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10.1.2004 | 明 報 周 刊 1835 期 | 永 遠 懷 念 梅 艷 芳
梅 姐 走 了 ! 消 息 來 得 並 非 太 突 然 , 好 像 大 家 心 裡 作 了 最 壞 的 打 算 。 是 很 難 過 , 連 我 這 個 跟 她 交 情 非 深 朋 友 , 也 情 緒 低 落 了 好 幾 天 , 她 的 一 眾 好 友 至 親 的 心 情 , 肯 定 百 般 悲 痛 。

回 想 起 第 一 次 跟 梅 姐有 較 深 入 的 接 觸 是 八 年 前 , 那 年 我 跟 志 偉 到 台 灣 工 作 , 遇 上 也 要 演 出 的 梅 姐 , 未 開 Show 前 我 們 一 直 在 台 前 台 後 聊 天 , 從 佛 學 論 到 男 女 感 情 問 題 , 可 說 一 見 如 故 。 梅 姐給 我 的 感 覺 義 薄 雲 天 , 為 人 豪 爽 , 對 身 邊 的 人 都 好 , 還 有 那 些 需 要 幫 助 的 人 。 記 得 某 年 《 歡 樂 滿 東 華 》 , 有 人 贊 助 某 人 唱 歌 籌 款 ,我 們 發 出 羡 慕 的 呼 聲 , 梅 姐 在 我 身 邊 說 : 「 去 , 我 贊 助 五 萬 元 , 你 去 唱 ! 」 最 後 是 我 沒 夠 膽 走 上 台 , 辜 負 她 的 一番 美 意 , 沒 能 成 就 她 的 善 舉 。

我 們 總 有 機 會 在 台 下 碰 面 ( 最 後 一 次 卻 在 台 上 ) , 老 是 說 要 一 起 吃 飯, 卻 從 不 成 事 。 我 估 計 跟 我 這 種 悶 蛋一 起 , 肯 定 叫 她 受 苦 , 我 總 是 呢 喃 她 , 叫 她 加 餐 飯 , 她 實 在 太 瘦 了 。

有 一 年 , 我 參 加 了 她 的 生 日 會 , 坐 到 很 晚 , 那 時 我 想 竭 力 讓 她 知 道 , 我 可 以 融 入 的 , 我 可 以 不 教 訓 別 人 的 , 見 到 大 顆 開 心 , 我 也 很 開 心 , 可 是 我 的 存 在 卻 令 別 人 都 訝 異 , 每 每 經 過 我 身 邊 都 問 , 「 咦 ! 你 怎 麼 會 在 這 裡 ? 」 阿 梅 的 一 個 好 姊 妹 遇 怕 我 會 喝 醉 , 一 直 待 在 我 身 邊 , 反 而 令 她 不 能 盡 興 。 我 知 道 我 這 種 古 板 的 人 , 實 在 容 易 嚇 怕 別 人 。

今 年 年 初 , 婚 訊 傳 出 後 , 梅 姐 說 她 會 來 喝 我 的 喜 酒 , 回 想 起 來 , 很 後 悔 自 己 把 事 情 拖 得 太 久 , 該 做 的 事 就 要 坐 言 起 行 , 活 在 當 下 。 我 支 持 梅 姐 所 有 決 定 , 用 佛 教 的 角 度 , 我 祝 願 這 位 心 裡 的 好 朋 友 , 若 然 有 來 生 , 上 天 必 定 要 賜 她 一 個 親 密 愛 人 , 保 護 她 、 照 顧 她 、 免 卻 她 受 任 何 的 苦 楚 。

撰 文 : 顧 紀 筠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