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留 下 不 只 思 念 ::.:.:..
31.12.2003 | 蘋 果 | 梅 艷 芳 是 這 樣 一 個 人
昨 日 , 本 地 民 運 人 士 收 到 美 國 民 運 人 士 電 話 , 關 切 垂 詢 梅 艷 芳 的 死 訊 。 他 們 好 想 做 一 點 甚 麼 , 向 離 開 的 朋 友 送 上 最 後 的 祝 福 , 但 又 擔 心 不 方 便 公 開 與 梅 攀 上 關 係 , 怕 有 人 會 介 意 , 於 是 互 相 探 聽 商 量 ... 其 實 , 只 是 想 知 道 是 否 適 宜 署 名 送 一 個 花 圈 。

獲 民 運 人 士 尊 重

體 貼 , 因 為 對 方 值 得 。

在 民 運 人 士 圈 子 , 梅 艷 芳 一 直 受 到 極 高 的 尊 重 。 「 六 四 」 的 時 候 , 民 主 歌 聲 獻 中 華 , 梅 艷 芳 站 得 最 前 ; 她 當 時 不 單 在 香 港 唱 , 也 在 美 加 巡 迴 獻 唱 為 民 運 籌 款 。 「 六 四 」 之 後 , 她 失 去 了 龐 大 的 大 陸 市 場 , 一 半 原 因 固 然 是 遭 受 封 殺 , 可 另 一 半 的 原 因 , 據 聞 她 當 時 私 下 跟 朋 友 說 過 , 自 己 一 時 之 間 也 難 以 接 受 跟 鎮 壓 學 生 的 政 權 打 交 道 。 她 是 這 樣 的 堅 持 , 即 使 演 藝 事 業 為 此 一 度 停 頓 。

最 「 熱 鬧 」 的 死 亡

近 幾 年 , 梅 艷 芳 與 內 地 關 係 緩 和 。 但 在 民 運 人 士 圈 子 , 從 來 沒 聽 過 有 人 扣 海 艷 芳 帽 子 。 有 民 運 人 士 便 說 : 「 她 是 最 後 一 個 上 內 地 發 展 的 演 藝 人 了 ! 」 推 動 民 主 運 動 , 不 代 表 不 通 世 情 , 不 知 體 諒 。 大 家 對 梅 艷 芳 尊 重 如 故 。

梅 艷 芳 彌 留 之 際 , 朋 友 一 個 又 一 個 趕 到 醫 院 送 她 最 後 一 程 。 下 午 來 過 探 她 的 , 晚 上 還 是 再 來 一 次 , 然 後 凌 晨 時 分 還 是 不 停 有 人 進 出 , 來 來 往 往 ... 從 未 見 到 如 此 「 熱 鬧 」 的 死 亡 。

梅 艷 芳 是 怎 樣 的 一 個 人 , 透 過 病 房 的 腳 印 和 眼 淚 , 大 家 看 得 一 清 二 楚 。

如 果 她 沒 有 一 顆 真 情 的 心 , 養 和 醫 院 不 會 有 這 一 幕 。

突 然 想 起 : 六 十 年 代 出 生 的 梅 艷 芳 , 捱 鹹 魚 白 菜 長 大 ; 八 十 年 代 , 香 港 經 濟 起 飛 , 她 也 在 舞 台 飛 躍 , 唱 出 彩 紅 ; 然 後 , 極 盡 繁 華 之 後 , 近 年 漸 走 下 坡 ─ 四 十 年 的 人 生 , 像 不 像 四 十 年 的 香 港 歷 史 ? 我 們 都 是 這 樣 長 大 的 , 難 怪 今 日 特 別 傷 逝 。

撰 文 : 李 慧 玲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