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12.1.2004 | 經 濟 日 報 | 香 港 最 寶 貝 的 女 兒
梅 艷 芳 今 天 出 殯 。 盡 管 這 之 前 有 許 多 有 關 梅 媽 與 梅 艷 芳 經 理 人 、 朋 友 的 是 是 非 非 , 但 這 一 切 都 讓 它 隨 著 今 天 的 葬 禮 而 成 為 過 去 吧 。

在 梅 艷 芳 許 多 生 前 摯 友 所 發 表 的 談 話 中 , 我 認 為 自 稱 「 與 阿 梅 沒 有 朋 友 緣 」 的 葉 蒨 文 的 談 話 , 最 能 說 明 梅 艷 芳 的 性 格 與 她 的 一 生 , 葉 蒨 文 說 : 「 阿 梅 很 極 端 , 脆 弱 到 誰 都 能 傷 害 她 , 也 堅 強 到 能 夠 保 護 所 有 的 人 。 每 次 香 港 出 事 或 朋 友 有 難 , 她 總 是 第 一 個 跳 出 來 捍 衛 , 所 以 大 家 都 愛 她 , 她 是 香 港 最 寶 貝 的 女 兒 。 」

香 港 最 寶 貝 的 女 兒 , 這 是 多 麼 恰 切 的 形 容 。 她 有 著 香 港 最 倔 強 的 一 面 , 從 小 的 貧 困 、 掙 扎 , 就 意 味 著 香 港 也 曾 有 過 許 多 困 難 的 時 刻 。 她 全 憑 自 己 努 力 而 得 來 的 名 成 利 就 , 也 意 味 著 香 港 整 體 的 奮 鬥 , 成 為 名 列 全 球 人 均 收 入 最 高 的 地 區 之 一 。 她 樂 於 助 人 , 朋 友 有 難 , 香 港 出 事 , 或 大 陸 民 運 、 水 災 , 她 第 一 個 伸 出 援 手 , 也 意 味 著 香 港 自 清 末 以 來 對 苦 難 中 國 的 支 援 ── 經 濟 上 、 信 息 上 以 至 對 救 國 志 士 的 保 護 上 。

她 確 是 極 端 , 如 香 港 一 樣 , 在 華 人 社 會 中 既 極 度 西 方 , 又 極 度 中 國 傳 統 。 我 不 知 有 多 少 人 傷 害 過 她 , 但 她 太 輕 信 , 因 此 容 易 被 傷 害 ; 但 她 對 自 己 所 相 信 的 觀 念 , 卻 又 十 分 偏 執 , 因 此 她 也 能 保 護 她 要 保 護 的 人 。 這 也 同 香 港 一 樣 , 一 個 小 小 的 城 市 , 容 易 受 傷 害 , 一 個 大 大 的 金 融 中 心 , 經 濟 活 動 擴 及 全 球 , 又 是 驚 人 地 強 壯 。 但 願 香 港 的 個 性 , 不 會 隨 著 香 港 最 寶 貝 的 女 兒 的 離 去 而 消 逝 。

還 是 引 葉 蒨 文 的 話 , 她 說 她 的 夫 婿 林 子 祥 是 個 悶 人 , 「 平 時 甚 麼 都 不 說 , 但 阿 梅 走 後 , 他 只 說 『 我 很 難 過 』 , 表 面 聽 來 沒 甚 麼 , 但 我 知 道 他 真 的 傷 心 。 」

我 也 和 所 有 與 阿 梅 沒 有 朋 友 緣 的 人 一 樣 , 真 的 傷 心 。

撰 文 : 李 怡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