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15.1.2004 | 成 報 | 難 忘 阿 梅 一 二 事
鋪 天 蓋 地 的 談 梅 艷 芳 ,這 幾 天 你 不 談 , 以 後 , 都 沒 有 機 會 談 她 了 。 一 連 兩 個 星 期 日 , 都 在 家 中 看 梅 艷 芳 的 特 輯 。 本 來 我 要 趕 著 寫 稿 , 結 果 一 字也 寫 不 成 , 只 是 看 著 一 首 一 首 梅 艷 芳 的 MTV 。 我 知 道 , 如 果 今 天 不 看 , 以 後 都 沒 有 機 會 看 了 。 而 且 她 有 些 當 年 舞 台 表 演 , 是 我 有 份 參與 合 作 的 大 騷 。

不 過 , 第 一次 和 阿 梅 接 觸 , 是 我 做 記 者 , 她 被 訪 問 。 我 讀 大 專 的 時 候 , 替 電 影 雙 周 寫 訪 問 稿 。

那 時 她 拍 完 《 胭 脂 扣 》 , 第 一 篇 電 影 訪 問 應 該 是 我 做 的 。

詳 細 情 形 我 都 記 不 起 了 。 不 過 , 初 次 聽 她 兒 時 在 荔 園 唱 歌 的 逸 事 , 非 常 感 觸 。

兩 年 之 後 , 我 入 了 電 視 台 工 作 , 做 編 劇 , 阿 梅 的 第 一 個 個 人 音 樂 特 輯 , 也 是 我 寫 的 。

我 們 又 碰 頭 , 她 還 記 得 我 , 問: 「 你 不 做 記 者 嗎 ? 」

我 說 : 「 記 者 是 讀 書 兼 職 , 現 在 畢 業 了 ,做 電 視 台 編 劇 。 」

她 有 點 羨 慕 , 話 : 「 如 果 自 己 半 工 讀 , 可 能 都 讀 到 書 , 可 惜 決 心 不 夠 。 」

當 日 第 一 次去 她 的 家 sell 橋 , 是 她 在 大 坑 豪 宅 , 等 了 她 差 不 多 個 半 小 時 , 阿 梅 剛 睡 醒 似的 , 穿 著 便 服 出 來 。

我 們 一 行 三 人 , 一 個 編 導 , 兩 個 編 劇 , 都 是 男 性 , 大 家 剛 剛 二 十 出 頭 , 加 埋 阿梅 , 她 最 年 輕, 一 齊 傾 橋 , 非 常 投 契 。 可 能 在 她 家 中 的 關 係 , 毫 無 拘 束 , 她 的 初 戀 往 事 , 離 家 出 走 , 童 年 辛 酸 , 甚 麼 都 談 …… 這 是 我 第 二 次 和 阿 梅 近 距 離 談 話 , 也 是 最 後 一 次 , 卻 是 最 難 忘 的 一 次 。

撰 文 : 林 超 榮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