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13.1.2004 | 蘋 果 | 向 香 港 的 品 牌 霸 權 時 代 告 別

張 國 榮 之 死 , 固 然 全 港 哀 慟 , 象 徵 了 香 港 中 產 階 級 的 自 憐 , 梅 艷 芳 之 逝 , 全 民 同 哭 , 在 集 體 意 識 之 中 , 象 徵 的 是 草 根 階 層 向 上 攀 登 社 會 梯 階 的 希 望 的 幻 滅 。

梅 艷 芳 在 一 場 華 麗 的 葬 禮 之 後 , 化 為 一 縷 輕 煙 走 了 。 香 港 進 入 了 「 後 梅 艷 芳 時 代 」 , 換 句 話 說 , 香 港 進 入 一 個 「 沒 有 品 牌 的 時 代 」 。

香 港 沒 有 自 然 資 源 , 除 了 有 限 的 土 地 , 香 港 最 大 的 資 源 就 是 「 人 」 。 香 港 的 演 藝 人 , 是 香 港 人 才 資 源 的 一 個 重 要 環 節 。 香 港 的 演 藝 人 , 三 十 年 來 擁 有 向 鄰 近 國 家 地 區 的 「 輸 出 強 勢 」 。 香 港 的 演 藝 人 由 李 小 龍 開 始 、 成 龍 、 周 潤 發 、 張 曼 玉 、 張 國 榮 , 到 最 近 逝 世 的 梅 艷 芳 , 向 大 陸 、 台 灣 、 日 本 、 韓 國 、 東 南 亞 , 遠 至 歐 美 的 主 流 社 會 , 像 一 支 孤 獨 的 品 牌 船 隊 , 沒 有 政 府 支 持 、 沒 有 商 人 贊 助 , 憑 奮 鬥 的 實 力 乘 風 破 浪 , 有 如 當 年 鄭 和 下 西 洋 的 旅 程 , 去 到 很 遠 很 遠 的 地 方 。

不 要 小 看 這 支 演 藝 人 的 大 使 隊 伍 。 當 今 世 界 的 文 化 強 權 大 國 , 無 論 是 物 資 還 是 人 才 , 都 擁 有 「 輸 出 力 」 強 大 的 品 牌 。 美 國 的 品 牌 輸 出 可 口 可 樂 、 麥 當 勞 、 迪 士 尼 , 影 藝 人 才 的 「 軟 工 業 」 有 麥 當 娜 、 湯 告 魯 斯 ; 英 國 本 來 也 有 勞 斯 萊 斯 , 但 英 國 的 工 業 沒 落 了 , 工 黨 上 台 , 文 化 形 象 重 新 包 裝 , 向 世 界 輸 出 了 球 星 碧 咸 、 明 星 祖 迪 羅 、 小 說 人 物 哈 利 波 特 、 喜 劇 明 星 「 戇 豆 先 生 」 。 影 藝 的 人 力 資 源 , 雖 然 不 是 愛 恩 斯 坦 一 類 的 科 學 天 才 , 對 人 類 的 文 明 沒 有 決 定 性 的 革 新 建 樹 , 但 在 一 個 消 費 經 濟 的 地 球 村 , 哪 一 個 國 家 擁 有 演 藝 人 才 的 輸 出 優 勢 , 就 在 世 界 上 有 舉 足 輕 重 的 影 響 力 。 影 響 力 也 是 一 種 無 形 的 權 力 和 財 富 , 能 提 高 這 個 國 家 的 形 象 , 吸 引 全 世 界 的 投 資 和 旅 遊 , 就 像 聖 城 麥 加 , 沒 有 工 業 資 源 , 但 在 伊 斯 蘭 世 界 中 地 位 十 分 崇 高 , 令 沙 地 阿 拉 伯 成 為 伊 斯 蘭 世 界 的 喜 馬 拉 雅 山 一 樣 萬 民 瞻 仰 。

香 港 擁 有 對 外 輸 出 優 勢 的 演 藝 品 牌 , 現 在 只 剩 下 電 影 業 的 幾 位 人 在 中 年 的 「 前 輩 」 : 演 員 成 龍 和 周 潤 發 ; 導 演 吳 宇 森 、 武 術 指 導 袁 和 平 。 他 們 的 成 就 , 令 國 際 社 會 的 消 費 者 知 道 : 一 件 有 Made In Hong Kong 標 籤 的 產 品 。 不 止 成 衣 玩 具 , 還 有 獨 特 的 中 國 功 夫 和 成 一 家 之 言 的 暴 力 美 學 的 創 意 巨 匠 。 他 們 的 作 品 無 可 取 代 , 他 們 的 名 字 是 香 港 僅 餘 的 一 點 點 品 牌 的 財 富 。

