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.1.2004 | 星 島 | 見 證
梅 艷 芳 離 開 了 。

我 們 一 家 都 很 喜 歡 她 。

第 一 次 聽 到 她 的 名 字 , 在 唸 大 學 , 八 三 年 。 姐 姐 來 美 國 南 部 看 我 , 隨 身 帶 著 梅 艷 芳 的 盒 帶 , 姐 姐 說 , 這 個 女 孩 很 有 型 , 歌 也 唱 得 好 , 現 在 紅 得 發 紫 。 我 說 怎 麼 我 沒 聽 過 ? 姐 姐 說 是 歌 唱 比 賽 中 跑 出 來 的 。 那 幾 天 , 就 常 聽 到 梅 艷 芳 的 歌 聲 。 尤 其 有 印 象 的 , 是 隻 用 卡 通 聲 唱 的 歌 , 姐 姐 很 喜 歡 , 播 了 又 播 。

最 記 得 , 姐 姐 比 我 大 歲 半 , 梅 艷 芳 大 我 不 足 一 年 。

八 六 年 回 香 港 , 梅 艷 芳 更 是 紅 得 發 紫 , 我 因 為 在 黃 霑 叔 的 廣 告 公 司 做 , 和 劉 培 基 又 是 世 交 , 跟 梅 艷 芳 年 中 也 會 見 上 幾 面 , 後 來 我 入 了 行, 更 合 作 過 。

啊 , 劉 培 基 可 真 疼 愛 梅 艷 芳 。 他 疼 她 , 就 像 疼 自 己 的 女 兒 ; 他 看 著 她 , 就 像 個 藝 術 家 看 著 自 己 最 嘔 心 瀝 血 的 傑 作 。

接 觸 到 的 梅 艷 芳 , 爽 朗 , 可 愛 , 再 紅 , 半 點 架 子 也 沒 有 。 她 , 從 來 沒 當 過 自 己 不 是 普 通 人 ; 她 , 只 在 舞 台 上 , 鏡 頭 前 , 才 自 自 然 然 地 變 回 天 皇 巨 星 。

從 來 見 她 玩 , 玩 得 再 起 勁 , 眉 梢 眼 角 , 卻 總 帶 點 末 世 風 情 。 那 絲 淡 淡 的 愁 , 好 像 揮 不 去 的 預 感 , 始 終 憂 戚 著 她 的 思 緒 。

可 能 四 歲 就 出 來 跑 江 湖 , 梅 艷 芳 說 起 義 氣 , 絕 不 含 糊 。 說 她 是 女 中 豪 傑 , 不 知 所 謂 ; 她 不 是 女 中 豪 傑 , 是 人 中 豪 傑 , 不 用 分 男 女 。 有 人 說 女 人 是 水 造 的 , 梅 艷 芳 卻 是 感 情 打 造 的 。 她 得 天 獨 厚 , 演 戲 時 舉 手 投 足 都 是 感 情 , 唱 歌 時 一 字 一 音 也 是 感 情 。 老 天 爺 好 像 刻 意 將 百 年 歷 練 的 滄 桑 , 壓 縮 在 這 纖 纖 弱 質 , 好 成 就 伊 在 聲 波 光 影 的 一 番 霸 業 。

芳 華 絕 代 , 不 枉 此 生 。 我 們 活 著 的 , 都 是 見 證 。

撰 文 : 倪 震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