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13.1.2004 | 東 方 正 論 | 香 江 遺 愛 償 心 債 港 人 含 淚 送 如 花

這 個 曾 屬 於 她 的 舞 台 , 緩 緩 的 落 下 了 象 牙 色 的 帷 幕 , 悄 悄 的 熄 滅 了 淡 藍 色 的 燈 光 , 沒 有 掌 聲 , 沒 有 歡 呼 , 只 有 壓 抑 在 心 中 的 激 情 , 只 有 迴 蕩 在 眼 眶 的 淚 水 , 人 們 靜 靜 的 等 待 著 , 希 望 帷 幕 再 度 打 開 , 看 見 那 光 芒 四 射 的 百 變 天 后 再 次 出 現 在 他 們 眼 前 , 可 是 , 她 並 沒 有 再 次 出 現 , 她 真 的 走 了 , 這 個 令 人 戀 戀 不 捨 的 天 才 , 香 港 人 心 中 最 鍾 愛 的 女 兒 ── 梅 艷 芳 !

正 是 香 港 乍 暖 還 寒 時 候 , 梅 艷 芳 隨 著 風 雨 降 生 , 在 香 港 人 的 「 大 世 界 」 ── 荔 園 遊 樂 場 , 以 其 弱 小 的 生 命 , 散 發 出 無 限 的 熱 情 , 以 抵 敵 六 十 年 代 的 「 晚 來 風 急 」 , 這 個 小 小 的 天 才 , 在 苦 難 中 磨 礪 , 練 出 一 身 不 凡 本 領 , 她 的 出 現 , 令 香 港 人 眼 前 一 亮 , 她 的 歌 聲 如 春 風 , 如 醇 酒 , 帶 有 幾 絲 和 她 小 小 年 紀 不 相 稱 的 滄 桑 , 她 的 歌 聲 不 但 令 人 醉 生 夢 死 , 也 將 我 們 帶 入 人 間 世 , 領 略 諸 般 無 奈 和 現 實 , 在 心 靈 深 處 發 出 真 誠 的 共 鳴 。

從 一 個 普 通 的 歌 手 , 成 為 魅 力 四 射 的 國 際 級 巨 星 , 期 間 的 甘 苦 恐 怕 也 只 有 她 自 己 知 道 。

自 進 入 歌 壇 開 始 , 梅 艷 芳 每 張 唱 片 和 每 次 演 出 必 能 在 視 覺 和 聽 覺 上 面 配 合 完 美 , 而 且 每 每 能 夠 帶 起 一 股 流 行 的 潮 流 時 尚 , 成 為 全 城 的 熱 門 話 題 , 美 國 《 時 代 周 刊 》 曾 經 用 「 東 方 麥 當 娜 」 來 形 容 梅 艷 芳 在 東 方 歌 壇 的 影 響 力 和 號 召 力 , 她 的 百 變 形 象 和 歌 曲 的 流 行 程 度 是 至 今 東 方 歌 壇 還 沒 有 一 個 女 歌 手 可 以 超 越 的 , 在 外 國 人 眼 中 , 她 是 目 前 亞 洲 最 具 有 聲 色 藝 俱 全 的 女 藝 人 , 也 被 海 外 媒 體 視 為 繼 三 十 年 代 周 璇 、 白 光 等 傳 奇 女 歌 手 之 後 的 又 一 位 偉 大 的 具 有 時 代 意 義 的 女 歌 手 。

