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11.1.2004 | 亞 洲 週 刊 | 她 的 生 命 比 戲 劇 更 傳 奇
梅 艷 芳 之 死 充 滿 戲 劇 色 彩 , 不 僅 因 為 她 是 光 芒 四 射 的 明 星 , 更 由 於 其 過 程 緊 湊 如 結 構 嚴 謹 的 電 影 , 並 高 度 透 明 。 張 國 榮 之 死 像 一 首 詩 , 留 下 不 可 解 的 謎 ; 梅 艷 芳 留 下 卻 是 有 情 有 義 的 勵 志 演 義 。 她 的 戲 外 有 戲 , 戲 中 有 戲 , 以 生 命 的 力 量 , 在 戲 裡 戲 外 感 動 觀 眾 。

梅 艷 芳 的 生 命 劇 本 , 比 她 演 過 的 劇 本 更 富 戲 劇 性 。 她 的 戲 如 人 生 , 她 的 人 生 卻 比 戲 更 戲 劇 化 。 她 在 四 十 年 的 生 命 中 , 展 現 戲 劇 與 現 實 之 間 巨 大 的 戲 劇 張 力 。 戲 外 有 戲 , 戲 中 有 戲 , 最 後 以 公 開 的 死 亡 宣 告 , 一 步 一 步 走 向 高 潮 , 留 下 光 影 中 不 滅 的 傳 奇 。

如 果 二 零 零 三 年 香 港 娛 樂 圈 有 甚 麼 中 心 事 件 的 話 , 那 就 是 死 亡 。 張 國 榮 在 四 月 一 日 死 亡 的 一 躍 所 引 起 的 震 撼 , 到 今 日 依 然 餘 波 盪 漾 。 他 的 好 友 梅 艷 芳 在 零 三 年 結 束 前 兩 日 的 逝 世 , 使 過 去 一 年 蜚 短 流 長 , 無 聊 瑣 事 的 香 港 娛 樂 新 聞 , 一 下 子 有 了 一 個 一 以 貫 之 、 但 沉 重 得 連 最 好 的 創 作 人 都 無 法 把 握 的 主 題 ── 死 亡 。

梅 艷 芳 之 死 充 滿 戲 劇 色 彩 , 不 僅 因 為 她 本 人 是 一 顆 光 芒 的 明 星 , 更 由 於 其 過 程 緊 湊 如 一 套 首 尾 呼 應 , 結 構 嚴 謹 的 電 影 , 並 在 向 公 眾 張 揚 , 傳 媒 廣 泛 報 道 的 情 況 下 進 行 。

這 清 晰 可 辨 的 敘 事 模 式 , 隨 著 九 月 初 梅 艷 芳 在 群 星 伴 月 的 記 者 會 中 公 開 自 己 的 病 情 , 並 發 表 要 戰 勝 病 魔 的 豪 語 展 開 ; 其 後 她 於 十 一 月 舉 行 一 連 八 場 演 唱 會 , 及 於 演 唱 會 後 到 日 本 拍 攝 廣 告 , 便 是 她 坐 言 起 行 、 對 病 魔 實 行 的 挑 戰 ( 以 患 重 病 之 身 到 以 櫻 花 的 美 而 聞 名 於 世 的 京 都 拍 一 個 美 容 廣 告 , 其 中 的 反 諷 、 悲 情 、 挑 釁 、 真 與 假 的 衝 突 、 現 實 與 戲 劇 的 距 離 , 比 零 三 年 任 何 一 部 港 產 片 都 發 人 深 省 、 惹 人 遐 思 ) , 到 十 二 月 三 十 日 凌 晨 傳 來 她 的 死 訊 , 前 後 不 足 四 個 月 , 當 中 沒 有 拖 泥 帶 水 , 沒 有 糾 纏 不 清 , 十 足 是 高 度 濃 縮 的 戲 劇 。

傳 媒 在 這 宗 戲 劇 事 件 中 扮 演 的 角 色 舉 足 輕 重 , 梅 艷 芳 由 發 病 到 逝 世 的 過 程 的 相 對 公 開 、 透 明 , 與 張 國 榮 之 死 的 神 秘 , 突 然 和 令 人 措 手 不 及 , 恰 成 強 烈 的 對 比 。 張 國 榮 之 死 留 下 的 是 一 個 不 可 解 的 謎 , 梅 艷 芳 留 下 的 卻 是 一 個 勵 志 的 演 義 。 倘 若 張 國 榮 選 擇 結 束 自 己 生 命 的 方 式 , 反 映 了 他 要 為 自 己 保 留 最 後 的 一 點 隱 私 的 決 心 ; 梅 艷 芳 選 擇 在 記 者 會 公 布 自 己 的 病 情 , 便 反 映 了 她 對 傳 媒 要 報 道 真 相 的 堅 持 。

流 露 對 真 相 的 堅 持

從 這 角 度 看 , 梅 艷 芳 公 布 病 情 的 記 者 會 不 是 推 廣 演 唱 會 和 美 容 廣 告 的 「 宣 傳 特 技 」 , 也 不 止 是 梅 艷 芳 向 無 孔 不 入 的 傳 媒 的 讓 步 , 甚 至 講 和 , 而 是 要 給 予 傳 媒 一 個 發 揮 報 道 真 相 的 功 能 的 機 會 。 姑 勿 論 梅 艷 芳 生 前 與 傳 媒 的 愛 恨 關 係 怎 樣 錯 綜 複 雜 , 單 是 這 對 真 相 的 堅 持 , 事 實 的 執 著 , 便 值 得 所 有 傳 媒 工 作 者 的 尊 重 。

