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2.1.2004 | 蘋 果 | 夢 繫 荔 園
不 可 能 再 出 現 另 一 個 梅 艷 芳 , 因 為 香 港 已 經 沒 有 了 荔 園 。

梅 艷 芳 是 荔 園 孕 育 出 來 的 奇 蹟 。 荔 園 是 貧 窮 年 代 的 樂 園 : 蒙 上 眼 睛 面 向 的 飛 刀 手 、 摩 術 師 的 黑 帽 子 裡 的 幾 隻 瘦 灰 鴿 、 拉 下 樂 曲 聲 中 的 脫 衣 舞 , 還 有 腳 上 繫 著 鐵 鍊 、 餓 得 皮 黃 骨 瘦 的 大 象 「 天 奴 」 。 梅 艷 芳 是 眾 多 俗 艷 的 節 目 其 中 的 一 個 。 在 許 多 許 多 年 前 , 當 父 母 帶 著 子 女 擠 進 荔 園 , 在 泵 波 拿 的 抽 獎 遊 戲 的 喧 叫 聲 之 外 , 有 一 個 瘦 弱 的 女 童 在 台 上 嘶 喊 著 唱 歌 , 她 鑲 閃 著 的 裙 子 很 短 , 她 腳 上 的 皮 靴 卻 很 長 , 她 學 著 楊 燕 唱 《 蘋 果 花 》 , 即 使 你 曾 經 想 擠 上 去 看 , 你 的 母 親 也 把 你 拉 開 。 但 是 , 在 許 多 年 前 , 只 要 曾 經 去 過 荔 園 , 經 過 那 座 歌 台 , 會 驚 鴻 一 瞥 地 見 過 她 的 , 一 定 有 你 和 我 。

荔 園 不 止 誕 生 了 一 個 超 級 巨 星 , 還 孕 育 了 八 十 年 代 繁 榮 的 香 港 。 有 太 多 關 於 荔 園 的 那 個 吝 嗇 的 老 闆 的 寒 傖 做 事 , 例 如 那 些 舊 得 生 還 不 更 換 的 機 動 遊 戲 , 以 及 只 有 強 觀 眾 買 水 果 餵 給 牠 、 後 來 得 了 皮 膚 病 而 活 活 餓 死 的 天 奴 。 但 是 荔 園 是 逃 學 兒 童 一 個 下 午 的 樂 園 , 也 是 父 母 親 獎 勵 孩 子 功 課 考 滿 一 百 分 的 倫 理 天 堂 。

正 如 上 海 如 果 沒 有 了 大 世 界 遊 樂 場 , 也 就 沒 有 大 亨 黃 金 榮 , 以 及 上 海 灘 的 許 多 傳 說 。 一 個 歌 女 熬 成 超 級 歌 星 , 她 是 在 煉 獄 中 誕 生 的 , 但 有 一 道 天 梯 可 以 把 她 超 渡 到 銀 晶 晶 的 天 堂 。 在 殖 民 地 時 代 , 有 許 多 木 屋 和 陋 巷 , 有 調 景 嶺 和 九 龍 城 寨 , 但 那 是 許 多 英 雄 出 沒 的 地 方 。

懷 念 梅 艷 芳 的 時 候 , 不 得 不 令 人 也 感 激 荔 園 ; 正 如 懷 念 殖 民 地 時 代 的 好 景 況 , 也 不 得 不 令 人 感 激 喪 權 辱 國 的 中 國 皇 帝 道 光 。 荔 園 沒 有 拆 的 時 候 , 它 的 寒 傖 像 一 塊 瘡 疤 , 但 梅 艷 芳 延 續 了 荔 園 的 記 憶 , 她 憂 鬱 的 眼 神 裡 一 直 閃 動 著 當 年 那 座 貧 窮 的 歌 台 上 的 霓 虹 燈 光 。 那 一 環 微 弱 的 燈 光 原 來 一 直 沒 有 熄 滅 , 直 到 梅 艷 芳 最 後 閉 上 了 眼 睛 。

新 年 的 添 馬 艦 , 有 另 一 座 外 國 巡 迴 的 遊 樂 場 。 那 座 摩 天 輪 很 高 , 過 山 車 也 新 而 安 全 , 比 起 昔 日 的 荔 園 , 管 理 也 專 業 很 多 , 但 是 那 麼 新 的 遊 樂 場 缺 少 了 一 點 點 香 港 人 的 生 命 , 今 天 , 我 們 再 走 進 去 , 玩 遍 了 同 一 樣 的 咖 啡 杯 和 碰 碰 車 , 射 擊 比 賽 也 羸 來 滿 懷 的 獎 品 , 依 然 令 人 失 落 , 因 為 眾 裡 尋 她 千 百 度 , 那 座 現 代 的 遊 樂 場 少 了 一 座 歌 台 , 再 也 找 不 到 了 , 那 上 面 有 一 個 小 女 孩 , 扮 成 大 人 在 唱 歌 。

撰 文 : 陶 傑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