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別 人 眼 中 的 梅 艷 芳 ::.:.:..
1986年 | 梅 艷 芳 把 孫 淑 興 攝 住 了
8701.jpg

在 去 和 Raymond 接 觸 的 時 候 , 內 心 有 著 一 份 恐 懼 感 , 害 怕 他 有 著 藝 術 家 脾 氣 , 難 與 其 他 人 溝 通 , 又 或 者 怕 他 「 十 問 九 不 應 」 , 很 難 與 人 相 處 。

內 心 雖 然 己 作 了 最 懷 打 算 , 但 也 得 硬 著 頭 皮 , 去 面 對 自 己 的 工 作 , 和 面 對 他 。

在 和 他 談 話 間 , 我 就 清 楚 知 道 , 他 跟 我 想 像 中 , 是 完 全 兩 回 事 , 他 很 友 善 的 , 談 吐 溫 文 儒 雅 , 反 覺 得 他 有 少 許 害 羞 , 有 點 像 古 時 代 的 書 生 型 。

可 能 是 職 業 所 需 , 他 很 有 耐 性 地 耹 聽 我 的 問 題 , 然 後 很 有 修 為 的 逐 一 分 析 他 的 觀 感 。 和 他 做 訪 問 , 很 輕 鬆 寫 意 的 , 會 感 到 自 己 並 不 是 在 工 作 , 有 點 像 和 朋 友 聊 天 一 樣 。

我 覺 得 他 的 性 恪 那 麼 隨 和 , 做 上 司 可 有 困 難 呢 ?

怎 知 他 竟 很 坦 白 的 , 說 他 會 令 自 己 做 一 個 雙 面 人 , 在 工 作 的 時 候 , 他 會 板 起 臉 孔 , 少 和 下 屬 嬉 戲 , 做 一 個 嚴 肅 的 好 上 司 , 不 過 他 卻 強 調 自 己 是 個 不 擺 架 子 的 好 上 司 。

話 題 東 拉 西 址 下 , 再 回 到 此 欄 的 專 題 重 點 上 , 我 問 他 , 在 他 的 「 影 相 佬 」 生 涯 , 可 有 一 個 令 他 佩 服 的 哩 ?

他 用 著 很 疑 惑 的 眼 神 望 著 我 , 想 他 一 定 是 不 太 清 楚 我 的 意 思 , 後 來 我 說 : 「 我 是 指 你 鏡 頭 下 的 影 人 ! 」

他 領 會 到 我 的 問 題 , 卻 作 思 考 說 : 「 那 個 人 是 梅 艷 芳 。 」 他 用 肯 定 的 語 氣 道 。

這 番 我 倒 又 真 的 不 明 白 他 的 用 意 了 ,他 究 竟 服 阿 梅 些 甚 麼 ?

他 說 : 「 你 有 所 不 知 了 , 我 服 是 服 她 的 台 型 。 」

這 更 加 令 我 糊 塗 , 他 服 阿 梅 的 台 型 , 以 我 所 知 他 是 和 阿 梅 拍 唱 片 封 套 , 又 不 是 在 舞 台 上 獻 唱 , 那 又 有 甚 麼 台 型 可 觀 ?

他 耐 心 分 析 此 話 由 來 : 「 還 記 得 當 日 跟 她 拍 唱 片 封 套 , 是 那 張 『 妖 女 』 , 她 是 沒 有 化 的 , 心 知 道 , 一 個 女 人 化 , 一 定 耗 時 很 久 , 那 日 , 我 足 足 等 了 兩 個 多 鐘 頭 。 」

我 拿 起 面 前 的 飲 品 喝 了 一 口 , 略 為 停 頓 下 來 。 禮 貌 上 , 我 並 沒 有 催 促 他 , 因 為 我 知 道 好 戲 還 在 後 頭 。

他 續 道 : 「 當 時 我 所 有 的 燈 光 已 準 備 就 緒 , 只 要 她 OK , 我 就 可 以 開 工 , 正 當 我 等 得 有 點 不 耐 煩 的 時 候 , 阿 梅 就 出 現 在 我 的 眼 前 。 」

我 內 心 真 的 很 想 知 道 發 生 甚 麼 事 情, 但 他 卻 偏 偏 賣 關 子 , 令 我 非 常 焦 急 。

他 笑 道 : 「 你 不 用 心 急 , 且 耐 心 聽 我 說 吧 。 」 他 施 施 然 說 : 「 她 真 的 無 懈 可 衝 擊 , 那 衣 服 和 扮 相 , 百 分 之 一 百 配 合 她 的 唱 片 主 題 『 妖 女 』 , 她 一 舉 手 一 投 足 , 成 個 影 舞 人 一 樣 , 充 分 表 現 她 在 舞 台 上 的 豐 姿 。 」

聽 他 這 樣 說 , 不 知 有 否 被 阿 梅 吸 引 ?

我 趁 機 捉 弄 他 , 他 便 用 半 開 玩 笑 的 形 式 道 : 「 有 多 少 啦 , 但 她 最 吸 引 我 的 , 是 她 每 一 個 小 動 作 , 每 一 個 神 韻 , 她 表 現 自 然 , 神 氣 十 足 , 其 他 人 很 容 易 被 她 的 磁 力 吸 引 。 」

既 然 說 阿 梅 那 麼 吸 引 , 豈 不 是 在 場 的 工 作 人 員 與 及 他 本 人 眼 中 只 看 著 阿 梅 , 而 疏 忽 工 作 崗 位 ?

「 你 的 想 像 力 太 豐 富 了 , 雖 然 阿 梅 魅 力 沒 法 擋 , 但 我 們 也 很 職 業 化 的 , 定 力 十 足 , 不 會 好 像 你 所 說 的 那 樣 , 目 定 口 呆 , 不 顧 工 作 。 」 他 道 。

他 服 阿 梅 , 無 可 否 認 , 阿 梅 是 有 一 定 的 魅 力 , 阿 梅 不 但 可 吸 引 異 性 , 就 連 一 般 的 女 孩 子 視 阿 梅 為 偶 像 , 愛 她 的 外 形 , 愛 她 的 歌 曲 , 愛 她 的 服 飾 , 總 之 , 愛 她 整 個 人 。

阿 梅 是 樂 壇 大 姐 大 , 她 每 一 首 歌 曲 必 能 上 流 行 榜, 每 首 歌 必 定 唱 得 街 知 巷 聞 , 她 的 地 位 , 誰 可 以 代 替 ?

撰 文 :梁 愛 蓮

網 主 感 想 : 一 篇 很 舊 的 專 訪 , 被 訪 者 是 一 名 攝 影 師 。 『 妖 女 』 中 的 阿 梅 的 確 有 型 有 款 , 每 一 個 動 作 , 每 一 個 眼 神 都 非 常 吸 引 !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