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6.1.2004 | 快 週 刊 | 梅 艷 芳 與 香 港 一 起 走 過 的 日 子
本 以 為 惡 運 已 去 , 諸 事 必 暢 順 , 大 家 可 以 放 心 過 活 , 那 知 臨 尾 兩 個 月 都 要 再 發 生 令 大 家 傷 感 的 事 , 倆 位 見 證 香 港 過 去 四 、 五 十 年 奮 鬥 史 , 與 我 們 一 同 經 歷 由 貧 窮 進 入 富 裕 社 會 的 演 藝 界 頂 尖 人 物 , 相 繼 離 我 們 而 去 , 且 都 算 是 英 年 早 逝 , 令 人 感 觸 良 多 , 產 生 莫 名 的 傷 感 與 落 寞 。 尤 其 是 梅 艷 芳 的 死 , 更 是 令 人 唏 噓 , 各 大 傳 媒 都 大 篇 幅 報 導 其 死 訊 , 多 份 報 章 的 社 評 亦 以 她 作 為 評 論 對 象 。 《 南 華 早 報 》 說 梅 的 一 生 是 香 港 這 個 愛 她 的 城 市 之 寫 照 , 她 的 成 功 , 是 眾 多 由 窮 變 富 故 事 之 一 , 亦 再 次 證 明 香 港 是 有 才 能 人 士 的 「 機 會 之 地 」 ; 梅 的 明 星 路 同 時 反 映 了 香 港 冒 升 為 富 裕 社 會 的 歷 程 ; 隨 著 梅 及 另 外 三 位 演 藝 界 , 傳 奇 人 物 即 羅 文 、 張 國 榮 及 林 振 強 的 逝 世 , 二 零 零 三 年 將 會 被 記 得 為 一 個 時 代 的 終 結 , 原 因 是 新 一 代 年 輕 的 歌 手 及 演 員 , 似 乎 都 不 能 令 人 印 象 太 深 刻 。

梅 生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, 當 時 香 港 仍 處 於 頗 貧 困 的 環 境 , 出 口 工 業 正 開 始 發 展 , 大 量 難 民 於 四 零 年 末 期 至 六 零 年 代 湧 入 香 港 , 一 方 面 為 香 港 帶 來 眾 多 人 才 與 廉 價 勞 動 力 , 為 出 口 工 業 提 供 競 爭 條 件 , 另 一 方 面 亦 造 成 人 淨 於 事 , 大 部 份 港 人 尤 其 新 移 民 都 是 生 活 在 貧 窮 線 之 下 , 不 是 住 在 山 邊 木 屋 區 , 就 是 幾 十 伙 人 迫 在 一 層 窄 小 的 唐 樓 內 , 有 機 會 入 住 政 府 於 一 九 五 四 年 開 始 興 建 的 廉 租 屋 , 已 是 萬 幸 ; 為 幫 補 家 計 , 小 孩 七 、 八 歲 已 經 要 一 面 讀 書 , 一 面 在 家 裡 或 山 寨 廠 內 工 作 , 小 學 畢 業 便 入 工 廠 做 長 工 , 是 尋 常 事 。 當 然 梅 是 比 當 時 一 般 小 孩 還 要 不 幸 , 因 父 早 逝 , 且 有 表 演 天 份 , 四 歲 半 開 始 隨 母 及 姐 姐 在 遊 樂 場 及 廟 街 等 地 表 演 唱 歌 , 完 全 沒 有 童 年 可 言 。

