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8.1.2004 | 明 報 | 另 類 演 出
公 眾 人 物 可 以 教 育 群 眾 的 有 許 多 , 甚 至 包 括 他 們 的 死 亡 , 原 來 不 能 避 免 地 也 成 了 另 類 演 出 。

我 們 對 於 死 亡 的 認 識 , 領 會 和 學 習 仍 然 是 間 接 和 負 面 的 居 多 , 忘 了 昔 日 哲 人 如 蘇 格 拉 的 提 醒 : 「 你 真 的 知 道 死 是 怎 麼 一 回 事 嗎 ? 」 那 你 又 為 什 麼 害 怕 呢 ? 如 果 害 怕 , 那 便 表 示 你 真 的 知 道 了 。 」

每 一 種 關 於 「 知 道 」 的 言 說 , 都 是 生 存 裡 的 事 。 但 如 果 難 過 呢 ? 那 與 知 道 無 關 , 只 是 因 為 不 捨 , 而 且 只 是 不 捨 得 死 者 的 人 不 能 再 以 同 樣 的 關 係 同 樣 的 性 質 和 姿 態 與 我 們 共 處 。 將 來 如 何 , 能 否 再 聚 , 尚 且 不 曉 得 , 但 對 於 已 發 生 的 和 已 熟 悉 的 , 我 們 便 總 是 這 樣 執 著 了 , 即 使 那 內 裡 有 著 遺 憾 , 並 不 完 美 , 並 且 曾 經 痛 苦 。

公 眾 人 物 去 世 了 , 有 消 極 的 死 亡 , 有 死 者 自 己 也 亳 無 準 備 的 , 有 在 預 料 之 中 、 卻 堅 持 死 前 一 刻 要 燦 爛 的 。 但 群 眾 即 使 跟 他 們 互 不 相 識 , 不 少 都 依 然 耿 耿 於 懷 , 特 別 是 那 些 跟 他 們 一 起 成 長 的 。 從 他 們 的 死 , 人 們 想 到 生 , 這 些 人 以 自 己 的 生 死 演 繹 了 一 切 絢 爛 的 和 美 麗 的 、 驕 人 的 和 美 好 的 都 會 歸 於 無 有 。 但 聲 光 與 影 的 記 錄 , 證 實 了 他 們 的 確 曾 經 存 在 過 , 一 如 千 憶 個 俱 往 矣 的 生 命 , 不 曾 因 為 承 載 過 人 間 萬 千 個 夢 想 而 逃 過 死 亡 , 倒 不 如 想 想 : 永 恆 其 實 是 怎 樣 的 一 回 事 ? 怎 樣 紀 念 最 好 ?

二 零 零 三 年 見 過 最 美 麗 的 死 亡 發 生 在 一 位 學 生 的 母 親 身 上 。 那 天 中 午 她 突 然 暈 倒 , 瞬 間 逝 世 , 喪 禮 上 鮮 花 圍 繞 著 她 粉 紅 的 面 龐 , 丈 夫 兒 子 親 友 都 在 旁 邊 述 說 她 生 前 怎 樣 好 , 稱 頌 和 感 激 代 替 了 哀 傷 。

撰 文 : 文 潔 華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