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11.1.2004 | 明 報 | 世 紀 .不 朽 的 影 像 鏡 影 凝 妝
梅 艷 芳 的 死 亡 美 學 與 表 演 藝 術

梅 艷 芳 實 踐 的 是 一 種 死 亡 的 美 學 , 以 燦 爛 的 舞 台 歸 葬 自 己 的 身 影 , 以 淒 美 的 鏡 頭 凝 住 即 將 消 逝 的 容 貌 。

1. 死 亡 的 美 學

誰 自 願 獨 立 於 天 地  痛 了 也 讓 人 看
你 我 卻 須 要   在 人 前 被 仰 望
連 造 夢 亦 未 敢 想 像   我 會 這 樣 硬 朗
但 是 又 怎 可   使 你 或 我 失 望

這 是 梅 艷 芳 主 唱 和 主 演 的 電 影 《 東 方 三 俠 》 及 《 現 代 豪 俠 傳 》 的 主 題 曲 《 女 人 心 》 , 道 盡 了 一 個 活 於 被 觀 看 的 世 界 裡 的 女 子 的 生 命 處 境 ── 從 公 開 患 病 到 完 成 演 唱 會 及 美 容 廣 告 , 以 燦 爛 的 舞 台 歸 葬 自 己 的 身 影 , 以 淒 美 的 鏡 頭 凝 住 即 將 消 逝 的 容 貌 。 或 許 有 人 會 認 為 這 無 疑 於 慢 性 自 殺 , 但 無 可 否 認 環 顧 香 港 的 演 藝 歷 史 , 沒 有 一 個 女 子 能 像 她 那 樣 , 在 明 知 的 大 限 裡 仍 堅 持 走 完 演 藝 生 命 中 最 後 一 步 , 就 如 她 在 最 後 的 演 唱 會 上 穿 上 婚 紗 步 上 台 階 的 頂 端 , 回 眸 向 凡 塵 揮 手 作 別 , 雖 然 不 無 依 依 , 但 從 容 、 撇 脫 , 而 且 餘 音 裊 裊 。 如 果 說 哥 哥 張 國 榮 在 03 年 4 月 的 一 躍 而 下 , 是 帶 著 震 動 和 決 絕 的 死 亡 姿 勢 , 那 麼 梅 艷 芳 的 獨 立 人 前 , 向 死 亡 的 緩 緩 推 進 , 體 現 的 卻 是 對 生 命 和 舞 台 的 義 無 反 顧 。

2. 雙 性 形 象 與 雌 雄 同 體


梅 艷 芳 的 舞 台 成 就 , 在 於 她 的 「 百 變 形 象 」 , 而 她 的 百 變 形 象 , 亦 確 立 了 香 港 「 形 象 文 化 」 ( image culture ) 的 先 河 ; 當 然 , 在 她 之 前 , 我 們 有 羅 文 在 舞 台 上 層 出 不 窮 的 歌 衫 舞 影 , 但 直 到 八 十 年 代 中 期 梅 艷 芳 的 現 身 , 在 劉 培 基 舞 台 服 飾 與 形 象 設 計 的 推 波 助 瀾 下 , 香 港 流 行 音 樂 的 形 象 性 才 以 顛 峰 的 姿 態 從 此 落 地 生 根 。 梅 艷 芳 的 形 象 能 夠 百 變 的 原 因 , 在 於 她 外 形 的 可 塑 性 極 高 , 五 官 長 得 並 不 標 致 的 她 , 容 許 她 免 除 了 擔 當 「 玉 女 」 、 「 美 人 」 的 責 任 , 卻 可 以 肆 意 地 實 驗 各 類 濃 淡 極 端 的 化 妝 , 而 五 呎 五 吋 半 的 身 高 , 亦 能 讓 她 架 起 任 何 複 雜 和 誇 張 的 舞 台 衣 飾 ── 從 壞 女 孩 、 淑 女 、 黑 寡 婦 、 卡 邦 女 郎 與 埃 及 妖 后 , 到 電 影 中 的 女 鬼 、 女 俠 、 武 俠 與 戲 曲 反 串 ; 從 男 性 西 裝 、 軍 服 、 懷 舊 旗 袍 、 迷 你 裙 , 到 各 種 顏 色 假 髮 和 重 全 屬 配 件 , 梅 艷 芳 穿 在 身 上 , 都 別 具 風 格 , 揮 灑 自 如 , 成 就 她 在 舞 台 上 、 鏡 頭 下 的 可 觀 性 。

