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別 人 眼 中 的 梅 艷 芳 ::.:.:..
2003年11月21日 | 南 方 都 市 報 | 賞 “ 梅 ” 二 十 年 深 知 “ 梅 ” 苦 寒
賞 “ 梅 ” 二 十 年 深 知 “ 梅 ” 苦 寒 香 港 著 名 設 計 師 劉 培 基 首 次 面 對 內 地 媒 體 暢 談 好 友 梅 艷 芳

梅 艷 芳 穿 著 劉 培 基 為 她 設 計 的 服 裝 , 果 然 “ 芳 ” 華 絕 代 。 她 曾 經 說 , 穿 上 劉 培 基 設 計 的 衣 服 與 任 何 一 位 國 際 巨 星 同 台 都 不 會 失 色 。

終 于 等 來 這 樣 一 個 機 會 , 專 門 從 泰 國 趕 回 來 照 顧 阿 梅 的 劉 培 基 , 親 口 對 我 們 訴 說 了 一 個 令 人 比 愛 怜 的 阿 梅 。 中 信 大 廈 四 樓 的 咖 啡 廳 一 角 , 提 前 來 到 的 劉 培 基 先 生 遠 遠 地 便 向 我 揮 手。 本 來 是 來 采 訪 兼 道 歉 的 , 選 到 就 更 址 我 不 好 意 思 。 在 本 月 11 月 8 日 的 娛 樂 版 有 關 梅 艷 芳 11 月 6 日 晚 的 “ 經 典 曲 演 唱 會 ” 的 報 導 中 , 誤 將 這 次 演 唱 會 的 服 裝 說 成 是 “ 全 部 由 Christian Dior 贊 助 ” , 而 阿 梅 那 天 晚 上 演 出 開 場 和 最 后 一 次 出 場 所 穿 的 服 裝 其 實 都 是 已 退 隱 “ 江 湖 ” 的 劉 培 基 先 生 設 計 的 。 事 實 上 , 無 論 我 們 以 怎 樣 的 形 式 向 劉 先 生 說 多 少 次 抱 歉 , 恐 怕 都 難 以 彌 補 過 失 。 但 胸 襟 寬 廣 的 劉 先 生 卻 熱 情 愉 快 地 接 受 了 訪 問 。 整 個 過 程 , 我 提 問 很 少 , 劉 先 生 卻 說 了 很 多 , 因 為 提 起 交 往 20 多 年 的 梅 艷 芳 , 劉 培 基 有 太 多 要 傾 訴 。 原 本 以 為 經 霜 歷 雪 之 后 的 梅 花 本 應 暗 香 浮 動 才 對 , 但 在 劉 培 基 的 心 里 , 風 雪 之 后 的 阿 梅 更 多 的 卻 是 苦 寒 后 的 艷 麗 。

談 病 情 工 作 也 是 治 療

梅 艷 芳 最 近 身 体 不 太 好 , 但 工 作 安 排 得 還 是 很 滿 , 經 過 8 場 演 唱 會 , 身 體 恢 復 不 會 有 影 響 ?

其 實 她 需 要 工 作 。 我 這 一 次 是 專 門 從 泰 國 回 來 照 顧 她 。 在 她 的 家 里 見 到 她 時 , 我 簡 直 不 敢 相 信 , 她 竟 然 會 憔 悴 到 這 個 地 步 。 我 當 時 走 過 去 摟 住 她 , 問 她 感 覺 怎 麼 樣 , 她 說 感 覺 很 不 好 。 對 于 她 是 否 應 該 出 來 工 作 , 其 實 很 多 朋 友 都 討 論 過 , 但 我 覺 得 她 出 來 工 作 對 她 有 好 處 。 工 作 著 , 她 才 不 會 倒 下 去 。

工 作 對 她 也 是 一 種 治 療 ?

