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3.1.2004 | 蘋 果 | 可 愛 的 極 端 與 一 個 不 收 數 尾 的 女 人
梅 艷 芳 謝 世 了 。 《 蘋 果 日 報 》 以 開 頭 二 十 大 版 報 導 , 其 他 香 港 的 綜 合 報 章 也 差 不 太 遠 。 篇 幅 破 了 紀 錄 。 這 是 應 該 的 。 梅 艷 芳 是 我 聽 過 的 、 讀 過 的 最 極 端 的 人 。 是 可 愛 的 極 端 。 沒 有 機 會 認 識 她 引 以 為 憾 。

能 歌 、 能 舞 、 能 演 , 盡 皆 精 絕 ─ 是 百 年 難 得 一 見 的 表 演 天 才 了 。 朋 友 , 男 女 中 西 不 論 , 你 想 得 出 位 有 哪 位 有 這 三 者 合 併 的 virtuosity 呢 ? 我 好 奇 地 在 紙 上 寫 下 幾 個 西 洋 鬼 子 的 名 字 , 想 了 一 陣 還 是 放 棄 了 。 有 機 會 要 問 問 陶 傑 怎 樣 選 。 此 仍 梅 艷 芳 的 極 端 之 一 也 。

四 歲 半 在 一 個 連 小 猴 子 與 大 笨 象 都 餓 得 皮 黃 骨 瘦 的 遊 樂 場 賣 唱 , 沒 有 機 會 讀 書 , 但 長 大 後 雄 視 炎 黃 子 孫 的 舞 台 。 此 乃 極 端 之 二 也 。

登 場 無 論 打 扮 、 服 飾 、 動 作 , 盡 皆 刺 激 。 這 是 二 十 世 紀 發 明 的 誇 張 藝 術 , 彷 彿 要 做 到 宇 宙 容 之 下 不 似 的 。 這 方 面 , 她 近 於 天 下 第 一 把 手 了 。 此 乃 極 端 之 三 也 。

在 使 人 擔 心 她 會 心 臟 病 發 的 激 歌 暴 舞 中 , 數 秒 之 間 往 往 變 作 柔 情 似 水 , 唱 得 如 怨 如 慕 , 如 泣 如 訴 。 此 乃 極 端 之 四 也 。

豪 氣 迫 人 。 什 麼 脤 災 搶 救 、 仗 義 執 言 , 她 屢 次 身 先 士 卒 。 此 乃 極 端 之 五 也 。

情 深 似 海 。 同 行 如 敵 國 , 但 在 她 彌 留 之 際 , 蜂 擁 而 親 之 的 藝 人 破 了 紀 錄 。 此 乃 極 端 之 六 也 。

幾 方 面 的 報 導 , 梅 艷 芳 對 自 己 的 病 情 很 清 楚 , 更 明 白 她 那 種 激 動 演 出 是 患 病 者 的 大 忌 。 她 知 道 自 己 的 選 擇 : 要 多 活 三 幾 個 月 呢 , 還 是 多 演 八 大 場 ? 還 得 好 ! 還 得 好 ! 沒 有 色 彩 的 日 子 , 不 要 算 了 。 是 的 , 梅 艷 芳 是 個 不 收 數 尾 的 女 人 。 此 乃 極 端 之 七 也 。

我 的 太 太 說 , 梅 艷 芳 之 死 , 今 後 會 影 響 好 些 人 對 死 的 看 法 。 一 位 自 稱 不 哭 的 同 學 , 聽 到 梅 艷 芳 謝 世 哭 了 半 天 。 我 的 妹 妹 說 , 梅 艷 芳 的 一 生 是 一 枝 蠟 燭 從 頭 不 斷 地 燒 到 尾 。 書 法 老 師 周 慧 珺 是 多 年 的 梅 艷 芳 迷 , 年 多 前 有 機 會 在 上 海 一 睹 後 者 演 出 的 風 采 , 拍 案 叫 絕 。 周 老 師 對 書 法 吹 毛 求 疪 , 知 名 天 下 , 她 說 梅 艷 芳 的 演 藝 半 點 瑕 疪 也 沒 有 。 老 師 比 我 知 很 多 。 她 和 陳 佩 秋 是 同 道 , 對 京 劇 、 崑 劇 等 很 有 研 究 。

梅 艷 芳 是 個 現 象 。 我 認 為 這 現 象 的 發 生 , 起 於 一 個 得 到 上 蒼 賜 予 無 與 倫 比 的 天 賦 與 倔 強 的 個 性 的 人 , 生 長 於 凡 事 極 端 的 時 代 與 地 方 。 二 十 世 紀 後 期 的 香 港 與 中 國 , 緊 張 刺 激 的 事 無 日 無 之 。 你 可 以 麻 木 地 過 日 子 , 可 以 馴 服 如 羊 , 也 可 以 站 起 來 吶 喊 ─ 雖 然 你 的 聲 音 不 會 有 多 少 人 聽 到 。 但 如 果 你 有 超 人 幾 級 的 歌 、 舞 、 演 的 天 賦 , 站 起 來 , 頑 強 地 對 抗 著 極 端 的 時 與 事 , 以 演 藝 發 洩 , 你 就 是 梅 艷 芳 。

不 久 前 要 動 筆 大 罵 何 志 平 , 因 作 為 文 娛 的 頭 頭 他 竟 然 不 懂 得 天 天 送 花 給 病 重 的 香 港 文 娛 的 中 心 人 物 , 也 不 懂 得 叫 特 首 立 刻 頒 發 一 個 特 別 獎 。 想 不 到 梅 艷 芳 走 得 那 麼 快 。

走 是 走 了 , 但 餘 音 裊 裊 , 不 絕 如 縷 !

撰 文 : 張 五 常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