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別 人 眼 中 的 梅 艷 芳 ::.:.:..
1999年 | 新 加 坡 報 紙 | 好 學 生 和 壞 女 孩
張 惠 妹 在 舊 機 場 舉 行 露 天 演 唱 會 , 聽 的 士 司 機 說 , 交 通 安 排 混 亂 , 結 果 發 生 騷 動 。 我 沒 有 看 “ 阿 妹 ” 的 演 唱 會 , 選 擇 去 紅 磡 體 育 館 看 了 “ 阿 姐 ” 的 落 力 跳 妖 - 『 梅 豔 芳 演 唱 會 』。

在 演 唱 會 中 看 到 許 多 白 髮 觀 眾 , 不 知 道 他 們 是 『 梅 豔 芳 演 唱 會 』 才 有 的 觀 眾 , 還 是 一 般 演 唱 會 的 常 客 。 後 來 和 J 吃 飯 時 提 起 , 他 說 梅 豔 芳 有 她 的 老 觀 眾 。 J 又 給 我 上 了 關 於 梅 姐 起 落 , 為 什 麼 退 出 歌 壇 后 又 重 作 馮 婦 的 一 刻 。

我 才 想 起 聽 梅 豔 芳 已 經 是 十 幾 年 前 的 事 。 當 時 她 還 沒 有 升 作 “ 阿 姐 ” , 80 年 代 初 在 新 秀 歌 唱 比 賽 中 勝 出 , 她 以 低 沈 的 嗓 子 在 比 賽 中 輕 易 勝 出 。 同 期 的 女 歌 手 還 有 誰 , 似 乎 不 容 易 想 起 來 , 只 知 道 梅 豔 芳 這 名 有 點 像 梅 蘭 芳 , 是 長 得 不 漂 亮 但 又 自 有 一 番 氣 韻 的 女 子 。 她 唱 「 香 城 浪 子 」 的 主 題 曲 『 心 債 』 , 有 些 幽 怨 , 後 來 的 『 似 水 流 年 』 冷 得 叫 人 難 忘 。

但 是 我 更 記 得 她 很 努 力 地 擺 脫 別 人 的 影 子 , 樹 立 自 己 的 風 格 。 結 果 在 台 上 變 成 了 “ 壞 女 孩 ” 。 坐 在 體 育 館 看 她 穿 著 內 衣 式 銀 光 閃 閃 的 上 衣 , 後 來 又 一 套 內 泳 裝 式 外 約 隱 約 現 的 長 紗 , 到 最 後 的 鐵 愛 美 神 鋼 衣 , 與 舞 伴 縱 欲 的 跳 , 我 不 禁 想 問 自 己 , 我 從 小 就 是 百 分 百 的 “ 好 學 生 ” , 怎 麼 會 聽 上 梅 艷 芳 呢 ? 當 時 如 果 老 師 知 道 我 聽 梅 艷 芳 , 不 知 到 會 有 什 麼 感 想 。

當 梅 豔 芳 在 體 育 館 唱 起 『 壞 女 孩 』 的 時 候 , 老 實 說 , 我 比 聽 『 心 債 』 更 加 感 動 。 細 聽 『 壞 女 孩 』 , 不 認 為 它 有 什 麼 好 , 我 其 實 喜 歡 她 唱 些 慢 歌 。 但 在 80 年 代 島 國 的 空 氣 , 我 習 慣 聽 顧 家 輝 或 著 聽 進 步 一 點 譚 詠 麟 的 那 些 日 本 纏 綿 翻 譯 歌 曲 時 , 『 壞 女 孩 』 在 廣 東 樂 壇 算 是 一 標 記 。 她 的 快 歌 , 有 些 歌 詞 越 唱 越 挑 逗 , 她 的 舞 蹈 在 當 時 也 算 得 是 熱 辣 辣 的 。

作 為 女 性 , 梅 豔 芳 的 毫 不 矜 持 , 在 當 時 的 島 國 那 道 德 意 識 仍 算 很 強 的 社 會 , 是 很 要 不 得 的 。 但 是 她 讓 人 們 注 意 她 , 為 了 讓 人 們 記 得 她 , 為 了 讓 自 己 在 香 港 樂 壇 上 留 下 一 席 之 地 , 在 具 有 實 力 時 仍 然 用 盡 辦 法 銷 售 自 己 的 努 力 , 這 都 需 要 勇 氣 。

“ 好 ” 不 起 來 , 她 以 自 己 可 以 扮 “ 壞 ” 可 以 擺 脫 其 他 人 的 陰 影 , 但 是 當 時 又 掉 入 麥 當 娜 式 的 摽 新 立 異 之 中 。 不 過 儘 管 如 此 , 她 還 是 成 功 地 把 『 壞 女 孩 』 列 印 在 時 代 的 記 錄 。 先 有 了 『 壞 女 孩 』 , 她 後 來 在 螢 光 幕 前 的 路 才 打 開 另 一 天 空 。

而 在 我 所 處 的 年 代 和 空 間 , 梅 豔 芳 成 了 我 文 化 的 一 號 人 物 。 她 不 是 白 光 , 也 不 是 徐 小 鳳 , 在 我 成 長 過 程 當 中 , 知 道 她 當 時 堪 稱 得 上 的 一 些 “ 顛 覆 ” 形 像 , 梅 豔 芳 就 是 梅 豔 芳 , 她 做 那 些 與 眾 不 同 的 事 , 就 是 挑 起 人 去 喜 歡 和 不 喜 歡 她 , 接 受 和 不 接 受 她 , 對 她 有 了 愛 憎 , 也 才 有 了 印 象 。

我 特 別 記 得 她 , 還 有 一 個 原 因 , 念 高 中 的 時 候 參 加 一 個 文 藝 營 , 同 組 來 自 其 他 學 校 的 文 友 因 為 我 的 不 苟 言 笑 , 送 了 一 張 他 們 畫 的 大 紙 卡 給 我 , 上 面 畫 了 一 坐 山 , 說 是 “ 冰 山 ” , 而 他 們 要 “ 將 冰 山 劈 開 ” , 用 的 就 是 梅 艷 芳 在 『 壞 女 孩 』 之 後 一 首 歌 曲 的 歌 名 , 我 當 時 在 心 里 笑 得 很 厲 害 。
網 主 感 想 : 同 意 筆 著 所 說 , 一 個 仍 然 屬 於 保 守 的 年 代 , Anita 的 『 壞 女 孩 』 確 是 非 常 突 出 , 無 論 是 否 因 此 成 了 她 的 歌 迷 , 這 已 是 一 個 歷 史 印 紀 。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