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:.:.:: 戲 人 戲 語 ::.:.:..
1991年04月18日 | 電 影 雙 週 刊 第 313 期 | 十 載 光 華 梅 艷 芳
2101.jpg 多 少 成 功 , 多 少 遺 憾 , 都 一 一 細 說

歌 唱 藝 員 做 表 演 , 除 了 拍 電 影 、 搞 演 唱 會 外 , 就 沒 有 其 他 新 招 , 梅 艷 芳 別 出 心 裁 , 今 年 搞 演 唱 會 外 , 還 搞 了 個 個 人 展 覽 。

這 個 題 為 『 梅 艷 芳 十 載 光 華 匯 展 』 的 展 覽 會 , 分 為 --演 唱 會 、 少 年 成 長 、 music video 、 電 影 、 舞 台 服 裝 及 幕 後 精 英 工 作 人 員 講 述 對 梅 艷 芳 觀 感 六 個 部 分 。 由 整 個 展 覽 會 的 構 思 以 至 籌 措 、 執 行 , 梅 艷 芳 都 十 分 積 極 參 與 。

這 個 展 覽 會 的 目 的 , 不 是 要 向 其 他 人 炫 耀 我 賺 了 幾 多 幾 多 錢 。 梅 艷 芳 強 調 : 因 為 在 娛 樂 圈 整 整 十 年 , 帶 給 我 很 多 不 同 的 經 歷 , 在 我 整 個 人 生 過 程 有 著 十 分 重 要 的 位 置 , 相 當 值 得 紀 念 。 因 為 有 很 多 人 都 想 了 解 真 實 的 我 , 我 想 借 這 個 展 覽 會 , 告 訴 別 人 過 去 十 年 我 做 了 什 麼 , 十 年 變 的 是 甚 麼 , 不 變 的 又 是 甚 麼 。

梅 艷 芳 的 出 身 , 以 至 崛 起 、 成 名 , 都 可 以 說 是 香 港 的 一 個 傳 奇 。 就 在 她 奮 鬥 掙 扎 不 平 凡 的 十 年 後 , 從 事 業 、 感 情 、 個 人 成 長 為 她 作 一 個 回 顧 , 相 信 亦 是 個 適 當 的 時 候 。

涼 風 輕 輕 吹 遍 , 朗 日 也 要 被 蔽 隱 , 泛 起 一 片 迷 茫 塵 埃 滾 - 《 風 的 季 節 》

這 首 《 風 的 季 節 》 原 唱 者 雖 然 是 徐 小 鳳 , 然 而 對 於 梅 艷 芳 的 意 義 卻 殊 不 簡 單 。 就 在 第 一 屆 新 秀 歌 唱 大 賽 , 卷 曲 長 髮 , 披 上 一 身 歌 衣 的 梅 艷 芳 憑 這 首 歌 曲 脫 穎 而 出 , 成 為 新 秀 冠 軍 歌 手 。 事 實 上 , 往 後 從 新 秀 歌 唱 大 賽 跑 出 來 的 歌 手 , 到 目 前 為 止 , 發 展 沒 有 一 個 能 比 得 上 梅 艷 芳 。 不 過 , 在 十 年 之 後 , 說 這 番 話 倒 很 輕 易 的 , 梅 艷 芳 真 真 正 正 , 一 步 一 步 邁 向 成 功 的 路 途 卻 是 絕 非 輕 易 。

最 初 沒 有 人 知 道 我 可 以 做 到 什 麼 , 即 使 我 亦 不 清 楚 。 這 位 樂 壇 大 姐 大 回 首 從 前 時 說 : 新 秀 出 道 之 後 一 年 , 我 穿 衣 服 依 然 好 保 守 , 好 老 土 , 未 找 到 一 條 適 合 自 己 的 路 向 , 直 到 劉 培 基 幫 我 設 計 《 赤 的 疑 惑 》 唱 片 開 始 , 才 有 了 改 變 。

原 來 梅 艷 芳 雖 憑 徐 小 鳳 一 曲 成 名 , 可 是 給 人 「 徐 小 鳳 第 二 」 的 感 覺 , 活 在 別 人 陰 影 之 下 , 要 獨 立 發 展 , 有 一 番 成 就 , 梅 艷 芳 知 道 機 會 很 微 , 所 以 曾 憂 心 了 一 段 日 子 。

