , 還 是 拍 下 。

大 家 有 點 奇 怪 , 梅 姐 是 否 因 病 在 身 忘 記 走 位 , 但 大 家 再 看 一 遍 playback , 發 現 她 走 位 的 方 法 , 比 我 們 設 計 的 更 好 , 更 符 合 角 色 , 更 幫 助 到 劇 情 ! 導 演 問 梅 姐 點 解 諗 到 咁 走 法 , 梅 姐 說 : 如 果 我 是 這 角 色 , 我 只 會 這 樣 走 !

第 一 個 鏡 頭 , 大 家 已 經 暗 暗 叫 好 , 大 家 都 知 道 梅 姐 會 是 好 拍 檔 。

之 後 , 梅 姐 耐 唔 耐 就 有 驚 喜 俾 我 o地 , 我 記 得 有 一 晚 拍 一 場 歌 舞 , 是 一 個 幻 想 與 真 實 的 情 節 , 所 有 演 員 都 要 扮 鬼 扮 馬 扮 六 十 年 代 , 梅 姐 的 造 型 是 個 穿 短 打 唐 裝 載 肩 帽 的 小 偷 , 開 機 前 大 家 都 想 像 自 已 要 扮 邊 個 甘 草 演 員 扮 邊 個 粵 曲 花 旦 , 只 是 梅 姐 一 個 神 色 凝 重 。

當 時 , 我 們 估 計 梅 姐 有 心 事 , 最 好 快 快 手 拍 完 , 早 點 收 工 ! 誰 知 一 開 機 , 本 應 是 梅 姐 出 場 的 門 口 位 置 , 竟 踏 出 一 個 跳 著 Billie Jean 舞 步 的 Michael Jackson 。

看 到 梅 姐 扮 MJ , 所 有 工 作 人 員 掩 嘴 而 笑 , 我 見 到 導 演 身冘 住 部 機 , 全 身 在 震 ! 那 鏡 頭 一 完 , 大 半 人 幾 乎 忍 笑 忍 到 濁 死 , 導 演 滿 意 地 微 笑 , 嘴 角 有 點 白 泡 。 梅 姐 沒 有 笑 , 只 想 拍 多 一 個 take , 因 為 她 漏 了 一 下 手 部 動 作 。

雖 然 我 們 的 電 影 不 太 成 功 , 但 和 梅 姐 合 作 卻 是 一 個 難 忘 的 經 驗 , 因 為 可 以 看 到 梅 姐 如 何 精 彩 演 繹 一 個 不 大 精 彩 的 劇 本 , 精 彩 的 背 後 , 那 是 對 表 演 的 投 入 與 重 視 。

公 祭 那 一 夜 , 無 線 重 播 她 的 演 出 片 段 , 我 發 現 她 無 論 在 大 騷 細 騷 表 現 都 全 力 以 赴 , 那 種 認 真 , 那 種 投 入 , 是 她 成 功 的 原 因 。

試 問 今 日 , 哪 一 個 年 輕 歌 手 可 以 對 住 羅 文 的 煙 視 媚 行 扭 動 蛇 腰 不 會 發 笑 ? 哪 一 個 可 以 像 梅 姐 般 對 住 不 同 歌 手 , 將 Key 自 由 升 降 ! 那 是 真 正 忘 我 的 表 演 , 那 是 觀 眾 最 想 得 到 的 !

這 一 代 的 演 藝 人 都 強 調 表 現 自 己 最 自 然 的 一 面 , 什 麼 表 演 云 云 , 太 造 作 了 !

我 覺 得 這 只 是 藉 口 , 這 是 冇 料 的 表 現 ! 有 料 如 梅 姐 , 她 哪 會 理 造 作 不 造 作 , 自 然 不 自 然 , 她 要 給 大 家 的 只 是 good show , 所 謂 娛 樂 圈 市 道 不 好 , 只 因 太 少 good show 罷 了 !

最 後 , 我 覺 得 梅 姐 的 離 去 , 給 新 一 代 一 個 重 大 的 啟 示 , 請 各 位 以 後 不 要 在 表 演 出 醜 後 , 推 說 自 己 傷 風 感 冒 頭 痕 身 痛 屋 企 隻 狗 有 事 , 所 以 表 演 失 手 !

在 2003 年 最 後 一 個 星 期 , 有 個 叫 梅 艷 芳 的 歌 星 , 向 大 家 示 範 了 在 末 期 癌 症 折 磨 之 下 , 完 成 她 在 舞 台 的 謝 幕 演 出 , 那 是 一 個 完 美 的 謝 幕 。

撰 文 : 莊 文 強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