可 以 這 樣 說 。 工 作 可 以 分 散 她 一 部 分 精 力 , 如 果 呆 在 家 里 她 可 能 會 想 很 多 , 那 樣 反 而 不 好 。 她 自 己 也 說 如 果 一 直 在 家 里 躺 著 , 真 不 知 道 以 后 會 不 會 站 起 來 。 她 天 生 是 幹 這 一 行 的 , 一 到 舞 台 上 她 就 有 了 精 神 。 其 實 她 的 身 体 真 是 虛 弱 , 生 病 外 加 吃 得 也 很 少 。 演 出 后 我 陪 她 去 吃 夜 宵 , 每 次 她 都 只 吃 很 少 一 點 。 為 了 演 出 , 有 時 凌 晨 3 點 多 鐘 她 就 起 床 了 , 只 喝 一 點 點 奶 。 我 自 己 都 懷 疑 , 她 怎 麼 一 到 台 上 就 那 麼 精 神 , 這 些 精 神 哪 里 來 的 。 每 次 出 場 前 她 坐 在 那 里 , 看 到 她 柔 弱 的 樣 子 , 我 真 不 知 該 說 什 麼 好 。 演 唱 會 后 台 的 更 衣 室 很 小 , 但 里 面 卻 有 6 個 取 暖 器 , 但 她 還 是 覺 得 冷 , 因 為 她 的 血 ( 血 小 板 ) 少 。 每 次 唱 完 歌 走 下 來 , 她 都 要 伏 在 助 手 的 身 上 休 息 一 兩 分 鐘 , 我 們 看 了 心 里 都 覺 得 很 難 過 。 歌 迷 也 都 很 擔 心 她 堅 持 不 住 , 所 以 第 一 場 演 唱 會 一 個 空 位 都 沒 有 , 大 家 怕 她 不 能 堅 持 開 第 二 場 , 都 爭 著 第 一 場 來 看 她 。

她 現 在 的 病 情 怎 麼 樣 ?

恢 復 得 挺 好 。 之 前 我 們 一 直 擔 心 她 的 肝 , 怕 會 擴 散 到 那 里 , 但 現 在 經 過 化 療 已 經 控 制 住 了 。 她 現 在 的 心 態 應 該 很 好 , 所 以 才 會 很 積 極 地 工 作 。 其 實 她 最 怕 的 是 做 化 療 , 對 她 來 說 那 太 痛 苦 了 , 是 我 們 無 法 想 像 的 痛 苦 。 我 曾 經 問 過 她 到 底 有 多 痛 苦 , 她 說 假 如 現 在 有 一 杯 毒 藥 放 在 你 跟 前 , 會 選 擇 把 它 喝 下 去 ( 而 不 是 選 擇 化 療 ) 。 不 過 第 二 次 化 療 已 經 是 局 部 化 療 , 痛 苦 比 第 一 次 小 很 多 了 。 她 化 療 后 的 一 個 星 期 接 受 鄭 裕 玲 的 訪 問 , 相 信 大 家 看 到 那 種 場 面 都 會 掉 眼 淚 , 都 能 體 會 到 她 的 痛 苦 。

談 舞 台 服 裝 我 得 為 她 做 嫁 衣

最 后 一 場 演 唱 會 你 為 她 設 計 的 兩 套 服 裝 讓 她 艷 惊 四 座, 這 里 面 也 有 很 多 故 事 吧 ?