在 梅 艷 芳 二 十 多 年 來 萬 千 變 化 的 形 象 中 , 最 能 體 現 性 別 跨 界 的 是 她 的 「 雙 性 形 象 」 與 「 雌 雄 同 體 」 , 從 早 年 《 蔓 珠 莎 華 》 時 期 的 男 性 西 裝 與 領 帶 , 到 晚 近 在 電 影 《 鍾 無 艷 》 裡 反 串 好 色 昏 庸 的 齊 宣 王 , 梅 艷 芳 低 沉 的 聲 線 、 高 的 骨 架 、 戲 內 戲 外 豪 邁 的 性 情 , 都 使 她 能 出 入 於 女 性 與 男 性 衣 飾 混 合 裝 扮 的 遊 戲 中 ; 例 如 在 電 影 《 胭 脂 扣 》 的 開 工 首 , 她 易 裝 與 張 國 榮 對 唱 一 段 《 客 途 秋 恨 》 , 就 充 滿 了 酷 異 色 彩 , 而 在 《 東 方 三 俠 》 及 《 現 代 豪 俠 傳 》 的 女 飛 俠 角 色 , 以 黑 色 的 緊 身 衣 、 金 屬 的 面 罩 , 配 合 矯 健 的 身 手 和 鋤 強 挾 弱 的 正 義 感 , 塑 造 了 女 性 的 男 性 英 氣 ; 此 外 , 在 《 鍾 無 艷 》 裡 , 梅 艷 芳 以 反 串 身 分 出 任 「 男 主 角 」 , 飾 演 嗜 色 如 命 的 齊 宣 王 , 借 用 卡 通 化 的 表 情 與 身 體 語 言 , 造 就 了 活 潑 生 勳 的 喜 劇 元 素 , 解 除 了 這 部 電 影 如 以 男 演 員 演 出 會 造 成 「 猥 瑣 男 人 」 的 危 機 。

3. 女 性 情 誼 與 同 性 情 慾


梅 艷 芳 的 性 別 越 界 , 在 她 後 期 唱 片 的 製 作 中 有 更 誇 步 的 顯 示 , 例 如 在 她 的 《 Anita Mui With 》 大 碟 中 , 她 與 十 一 位 不 同 風 格 的 男 女 歌 手 , 實 驗 不 同 類 型 的 歌 曲 ; 她 與 張 國 榮 合 唱 的 《 芳 華 絕 代 》 是 對 女 性 姿 容 及 「 紅 顏 禍 水 」 的 觀 念 重 新 的 翻 案 、 定 義 和 認 同 , 她 與 王 菲 的 《 花 生 騷 》 道 出 了 作 為 時 刻 被 觀 看 、 偷 窺 和 欲 望 的 女 性 處 境 , 她 與 林 憶 蓮 的 《 兩 個 女 人 》 及 鄭 秀 文 的 《 單 身 女 人 》 , 則 肯 定 了 女 人 與 女 人 之 間 相 濡 以 沫 的 情 誼 , 最 重 要 的 還 是 她 與 陳 慧 琳 合 作 演 繹 的 《 夏 娃 夏 娃 》 , 改 寫 了 聖 經 「 創 世 紀 」 的 故 事 , 唱 出 「 就 算 天 國 / 沒 有 阿 當 / 有 兩 個 夏 娃 」 的 宣 言 , 歌 詞 中 不 乏 女 性 身 體 兩 鬚 廝 磨 、 情 慾 交 合 的 描 繪 與 暗 示 , 梅 艷 芳 唱 來 豪 邁 奔 於 , 充 分 表 現 對 女 性 同 情 慾 的 自 我 圓 足 。

梅 艷 芳 的 女 色 景 觀 , 早 在 電 影 《金 枝 玉 葉 》 裡 的 時 候 已 有 所 呈 示 , 到 了 2002 年 的 《 極 夢 幻 演 唱 會 》 上 , 她 與 女 性 舞 蹈 者 及 女 性 歌 迷 的 貼 身 撫 摸 和 對 嘴 , 更 進 一 步 將 女 同 性 慾 的 表 演 性 ( performativity ) 推 向 高 峰 。 作 為 舞 台 的 藝 術 表 演 者 , 善 / 擅 變 的 梅 艷 芳 從 來 沒 有 規 限 自 我 的 形 象 , 她 的 「 百 變 」 , 在 於 勇 於 嘗 試 和 創 新 。

4. 女 性 傳 奇

梅 艷 芳 幼 年 坎 坷 , 自 小 在 荔 園 賣 唱 養 家 , 二 十 歲 成 名 後 經 歷 無 數 感 情 挫 傷 , 她 的 生 命, 本 身 已 是 一 齣 傳 奇 , 並 在 身 死 之 後 留 給 許 多 人 無 限 的 緬 懷 和 感 嘆 ── 回 顧 歷 史 , 能 夠 成 為 人 前 仰 望 的 流 行 「 聖 像 」 ( icon ) , 總 必 須 具 備 超 卓 獨 特 的 演 藝 風 格 和 奇 異 不 凡 的 生 活 經 歷 , 從 阮 玲 玉 、 張 國 榮 到 梅 艷 芳 , 他 / 她 們 的 早 夭 或 突 然 離 逝 , 造 就 了 連 串 年 代 記 憶 與 文 化 話 題 , 而 大 眾 對 這 些 icon 的 崇 拜 、 慾 望 和 追 思 , 當 中 或 許 有 自 我 投 映 的 功 能 , 但 更 多 的 時 候 是 因 為 這 些 icon 象 徵 了 只 屬 於 是 個 年 代 的 文 化 價 值 、 美 學 風 格 和 集 體 意 識 。 梅 艷 芳 的 電 影 成 就 或 許 未 能 如 哥 哥 張 國 榮 那 般 多 姿 多 彩 和 富 有 深 度 , 但 唱 過 卞 之 琳 詩 歌 《 斷 章 》 的 她 ,留 在 舞 上 、 歌 影 裡 獨 立 人 前 的 女 性 形 態 , 仍 是 香 港 這 個 影像 城 市 無 何 代 替 的 典 範 。

撰 文 : 洛 楓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