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11.1.2004 | 亞 洲 週 刊 | 我 和 她 未 實 現 的 約 會
三 年 前 在 梅 艷 芳 手 中 接 過 「 最 佳 同 志 議 題 報 導 獎 」 獎 牌 時 , 就 預 約 採 訪 她 , 終 因 陰 差 陽 錯 , 竟 擦 身 而 過 , 如 今 成 了 永 遠 的 遺 憾 。

三 年 前 我 曾 相 約 訪 問 梅 艷 芳 , 卻 一 直 無 緣 圓 這 個 夢 , 她 走 得 太 匆 忙 了 , 留 下 了 傳 情 的 名 歌 名 曲 、 留 下 活 躍 在 影 壇 和 香 港 社 會 各 界 的 倩 影 , 也 留 下 了 她 傳 奇 一 世 笑 對 人 生 的 堅 強 故 事 , 但 留 給 我 的 卻 是 深 深 的 , 永 遠 無 法 彌 補 的 遺 憾 , 我 多 麼 想 挽 留 這 位 「 生 命 比 戲 更 傳 奇 」 的 巨 星 , 那 怕 是 一 天 、 一 個 小 時 , 此 時 此 刻 , 我 最 想 採 訪 的 是 梅 艷 芳 。

二 零 零 零 年 五 月 二 十 八 日 , 智 行 基 金 會 首 次 舉 辦 的 「 同 志 議 題 報 導 獎 」 , 在 香 港 中 環 外 國 記 者 協 會 舉 行 領 獎 禮 , 亞 洲 周 刊 的 一 篇 《 華 人 同 志 新 策 略 》 獲 得 「 最 佳 同 志 議 題 報 導 獎 」 , 出 席 領 獎 禮 時 , 我 發 現 梅 艷 芳 也 來 到 領 獎 現 場 。 那 天 是 星 期 日 , 梅 艷 芳 穿 著 一 件 紅 色 的 襯 衣 , 帶 著 淺 色 的 太 陽 眼 鏡 , 有 說 有 笑 , 這 位 華 人 世 界 影 視 歌 壇 天 嬌 , 沒 有 一 點 明 星 的 架 子 , 也 沒 有 遲 到 或 中 途 退 場 。 一 個 大 明 星 對 於 弱 勢 群 體 如 此 重 視 及 認 真 , 令 我 訝 異 , 據 悉 , 那 段 時 間 梅 艷 芳 少 上 電 視 , 多 行 公 益 。 原 來 梅 艷 芳 擔 任 此 次 「 報 導 大 獎 」 的 領 獎 嘉 賓 , 在 將 獎 牌 交 到 我 手 中 時 , 梅 艷 芳 輕 輕 地 用 普 通 話 對 我 說 了 一 句 : 「 恭 喜 你 」 。

梅 艷 芳 的 歌 聲 我 很 早 就 熟 悉 , 那 低 沉 而 有 磁 性 的 嗓 音 、 那 激 勵 人 心 的 旋 律 在 中 國 大 陸 每 一 個 歌 迷 心 中 流 淌 , 她 和 鄧 麗 君 一 樣 受 到 大 陸 歌 迷 的 愛 慕 。 我 到 香 港 定 居 以 後 , 才 逐 漸 了 解 梅 艷 芳 那 充 滿 傳 奇 色 彩 的 人 生 故 事 , 她 四 歲 就 走 上 了 演 藝 的 路 , 從 此 也 走 上 了 演 繹 堅 強 人 生 的 道 路 。 在 這 次 頒 獎 典 禮 上 , 我 第 一 次 見 到 歌 星 梅 艷 芳 。 頒 獎 禮 結 束 後 , 我 走 到 她 面 前 表 示 感 謝 , 同 時 向 她 表 示 , 希 望 有 機 會 寫 寫 她 的 故 事 , 當 時 梅 艷 芳 想 了 想 後 一 口 應 承 , 她 說 : 「 你 可 以 找 我 的 助 手 。 」 大 明 星 的 隨 和 隨 意 , 令 我 這 個 只 擅 長 財 經 和 社 會 新 聞 , 不 十 分 熟 悉 香 港 演 藝 界 的 記 者 深 深 敬 佩 。

