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4.1.2004 | 明 報 周 刊 1834 期 | 梅 艷 芳 光 照 人 間
連 日 來 , 很 多 人 都 在 談 論 梅 艷 芳 , 縷 述 她 的 生 平 點 滴 , 和 種 種 優 點 成 就 , 更 令 人 對 其 離 去 感 惋 惜 。

我 個 人 一 直 都 很 欣 賞 梅 艷 芳 , 這 位 在 歌 影 兩 方 面 都 取 得 豐 厚 成 績 的 巨 星 , 曾 有 不 少 機 會 近 距 離 睹 其 風 采 。 

她 絕 對 是 屬 於 舞 台 的 , 不 管 她 的 狀 態 、 情 緒 , 甚 至 病 到 紅 顏 失 色 , 只 要 把 她 往 台 上 一 站 , 就 馬 上 像 脫 胎 換 骨 似 的 , 精 神 十 足 , 熱 歌 勁 舞 , 完 全 看 不 到 病 態 或 痛 楚 , 這 種 專 業 的 操 守 令 人 感 動 不 已 。

她 的 歌 路 廣 闊 , 留 下 無 數 膾 炙 人 口 的 歌 曲 , 其 百 變 形 象 更 令 大 眾 津 津 樂 道 , 由 《 壞 女 孩 》 以 至 《 將 冰 山 劈 開 》 到 《 愛 將 》 等 , 每 次 的 不 同 造 型 都 令 人 眼 前 一 亮 , 雖 然 曾 經 遭 衛 道 者 非 議 , 但 是 卻 無 損 於 其 演 藝 事 業 , 且 更 令 人 佩 服 其 勇 於 嘗 試 及 創 新 的 精 神 , 同 時 也 令 其 與 演 藝 界 另 一 位 百 變 巨 星 羅 文 惺 惺 相 惜 。

最 為 難 得 的 是 她 在 演 戲 方 面 也 有 輝 煌 的 成 績 , 雖 然 她 曾 表 示 , 至 今 仍 未 能 有 一 部 電 影 , 讓 其 充 分 發 揮 演 技 , 但 是 她 在 《 胭 脂 扣 》 、 《 男 人 四 十 》 、 《 川 島 芳 子 》 、 《 審 死 官 》 等 的 演 出 , 都 令 人 留 下 深 刻 印 象 。 雖 然 大 多 數 人 認 為 , 她 演 苦 情 悲 情 哀 怨 的 角 色 很 入 戲 , 但 我 卻 認 為 她 很 具 有 喜 劇 細 胞 , 特 別 是 那 種 認 真 及 專 業 略 帶 誇 張 的 態 度 , 只 要 遇 到 合 適 劇 本 和 對 手 , 隨 時 可 以 成 為 另 一 位 冷 面 笑 匠 式 摩 登 差 利 , 《 醉 拳 Ⅱ 》 便 可 見 一 斑 。

當 然 她 最 大 的 遺 憾 , 也 是 最 使 她 本 人 和 身 邊 朋 友 耿 耿 於 懷 的 是 她 的 感 情 問 題 。 曾 幾 何 時 , 她 的 戀 聞 成 為 傳 媒 的 焦 點 , 雖 然 最 後 都 是 無 花 果 。 幸 好 近 年 來 , 她 在 一 群 好 朋 友 和 宗 教 的 慰 藉 下 , 坦 然 面 對 這 個 問 題 , 又 有 好 朋 友 的 摯 愛 和 社 會 公 益 事 務 , 充 實 她 的 心 靈 。

二 零 零 三 年 本 地 娛 樂 圈 失 去 多 位 優 秀 藝 人 , 我 希 望 新 的 一 年 帶 來 興 旺 蓬 勃 的 生 氣 ,年 輕 一 輩 藝 人 承 先 啟 後 , 創 一 番 新 景 象 。

撰 文 : 崔 曉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