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.1.2004 | 蘋 果 | 梅 艷 芳
對 梅 艷 芳 一 向 有 好 感 , 她 四 十 而 逝 , 令 人 傷 感 惋 惜 。 我 不 是 歌 迷 , 也 不 是 戲 迷 , 她 的 歌 我 只 熟 悉 一 首 《 似 水 流 年 》 , 覺 得 唱 得 非 常 動 聽 , 但 在 我 模 模 糊 糊 的 印 象 中 , 她 是 個 有 義 氣 和 敬 業 樂 業 的 女 子 , 有 內 容 , 有 真 性 情 , 看 她 站 在 六 四 的 台 上 , 不 會 覺 得 是 造 作 , 一 點 點 的 陌 生 和 不 自 在 , 反 而 見 得 真 心 。

我 喜 歡 她 的 味 道 , 「 梅 艷 芳 」 , 一 個 俗 艷 的 名 字 , 但 俗 得 深 入 民 間 , 艷 得 camp , 粗 線 條 但 不 是 粗 糙 的 華 麗 , 她 高 ( 身兆 ) 的 身 材 表 達 得 正 好 。 我 看 過 她 在 《 半 生 緣 》 演 的 風 塵 女 子 , 那 是 她 的 戲 路 , 好 像 演 的 是 自 己 。 「 百 變 天 后 」 , 江 湖 地 位 背 後 大 概 有 很 多 不 為 外 人 道 的 承 擔 與 辛 酸 。 看 報 道 , 她 臨 終 時 一 大 堆 朋 友 逐 一 道 別 , 就 知 道 故 人 情 重 。

傷 感 之 中 , 也 認 同 她 最 後 的 一 程 走 得 撇 脫 , 不 拖 泥 帶 水 , 工 作 到 差 不 多 到 最 後 一 刻 , 沒 有 自 憐 自 怨 , 不 讓 人 哭 哭 啼 啼 。 這 樣 的 女 子 教 人 敬 重 。

她 逝 世 的 早 上 , 有 線 電 視 新 聞 推 出 了 她 一 段 訪 問 , 大 概 問 她 假 如 從 頭 活 一 次 , 她 會 有 甚 麼 不 同 的 選 擇 。 她 說 , 如 果 她 從 五 歲 起 的 生 活 可 以 重 過 , 她 最 重 要 的 就 是 讀 好 書 , 她 的 志 願 是 做 律 師 。

我 感 到 惻 然 。 律 師 這 個 行 業 給 那 麼 多 人 理 想 化 了 , 連 她 這 樣 有 智 慧 的 女 子 也 不 例 外 。 我 想 , 她 對 律 師 執 業 的 嚮 往 , 必 然 是 基 於 她 個 性 裡 的 正 義 感 , 她 的 俠 女 精 神 ; 但 是 , 在 這 方 面 , 梅 艷 芳 早 已 做 到 了 , 而 且 一 定 比 很 多 法 律 界 中 人 做 得 多 , 真 的 。

撰 文 : 吳 靄 儀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