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31.12.2003 | 蘋 果 | 一 隻 唱 歌 的 小 島 , 忘 記 了 牢 籠
梅 艷 芳 追 隨 了 張 國 榮 , 赴 另 一 個 世 界 的 塘 西 風 月 之 約 。 送 別 二 零 零 三 年 的 同 時 , 香 港 人 在 冷 風 之 中 , 也 送 別 了 一 抹 胭 脂 的 殘 陽 。

梅 艷 芳 的 歌 聲 , 常 帶 著 江 湖 早 歷 的 淒 楚 , 在 聽 覺 上 像 有 吃 芝 士 的 味 道 ── 芝 士 , 又 名 孔 酪 , 之 所 以 令 人 口 舌 鍾 情 , 齒 頰 留 芬 , 全 因 為 有 一 股 發 了 酵 的 小 小 的 腐 壞 , 那 陣 在 味 蕾 深 處 綻 放 的 一 株 黯 的 罪 惡 之 華 , 就 叫 做 滄 桑 感 。 梅 艷 芳 的 歌 聲 散 發 著 芝 士 的 感 染 力 , 就 像 這 種 奇 特 的 食 品 。 道 學 家 要 不 是 十 分 厭 惡 她 ── 嫌 棄 她 出 身 荔 園 的 糜 爛 , 鄙 夷 她 在 俊 男 壯 漢 中 打 滾 的 沉 淪 , 畏 懼 她 長 期 泡 夜 店 猜 拳 豪 飲 的 綠 林 氣 慨 , 斥 責 她 公 然 標 榜 壞 女 孩 形 相 的 東 方 麥 當 娜 , 就 是 , 出 於 一 股 盲 目 的 感 性 , 如 果 當 真 曾 經 年 輕 過 , 諒 解 烈 火 青 春 的 一 份 薄 倖 張 狂 , 你 會 完 全 地 擁 抱 她 的 歌 聲 , 有 如 , 總 之 是 喜 歡 吃 芝 士 , 全 因 為 那 股 愛 吃 孔 酪 的 人 , 沉 重 的 邪 氣 味 道 中 別 有 一 絲 像 煙 菸 般 的 飄 逸 和 輕 浮 , 是 從 來 不 必 向 別 人 解 釋 為 甚 麼 。

有 誰 能 在 二 十 一 歲 的 花 樣 年 華 , 把 一 段 歌 詞 唱 得 在 倜 儻 中 別 見 淒 酸 : 「 嘗 盡 了 失 意 的 我 , 將 一 切 都 褪 去 , 再 到 這 風 中 , 心 中 竟 恍 似 傷 痕 累 累 。 然 後 再 憶 記 起 跟 你 在 這 裡 , 相 依 相 擁 中 , 交 出 的 心 早 已 失 去 , 不 可 再 追 .... 」 。 當 「 風 格 」 廣 成 為 一 個 被 三 四 流 藝 人 自 我 標 榜 濫 用 的 名 詞 , 梅 艷 芳 的 歌 , 令 人 從 新 確 認 這 兩 個 字 的 意 義 和 份 量 。 當 鄰 家 的 女 孩 整 理 好 明 天 上 學 的 書 包 , 在 陽 台 上 數 夜 空 的 星 星 , 她 在 遊 樂 場 的 歌 台 目 眩 於 喧 紅 鬧 綠 的 霓 紅 燈 泡 , 當 有 錢 人 家 的 小 公 主 穿 上 舞 鞋 , 上 芭 蕾 舞 學 校 讓 柴 可 夫 斯 基 的 聖 樂 洗 禮 , 她 以 七 八 歲 的 稚 齡 , 卻 要 穿 上 鑲 金 閃 銀 的 短 裙 子 在 大 光 燈 下 接 受 台 下 的 一 群 江 湖 觀 眾 炯 炯 如 點 燃 著 煙 絲 的 目 光 的 貪 焚 探 索 。 梅 艷 芳 的 風 格 , 正 如 她 卒 年 份 的 啟 示 , 由 一 九 六 三 年 到 二 零 零 三 年 , 是 當 香 港 從 遍 地 本 屋 和 賭 窟 的 罪 惡 城 蛻 變 為 一 座 高 樓 大 廈 的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之 時 , 涓 滴 細 細 地 煎 釀 而 成 的 一 杯 澀 苦 的 Expresso 咖 啡 ── 當 她 一 仰 首 飲 盡 這 小 小 的 苦 杯 , 地 轉 天 旋 , 她 的 歌 台 傾 塌 了 , 她 成 長 於 斯 而 茂 發 於 茲 的 這 個 城 市 也 頹 敗 了 , 也 正 如 她 那 色 彩 感 稠 穠 得 過 了 火 的 名 字 , 一 個 世 紀 末 的 女 人 的 傳 奇 風 情 , 開 到 艷 芳 正 濃 時 , 也 就 一 夜 凋 謝 了 。

梅 艷 芳 之 歌 頹 癈 中 的 綺 麗 , 要 與 法 國 二 十 世 紀 初 期 的 歌 廳 女 歌 手 艾 荻 皮 艾 美 ( Edith Piaf ) 的 歌 曲 一 起 來 聽 ── 皮 艾 美 沙 啞 而 不 屈 的 嗓 子 , 她 那 頻 頻 地 燃 燒 著 煙 菸 的 歌 聲 , 她 貧 寒 的 出 身 ── 父 親 是 馬 戲 班 的 雜 技 人 , 母 親 是 妓 女 , 她 從 小 在 戲 班 討 生 活 , 十 六 歲 登 上 巴 黎 的 歌 壇 , 十 八 歲 做 了 未 婚 母 親, 一 生 的 感 情 一 塌 胡 塗 ── 從 來 歌 女 出 風 塵 , 只 是 東 方 的 Edith Piaf , 還 在 她 的 事 業 生 涯 中 遇 上 黑 熱 力 的 欺 侮 , 有 如 張 恨 水 小 說 中 的 沉 鳳 喜 , 在 舊 中 國 的 北 平 , 弱 小 的 歌 女 遇 上 了 有 槍 把 子 的 大 帥 , 在 珠 江 口 岸 的 殖 民 地 , 大 牌 的 歌 星 遇 上 了 有 黑 星 手 槍 的 江 湖 大 佬 , 命 運 總 是 一 樣 的 飲 人 不 快 ── 有 一 粗 黑 的 男 人 , 忽 然 收 起 笑 臉 , 把 酒 杯 子 往 地 上 一 摔 , 大 罵 : 「 他 媽 的 不 識 相 , 敬 酒 不 吃 , 偏 要 吃 罰 酒 是 不 是 ? 」

天 涯 歌 女 總 是 不 快 樂 的 女 子 , 從 周 璇 到 梅 艷 芳 都 不 例 外 , 正 如 匈 牙 利 主 教 文 辛 迪 ( Cardinal Joszef Mindszenty ) 說 的 : 「 一 隻 唱 歌 的 小 鳥 , 是 會 忘 記 牠 的 牢 籠 的 。 」 (The singing bird forgets its cage)梅 小 姐 的 一 生 , 都 活 在 她 自 己 的 牢 籠 裡 , 她 卻 成 為 香 港 人 的 夢 伴 , 願 她 在 一 沒 有 鳥 籠 的 天 空 下 , 活 得 更 快 樂 。

撰 文 : 陶 傑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