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3.1.2004 | 明 報 周 刊 1834 期 | 梅 艷 芳 很 香 港
在 八 十 年 代 成 長 的 香 港 人 , 多 數 對 梅 艷 芳 有 感 情 , 就 算 不 是 狂 熱 的 喜 歡 , 至 少 是 默 默 的 欣 賞 , 她 在 舞 台 上 的 表 現 , 就 是 和 別 人 不 一 樣 , 有 獨 特 的 屬 於 巨 星 的 韻 味 , 今 天 , 給 人 這 種 感 覺 的 藝 人 太 少 了 。

梅 艷 芳 是 很 香 港 的 , 她 的 成 就 與 失 落 , 率 真 與 任 性 , 都 是 香 港 人 集 體 性 格 的 縮 影 。 她 出 身 寒 微 , 受 教 育 不 多 , 憑 著 不 屈 鬥 志 與 機 靈 白 變 , 在 命 運 為 她 選 擇 的 舞 台 上 , 嬴 得 了 名 與 利 , 驗 證 了 “ 行 行 出 狀 元 ” 這 句 老 話 。 香 港 從 小 漁 港 變 身 國 際 都 會 , 出 產 了 無 數 魚 蛋 大 王 , 補 習 大 王 , 說 的 是 同 一 個 成 功 故 事 。

她 談 過 多 次 戀 愛 , 感 情 生 活 卻 始 終 有 一 大 片 空 白 , 帶 給 她 許 多 的 痛 苦 與 失 落 。 香 港 人 何 嘗 不 是 這 樣 ? 九 七 前 生 活 在 殖 民 統 治 下 , 英 國 人 派 的 護 照 沒 有 居 英 權 , 九 七 後 祖 國 來 了 幾 下 熱 烈 的 擁 抱 , 轉 過 臉 便 大 聲 叮 嚀 井 水 不 犯 河 水 , 到 頭 來 香 港 人 最 能 認 同 的 , 其 實 只 有 自 己 。

娛 樂 圈 是 品 流 複 雜 之 地 , 爾 虞 我 詐 , 機 關 算 盡 , 都 是 世 態 常 情 , 梅 艷 芳 卻 是 大 情 大 性 , 疏 財 重 義 , 率 真 得 教 人 驚 訝 , 她 為 此 吃 了 很 多 虧 , 卻 嬴 得 了 無 數 朋 友 。 香 港 社 會 也 是 這 樣 教 人 驚 奇 , 在 最 資 本 主 義 弱 肉 強 食 的 制 度 下 , 港 人 支 持 內 地 民 運 與 救 災 抗 洪 都 拿 了 冠 軍 , 真 情 流 露 , 義 無 反 顧 。

她 不 是 清 教 徒 , 私 生 活 有 點 任 性 , 老 是 愛 熱 鬧 , 最 難 忍 寂 寞 , 愛 對 酒 當 歌 , 嘆 人 生 幾 何 , 甚 至 知 道 了 自 己 患 上 絕 症 , 仍 不 願 意 歸 於 平 淡 , 她 對 好 朋 友 說 , 寧 願 死 在 舞 台 上 , 那 是 最 好 的 歸 宿 。 這 份 略 帶 病 態 的 放 任 , 正 是 許 許 多 多 香 港 人 的 寫 照 , 平 安 夜 的 尖 東 , 除 夕 夜 的 蘭 桂 坊 , 滿 眼 是 迫 爆 玻 璃 的 人 群 , 就 像 梅 艷 芳 和 張 國 榮 演 繹 的 如 花 和 十 二 少 。

唯 其 如 此 , 梅 艷 芳 唱 《 似 水 流 年 》 格 外 動 人 , 不 單 因 為 她 那 低 沉 渾 厚 的 嗓 子 , 也 為 她 那 轟 烈 與 滄 桑 交 纏 的 一 生 , 淡 淡 的 歌 詞 , 似 是 自 我 批 判 , 又 像 勸 世 蒼 生 。 香 港 人 永 遠 不 會 忘 記 這 闋 動 人 弦 歌 , 將 會 長 久 懷 念 這 位 歌 壇 天 后 。

撰 文 : 劉 進 圖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