劉 培 基 幫 我 設 計 形 象 , 說 我 有 點 似 山 口 百 惠 , 我 當 時 真 的 開 心 透 了 。

於 是 梅 艷 芳 有 信 心 擺 脫 別 人 加 諸 她 身 上 的 印 象 , 揭 雜 誌 , 學 別 人 穿 衣 、 化 。

新 秀 大 賽 之 後 兩 年 左 右 , 我 開 始 敢 於 嘗 試 新 鮮 事 物 。 梅 艷 芳 回 憶 說 : 當 我 聽 完 一 首 歌 , 一 個 形 象 就 會 在 腦 海 中 出 現 。 好 似 『 呢 首 歌 以 阿 拉 伯 跳 舞 女 郎 出 現 , 效 果 會 唔 會 好 呢 ? 』 全 部 都 是 我 一 個 人 想 出 來 的 。

初 時 , 周 圍 的 人 對 我 沒 有 信 心 , 我 記 得 由 《 壞 女 孩 》 開 始 才 覺 得 我 可 以 變 不 同 的 形 象 。 那 時 , 我 的 形 象 不 單 止 變 , 而 且 愈 變 愈 厲 害 。

梅 艷 芳 談 到 『 形 象 』 , 一 副 滿 足 的 笑 容 便 溢 於 臉 上 。

八 十 年 代 初 期 , 香 港 樂 壇 是 不 講 什 麼 形 象 的 。 徐 小 鳳 、 關 菊 英 都 以 清 純 、 正 經 的 樣 子 唱 歌 , 沒 有 人 想 過 形 象 是 什 麼 。 所 以 梅 艷 芳 驕 傲 地 說 : 「 歌 手 講 求 形 象 是 由 我 創 的 。 」

孤 身 走 我 路 , 獨 個 摸 索 我 路 途 。 問 誰 伴 我 走 我 路 , 寂 寞 時 , 伴 我 影 歌 中 舞 - 《 孤 身 走 我 路 》

2102.jpg雖 然 展 覽 會 名 為 『 十 載 光 華 』 , 然 而 很 多 人 都 知 道 梅 艷 芳 的 歌 齡 不 只 十 年 。 黎 小 田 在 新 秀 初 賽 上 , 曾 經 問 過 當 時 仍 然 寂 寂 無 名 的 梅 艷 芳 , 唱 歌 有 多 久 , 當 時 只 得 十 七 歲 的 她 , 不 經 意 的 答 道 : 「 十 幾 年 啦 ! 」 令 黎 小 田 留 下 深 刻 印 象 。 梅 艷 芳 可 以 在 台 上 揮 灑 自 如 , 我 行 我 素 , 跟 她 的 童 年 經 歷 有 很 大 關 係 , 她 有 一 句 格 言 , 就 是 「 凡 事 都 要 對 自 己 有 信 心 。」

梅 艷 芳 六 歲 開 始 正 式 登 台 , 周 圍 的 人 就 用 歧 視 眼 光 投 注 在 她 身 上 。 

同 學 仔 覺 得 我 是 怪 物 , 他 們 媽 咪 警 告 他 們 的 仔 女 說 , 叫 不 要 跟 我 玩 , 『 歌 女 呢 o架 』 !

這 些 難 聽 的 說 話 對 梅 艷 芳 弱 小 心 靈 造 成 極 大 傷 害 。

我 以 唱 歌 為 生 , 當 時 沒 有 人 會 冠 以 『 歌 星 』 、 『 歌 手 』 之 名 來 稱 呼 你 , 只 會 叫 你 做 歌 女 , 我 當 時 真 的 好 難 過 。

我 記 得 當 時 夜 晚 穿 著 歌 衫 走 場 , 只 夠 錢 搭 巴 士 , 巴 士 上 其 他 乘 客 就 會 當 你 怪 物 睇 , 由 頭 望 到 你 落 腳 , 感 覺 就 好 似 比 人 話 你 賣 淫 , 當 時 我 比 人 的 眼 光 侮 辱 得 非 常 緊 要 。


這 一 頁 辛 酸 血 淚 史 , 對 梅 艷 芳 成 長 性 格 有 很 大 影 響 。

我 小 時 候 的 經 歷 , 形 成 我 十 分 自 卑 。 不 過 , 一 句 說 話 講 得 好 , 就 是 自 卑 感 變 成 自 大 狂 。

梅 艷 芳 笑 說 : 我 因 為 自 卑 , 更 加 不 可 以 給 睇 死 。 我 覺 得 做 人 最 重 要 不 能 怕 醜 。 細 個 我 化 , 其 他 人 都 話 不 好 看 , 但 即 使 不 好 看 都 要 『 撐 』 , 要 對 自 己 有 信 心 , 你 說 不 好 看 , 我 偏 說 好 看 , 講 多 兩 講 , 就 可 以 說 服 到 人 。