梅 艷 芳 自 己 也 說 , 穿 上 我 為 她 設 計 的 第 一 套 服 裝 與 任 何 一 位 國 際 巨 星 同 台 都 不 會 失 色 。 我 1999 年 就 已 經 退 出 這 一 行 了 , 不 過 她 每 次 演 唱 會 還 是 會 找 我 為 她 設 計 壓 場 的 那 套 衣 服 , 我 跟 她 說 我 都 已 經 向 全 世 界 宣 布 不 做 了 , 你 還 找 我 設 計 衣 服 ? 她 總 是 說 沒 有 我 為 她 設 計 壓 場 的 那 套 衣 服 心 裡 感 覺 不 踏 實 , 所 以 每 次 我 還 是 幫 她 設 計 。 我 們 合 作 了 太 久 , 太 有 默 契 了 , 雖 然 我 退 出 后 她 與 很 多 設 計 師 有 過 合 作 , 但 總 是 覺 得 他 們 會 改 變 她 身 上 的 一 些 東 西 , 不 是 太 女 性 化 了 就 是 其 他 。 這 一 次 演 唱 唱 會 確 定 后 , 她 說 這 次 她 要 在 演 出 結 束 前 穿 婚 紗 出 場 , 我 就 答 應 她 設 計 這 套 服 裝 。 后 來 有 一 次 又 見 她 的 時 候 , 她 好 像 有 心 事 要 說 , 我 問 她 什 麼 事 , 她 就 說 還 沒 有 最 後 那 場 演 出 開 場 穿 的 衣 服 , 她 想 我 為 她 設 計 一 件 一 出 場 就 能 壓 得 住 的 衣 服 , 我 就 說 好 吧 。 她 穿 這 兩 件 衣 服 出 場 真 的 很 漂 亮 。 當 她 穿 婚 紗 出 場 時 , 她 告 訴 歌 迷 這 是 我 為 她 設 計 的 婚 紗 , 她 說 自 己 這 一 次 是 真 的 出 嫁 了 , 嫁 給 了 歌 迷 、 嫁 給 了 音 樂 、 嫁 給 了 舞 台 。 你 想 這 樣 的 衣 服 , 我 能 不 做 嗎 ?

她 還 把 當 年 準 備 的 嫁 妝 拿 出 戴 上 了 ?

對 呀 , 就 是 穿 婚 紗 的 照 片 上 她 戴 的 項 鏈 , 那 還 是 十 几 年 前 我 陪 她 買 的 , 那 個 首 飾 盒 打 開 以 后 好 漂 亮 , 可 惜 現 在 里 面 已 變 色 了 。

當 時 為 什 麼 會 想 到 買 嫁 妝 , 真 的 是 準 備 嫁 人 了 嗎 ?

不 是 , 那 時 她 才 20 多 歲 , 想 著 總 是 要 嫁 人 的 , 但 沒 有 準 備 馬 上 嫁 人 。

現 在 呢 ? 現 在她 還 會 有 嫁 人 的 衝 動 嗎 ?

不 會 了 , 現 在 肯 定 不 會 有 了 。 不 過 那 天 晚 上 , 她 出 場 唱 《 胭 脂 扣 》前 , 穿 著 旗 袍 坐 在 椅 子 上 閉 著 眼 睛 , 我 當 時 和 身 邊 的 人 說 , 全 世 界 無 論 哪 個 男 人 看 到 這 樣 的 梅 艷 芳 都 會 愛 上 她 。 那 樣 子 真 的 能 讓 人 心 生 無 限 憐 愛 。

百 變 形 象 是 我 塑 造 了 “ 百 變 梅 艷 芳 ”

你 和 梅 艷 芳 合 作 是 從 《 壞 女 孩 》的 封 面 造 型 開 始 的 嗎 ?

從 她剛 開 始 出 道 。 1982 年 , 我 們 就 開 始 合 作 。 那 一 年 她 剛 獲 得 第 一 屆 歌 唱 新 秀 大 賽 冠 軍 , 就 有 人 找 到 我 , 說 她 不 錯 , 看 看 可 不 可 以 包 裝 一 下 , 我 說 那 讓 她 來 見 我 吧 。 剛 看 到 她 , 我 就 覺 得 她 的 樣 子 可 以 有 很 多 變 化 , 是 做 這 一 行 的 料 。 后 來 她 去 日 本 參 賽 , 我 為 她 設 計 的 服 裝 很 有 特 色 , 上 身 是 一 件 白 色 棉 襖 , 下 身 是 一 條 黑 色 皮 褲 。 這 樣 的 設 計 其 實 是 暗 地 里 為 她 拉 分 , 因 為 棉 襖 有 民 族 特 色 , 黑 色 褲 子 又 很 新 潮 。 到 第 三 專 輯 《 飛 躍 舞 台 》 時 , 我 一 直 在 想 要 為 她 設 計 什 麼 樣 的 形 象 。 一 天 我 帶 她 去 理 髮 店 , 讓 她 坐 在 那 里 。 我 越 看 她 的 長 髮 越 覺 得 討 厭 , 就 拿 起 剪 刀 , 一 下 把 她 的 長 髮 剪 掉 了 。 她 當 時 差 點 哭 了 , 我 說 沒 有 關 係 , 就 讓 理 發 師 為 她 理 成 短 髮 , 然 后 給 她 戴 上 眼 鏡 穿 上 男 裝 。 再 一 看 , 真 是 太 漂 亮 了 。

