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11.1.2004 | 亞 洲 週 刊 | 自 我 燃 燒 照 亮 人 生 舞 台
梅 艷 芳 是 不 斷 自 我 燃 燒 的 一 團 火, 照 亮 了 自 己 的 生 命 舞 台 , 也 照 亮 了 千 萬 觀 眾 心 中 的 舞 台 。

她 是 一 團 火 , 不 斷 自 我 燃 燒 。 儘 管 外 表 上 她 可 以 像 冰 塊 般 冷 , 但 冰 包 不 住 火 , 她 身 體 總 有 一 股 停 不 了 的 動 力 , 即 使 在 生 命 最 後 的 時 刻 , 她 還 是 要 不 斷 釋 放 在 體 內 燃 燒 的 感 覺 , 讓 別 人 的 靈 魂 著 火 , 永 遠 懷 念 她 的 情 和 她 的 義 。

梅 艷 芳 是 為 舞 台 而 活 的 人 物 。 當 生 活 的 痛 苦 折 磨 她 的 時 候 , 舞 台 成 為 她 感 情 世 界 的 重 要 出 口 。 只 要 一 踏 上 舞 台 , 只 要 她 面 對 鏡 頭 , 她 就 像 換 了 一 個 人 , 全 情 投 入 , 聲 淚 俱 下 , 或 巧 目 倩 兮 , 都 在 燃 燒 她 的 演 藝 細 胞 。 在 她 獲 悉 自 己 患 上 癌 症 時 , 標 準 的 醫 學 意 見 是 靜 養 休 息 , 但 她 堅 持 連 開 八 場 的 演 唱 會 , 因 為 她 早 就 和 歌 迷 有 約 , 她 不 要 讓 愛 她 的 人 失 望 , 她 要 繼 續 燃 燒 生 命 , 雖 然 生 命 的 盡 頭 是 她 看 不 見 的 黑 夜 。

但 戲 要 演 下 去 , 無 論 生 或 死 , 無 論 美 和 醜 。 沒 有 任 何 行 業 和 演 藝 事 業 一 樣 , 可 以 演 盡 悲 歡 離 合 , 超 越 生 離 死 別 。 梅 艷 芳 的 生 命 劇 本 , 比 她 演 過 的 戲 還 要 曲 折 離 奇 。 她 是 一 個 最 入 世 的 演 員 , 絕 不 會 逃 避 時 代 變 幻 的 痛 苦 情 節 , 也 不 會 忘 記 擁 抱 歷 史 的 激 情 。 她 在 「 六 四 」 事 件 中 義 唱 , 慷 慨 激 昂 ; 她 在 華 東 水 災 中 參 與 賑 災 ; 她 在 香 港 演 藝 界 反 黑 社 會 、 反 暴 力 的 運 動 中 , 站 在 抗 議 的 最 前 線 。 她 不 僅 是 歌 星 和 演 員 , 還 是 敢 言 敢 愛 敢 恨 的 意 見 領 袖 , 說 出 這 個 社 會 的 失 望 和 希 望 。

熟 悉 梅 艷 芳 的 朋 友 , 都 會 為 她 的 豪 氣 所 折 服 。 她 出 身 基 層 , 言 談 間 掩 不 住 草 莽 的 色 彩 , 但 只 要 在 鎂 光 燈 下 , 在 舞 台 上 , 她 在 英 氣 中 還 是 散 發 著 一 種 說 不 出 的 柔 媚 , 配 上 她 低 沉 而 磁 性 的 歌 聲 , 擄 獲 了 多 少 歌 迷 和 情 人 的 心 。

她 當 然 也 是 多 情 的 。 她 的 男 朋 友 也 許 像 一 齣 又 一 齣 不 同 的 電 影 , 涵 蓋 不 同 的 外 型 與 性 格 , 但 即 使 愛 情 落 盡 , 再 見 也 是 知 己 。 八 卦 刊 物 多 年 來 都 在 追 蹤 她 一 位 又 一 位 的 男 朋 友 , 但 這 些 媒 體 永 遠 不 會 了 解 她 內 心 深 處 的 感 覺 , 因 為 她 永 遠 的 情 人 就 是 演 藝 事 業 。 情 易 逝 , 慾 難 填 , 但 演 藝 的 光 華 永 存 。 光 影 中 的 一 切 都 保 留 在 千 萬 觀 眾 心 中 , 永 遠 不 會 流 失 , 永 遠 不 會 忘 懷 。

但 梅 艷 芳 之 死 畢 竟 是 演 藝 實 力 派 的 流 失 。 她 靠 自 身 努 力 而 閃 耀 的 星 光 , 在 演 藝 的 夜 空 中 殞 落 , 正 代 表 一 種 標 準 的 流 失 。 那 些 只 靠 商 業 炒 作 、 既 無 基 本 功 又 無 專 業 精 神 的 新 星 , 雖 然 進 佔 了 主 流 舞 台 , 但 無 法 閃 耀 同 樣 的 光 芒 。 這 令 人 益 發 懷 念 梅 艷 芳 不 斷 自 我 燃 燒 的 一 團 火 , 她 照 亮 了 自 己 的 生 命 舞 台 , 也 照 亮 了 千 萬 觀 眾 心 中 的 舞 台 。

撰 文 : 邱 文 本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