所 以 梅 艷 芳 以 《 孤 身 走 我 路 》 來 形 容 她 多 年 在 表 演 事 業 中 奮 鬥 掙 扎 的 心 境 , 「 多 年 來 , 都 是 我 一 個 人 死 『 撐 』 至 有 今 日 成 就 」 , 她 自 言 到 這 個 階 段 身 心 都 疲 倦 , 不 過 , 「 觀 眾 歡 呼 聲 」 是 給 她 的 唯 一 安 慰 , 可 以 令 她 忘 卻 其 他 煩 惱 。

歌 聲 中 帶 著 情 淚 , 心 中 結 欲 解 憑 誰 , 情 緣 任 散 聚 , 聚 散 不 堪 追 , 悲 傷 蘊 藏 心 裡 - 《 歌 衫 淚 影 》

梅 艷 芳 自 小 從 事 表 演 行 業 , 習 慣 面 對 台 下 觀 眾 , 不 過 , 她 說 只 限 唱 歌 , 演 戲 就 不 行 了 。

因 為 你 在 台 上 唱 歌 完 全 可 以 由 你 控 制 , 但 演 戲 就 不 可 以 , 你 要 跟 對 手 交 流 , 比 唱 歌 困 難 得 多 。

梅 艷 芳 主 演 電 影 接 近 三 十 部 , 而 且 拿 過 香 港 電 影 金 像 獎 及 金 馬 獎 的 最 佳 女 主 角 榮 銜 , 已 經 是 演 戲 老 手 。 可 是 最 初 演 戲 仍 然 沒 有 把 握 。 第 一 次 演 出 經 驗 來 自 電 視 劇 《 香 江 花 月 夜 》 。 她 回 憶 此 次 經 驗 是 有 幸 有 不 幸 。

第 一 次 演 戲 就 演 電 視 , 會 比 較 困 難 。 因 為 電 視 拍 戲 一 shot , 演 員 要 一 下 子 唸 熟 一 疊 厚 厚 的 台 詞 , 對 於 演 戲 初 哥 會 是 很 重 的 負 擔 。 但 拍 《 香 江 花 月 夜 》 得 到 名 師 指 導 , 在 演 戲 方 面 獲 益 良 多 。

第 一 個 星 期 我 真 的 很 擔 心 , 一 早 就 唸 熟 劇 本 。 曾 江 跟 我 有 最 多 對 手 戲 , 亦 最 帶 到 我 入 戲 , 我 有 時 好 驚 , 因 為 他 的 樣 子 很 惡 , 但 他 叫 我 不 要 怕 , 集 中 精 神 望 著 他 做 戲 , 一 路 下 來 , 知 道 他 不 是 那 麼 惡 的 , 自 己 輕 鬆 了 , 亦 易 入 戲 。


曾 江 可 以 說 在 演 戲 方 面 幫 到 梅 艷 芳 一 把 , 加 上 電 視 台 現 場 收 音 的 訓 練 , 使 梅 艷 芳 由 一 個 完 全 不 懂 做 戲 的 人 , 逐 漸 知 道 什 麼 叫 電 影 , 演 戲 。 拍 電 影 變 得 容 易 得 多 。

在 今 次 的 展 覽 會 , 梅 艷 芳 在 自 己 主 演 三 十 部 電 影 中 , 選 出 七 部 :《 神 探 朱 古 力 - 1986 》 、 《 一 屋 兩 妻 - 1987 》 、 《 胭 脂 扣 - 1988 》 、 《 奇 蹟 - 1989 》 、 《 英 雄 本 色 III 夕 陽 之 歌 - 1989 》 、 《 川 島 芳 子 - 1990 》 及 《 何 日 君 再 來 - 1991 》, 特 別 作 圖 片 展 覽 , 自 當 有 她 的 特 別 理 由 。