比 起 電 影 工 作 者 , 香 港 的 歌 星 難 以 打 進 西 方 市 場 , 因 為 香 港 歌 星 的 形 象 模 仿 東 西 洋 風 格 的 斧 鑿 痕 太 深 , 香 港 的 流 行 曲 , 伴 奏 樂 器 是 西 方 的 鋼 琴 和 管 弦 樂 , 缺 乏 鮮 明 的 地 區 風 格 , 但 對 於 日 韓 、 中 國 大 陸 、 台 灣 和 東 南 亞 , 還 有 巨 大 的 吸 引 力 。 為 甚 麼 張 國 榮 和 梅 艷 芳 逝 世 , 有 遠 道 來 自 日 本 和 新 加 坡 的 歌 迷 飛 來 拜 祭 , 而 日 本 或 新 加 坡 的 一 位 歌 星 夭 亡 , 不 會 有 香 港 歌 迷 去 含 淚 獻 花 ? 除 了 那 些 地 方 的 影 迷 歌 迷 比 較 癡 情 , 不 可 否 認 的 是 , 香 港 的 演 藝 界 是 創 意 和 魅 力 的 基 地 。 張 國 榮 的 歌 星 形 象 , 富 有 香 港 八 十 年 代 中 產 階 級 的 氣 質 , 這 種 氣 質 特 色 , 在 中 國 和 台 灣 都 沒 有 , 與 日 本 和 新 加 坡 的 中 產 階 級 不 同 。 鄰 近 地 區 的 觀 眾 欣 賞 我 們 的 影 藝 偶 像 , 往 往 更 能 發 現 他 們 的 獨 特 之 美 , 只 緣 香 港 人 身 在 此 山 中 。

梅 艷 芳 逝 世 的 社 會 效 應 , 比 張 國 榮 更 加 哄 動 , 因 為 梅 艷 芳 不 來 自 中 產 階 級 , 誕 生 自 草 根 階 層 。 在 梅 艷 芳 之 前 的 歌 星 , 多 少 有 一 點 知 識 的 教 育 的 資 歷 ─ ─ 許 冠 傑 是 港 大 畢 業 生 , 林 子 祥 留 學 美 國 , 關 正 傑 以 畢 業 於 聖 保 羅 男 女 中 學 為 榮 , 葉 麗 儀 的 流 利 英 語 令 小 市 民 敬 畏 , 連 羅 文 也 出 身 於 廣 州 音 樂 學 院 的 正 統 訓 練 , 是 半 個 所 謂 Academic 。

但 是 梅 艷 芳 卻 不 同 , 她 是 八 十 年 代 初 無 電 視 第 一 屆 新 秀 比 賽 的 得 獎 人 , 她 開 創 了 草 根 貧 民 不 必 讀 書 受 教 育 , 也 可 以 投 身 銀 色 事 業 而 名 利 兼 收 的 神 話 。 正 是 八 十 年 代 的 初 期 , 香 港 經 濟 出 現 前 所 未 有 的 強 大 生 命 力 , 麥 理 浩 的 本 地 化 政 治 培 育 了 香 港 人 的 歸 屬 感 , 草 根 階 層 加 入 了 他 們 一 直 以 為 可 望 而 不 可 即 的 星 藝 事 業 。 在 那 個 年 代 , 一 個 賣 雲 吞 的 小 販 有 機 會 成 為 地 產 巨 富 , 不 必 像 精 英 一 樣 擁 有 學 位 , 因 為 社 會 有 一 股 噴 薄 蒸 騰 的 「 向 上 流 動 力 」 ( Upward Social Mobility ) 。 住 在 木 屋 區 的 人 , 只 要 肯 奮 鬥 , 就 像 梅 艷 芳 一 樣 從 荔 園 為 起 點 , 登 上 利 舞 台 和 紅 館 , 有 一 天 也 能 住 進 山 頂 的 豪 宅 。 張 國 榮 之 死 , 固 然 全 港 哀 慟 , 象 徵 了 香 港 中 產 階 級 的 自 憐 , 梅 艷 芳 之 逝 , 全 民 同 哭 , 在 集 體 意 識 之 中 , 象 徵 的 是 草 根 階 層 向 上 攀 登 社 會 梯 階 的 希 望 的 幻 滅 。 張 國 榮 是 香 港 的 白 雪 公 主 , 梅 艷 芳 是 香 港 的 灰 姑 娘 。 白 雪 公 主 死 了 , 只 要 等 來 王 子 的 一 吻 還 可 以 復 活 ; 灰 姑 娘 回 了 家 , 華 麗 的 宮 廷 舞 會 都 不 會 重 來 。

梅 艷 芳 之 死 更 令 人 傷 痛 。 香 港 的 品 牌 時 代 開 始 結 束 了 。 時 鐘 真 正 敲 響 了 十 二 下 。 香 港 人 也 許 真 正 的 心 死 了 。 金 馬 車 變 成 了 南 瓜 燈 , 梅 艷 芳 穿 上 她 的 婚 紗 , 走 進 了 一 個 夢 境 , 但 香 港 人 卻 剩 下 了 襤 褸 的 衣 衫 , 和 灰 姑 娘 遺 下 的 一 隻 玻 璃 鞋 。

撰 文 : 陶 傑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