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12.1.2004 | 快 週 282 期 | 千 言 石 語 : 懷 念 梅 艷 芳
梅 艷 芳 的 演 唱 會 我 去 了 三 趟 。 我 跟 仙 姐 ( 白 雪 仙 ) 說 , 我 很 想 送 一 札 花 給 「 阿 梅 」 , 仙 姐 回 答 : 「 送 吧 ! 」 後 來 , 左 思 右 想 , 不 知 如 何 離 開 座 位 走 到 台 前 , 猶 豫 間 竟 成 了 憾 事 。

三 度 到 紅 館 , 一 來 是 想 表 達 對 「 阿 梅 」 的 敬 意 和 支 持 , 二 來 朋 友 中 也 有 推 斷 她 在 患 癌 病 期 間 演 出 , 有 生 命 在 舞 台 畫 上 句 號 之 意 , 多 點 朋 友 送 上 關 心 也 許 能 有 新 的 激 勵 , 紅 館 的 演 出 只 盼 是 逗 號 , 並 非 句 號 。

相 交 十 五 載

和 「 阿 梅 」 交 往 剛 好 十 五 年 , 我 們 相 識 在 八 九 年 。 難 忘 的 是 , 當 年 在 巴 黎 某 夜 , 我 和 她 聯 同 另 外 一 位 由 內 地 來 的 女 生 在 一 間 中 餐 館 聚 會 談 話 , 當 夜 談 民 運 、 談 人 生 , 那 女 生 唱 了 一 首 又 一 首 歌 曲 , 「 阿 梅 」 著 意 地 聽 ; 那 夜 , 「 阿 梅 」 說 了 不 少 心 裡 話 , 但 歌 她 一 首 也 沒 唱 。

其 後 , 我 們 也 有 在 其 他 地 方 見 面 , 包 括 一 次 游 船 河 , 我 也 曾 參 加 過 她 的 生 日 會 。 當 年 她 舉 行 告 別 演 出 , 我 和 華 叔 都 有 上 台 獻 花 。

如 果 問 我 , 要 談 「 阿 梅 」 這 個 人 , 有 甚 麼 地 方 最 值 得 我 尊 敬 的 呢 ? 我 會 亳 不 猶 豫 的 答 : 是 義 氣 。 在 世 人 每 每 衡 量會 否 有 所 得 失 而 去 決 定 是 否 助 人 時 , 「 阿 梅 」 的 決 定 視 乎 是 否 應 做 , 尤 其 是 八 九 、 九 零 年 間 , 為 「 民 主 歌 聲 獻 中 華 」 的 美 加 演 出 , 不 惜 損 失 內 地 市 場 ; 這 樣 的 義 無 反 顧 , 誰 人 能 及 ?

情 義 無 反 顧

於 二 零 零 三 年 將 盡 時 , 「 阿 梅 」 離 我 們 而 去 。 那 消 息 一 傳 出 , 我 相 信 香 港 不 少 市 民 和 我 一 樣 , 心 裡 頓 時 有 一 種 難 以 形 容 的 沉 痛 和 悲 傷 。 一 代 天 皇 巨 星 逝 去 , 留 下 來 的 , 不 僅 是 「 阿 梅 」 令 人 難 忘 的 歌 聲 、 不 僅 是 她 在 舞 台 上 百 變 的 形 象 、 不 僅 是 她 在 電 影 電 視 劇 中 演 活 的 多 個 角 色 , 我 認 為 也 包 括 那 種 令 我 萬 分 敬 重 的 義 氣 。

寫 這 篇 稿 的 時 候 , 一 直 在 想 著 陸 游 的 一 首 詩 詞 , 題 為 《 詠 梅 》 , 內 容 十 分 貼 切 對 「 阿 梅 」 的 描 述 ; 謹 將 《 詠 梅 》 內 容寫 下 來 , 作 為 我 對 「 阿 梅 」 要 說 最 後 的 幾 句 話 :

《 詠 梅 》 作 著 : 陸 遊
驛 外 斷 橋 邊 寂 寞 開 無 主 已 是 黃 昏 獨 自 愁 更 著 風 和 雨 無 意 苦 爭 春 一 任 群 芳 妒 零 落 成 泥 碾 作 塵 只 有 香 如 故

撰 文 : 劉 千 石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