《 神 探 朱 古 力 》 :在 芸 芸 眾 多 我 演 出 的 喜 劇 電 影 中 , 我 最 喜 歡 這 部 《 神 探 朱 古 力 》 , 因 為 能 夠 跟 我 最 喜 歡 的 喜 劇 明 星 許 冠 文 合 作 , 喜 劇 中 , 這 個 是 新 的 配 搭 。

《 一 屋 兩 妻 》 :我 喜 歡 《 一 屋 兩 妻 》 , 因 為 它 跟 《 神 探 朱 古 力 》 是 另 一 種 處 理 方 式 。 雖 然 同 是 喜 劇 人 物 , 《 神 》 的 角 色 比 較 誇 張 ; 《 一 》 就 較 為 生 活 、 小 品 。 陳 友 、 鍾 鎮 濤 處 理 處 境 式 喜 劇 有 他 們 的 專 長 之 處 。

《 胭 脂 扣 》 : 我 由 八 二 、 八 三 年 入 電 影 圈 , 都 以 喜 劇 為 主 , 沒 有 導 演 敢 邀 我 做 一 些 嚴 肅 角 色 , 因 為 我 的 樣 子 比 較 modern , 沒 有 人 會 諗 到 我 可 以 做 二 、 三 十 年 代 的 角 色 。 關 錦 鵬 就 大 膽 起 用 我 , 《 胭 脂 扣 》 的 成 功 令 到 其 他 導 演 開 始 信 任 我 。 所 以 這 部 電 影 是 我 整 個 電 影 生 涯 另 一 個 開 始 , 一 個 轉 捩 點 。

《 奇 蹟 》 :成 龍 電 影 , 素 以 投 資 大 見 稱 , 我 能 夠 拍 到 這 麼 一 部 大 製 作 , 十 分 值 得 紀 念 。

《 英 雄 本 色 III 夕 陽 之 歌 》 : 我 知 道 自 己 唔 係 靚 女 , 但 我 希 望 可 以 在 『 型 格 』 、 『性 格』 去 討 好 觀 眾 , 我 男 裝 打 扮 有 信 心 , 行 路 姿 勢 我 都 喜 歡 學 男 仔 , 我 一 直 比 人 感 覺 就 係 『 陰 陽 錯 』 。 我 細 個 夢 想 做 英 雄 , 大 個 希 望 做 律 師 、 女 警 司 , 可 以 好 威 武 , 在 這 部 電 影 面 徐 克 安 排 我 開 槍 、 打 鬥 , 儼 然 一 個 女 英 雄 , 令 到 我 現 實 生 活 中 不 可 能 做 到 的 電 影 中 可 以 達 成 , 所 以 我 喜 歡 它 。

《 川 島 芳 子 》 : 我 看 過 有 關 川 島 芳 子 的 電 影 和 書 籍 , 覺 得 她 身 世 十 分 傳 奇 , 由 最 初 的 威 風 八 面 以 至 最 後 的 潦 倒 , 要 演 這 個 角 色 是 演 技 一 大 考 驗 。 而 川 島 芳 子 喜 歡 以 男 性 打 扮 , 我 在 男 裝 方 面 有 信 心 可 以 好 瀟 洒 , 是 我 倆 的 一 個 共 通 點 。

《 何 日 君 再 來 》 :前 後 都 拍 了 三 年 , 是 一 部 大 製 作 。 川 島 芳 子 與 梅 伊 , 兩 個 人 的 共 通 點 是 『 硬 頸 』 , 不 過 其 他 方 面 有 好 大 對 比 , 川 島 芳 子 是 中 國 人 在 日 本 長 大 , 梅 伊 是 在 中 國 長 大 後 來 定 居 日 本 ; 川 島 芳 子 男 性 化 , 好 殘 忍 ; 梅 伊 就 十 分 女 性 。 《 何 日 君 再 來 》 想 表 現 一 個 女 人 的 心 態 , 國 家 重 要 或 愛 情 重 要 , 是 情 與 義 之 間 抉 擇 , 有 好 多 感 情 戲 , 難 度 好 高 。


梅 艷 芳 認 為 跟 每 個 導 演 合 作 都 有 不 同 經 驗 , 不 過 當 中 以 關 錦 鵬 及 徐 克 合 作 最 能 擦 出 火 花 。 前 者 是 因 為 他 「 揣 摸 女 性 心 態 絲 絲 入 扣 , 而 且 願 意 花 上 一 整 天 時 間 跟 演 員 講 解 劇 本 , 而 不 會 有 煩 厭 的 感 覺 」 ; 喜 歡 後 者 是 因 為 他 「 腦 筋 轉 動 得 快 , 形 成 演 員 亦 要 相 應 作 出 配 合 , 雖 然 會 成 壓 力 , 但 又 是 另 一 種 寶 貴 的 經 驗 。 」