梅 艷 芳 與 很 多 香 港 人 一 樣

無 容 置 疑 , 梅 艷 芳 是 充 滿 歌 唱 表 演 天 份 , 但 相 信 她 也 下 過 不 少 苦 功 , 不 然 也 很 難 在 眾 多 參 賽 者 中 脫 穎 而 出 。 十 八 歲 那 年 , 便 羸 得 歌 唱 比 賽 冠 軍 , 且 之 後 憑 著 其 獨 特 歌 喉 、 百 變 形 象 與 充 滿 自 信 奔 放 的 台 風 , 紅 遍 東 南 亞 廿 載 ; 筆 者 在 梅 初 始 走 紅 之 時 , 曾 在 尖 沙 咀 某 大 酒 樓 夜 總 會 欣 賞 過 其 表 演 , 當 時 梅 的 歌 雖 然 唱 得 不 錯 , 但 唱 歌 技 巧 與 台 風 , 與 後 來 相 比 , 是 有 一 大 段 距 離 , 證 明 她 是 個 努 力 不 懈 , 不 斷 求 進 步 , 肯 被 人 雕 琢 的 一 塊 「 美 玉 」 。 梅 的 百 變 形 象 設 計 師 劉 培 基 說 , 由 八 二 至 九 四 年 間 , 他 用 家 長 式 的 教 導 方 法 , 訓 練 改 變 梅 的 形 象 , 為 她 接 工 作 , 不 容 她 選 擇 或 躲 賴 。 同 時 , 很 多 香 港 人 也 一 樣 , 年 幼 時 家 窮 , 但 很 勤 奮 努 力 , 很 有 鬥 心 , 雖 然 要 半 工 讀 , 很 多 還 是 完 成 中 學 , 甚 至 大 學 課 程 , 更 有 一 批 是 出 國 留 學 , 這 些 人 現 在 大 部 份 都 變 成 了 社 會 精 英 ; 也 有 選 擇 學 門 手 藝 或 提 早 入 工 、 商 界 邊 學 邊 做 , 在 努 力 多 年 後 , 很 多 亦 隨 社 會 發 達 進 步 , 抓 緊 機 會 , 變 成 老 闆 或 師 傅 , 現 時 很 多 成 功 的 工 、 商 界 老 闆 , 便 是 如 此 走 過 來 的 。

梅 的 成 功 , 除 其 個 人 努 力 及 貴 人 相 助 外 , 多 少 亦 與 香 港 的 經 濟 發 展 有 關 , 經 過 廿 年 的 工 業 發 展 。 到 八 零 年 代 初 出 道 之 時 , 香 港 經 濟 已 有 一 定 期 礎 , 大 部 分 市 民 生 活 步 入 小 康 , 八 二 年 中 英 開 始 香 港 前 途 談 判 , 經 濟 發 展 雖 一 度 因 不 明 朗 因 素 而 受 挫 , 但 八 四 年 談 判 結 束 , 香 港 鐵 定 九 七 回 歸 , 政 治 前 途 明 朗 , 經 濟 再 起 飛 。 當 時 中 國 已 實 行 「 改 革 開 放 」 政 策 數 年 , 香 港 的 低 增 工 業 生 產 工 序 開 始 北 移 大 陸 。 由 於 國 內 可 提 供 大 量 的 廉 價 勞 工 力 與 土 地 , 工 業 規 模 一 下 子 增 長 十 倍 八 倍 是 平 常 時 。 香 港 社 會 累 積 財 富 高 速 增 長 , 經 濟 條 件 富 裕 , 對 較 高 質 素 生 活 的 要 求 隨 之 而 來 , 且 政 經 方 面 的 變 化 , 也 加 速 社 會 觀 念 的 演 變 , 人 們 反 叛 一 面 需 要 發 洩 , 造 成 了 梅 艷 芳 的 成 功 , 經 濟 不 富 足 , 「 壞 女 孩 」 哪 能 售 過 四 十 萬 張 。 人 們 口 袋 沒 有 錢 , 哪 個 歌 星 可 在 紅 磡 體 育 館 連 開 三 十 場 個 人 演 唱 會 , 不 是 社 會 觀 念 的 急 速 轉 變 , 她 那 些 在 當 時 社 會 算 是 離 經 叛 道 意 識 大 膽 的 歌 詞 與 演 繹 方 法 , 哪 會 有 如 此 大 的 市 場 。