只 有 真 正 勇 敢 的 人 才 有 講 出 真 相 的 勇 氣 。 梅 艷 芳 在 銀 幕 上 最 令 人 難 忘 的 角 色 是 《 胭 脂 扣 》的 多 情 女 鬼 , 但 她 演 得 最 多 的 卻 是 義 氣 干 雲 , 豪 情 蓋 天 的 巾 幗 英 雄 。 然 而 , 不 論 是 《 東 方 三 俠 》 裡 善 用 飛 驃 的 女 俠 , 還 是 《 英 雄 本 色 III 之 夕 陽 之 歌 》 裡 在 槍 林 彈 雨 中 帶 領 周 潤 發 和 梁 家 輝 出 死 入 生 的 黑 社 會 首 領 , 柔 弱 、 纖 瘦 、 略 帶 神 經 質 的 梅 艷 芳 的 英 雄 形 象 總 是 誇 張 的 , 造 作 的 , 欠 缺 令 觀 眾 暫 且 拋 開 懷 疑 的 說 服 力 。 如 果 梅 艷 芳 最 後 成 為 一 個 香 港 娛 樂 圈 幾 乎 是 絕 無 僅 有 的 勇 氣 的 象 徵 , 那 不 會 是 因 為 她 在 電 影 或 舞 台 上 的 演 出 , 而 是 因 為 她 在 現 實 生 活 中 的 行 為 表 現 。

對 很 多 人 來 說 , 梅 艷 芳 最 動 人 的 一 次 「 演 出 」 , 是 她 以 香 港 演 藝 人 協 會 會 長 的 身 份 , 就 女 星 裸 照 事 件 在 記 者 會 上 遣 責 娛 樂 傳 媒 新 聞 道 德 的 墮 落 。 這 挺 身 而 出 、 不 向 惡 勢 力 屈 服 的 道 德 勇 氣 , 以 及 不 肯 視 若 無 睹 、 同 流 合 污 的 填 膺 義 憤 , 使 社 會 地 位 一 向 不 高 的 香 港 演 藝 界 佔 據 了 道 德 的 高 地 。 這 絕 對 是 演 藝 界 也 是 梅 艷 芳 本 人 的 光 輝 時 刻 。 西 諺 有 云 : 「 真 事 往 往 比 創 作 還 離 奇 」 ( Life is often stranger than fiction ) , 但 以 梅 艷 芳 的 例 子 而 言 , 卻 是 「 真 人 往 往 比 角 色 還 堅 強 」 ( People are often stronger than characters ) 。 梅 艷 芳 的 真 人 比 她 扮 演 的 角 色 更 勇 敢 , 也 許 就 是 梅 艷 芳 最 公 允 的 評 價 。 她 在 記 者 會 上 說 「 我 會 打 勝 這 場 仗 」 , 問 題 是 沒 有 人 可 以 戰 勝 死 神 , 勇 敢 如 梅 艷 芳 的 也 不 可 以 。

然 而 死 神 最 後 只 能 攫 取 她 的 生 命 , 而 不 能 奪 走 她 的 勇 氣 。 海 明 威 說 懦 夫 一 生 要 死 無 數 次 , 而 勇 敢 的 人 只 死 一 次 。 梅 艷 芳 面 對 死 亡 毫 無 懼 色 的 勇 氣 , 在 生 命 最 後 的 日 子 仍 堅 持 奮 鬥 的 求 生 意 志 , 對 她 的 歌 迷 、 影 迷 , 特 別 是 香 港 自 殺 率 偏 高 的 年 輕 一 代 來 說 , 是 難 得 的 生 命 課 程 和 道 德 教 育 , 正 如 評 論 家 貝 克 ( Kenneth Burke ) 所 說 的 「 用 來 對 付 生 活 的 裝 備 」 ( equipment for living ) 。

在 這 重 意 義 上 , 張 國 榮 的 死 是 一 首 詩 , 因 為 它 是 個 性 的 表 現 ; 而 梅 艷 芳 的 死 卻 是 有 情 有 義 的 演 義 。 她 要 盡 責 ( 堅 持 要 完 成 一 切 手 頭 上 的 工 作 ) 、 盡 忠 ( 堅 持 要 在 死 前 見 摯 友 的 最 後 一 面 ) 。 一 個 演 員 的 演 技 再 好 , 在 舞 台 上 的 表 現 再 出 色 , 他 感 動 的 也 只 是 觀 眾 ; 但 唯 有 生 命 才 可 以 改 變 生 命 。 王 爾 德 說 過 , 他 只 將 他 的 才 幹 ( talent )用 於 寫 作 , 而 將 他 的 天 才 ( genius ) 用 於 生 活 。 或 者 我 們 可 以 說 , 梅 艷 芳 只 將 她 的 膽 識 ( guts )用 於 她 的 演 藝 事 業 , 而 將 她 的 勇 氣 ( courage )用 於 生 活 。 也 許 這 樣 說 不 是 對 一 個 表 演 者 的 最 大 恭 維 , 卻 是 對 一 個 人 最 崇 高 的 致 敬 。

撰 文 : 林 沛 理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