喜 劇 、 動 作 、 文 藝 戲 種 , 梅 艷 芳 都 嘗 試 過 。 將 來 她 說 最 近 一 連 演 了 多 個 二 、 三 十 年 代 的 人 物 , 有 點 飽 和 , 希 望 可 以 試 拍 古 裝 。 目 下 , 她 正 在 跟 徐 克 商 議 , 與 鞏 俐 合 作 演 《 青 蛇 》 , 如 果 成 事 的 話 , 將 會 是 她 角 色 又 一 創 新 與 嘗 試 。

2103.jpg多 少 淚 , 多 少 歡 樂 , 化 做 無 盡 愛 , 默 默 回 味 過 去 情 意 , 一 一 收 起 關 進 心 坎 內 -《 赤 的 疑 惑 》

情 有 好 多 種 : 親 情 、 愛 情 、 朋 友 之 情 、 家 國 之 情 。 梅 艷 芳 對 「 情 」 有 甚 麼 期 望 呢 ? 不 同 的 「 情 」 對 她 有 什 麼 意 義 ?

親 情 : 親 情 , 我 是 一 個 十 分 『 內 歛 』 的 人 。 我 『 錫 』 我 媽 咪 , 不 過 我 不 講 出 來 , 做 出 面 。

雖 然 我 不 是 跟 媽 咪 一 塊 住 , 但 我 仍 然 十 分 關 心 她 的 起 居 生 活 。 日 常 生 活 照 顧 不 到 的 , 就 盡 量 找 人 照 顧 。

以 前 同 屋 企 人 住 , 好 多 吵 鬧 , 不 想 歸 家 ; 到 現 在 搬 了 出 來 , 反 而 好 掛 念 屋 企 人 , 我 喜 歡 這 種 掛 念 的 感 覺 。

傳 統 觀 點 , 我 不 是 一 個 孝 順 女 , 來 無 影 去 無 蹤 , 不 過 我 真 係 好 『 錫 』 我 媽 咪 , 我 好 怕 佢 有 病 痛 。

愛 情 : 十 三 、 四 歲 左 右 是 我 的 初 戀 , 我 暗 戀 我 的 補 習 老 師 , 當 時 好 純 情 , 日 日 六 點 鐘 , 拿 住 結 他 在 公 園 一 邊 彈 一 邊 唱 , 連 手 仔 都 未 拖 過 。

如 果 話 真 真 正 正 拍 拖 應 該 是 十 六 、 七 歲 的 時 候 。 我 小 小 年 紀 拍 拖 , 絕 非 希 望 從 男 友 身 上 得 到 失 去 的 父 愛 。

由 細 到 大 , 我 都 十 分 獨 立 , 最 怕 有 個 男 人 在 我 身 邊 。 我 有 個 後 父 , 但 從 他 身 上 , 我 一 點 都 得 不 到 溫 暖 依 靠 的 感 覺 , 他 還 經 常 罵 我 , 可 以 說 不 單 沒 有 父 愛 , 反 而 覺 得 佢 比 我 好 大 壓 力 。

細 個 識 男 朋 友 , 從 沒 有 刻 意 認 識 一 個 年 紀 比 我 大 得 多 的 男 人 , 拍 拖 就 拍 拖 , 老 豆 就 老 豆 , 我 分 得 好 清 楚 。

所 有 的 期 望 就 是 希 望 可 以 好 溫 馨 。 其 實 都 可 以 說 不 敢 存 有 期 望 , 因 為 希 望 愈 大 , 失 望 愈 大 , 我 希 望 大 家 開 心 就 得 。

我 說 希 望 丈 夫 會 好 愛 我 , 不 嚕 囌 , 好 gentleman , 好 有 型 .... 其 實 都 不 實 在 , 最 重 要 是 他 愛 你 , 我 所 講 的 一 切 , 其 實 只 包 含 一 樣 o野 , 就 是 愛 。

『 不 在 乎 天 長 地 久 , 只 在 乎 曾 經 擁 有 』 只 是 個 廣 告 口 語 , 如 果 我 喜 歡 一 個 人 , 我 希 望 永 遠 擁 有 他 , 愛 情 方 面 , 我 是 很 佔 有 的 。