要 有 光 煇 歲 月 便 要 面 對 現 實

錢 太 多 , 加 上 港 元 於 八 三 年 開 始 與 美 元 掛 釣 , 港 息 要 跟 貼 美 息 , 失 去 部 份 調 節 經 濟 的 自 主 權 , 但 期 間 港 美 經 濟 發 展 不 同 步 , 香 港 於 八 三 年 至 九 六 年 的 強 勁 經 濟 表 現 只 能 以 高 通 漲 反 映 。 另 外 , 在 過 渡 至 九 七 回 歸 的 十 五 年 內 , 政 府 每 年 只 可 賣 地 五 十 公 頃 , 也 助 長 了 泡 沫 經 濟 的 形 成 。 在 泡 沫 製 造 期 間 , 社 會 一 片 繁 榮 , 全 民 就 業 , 收 入 不 斷 上 升 , 資 產 不 斷 升 值 , 錢 來 得 非 常 之 易 , 消 費 方 面 的 需 求 自 然 強 勁 , 整 個 演 藝 界 亦 進 入 黃 金 時 期 , 整 個 八 十 年 代 至 九 十 代 上 半 段 , 由 於 需 求 , 亦 造 就 了 很 多 創 作 人 才 , 百 花 齊 放 。 無 論 在 電 視 , 電 影 及 歌 唱 等 表 演 行 業 , 都 人 才 濟 濟 , 屢 創 佳 績 , 不 單 風 靡 全 世 界 華 人 社 會 , 且 屢 國 榮 殊 榮 。 可 惜 、 演 藝 界 也 跟 香 港 整 體 社 會 一 樣 , 當 成 功 來 得 太 易 , 到 某 一 點 , 大 家 便 不 珍 惜 , 關 始 粗 製 濫 造 , 把 時 間 精 力 都 放 在 炒 樓 、 炒 股 票 及 吃 喝 玩 樂 方 面 , 反 正 財 富 隨 手 可 得 , 不 必 太 辛 苦 搞 創 作 , 搞 突 破 , 結 果 如 何 , 有 目 共 睹 。

不 錯 , 梅 的 經 歷 , 起 跌 與 人 生 , 某 程 上 跟 很 多 典 型 香 港 人 很 相 似 , 因 此 , 四 十 歲 左 右 或 以 上 的 香 港 人 是 很 能 感 受 到 梅 奮 鬥 史 的 幸 酸 與 喜 樂 , 產 生 共 鳴 。 她 的 離 去 , 令 大 家 有 份 失 落 感 , 也 懼 怕 是 個 美 好 年 代 的 結 束 。 香 港 的 美 好 歲 月 是 否 一 去 不 回 ? 那 要 視 乎 我 們 如 何 做 了 。 梅 的 不 懈 奮 鬥 精 神 及 期 熱 心 公 益 , 均 是 值 得 我 們 學 習 , 但 其 後 不 肯 面 對 現 實 , 諱 疾 忌 醫 , 卻 應 引 以 為 鑑 , 若 梅 兩 年 前 初 發 現 子 宮 頸 癌 時 肯 承 認 癌 症 的 厲 害 , 在 未 擴 散 前 把 子 宮 割 掉 ,今 日 應 還 健 在 。

這 幾 年 , 香 港 人 從 高 處 跌 下 , 有 些 人 不 單 像 梅 一 樣 不 肯 接 受 現 實 , 寧 可 怨 天 尤 人 , 也 不 願 意 放 下 身 段 , 從 頭 再 來 , 把 問 題 解 決 , 我 們 的 政 府 也 一 樣 , 明 知 財 赤 嚴 重 , 但 選 擇 拖 拉 , 心 存 倖 幸 , 希 望 問 題 會 自 動 解 決 , 反 而 可 能 會 愈 來 愈 嚴 重 , 到 時 如 何 辦 ? 因 此 , 我 們 若 還 要 有 很 多 光 輝 歲 月 , 便 要 面 對 問 題 , 當 機 立 斷 , 解 決 問 題 , 努 力 不 懈 , 從 頭 再 來 , 也 希 望 年 輕 一 輩 的 香 港 人 , 經 過 這 幾 年 的 歷 練 , 減 少 好 逸 惡 勞 的 心 態 , 增 強 鬥 心 。 江 山 代 代 有 人 才 出 , 現 在 又 不 是 戰 爭 時 期 , 若 年 輕 人 不 堅 持 靡 爛 的 生 活 , 我 們 肯 定 還 會 延 續 人 類 「 一 代 勝 一 代 」 的 歷 史 。

撰 文 : 張 賽 餓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