其 實 你 從 一 開 始 就 打 算 要 把 她 塑 造 成 百 變 梅 艷 芳 了 嗎 ?

其 實 百 變 梅 艷 芳 這 個 稱 號 也 是 我 起 的 。 1987 年 的 梅 艷 芳 演 唱 會 前 , 我 們 都 在 想 這 個 演 唱 會 叫 什 麼 名 字 , 后 來 突 然 想 到 不 如 就 叫 “ 百 變 梅 艷 芳 演 唱 會 ” 。

談 新 片 張 藝 謀 的 鼓 勵 最 珍 貴

梅 艷 芳 在 電 影 里 也 形 象 百 變 , 是 否 因 為 你 為 她 在 舞 台 上 設 計 的 形 象 多 變 ?

可 能 是 。 說 起 電 影 , 其 實 我 覺 得 《 胭 脂 扣 》 里 她 的 表 演 并 不 是 很 好 。 這 部 電 影 她 獲 得 了 金 馬 獎 的 最 佳 女 主 角 獎 , 別 人 都 說 她 演 得 好 , 但 在 我 眼 里 她 根 本 沒 有 表 演 。 所 以 在 台 灣 領 獎 后 , 在 后 台 , 我 還 將 她 的 這 個 獎 拋 來 拋 去 玩 , 說 她 這 個 獎 太 容 易 了 。 說 到 電 影 , 我 真 的 佩 服 張 藝 謀 。

為 什 麼 佩 服 張 藝 謀 ?

他 的 電 影 我 就 不 說 了 , 他 的 為 人 真 令 人 佩 服 。 梅 艷 芳 病 后 , 一 些 報 導 上 曾 登 出 了 梅 艷 芳 在 《 十 面 埋 伏 》 中 的 角 色 已 由 他 人 代 替 的 新 聞 。 有 一 天 晚 上 , 凌 晨 三 點 左 右 , 我 突 然 听 到 梅 艷 芳 家 樓 下 的 傳 真 机 響 了 , 當 時 沒 有 去 看 。 第 二 天 早 起 , 我 下 樓 看 那 份 傳 真 , 上 面 說 , 梅 艷 芳 小 姐 , 我 認 為 你 是 香 港 電 影 界 最 出 色 的 女 演 員 , 不 管 怎 樣 我 們 都 會 等 你 來 演 《 十 面 埋 伏 》 , 落 款 是 張 藝 謀 。 我 當 時 看 完 之 后 ( 搖 頭 )……

感 動 ?

真 不 好 說 。 我 真 的 很 佩 服 張 藝 謀 導 演 , 他 的 鼓 勵 比 什 么 都 珍 貴 , 梅 艷 芳 太 需 要 這 樣 的 支 持 了 。 所 以 12 月 份 我 會 陪 梅 艷 芳 去 拍 《 十 面 埋 伏 》 。 我 很 少 看 別 人 拍 戲 , 連 這 一 次 才 3 次 , 第 一 次 是 陪 梅 艷 芳 拍 《 胭 脂 扣 》 , 第 二 次 是 陪 張 國 榮 拍 《 霸 王 別 姬 》 , 這 一 次 我 是 自 己 想 陪 梅 艷 芳 去 的 , 想 好 好 認 識 一 下 張 藝 謀 。

談 從 前 梅 姐 是 這 樣 長 成 的

在 娛 樂 圈 這 麼 多 年 , 梅 艷 芳 今 天 在 圈 中 的 地 位 很 高 , 你 親 眼 看 到 她 的 成 就 , 你 覺 得 她 今 天 有 這 樣 的 地 位 是 因 為 什 麼 ?