友 情 : 朋 友 , 我 細 個 沒 有 朋 友 , 十 五 歲 才 認 識 第 一 個 朋 友 , 做 了 朋 友 後 , 我 就 不 肯 輕 易 放 手 , 我 將 對 朋 友 的 愛 、 情 感 都 投 注 在 她 身 上 , 比 我 的 親 姐 、 媽 媽 還 要 親 。

可 能 因 為 小 時 候 沒 有 朋 友 , 比 較 孤 單 , 長 大 之 後 我 喜 歡 柴 娃 娃 一 大 班 人 熱 熱 鬧 鬧 。


家 國 之 情 : 梅 艷 芳 在 六 四 民 運 , 是 香 港 演 藝 界 反 應 最 熱 烈 , 最 積 極 的 一 人 。 到 今 日 , 大 部 分 香 港 人 都 把 這 件 慘 事 拋 諸 腦 後 , 梅 艷 芳 自 言 仍 是 「 民 主 運 動 的 忠 貞 分 子 。」

我 做 每 一 件 事 都 好 積 極 , 會 目訓 晒 身 , 如 果 我 在 支 持 六 四 方 面 半 途 而 廢 , 就 會 好 浪 費 以 前 所 做 的 一 切 , 如 果 我 現 在 放 棄 , 就 連 一 線 生 機 都 沒 有 了 。 」 梅 艷 芳 情 辭 懇 切 的 說 。

因 為 支 持 六 四 民 運 表 現 激 烈 , 梅 艷 芳 已 經 被 中 共 列 入 黑 名 單 。 但 梅 艷 芳 坦 言 不 會 因 此 而 畏 縮 , 她 今 次 辭 演 關 錦 鵬 的 《 阮 玲 玉 》 , 「 個 人 安 危 」 問 題 並 非 考 慮 的 主 因 。

雖 然 有 關 方 面 說 不 介 意 我 攪 過 民 運 , 不 過 如 果 有 人 留 難 我 , 要 我 寫 悔 過 書 , 我 是 絕 對 不 可 以 忍 受 , 衝 突 爭 持 不 下 , 不 知 會 攪 出 什 麼 , 可 能 會 牽 連 到 其 他 工 作 人 員 。

梅 艷 芳 經 過 慎 重 考 慮 , 而 作 出 辭 演 的 決 定 , 放 棄 關 錦 鵬 為 她 度 身 訂 造 , 籌 備 兩 年 的 《 阮 玲 玉 》 演 出 機 會 , 在 藝 術 方 面 作 出 了 犧 牲 。

梅 艷 芳 說 她 現 在 是 「 賭 一 舖 」 。

我 本 來 已 經 拿 了 加 拿 大 passport , 一 兩 年 後 會 過 去 住 。 但 六 四 之 前 , 我 會 積 極 去 申 請 居 留 , 六 四 之 後 , 我 考 慮 得 好 清 楚 , 我 不 要 去 。 我 不 是 那 種 拿 了 passport 才 敢 站 出 來 , 講 說 話 的 人 。 我 摶 到 九 七 , 在 這 段 期 間 , 我 仍 會 留 在 香 港 , 盡 我 最 大 努 力 , 這 麼 才 說 得 上 無 悔 今 生。

斜 陽 無 限 , 無 奈 只 一 息 間 燦 爛 , 隨 雲 霞 漸 散 , 逝 去 的 光 彩 不 復 還 。 遲 遲 年 月 , 難 耐 這 一 生 的 變 幻 , 如 浮 雲 聚 散 , 纏 結 這 滄 桑 的 倦 顏 , 漫 長 路 驟 覺 光 陰 退 減 , 歡 欣 總 短 暫 未 再 返 , 那 個 看 透 我 夢 想 是 平 淡 ! - 《 夕 陽 之 歌 》

『 夕 陽 無 限 好 , 只 是 近 黃 昏 』 是 梅 艷 芳 此 刻 的 心 境 。

由 一 九 八 五 年 開 始 , 連 奪 五 屆 最 受 歡 迎 女 歌 手 獎 , 在 電 影 方 面 , 亦 拿 過 最 佳 女 主 角 榮 銜 , 歌 影 雙 棲 , 名 利 雙 收 , 最 近 更 傳 出 退 隱 的 消 息 , 情 況 不 禁 讓 人 想 到 她 的 偶 像 山 口 百 惠 。