二 十 年 來 梅 艷 芳 幾 乎 染 指 了 亞 洲 藝 壇 所 有 的 最 具 影 響 力 和 最 重 要 的 各 種 大 獎 , 她 前 期 的 每 張 唱 片 都 是 唱 片 銷 量 榜 的 冠 軍 , 而 在 全 球 的 巡 迴 演 唱 會 也 開 了 近 千 場 , 在 電 影 方 面 也 奪 獎 無 數 , 一 九 八 四 年 憑 《 緣 份 》 奪 「 香 港 電 影 金 像 獎 最 佳 女 配 角 」 , 一 九 八 七 年 憑 《 胭 脂 扣 》 奪 香 港 「 金 像 獎 」 影 后 及 台 灣 「 金 馬 獎 」 影 后 。 一 九 九 七 年 因 電 影 《 半 生 緣 》 再 為 她 奪 得 最 佳 女 配 角 。 二 ○ ○ 二 年 因 為 在 《 男 人 四 十 》 一 片 當 中 的 出 色 表 現 令 她 奪 得 該 屆 中 國 長 春 電 影節 影 后 。

梅 艷 芳 生 性 豪 爽 , 廣 交 朋 友 , 為 朋 友 赴 湯 蹈 在 所 不 惜 , 而 且 義 無 反 顧 不 需 要 任 何 回 報 。 她 曾 經 說 : 「 很 多 人 以 為 我 在 這 個 圈 子 賺 到 了 不 少 子 兒 , 其 實 我 最 大 的 收 穫 是 友 情 ! 在 我 失 意 時 , 很 多 好 朋 友 真 正 的 關 心 我 , 支 持 我 , 讓 我 覺 得 人 生 中 , 有 這 麼 多 朋 友 幫 助 你 , 是 很 難 得 的 一 件 事 情 。 所 以 朋 友 有 困 難 的 時 候 , 我 也 會 盡 力 幫 忙 。 」

梅 艷 芳 的 成 就 是 眾 所 公 認 的 , 她 在 舞 台 上 閃 閃 生 輝 的 百 變 形 象 , 收 放 自 如 的 舞 姿 , 一 舉 手 一 投 足 , 無 不 散 發 著 巨 星 的 魅 力 , 征 服 了 萬 千 的 歌 迷 和 觀 眾 , 然 而 , 舞 台 下 梅 艷 芳 即 使 鉛 華 盡 洗 , 仍 光 彩 依 然 , 她 做 事 的 認 真 , 一 絲 不 苟 , 不 畏 艱 難 , 刻 苦 奮 鬥 , 有 如 一 首 鼓 舞 人 心 的 勵 志 歌 曲 ; 她 對 朋 友 熱 情 真 誠 , 俠 義 豪 情 , 又 如 一 首 真 摯 感 人 的 友 情 獻 唱 ; 她 對 感 情 的 執 著 , 內 心 如 火 般 熱 , 又 如 一 曲 真 摯 纏 綿 的 情 歌 , 她 一 生 人 愛 恨 分 明 , 立 場 堅 定 , 熱 衷 公 益 , 高 風 亮 節 , 更 是 年 輕 人 的 好 榜 樣 。

可 惜 , 正 如 梅 艷 芳 《 甚 麼 都 有 的 女 人 》 中 唱 到 「 星 星 月 亮 甚 麼 都 有 , 為 甚 麼 這 女 人 缺 少 最 美 一 樣 ? 」 讓 聽 者 與 唱 者 一 樣 不 勝 唏 噓 : 是 造 物 弄 人 , 抑 或 是 命 運 的 安 排 呢 ? 有 名 有 利 , 卻 偏 偏 未 知 情 歸 何 處 。

梅 艷 芳 的 傳 奇 一 生 , 空 虛 的 感 情 世 界 , 和 她 的 光 輝 成 就 形 成 一 明 顯 的 對 比 , 令 人 無 限 唏 噓 , 她 在 花 樣 年 華 悄 然 逝 去 , 更 令 人 對 這 位 本 土 的 天 才 寄 以 無 限 同 情 , 她 以 對 世 人 的 愛 償 還 了 她 的 心 債 , 世 人 也 以 無 限 的 愛 送 她 往 生 淨 土 , 今 日 「 如 夢 如 幻 月 , 若 即 若 離 花 」 已 成 臻 境 , 正 是 : 天 長 地 久 有 時 盡 , 此 恨 綿 綿 無 絕 期 !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