一 晃 三 年 , 一 直 沒 有 機 會 訪 問 梅 艷 芳 , 不 久 前 聽 說 梅 艷 芳 不 幸 患 上 子 宮 頸 癌 , 又 見 在 得 悉 患 絕 症 之 後 , 梅 艷 芳 主 動 約 見 記 者 , 以 一 貫 的 堅 持 表 示 戰 勝 病 魔 的 決 心 , 令 人 感 動 。

她 的 生 命 屬 於 舞 台

我 聯 絡 智 行 基 金 會 的 幹 事 伍 成 邦 , 希 望 他 幫 助 聯 繫 梅 艷 芳 接 受 亞 洲 週 刊 的 訪 問 。 不 久 , 伍 成 邦 告 訴 我 , 已 和 梅 艷 芳 的 助 手 聯 絡 了 , 伍 成 邦 給 了 我 一 個 傳 真 號 , 要 我 給 梅 艷 芳 寫 一 個 採 訪 提 綱 。 因 為 那 時 正 值 梅 艷 芳 籌 備 演 唱 會 , 恐 怕 影 響 她 , 所 以 採 訪 提 綱 沒 有 馬 上 發 出 。 倒 是 我 將 要 採 訪 梅 艷 芳 的 消 息 讓 一 家 上 下 興 奮 , 任 《 明 報 》 校 園 記 者 的 女 兒 申 請 要 一 起 往 採 訪 ; 妻 子 為 我 購 買 了 梅 艷 芳 演 唱 會 門 票 。 移 居 香 港 十 多 年 , 我 第 一 次 走 進 了 紅 磡 香 港 體 育 館 , 看 到 梅 艷 芳 帶 病 走 上 舞 台 接 受 歌 迷 的 歡 呼 , 那 場 景 催 人 淚 下 。

她 的 一 生 註 定 屬 於 舞 台 、 註 定 屬 於 觀 眾 , 和 眾 巨 星 締 造 了 一 個 香 港 演 藝 界 的 黃 金 時 代 、 屬 於 全 球 華 人 的 演 藝 夢 幻 童 話 。 走 上 眩 目 的 舞 台 , 梅 艷 芳 光 芒 四 射 , 根 本 感 覺 不 到 這 是 一 個 正 與 病 魔 誓 死 抗 爭 的 病 人 。 如 果 我 採 訪 梅 艷 芳 , 最 想 問 的 就 是 「 為 什 麼 會 那 麼 堅 強 面 對 入 生 ? 」 戲 內 戲 外 的 梅 艷 芳 都 是 如 此 有 性 格 , 各 種 角 色 她 都 能 演 得 維 妙 維 肖 , 藝 術 生 命 的 多 姿 多 彩 ; 更 引 人 注 目 的 是 梅 艷 芳 也 能 堅 強 面 對 多 變 的 人 生 , 不 屈 服 惡 勢 力 , 華 東 水 災 、 藝 人 被 刊 裸 照 受 辱 , 她 都 挺 身 而 出 , 即 使 是 身 患 癌 病 症 , 她 也 依 然 不 曾 放 棄 , 站 出 來 主 持 愛 心 行 動 。

我 本 想 選 擇 梅 艷 芳 有 空 休 息 的 時 候 採 訪 , 誰 知 在 生 命 的 最 後 時 刻 她 沒 有 選 擇 「 休 息 」 , 演 唱 會 結 束 , 梅 艷 芳 又 奔 赴 東 瀛 , 堅 持 不 懈 地 要 將 人 生 的 劇 情 演 到 底 , 她 選 擇 了 讓 生 命 的 最 後 一 刻 依 然 放 射 出 異 彩 。 雖 然 誰 都 不 可 能 從 死 神 手 中 奪 回 自 己 , 但 要 像 梅 艷 芳 那 樣 走 到 生 命 的 終 點 依 然 笑 對 死 神 卻 不 容 易 。 我 還 是 很 想 採 訪 梅 艷 芳 , 希 望 可 以 為 自 己 也 讓 讀 者 從 她 那 兒 更 多 地 汲 取 堅 強 人 生 的 力 量 , 讓 生 命 燦 爛 的 真 締 。

撰 文 : 紀 碩 鳴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