我 除 了 欣 賞 山 口 百 惠 的 歌 藝 , 亦 欣 賞 她 的 為 人 。 她 宣 佈 退 休 , 就 一 直 不 復 出 , 敵 得 過 金 錢 名 利 引 誘 , 實 在 難 得 , 你 做 過 一 日 明 星 , 一 世 都 是 明 星 , 一 世 都 會 受 這 兩 個 字 影 響 。 好 少 人 會 甘 心 情 願 接 受 平 凡 待 遇 。

山 口 百 惠 在 事 業 高 峰 , 悄 然 隱 退 , 甘 心 為 丈 夫 放 棄 一 切 。 梅 艷 芳 思 想 在 這 方 面 深 受 山 口 百 惠 影 響 。

一 個 女 人 , 工 作 、 事 業 即 使 多 成 功 , 到 最 後 都 希 望 有 一 個 家 、 丈 夫 和 仔 女 , 這 樣 才 是 一 個 真 正 女 人 的 生 活 方 式 , 我 外 表 好 摩 登 , 但 我 性 格 十 分 保 守 。

梅 艷 芳 究 竟 會 否 如 張 國 榮 般 退 出 娛 樂 圈 , 她 經 過 詳 細 考 慮 , 決 定 「 退 休 」 , 不 過 , 只 退 出 舞 台 。 因 為 開 concert , 要 經 常 在 傳 媒 曝 光 , 讓 觀 眾 知 道 你 有 什 麼 新 鮮 綽 頭 。 她 考 慮 到 體 力 可 能 負 荷 太 大 , 所 以 決 定 不 再 開 演 唱 會 , 但 因 為 個 人 對 演 藝 表 演 工 作 仍 有 興 趣 , 所 以 灌 唱 片 , 拍 電 影 仍 會 繼 續 , 不 過 一 年 維 持 一 至 兩 隻 唱 片 , 或 一 至 兩 部 電 影 , 務 求 要 「 精 」 。 另 一 方 面 , 就 放 多 點 時 間 在 她 創 辦 的 經 理 人 公 司 上 , 以 她 所 有 的 舞 台 知 識 , 訓 練 新 人 , 為 演 藝 界 盡 一 分 綿 力 。

一 世 未 後 望 , 望 向 新 理 想 , 係 要 憑 力 拚 , 未 怕 苦 , 不 慌 張 , 只 靠 手 一 雙 , 就 要 攀 高 峰 , 就 算 身 帶 傷 , 未 停 步 , 要 達 到 理 想 。 - 《 飛 躍 舞 台 》

記 者 : 天 使
網 主 感 想 : 一 篇 篇 幅 很 長 的 訪 問 , 真 的 很 感 謝 Carina 提 供 這 篇 專 訪 給 我 , 大 家 又 可 更 了 解 阿 梅 的 演 藝 事 業 及 她 對 所 主 演 電 影 的 個 人 感 受 。 能 夠 舉 行 個 人 展 覽 會 著 實 是 一 件 很 光 榮 的 事 , 非 常 有 紀 念 價 值 。

Carina 說 這 篇 專 訪 刊 登 期 間 , 正 是 阿 梅 在 會 展 舉 行 她 的 展 覽 , 她 說 當 時 正 努 力 讀 書 準 備 迎 戰 中 五 會 考 , 但 也 抽 空 去 看 阿 梅 的 展 覽 , 不 過 也 許 她 當 時 年 紀 小 , 仍 未 真 正 懂 得 怎 樣 去 欣 賞 一 個 展 覽 , 記 憶 中 只 是 逗 留 了 約 一 小 時 , 拍 了 一 些 照 片 , 相 信 沒 有 仔 細 看 畢 整 個 展 覽 呢 。 她 說 如 果 是 現 在 , 一 定 會 細 心 咀 嚼 所 有 關 於 阿 梅 的 一 切 。

而 我 當 年 並 沒 有 往 會 展 看 這 個 展 覽 , 可 能 當 時 覺 得 只 有 自 己 一 個 人 , 沒 有 伴 怕 悶 , 所 以 便 沒 有 去 , 現 在 回 想 起 來 , 也 有 一 點 可 惜 。 唯 一 感 到 安 慰 是 從 懷 舊 專 門 店 找 回 這 本 週 刊 。

..:.:.:: © Anita Mui Internet ::.:.:..