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11.1.2004 | 蘋 果 | 永 遠 懷 念 阿 梅
在 垂 危 的 時 候 , 好 朋 友 圍 在 她 床 邊 , 緊 握 她 雙 手 , 向 她 說 : 「 你 要 走 , 就 放 心 走 吧 。 」 她 神 智 很 清 楚 , 但 已 不 能 說 話 。 房 間 喇 嘛 們 在 為 她 念 渡 亡 經 。 僧 人 們 片 刻 不 敢 掉 以 輕 心 , 這 是 一 個 最 最 關 鍵 的 時 刻 : 一 個 靈 魂 即 將 離 開 她 住 了 幾 十 年 的 身 體 , 好 像 初 成 形 的 蝴 蝶 正 在 奮 力 擠 出 她 的 繭 , 雖 然 舊 的 軀 殼 已 經 變 得 又 冷 又 硬 , 很 不 舒 服 , 但 對 七 彩 斑 斕 的 新 身 體 還 是 不 太 熟 識 。

她 聽 見 朋 友 說 , 「 你 放 心 去 吧 」 。 她 能 感 覺 出 朋 友 至 深 的 情 感 與 鼓 勵 , 但 是 她 很 茫 然 : 「 要 去 甚 麼 地 方 ? 」 然 後 她 聽 見 僧 人 的 念 經 聲 , 以 前 聽 不 懂 的 西 藏 經 文 忽 然 變 得 字 字 清 晰 : 「 向 光 的 地 方 邁 步 走 ! 向 光 的 地 方 大 步 走 ! 」 她 忽 然 醒 悟 : 在 塵 世 的 這 一 生 即 將 結 束 , 是 該 繼 續 邁 進 的 時 候 。 剎 那 間 , 幾 十 年 的 往 事 像 影 畫 一 樣 在 眼 前 飛 快 晃 過 , 雖 然 仍 腌 漬 了 甜 酸 苦 辣 , 但 已 經 形 同 嚼 蠟 。 在 人 生 舞 台 上 演 了 一 輩 子 戲 , 曾 經 努 力 投 入 每 個 角 色 , 現 在 正 是 抽 身 離 開 的 時 候 。 但 是 , 她 對 眼 前 的 親 人 與 好 友 還 是 充 滿 了 愛 , 充 滿 了 感 激 。 無 以 圖 報 了 , 祝 大 家 幸 福 。 她 的 眼 角 垂 下 了 串 淚 , 好 像 掛 下 了 一 串 珍 珠 , 瑩 瑩 地 散 發 著 溫 柔 。

片 刻 後 , 她 的 眼 前 出 現 了 一 條 又 黑 又 長 的 隧 道 , 她 被 隧 道 吸 了 進 去 , 她 聽 見 有 聲 音 說 : 「 不 要 怕 , 向 光 的 地 方 走 。 」 果 然 , 隧 道 的 盡 頭 出 現 了 光 , 在 光 中 , 她 看 見 迎 來 另 一 批 親 人 與 好 友 , 他 們 是 先 她 而 去 的 故 人 。 她 感 到 無 比 的 欣 悅 與 解 脫 。 她 聽 見 有 聲 音 問 : 「 還 要 回 人 間 嗎 ? 」 她 笑 , 說 : 「 我 願 化 成 一 隻 鳥 , 一 朵 花 , 或 者 , 化 作 千 千 闕 歌 ! 」

撰 文 : 嚴 浩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