梅 艷 芳 能 有 今 天 的 地 位 , 多 半 跟 個 性 有 關 吧 。 假 如 她 們 有 很 多 人 一 起 吃 飯 , 男 孩 子 找 女 孩 子 喝 酒 , 她 肯 定 會 把 自 己 的 姐 妹 往 后 面 一 推 , 說 我 來 。 而 且 她 都 不 是 用 杯 , 而 是 用 瓶 。 其 實 她 身 體 不 好 , 不 能 喝 酒 , 但 她 會 為 朋 友 出 頭 。

好 像 男 孩 子 的 性 格 ?

對 呀 , 其 實 她 很 像 男 孩 子 , 以 前 更 像 , 不 過 也 因 此 吃 過 很 多 虧 。 當 年 誰 找 她 借 錢 她 都 借 , 圈 里 的 、 圈 外 的 無 論 誰 都 可 以 。 而 且 她 不 像 一 般 人 會 聽 別 人 勸 , 她 是 一 定 要 從 實 踐 中 吸 取 教 訓 的 。 就 像 她 當 年 在 廣 州 演 唱 會 時 堅 持 要 唱 《 壞 女 孩 》 , 我 當 時 就 坐 在 台 下 正 中 , 很 多 人 過 來 讓 我 勸 她 不 要 唱 , 但 我 知 道 勸 沒 有 用 。 我 說 , 如 果 她 唱 誰 也 擋 不 住 , 她 唱 了 她 就 要 承 擔 責 任 。 結 果 她 還 是 唱 了 , 也 因 此 被 禁 止 在 內 地 開 唱 。

這 樣 的 事 好 朋 友 也 幫 不 了 ?

我 太 了 解 她 , 所 以 我 和 她 的 其 他 朋 友 不 一 樣 。 假 如 有 個 坑 在 她 面 前 , 我 會 推 她 一 把 , 掉 下 去 了 我 再 把 她 拉 上 來 , 這 樣 她 就 知 道 原 來 這 是 坑 , 不 能 跳 下 去 。

談 現 在  梅 艷 芳 沒 以 前 可 愛

你 覺 得 現 在 梅 艷 芳 與 以 前 相 比 有 什 麼 不 同 ?

其 實 我 更 喜 歡 以 前 的 她 , 現 在 的 她 沒 有 以 前 可 愛 了 。

為 什 麼 ?

現 在 的 她 太 精 明 了 。 很 多 時 候 , 你 說 了 上 半 句 話 , 她 已 經 知 道 你 下 面 要 說 什 麼 。 而 且 她 現 在 對 很 多 東 西 的 戒 心 很 強 , 不 像 以 前 傻 傻 的 , 很 可 愛 。

這 應 該 是 成 長 的 結 果 , 是 成 熟 了 。

我 看 到 她 這 樣 很 痛 心 , 你 知 道 像 她 這 樣 一個 以 前 常 被 人 騙 的 人 ,要 經 歷 多 少 教 訓 , 受 多 少 挫 折 才 能 到 今 天 。 我 心 裡 很 難 受 , 一 個 原 來 那 麼 可 愛 容 易 上 當 的 人 , 竟 然 能 變 成 這 樣 , 可 憐 呀 ! 所 以 我 還 是 喜 歡 她 以 前 的 樣 子 。

網 主 感 想 : 又 是 一 篇 很 感 人 的 專 訪 , 從 劉 培 基 口 中 讓 我 們 更 加 了 解 Anita , 舞 台 上 與 台 下 的 Anita 確 是 兩 樣 , 睇 完 呢 篇 專 訪 , 我 們 要 更 加 愛 護 關 懷 支 持 Anita 。 感 謝 劉 培 基 在 這 段 時 間 回 來 照 顧 Anita , 這 時 候 的 Anita 真 的 需 要 更 多 的 支 持 及 鼓 勵 。 劉 培 基 說 會 陪 Anita 北 上 拍 戲 , 真 是 太 好 , 有 劉 培 基 的 照 顧 , 我 們 會 放 心 一 點 。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